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红楼梦:第四十九回前半回,几个值得琢磨的细节

 三个小布丁 2021-08-28

《红楼梦》读到第四十九回,回目标题是“琉璃世界白雪红梅,脂粉香娃割腥啖膻”,我们先读前半回,说说这个“琉璃世界白雪红梅”,如果把《红楼梦》荣府命运当成一座山峰的话,那么,到了“琉璃世界白雪红梅”之际,就是到了山顶,随后,就是下坡路了,这一节,是荣府花团锦簇的巅峰,所以,要细读——

(琉璃世界白雪红梅)

荣府来了一众亲戚,黛玉的孤单被再次对比强化

众人在品评香菱梦里得的好诗(香菱的几首诗可以次第对比,一首比一首有进步,学诗,可以参照香菱的),几个小丫头并老婆子来报信,说来了一大堆亲戚,让大家去认亲。让我们来看看都是哪些人:

邢夫人一支:邢夫人的兄嫂带着女儿邢妯烟进京,在小女儿这一层次,邢妯烟算一位,其实她是迎春的表妹;

(邢妯烟)

李纨一支:李纨的寡婶带着两个女儿进京,在小女儿这一层次,大的是李纹,小的是李绮,合起来算两位,这两位,实际上是李纨的堂妹。

薛家一支:薛蟠的堂弟(从弟)送妹妹薛宝琴进京发嫁,在小女儿这一层次,薛宝琴算一位。

(四十九回新到的女子)

=以上合起来,各家总共来了四个小女子,都来到大观园,依晴雯的看法:

大太太的一个侄女儿(邢妯烟),宝姑娘的一个妹妹(薛宝琴),大奶奶的两个妹妹(李纹、李绮),倒像一把子四根水葱儿。

依晴雯的眼界,显然这四位都是美女。最重要的,不管是荣府的直亲“三春”一系,还是李纨的“嫂子”一系,抑或宝钗的“姨表”一系,都来了亲人,唯独黛玉,仍然是孤单一人,所以,所有的热闹“都是他们的”,对于黛玉,这当然是不用细想,就会生凄凉之心。正如书中所说:

黛玉见了,先是欢喜,次后想起众人皆有亲眷,独自己孤单,无个亲眷,不免又去垂泪。宝玉深知其情,十分劝慰了一番方罢。

很多人指责黛玉总小心眼、敏感,动不动就落泪,实际上,当我们代入情节,真正将自己放在黛玉的境地,就不会责怪她的敏感了。当此情境,该当为黛玉掬一把同情之泪。

宝琴、邢岫烟、湘云在大观园的住处

既是新添的人口,住处,花费等是需要仔细交代一番的,实际上,作者也的确是这样写的。

宝琴呢,“贾母欢喜非常,连园中也不命住,晚上跟着贾母一处安寝。”这当然说明宝琴深得贾母喜爱(甚至不舍得给宝玉的凫靥裘也给了宝琴),回想一下,实际上,曾经跟贾母住在一起过的,就只有湘云、宝玉、黛玉……这是不是说明一个问题:贾母渐渐已经起了调整黛玉作为宝玉良配的念头,因为黛玉的身体,实在让贾母不放心,稍好一点的是,宝琴本来就是进京待嫁的(梅翰林)。不然,宝琴与宝玉的婚事恐怕就会被提上议事日程。

(薛宝琴)

邢岫烟呢?她是邢夫人的亲戚,当然被精明的王熙凤安排在了迎春的住处,因为这样一来,即使出了问题,凤姐不用担责任,于是“莫若送到一处去,倘日后邢岫烟有些不遂意的事,纵然邢夫人知道了,与自己无干”。实际上,这也显示出邢夫人与王熙凤婆媳关系的紧张(他们一直关系紧张)。

史湘云于大观园是常客,这次史鼐外任,史湘云被贾母留下,要另安排住处,但史湘云执意不肯,“只要与宝钗一处在”,所以,她住在宝钗的蘅芜苑。显然,湘云与宝钗关系更好。

这样一汇总,黛玉处的冷清与其他人处的热闹又足足形成一闹一静的对比,黛玉的孤僻更加深一层。

湘云对王夫人的认知

湘云是个心直口快之人,于是,就有了她对宝琴的一番交待:

湘云道:“你除了在老太太跟前,就在园里来,这两处只管玩笑吃喝,到了太太屋里,若太太在屋里,只管和太太说笑,多坐一回无妨;若太太不在屋里,你别进去,那屋里人多心坏,都是要害咱们的。”

湘云说完后,宝钗说她“虽然有心,到底嘴太直了。”显然,宝钗也认可湘云对王夫人的认知。

那太太“那屋里”,还有谁呢?当然是赵姨娘和周姨娘(主要是赵姨娘一组)。从这个角度来说,王夫人在日常生活中,并没有站在少女们的对立面。从一定程度上说,这种认知是正确的,王夫人实际上也是众女儿的保护者,所以,到后面第五十九回才会有“王夫人大房之后常系他姊妹出入之门。”由此看,贾母与王夫人的两处上房是园中诸钗们的出入最频繁的地方,少女们在这两个地方,才会是安全的。

(王夫人)

我们强调这一点,是说关于王夫人这个人,我们需要认真分析认知,不能被旧有的“刽子手”旧文学评论认知锁死了。

黛玉的服饰描写

注意,在四十九回,还有一段特别重要的服饰描写,就是对黛玉的服饰描写,林黛玉作为《红楼梦》全书的女主人公之一,我们会发现一个很重要的细节,就是全书基本上没有对黛玉进行过多的服饰描写。

(宝钗照应邢岫烟)

四十九回这段描写很细致:

黛玉换上掐金挖云红香羊皮小靴,罩了一件大红羽纱面白狐狸里的鹤氅,束一条青金闪绿双环四合如意绦,头上罩了雪帽。

实际上,这一段,作者对众人的服饰都进行了精心的描写,为什么会有这一大段的描写呢,因为只有这样写,才会强化邢岫烟的贫穷。因为她的打扮在众人之中显得格外另类:

邢岫烟仍是家常旧衣,并无避雪之衣。

(琉璃世界白雪红梅)

她太穷了。当众人在“琉璃世界白雪红梅”里欢愉过活时,她甚至连一件像样的避雪之衣都没有。这跟后面她典当衣服入了薛家当铺的情节是铺垫,也是邢岫烟月例银子不够用的铺垫。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