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友书屋 / 阅读 ... / 【觅画记】郭味蕖:当代小写意花鸟画的巅...

分享

   

【觅画记】郭味蕖:当代小写意花鸟画的巅峰之代表(上)

2021-09-15  真友书屋

关于郭味蕖的艺术成就,郭怡孮编著的《画家·学者郭味蕖纪年》一书中收录了刘曦林在郭味蕖艺术研讨会上的发言,刘在发言中总结道:“郭先生是非常有成就的学者型画家,他是画家兼学者,兼美术史家,又是美术教育家。”而刘曦林在《郭味蕖传》中又称:“郭味蕖是一位杰出的花鸟画家、有成就的美术史家,同时又是一位优秀的美术教育家。”

相比较而言,薛永年总结的更为全面,他在“纪念郭味蕖诞辰九十周年学术研讨会发言”中说:“郭味蕖先生作为学者型画家、美术史学家、美术教育家在本世纪中国画发展中做出突出贡献,在这世纪之交来进行深入研讨,有着更不寻常的意义。……他也与基本上靠文字记载来研究的人不一样,他是收藏鉴赏家,把传统鉴赏与画史研究结合起来也是他的重要特点。”

对于薛永年的总结,林维在其博士论文《道尚贯通·艺贵出新——通人郭味蕖的追求与创造》中指出:“第一次提出了郭味蕖'四家’说。此后,'四家’说被学界普遍认同并被广泛使用。”

Image

北海金鳌玉洞桥

林维在其论文中阐述了美术评论家将郭味蕖归为写实派还是传统派的问题,其中提及吴冰在《得江山之助——郭味蕖花鸟画的创新性研究》中的所言:“郭味蕖绘面的写实性可以这样理解,他很重视写生的方法,认为'本是中国古代画家所久已使用的方法,自西洋美术理论传入以来,写生更成为学习美术的必经途径。’并提出'三写(写作、速写、默写)是培养正确造型能力的基本功,是收集创作素材的主要途径。’从吸收西方的写实的造型和运用平行透视、焦点透视这两点来看,就可以说他是结合了写实派的因素。但是,只简单地说他就是属于'写实派’,显然不够准确全面。”

而刘曦林在《郭味蕖传》中则将郭味蕖的“小写意花鸟画”视为他的主要艺术成就:“他作画很快,看起来却像慢功,在那敏捷的笔致里流贯着运气的秩序,一笔画的整体气韵,又笔笔有着落,处处有照应,自然而然地形成了与自己的心律相谐和的书生般的小写意风度。”对此,范曾在《永托旷怀——记恩师郭味蕖》一文中持近似说法:“他的画无疑是当代小写意花鸟画的巅峰之代表。与王雪涛先生不同之处为:雪涛俏劲绚烂,而先生则俊逸清脱。两峰并峻,同为当代小写意花鸟画之大师,与大写意花鸟界之李苦禅、潘天寿并称当代花鸟画界之'四杰’。”

虽然大家都认定他的代表作是小写意花鸟,但郭味蕖在其他题材上其实也同样有创造性和突破性,郭怡孮、邵昌弟编著的《郭味蕖花鸟画技法》一文中称:“我们可以说这些成功的技法探索,是构成他自家风貌的重要因素。就外在形式而言,他的画已不同于原来的小写意、大写意、没骨、工笔、以及半工写的传统形式,而应该说是一种新形式了。”由此可见,郭味蕖在绘画创作上融汇了各种传统技法,而后形成了自己的独特绘画面目。

Image

莫高窟古汉桥

对于其独特面目的总结,《画家·学者郭味蕖纪年》中收录了许麟庐在“郭味蕖研讨会上的发言纪要”,许在该纪要中称:“他的画风是在深厚的传统基础上,博取众长,他是粗细结合,所谓粗细结合就是兼工带写,……可以说在我们国内是独树一帜,别具风格的一位大画家。”而于非厂在《郭味蕖北平画展评价》中称:“郭味蕖君,精研六法,山水花卉:力追明清各家,极有神似处。君状貌奇伟,美须髯,精于篆刻,复工书法。论画精确,颇中时习。”这乃是从继承传统角度来评价郭味蕖的艺术成就,而陶一清在《郭味蕖北平画展评价》中又有着另外的说法:

味蕖君,早年负笈申江,从事于西洋画,名噪一时,近年曾从名画家黄宾虹先生游,有青出于蓝之誉。又足遍大江南北,搜集名川为画材,因其轮廓之准确,笔墨之老练,更能体贴宋元人之微妙写生。

