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树边羽 / 文化杂谈 / 文体两开花,谁还敢说滕王傻——滕王阁来...

分享

   

文体两开花,谁还敢说滕王傻——滕王阁来处漫谈

2021-09-12  梧桐树边羽

滕王阁,自然是滕王修建的,然后用来游玩的行宫性质建筑。

滕王虽然来头很大,但是没办法称“帝王”。虽然滕王李元婴身份极高,是唐朝开国皇帝李渊的满崽(最小的儿子),是李世民的亲弟弟,也是李世民给带大的,但是李世民怎么对兄弟的,天下人都知道。所以这些皇子们什么都敢做,唯独对“帝王”之位,绝对不敢觊觎。

天子之位遥不可及,甚至只要有一点点不满的情绪,即被二哥诛杀,所以这些皇子们唯有装疯卖傻,成为百姓和朝堂上的笑柄,或者成为私德有缺之流,比如贪财好色,骄奢淫逸,做一个对皇权没有任何威胁的人物,才能得以善终。

滕王李元婴,算是混了个善终,还因为王勃的《滕王阁序》,在诗歌史上留了名字,又因为爱画画,滕派蝶画在中国画史上也有一席之地——换句话说,生于帝王家的逼仄,在糊涂混沌的人生中,还能在青史上留名,你不得不承认滕王李元婴,还是不错的,虽然有些事情是因缘际会。比如王勃的千古美文,但是如果不是李元婴走到哪里,滕王阁就修到哪里的瞎胡闹,我们又如何能见到“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的万古美文呢?

因为王勃而留名,虽是机缘巧合,但是画蝴蝶的精美手艺,能够被历代称善,该当是手底下有些功夫的。

不过这么一个文人,除了胡乱花钱之外,还留下调戏下属妻子不成,被女子用鞋打脸的千古笑话,这种荒唐人格,要说不是皇权强大压力下的变态行径,便再也找不出缘由来了。

不管怎么说,滕王没有被铲除,即使在武则天时代,媚娘对李唐皇族大加屠戮的时候,也放过了李元婴一脉,不得不说装傻充愣,自我败坏的手段,滕王是做得极成功的。

从大了说,这正是庄子的“无用之用”啊——当我变成一个废物的时候,自然就不会因为威胁而被铲除了,铲除废物有什么含义,还不如留着彰显自己的功德和大度。

无用之大用,让李元婴一脉存活了下来,并且因为子嗣众多,成为今天汉族中天下第一大姓“李”的中坚人物。据说“李”姓得以繁衍和大昌,靠的就是滕王一脉——毕竟其它脉都给杀得差不多了嘛,剩下的都是几个装傻的混世魔王。

李元婴十一岁的时候封滕州,是为滕王。从这个时候起,他就开始了修楼大业,结果被举报,流贬苏州、南昌、四川各地。不过他就是爱修楼,所以到处,都留下滕王阁。阆中滕王阁也见于杜甫诗作,而真正名声鹊起,自然还是王勃神文载史的南昌滕王阁。

因此,后世所认“滕王阁”,也都是指江西南昌滕王阁。不过真正的滕王阁,没多久就毁于大火。我们现在见到的都是不断毁坏、重修后的伪古迹,旅游景点。

最近一次重修于1989年——所以,你可以在里面看到电梯,不要意外。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