物道 / 造物中国 / 东方美的极致,是氛围美

分享

   

东方美的极致,是氛围美

2021-08-17  物道

物道君语:

氛围美在于生命里的时时刻刻,在于每一个当下。让身心沉浸于周边,美,会在当下那个氛围里,慢慢生长。

在电影《晚秋》里,汤唯裹着一件卡其色的大衣,头发随意地盘着,几乎不怎么化妆,神情淡淡的,走在异国他乡的深秋里,不禁让人感到落寞、冷清。

张爱玲笔下的《琉璃瓦》,琤琤长着“淡白的鹅蛋脸,虽然是单眼皮,而且眼泡微微地有点肿,却是碧清的一双妙目,人像金瓶里的一朵栀子花。”

她们的容貌不一定惊艳,五官不一定标准,但是看到她们时,会唤醒感性层面上的东西,产生情绪,产生想象,沉浸在一种美的感受里。

这种美,便是现在人们常常提起的“氛围美”。


在西方审美的影响下,如今人们对于美有着一套精准的要求,黄金分割线、九头身、马甲线,常常精确到小数位,固定在具体模式上。

而东方女子之美,与西方是完全不同的。东方女子的美,重在一种感知,强调气韵,讲究和谐。这是一种不需要被设定、被量化的美。

当我们进入东方审美的语境里,会发现,这种东方之美,本质上就是今日人们所热谈的“氛围美”。


东方美的极致,是氛围美

“一个身穿藕色纱衫的女郎,脸朝花树,身形苗条,长发披向背心,以银色丝带轻轻挽住。”

这是《天龙八部》中,段誉第一次见到王语嫣的情景。痴痴地望着她的背影,段誉便觉“这女郎身旁似有烟霞轻笼,竟似非尘世中人。”一颗心砰砰跳动,从此痴醉了。

即使看不见五官,看不到神态,却依然可以感知到美。因那容颜之外,有着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气质、氛围。

而这种美的感知,有时候也会由静及动,美人吹箫抚琴,或执扇煮茶,或犹抱琵琶半遮面,仅是形影的描写,那女子之美已镌刻人心。


《甄嬛传》中,甄嬛曾在帝王嫔妃面前舞过一曲惊鸿舞。“宽广的衣袖飞舞得如铺洒纷扬的云霞,头上珠环急促的玲玲摇晃作响,庭中盛开的紫萝被舞袖带过,激得如漫天花雨纷飞……”甄嬛的舞,惊艳四座,没有具象的舞姿动作,借用飞袖、头珠、落花等意象的渲染,在轻盈流转间,便让我们感同身受到甄嬛起舞之美。

东方之美,不在惊艳的五官,不在清晰的线条。画面笼着轻烟、水雾,留一个背影,飘落漫天花瓣,便营造出一种的美好氛围,令人遐想连连。

这种美,说不清道不明,召唤心灵的感应。看一眼,有美的感知,不必思考,氛围美已落在心间。


东方美的极致,是氛围美

早在四百年前,李渔便在《闲情偶寄》中说道,女人美不美,姿色在次,最要紧是要有“态”。

“态”,情态、姿态,也称之为神韵、气韵。女子有神韵,流露出喜怒哀乐、嗔怨悲苦,流露着灵动的气息。这便是东方美学里常提及的“气韵生动”。

“见客入来,袜刬金钗溜。和羞走,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是含羞少女的娇俏灵动。

“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是不忍离别的一腔深情。

“回眸一笑百媚生”、“风流天付与精神,全在娇波眼”,是勾人心魂的娇媚。

美人之态,气韵生动,有多少情动便始于这种美。


《西厢记》里,张生见到崔莺莺这么唱道:“怎当他临去秋波那一转!”崔莺莺那眼睛,乌溜溜地转动着,像一泓秋天里的湖水,澄澈明亮,泛起盈盈涟漪。张生看到她的眼神,情意便从心里生根发芽,即便是“铁石人也意惹情牵”。

气韵生动,不仅强调情态,也在于身形体态上。东方美人,不一定身材要多标准,但是体态要有的风姿。

如《红楼梦》中,林黛玉“娴静时如姣花照水,行动处似弱柳扶风”;《西厢记》中,崔莺莺“解舞腰肢娇又软,千般袅娜,万般旖旎,似垂柳晚风前。”

所谓美人之面,以柳为态,以秋水为姿。这种美,营造了一种气韵生动的氛围美。

东方美的极致,是氛围美


东方美的极致,是氛围美

有时候会在地铁里、马路上,看到一一两两古装女子悠悠走过。这样的画面不免显得有点突兀。而当这些身着古装的女子走进故宫,便有一种恰当和谐的美。

雕梁画栋,红墙琉璃瓦,故宫的一砖一木,都带着历史和岁月的痕迹。眼前的女子穿着汉服、穿着清装,款款而来,仿佛一同穿越时光,回到了紫禁城。

氛围美,注重整体,是人和背景环境、道具衣着一起营造的。在东方审美的语境里,这种美,重在讲究、重在和谐。



李子柒在她那山间小院里,忙着四时农活。她的视频,一帧一画,静谧唯美,充满了视觉的享受。

春天,扎着高马尾,一身红衣飞扬,踏马入山林,宛如江湖武林里的侠女,肆意快活。当漫山粉红的辛夷花依次盛开,缤纷落下时,她穿披粉纱薄幔,站在漫山遍野的花丛中,水袖飘飘,美得像个仙子。大雪天里,她身披素斗篷,脖子围着毛茸茸的白色裘毛,站立在无垠的天地中,一片干净宽阔。

这个眉眼淡然、气质如兰的女子,着一身纱衣或布衣,好似她本就与这山林田野相生相长。此时,“氛围美”这三个字被李子柒演绎得真真切切、栩栩如生。

当和谐构成了美,从自身到周边,静静流淌着一种让人沉浸的美好氛围。


今日,当“氛围美”渐渐显露,越来越多地出现在我们的生活中,某种程度上,这是一种审美多元化的觉醒。

在人们的审美体系里,不再是只有白幼瘦、A4腰、瓜子脸才叫美。“氛围美”的出现,允许皮肤有瑕疵、五官可以不惊艳。

这种美,来自一种感知,要生动、要和谐,这些从来就没有标准答案,没有固定模板。它可以美在生命中的时时刻刻,可以美在任何一个当下。


当看到运动员流着汗,在赛场上咬住每一个比分,神色坚定自信,美得闪闪发光;当我们看到高架桥上的落日慢慢西沉,来往穿梭的车辆掠过一缕缕金光回家,美得安静如水……每一幅画面,都足以被定格成一幅“氛围美”。而它,便带着无暇的想象和令人沉浸的魅力,让那种美好的感觉长久地缭绕着你我,回味无穷。

我想,不如,打开五感,让身心沉浸于周边,认真感受吧。美,或许便会在当下那个氛围里,慢慢生长。



文字为物道原创,转载请联系作者。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