其笔墨之挺拔,落笔之严谨毫不失古意,重峦叠嶂,清溪飞瀑,一笔一画,一草一木,均不虚着,于渲染更见功夫。

Image

霜红时节

陶一清称郭味蕖年轻时曾到上海学习绘画,所学乃是西洋油画,后来转而跟黄宾虹学国画,再加上郭味蕖本身有着传统功底,这几者的结合,使他的画作有着独特面目。刘曦林在《郭味蕖评传》中也给出了同样的总结:“中西绘画两层根基,理论与实践双轨同步,是中国近、现代许多大艺术家的共同道路。郭味蕖也是这条造就大师的道路上的后来者。这条画家兼学者的广采博取的道路,充实了他的学养,并使他得以从纵的历史演变及横向的对比联系中得以把握了艺术变革的规律,为其更新花鸟画艺术的观念,攀登花鸟画新高峰奠定了基石。”

郭味蕖能有这样的融会贯通,跟其家世与绘画经历都有直接的关系。郭味蕖是世家子弟出身,他是潍县郭氏之后,该家族在明成化年间开始从高唐迁居到潍县,经过五百年的递传,郭家在潍县成为了著名的望族。然而到了郭味蕖祖父郭肇光时代,却人丁单薄,因为郭肇光在27岁时就不幸从马车上摔下来受惊而亡。郭味蕖的父亲郭乃珏原本很有诗才,朝廷废科举后,他以第一名的成绩考取了法政学堂,然就在其来京上学时,却来不及入学就染病而亡,时年21岁。郭乃珏去世后的5个月郭味蕖出生,他以遗腹子的身份,成为了潍县郭氏第十八世嫡孙。

郭味蕖从小就异常聪颖,他的夫人陈君绮在《孤儿》一诗中写道:“幼小失怙实可怜,幸有慈母掌家范。只因遗腹得不易,纷纷传说生能言。”尚未出生就失去父亲的郭味蕖从小受到了母亲的呵护,可能是因为他从小就太聪明的缘故,居然传说他一生下来就会说话。

Image

庭梅初放

郭味蕖7岁入学,民国五年他9岁时入潍县丁氏小学,在该校跟美术老师丁启喆学习绘画,因此丁启喆乃是郭味蕖学习中国画的启蒙老师。他在17岁时与陈君绮结婚,而陈君绮也是大家之后。郭味蕖晚年作《归帆》册页赠予陈君琦,并在该画册的跋语中写道:

君名绮,字君绮,小字嬿娘,吾乡陈簠斋太史之元孙女也。生而聪慧温婉。知书强记,年二十来归。

予生而失怙,尽日荒嬉,君每于春晨秋夕督予学书学画,课读诗古文词,并导予研搜金石拓本及书画鉴考之学。每陪侍几右,辄亲服涤砚洗笔之劳,予从此对文艺始少感兴趣,并觉逐步有进意。尝并几作画,君曾濡毫写梅石水仙为予寿,落笔寂寥萧淡,能深寓静趣,予师之畏之。

Image

银汉欲曙

原来陈君绮乃是晚清中国最有名的金石大家陈介祺的玄孙女。潍县陈氏也是当地望族,两家的联姻显然是有过门当户对的考虑。但刘曦林在《郭味蕖传·金石姻缘》中却说:“非金石鉴赏家难与陈家联姻。这一有趣的现象使我们看到,文化层次和专业嗜好也成了这位藏有毛公鼎的怪老头结亲的条件。他是那样自私,以他自己的嗜癖作为一切的轴心,他又是那样雄心勃勃,欲求通过婚姻渠道建立一个广泛的金石研究网络。”

看来陈介祺有遗言,与其家联姻者必要精通金石之学,而郭味蕖能够娶到陈介祺的玄孙女,正说明了他在这方面同样有着造诣。早在民国十年,郭味蕖14岁时,就跟另外三位同学组建了益社,一起来研究国画。后来该社受到老师丁启喆的鼓励,在老师的建议下,他们将益社改为潍县同志画社,几十位成员在每周日下午带上个人作品到老师家品评研讨。

到后来,郭味蕖也学习治印。1938年,他为族叔郭谷石刻了一方印,郭谷石对此印颇为欣赏,夸赞郭味蕖说:“味蕖侄孙,精缋事,工力涵养,艺林称之。其治印盖自今春始,一入手便不屑蹈小家气,相见落墨之际,煞费经营,奏刀割然,意兴洒脱,泛乎天机,清妙者迥异恒蹊也。顷为予刻'宝墨精舍’印,气均古疋,欣赏之余,为题数语。”(郭怡孮编著《画家·学者郭味蕖纪年》)想来此前郭味蕖应该看到过不少古人的作品,所以能够才学治印就出手不凡。

Image

玉兰

然而在此前的十年,也就是1927年时,郭味蕖却在学习西画,他在《花鸟画的学习和创作》中回忆道:“读中学的时候,便参加了上海美专函授班学习,三期毕业,开始学擦炭画,继而西洋水彩,往返地函寄画本、范本,这使我以后很顺利地考取了上海艺专,在上海艺专,学的是西画系,……当时一年级学素描,石膏、静物之类;二年级以后学油画人体,风景画是自由课,课外自己画的。”

1927年至1931年,他在上海艺专跟随陈抱一、倪贻德、陈之佛等画家系统地学习西洋画三年。1931年7月,郭味蕖从上海艺专毕业后,在济南举办了第一个个人画展,展出的作品主要是西画,转年他就受聘于山东省立第一乡村师范学校,在该校任美术教员。之后他又在青岛、济南等地举办个人画展,而这个阶段的创作和展览主要是油画。直到民国二十六年即1937年,也就是郭味蕖30岁时才使他再次转为国画创作,因为这一年的2月,他考入了故宫博物院古物陈列所研究班。

郭味蕖在此研究班受到了于非厂和黄宾虹的亲自指导,对于当时的学习方式,郭味蕖在《花鸟画的学习和创作》中写道:“毕业以后,在山东师范教学,教一种中西合璧的画。后来感到很无聊,对艺术提高不大,在这时我对中国画已经很感兴趣,对于西画创作,逐渐淡漠下去。当时我立下了坚定的信念,用我旺盛的精神,从事于中国画的临摹和创作,便考取了故宫博物院研究班,开始了踏实、专心的临古。当时,研究班设在故宫西华门内武英殿宝蕴楼,开设三个房间,分为山水、人物、花鸟。我初临花鸟,后又转为山水,所临全是院内所藏名家真迹,墙上悬挂的书画三天一换,可以随时观摩。临摹设有专用的临摹台,长案红毡,条件很好。通过这段临摹,才深入了解了中国画,感到中国人更应该懂得中国画,开始对国画着迷了。”

Image

月上

对于当时临摹的名家,郭味蕖又说道:“当时的临摹,分为几个阶段进行。从张子祥入手,继之是赵之谦。张是没骨法,勾线很少;赵之谦用色浓艳富丽。尔后是任阜长,他主要是勾线。再后便学习明代的东西,周之冕、陈白阳、沈石田、文征明。我临古的学习,一直延续了五六年,多不用颜色,只用墨画各种花卉。并结合学习'扬州八家’,在内容上兰竹占了很大比重。”

看来那时他们主要就是临摹古代名家作品,虽然他的这个阶段仅有半年多,但却对其后半生影响很大,刘曦林的《郭味蕖传》中载有传主在上世纪50年代初写的自传材料,郭自称:“1937年参加北京古物陈列所主办的国画研究室,为研究员,并开始从黄宾虹先生学画山水,得遍观清宫古画,这时又跟随黄宾虹先生讲授国画理论和美术史。”

看来黄宾虹对他的影响很大,而《画家·学者郭味蕖纪年》中则写道:“在这个时期,看了许多历代的名人真迹,一方面通过临摹研究,学会了一些古人的表现技法,懂得一点鉴赏,同时,也对于古代绘画有很深的喜爱和研究兴趣,我的崇古泥古的思想,从这时起,便逐渐发展起来,一直影响到我后来自己收购古人书画,钻研历代画家历史传记、生平、作品,最后对古人书画、时人书画的收藏,竟成了嗜好。”

这段话中提到的钻研历代画家的传记,乃是指郭味蕖撰写《宋元明清书画年表》一书,该书前有黄宾虹所作序言,黄宾虹夸赞郭味蕖为撰写此书而下的工夫。1937年8月,郭味蕖结束了古物陈列所书画研究班的学业后,返回故乡就开始着手编著该书,前后历时二十年之久,到1958年该书方正式出版,很快这部书就成为了许多美术史研究家的案头必备工具书。而在此书出版之前的1950年,郭味蕖携带此书稿来到北京,徐悲鸿翻阅后认为很不错,特意为此书题写了书名,并赠送一副对联给郭味蕖以示嘉奖。转年经过徐悲鸿的介绍,由文化部批准郭味蕖进入中央美院研究部任干事。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