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带咖啡 / 文物 / 鼎簋鬲甗盨簠……一篇文章带你了解青铜器

分享

   

鼎簋鬲甗盨簠……一篇文章带你了解青铜器

2021-09-21  热带咖啡

“吉金耀河东——山西青铜文明特展”展现了高度发达的山西青铜文明。青铜器按照功能分类,可分为炊煮器、盛食器、酒器、水器、乐器、兵器、车马器、工具、杂器等,种类繁杂,形制多样。

本期推送向大家介绍庞大的青铜器“家族”,其中不少器物来自本次展览。大家下次逛展的时候看到它们,会不会更加亲切熟悉呢?

炊煮器

,有自名,原名就是鼎。《说文解字》中介绍:“鼎,三足,两耳,和五味之宝也”。一般是三足两耳的圆鼎,也有四足的方鼎。鼎是商周时期最常见的青铜器,西周早中期以后,与簋一同成为青铜器组合中的核心器类。从传世礼书与出土文献来看,鼎是贵族宴飨、祭祀等礼仪活动中最重要的礼器之一。此外,鼎也常被理解为王权的象征物,《左传·宣公三年》便记载了楚庄王问鼎中原的故事,表明了鼎这种器物在古代社会中的特殊地位。考古发现的鼎的底部多有烟炱,故是炊煮器,一般是煮肉用的。方鼎和大型圆鼎在青铜礼器中占有重要位置,一般出自级别比较高的贵族墓。

Image

叔虞方鼎

西周早期

天马-曲村晋侯墓地M114出土

北京大学赛克勒考古与艺术博物馆藏

Image

商代前期

平陆前庄遗址出土

山西博物院藏

Image

鬲鼎

商代后期

闻喜酒务头出土

山西博物院藏

(lì),有自名,原名就是鬲。与鼎相同,鬲也多见烟炱,也是炊煮器,一般也是煮肉用的,不过自名“齍鬲”者或许也可用来煮粮食。《尔雅·释器》云:“款足谓之鬲”,鬲的形态大体与鼎相近,作圆形三足,但足、腹部特征不同,常有鼓起的三足。苏秉琦先生指出:鬲与鼎的差异其实是腹足形态的差异,鼎可以分为明确腹部和足两部分,但是鬲不好分开。青铜鬲大多自名为“鬲”,或自名为“鼎”。

Image

西周早期

天马-曲村墓地M6195出土

北京大学赛克勒考古与艺术博物馆藏

(yǎn),自名为“献”,同甗,定名无误。从器型上看上半部为甑,下部为鬲(极少数下部为方座等形态),分为联体和分体两种,中间多有篦子相隔,箅上多有十字、直线等形状的穿孔,以通蒸气。甗专用于蒸炊,鬲盛水,甑内放置食物,下举火煮水,以蒸汽蒸炊食物,作用同于现在的蒸锅。

Image

联体甗

春秋早期

黎城西关墓地M8出土

黎城县文博馆藏

盛食器

(guǐ),自名为Image,就是古书中讲的簋,宋代以来长期被误释为“敦”,1935年容庚《商周彝器通考》方确证为“簋”。《周礼》郑玄注:“方曰簠,圆曰簋。盛黍稷稻粮器”。簋器口一般呈圆形,功能是盛放粮食。西周早中期以后,常与鼎搭配,成为铜器的核心组合。形制较多样,基本特点为有中空的腹部,有圈足或三足,多有两耳,部分有簋盖,极少数器口呈方形。

Image

西周早期

天马-曲村墓地M6195出土

北京大学赛克勒考古与艺术博物馆藏

Image

夺簋

西周晚期

垣曲北白鹅墓地M3出土

山西省考古研究院藏

(xǔ),有的自名为“簋”,可见定名无误;也有自名为“簋”或“盨簋”的,说明其大致与簋属一种器物,都是盛食器。形制近于簋,但通体呈圆角长方形,有盖。主要流行于西周中晚期。李零先生曾指出,盨是从带盖方鼎演化来的。盖顶有四矩尺形或环形钮,或有圈足形捉手,腹部多有双耳。盨底部多有圈足,或有四个小足。

Image

晋侯对盨

西周晚期

北赵晋侯墓地M1出土

流落香港,1992年回购,现藏于上海博物馆

(fǔ),其实自名是“瑚”,不叫簠,但旧释已经很流行,只好出于习惯沿用。不过,《周礼》郑玄注:“方曰簠,圆曰簋。盛黍稷稻粮器”,倒是颇为符合瑚的形状与功能。基本形制为长方形器,盖和器身形状均为斗形,大小一致,上下对称,合为一体,两侧多有耳。流行时间在西周晚期到战国末。

Image

战国早期

长治分水岭东周墓地M26出土

长治市博物馆藏

(常读为duì),自名有的作Image,音同“敦”,形制功能也符合文献记载,故定名无误。《礼记·内则》郑注:“敦、牟黍稷器也”,功能为盛食器。敦的形制有两种,一种为圜底敦,器盖、器身,均为半球状,合起则成球状。器身多加三足或三环,器盖多为三环。另一种为平底敦,器盖、器底均较平,器盖相合成扁体状,平面为圆形,器底或为平底,或有圈足,或有三足,这类敦也常自名为“盏”。

Image

圜底敦

战国早期

长治分水岭M25出土

长治市博物馆藏

Image

平底敦

战国早期

长治分水岭M26出土

长治市博物馆藏

,有自名,原就叫“豆”。形制如同高足盘,器腹如盘,腹下接柄,《说文解字》称豆为“古食肉之器也”。据《周礼·天官·醢人》记载,一般用来盛肉酱、肉汁、酱菜等食物的盛食器,但从“烝”字从豆从禾来看,也可用来盛黍稷之类的饭食。青铜器中有一类自名为“铺”的器物,形制与豆基本相同,不同之处在于其盘更浅,柄为镂空状。铺,有人认为是“笾”,盛干果、干肉,有人认为是“簠”,盛饭食。

Image

错金银盖豆

春秋战国之交

长治分水岭M126出土

山西博物院藏

酒器

,自名很少,字形近于甲骨文的“爵”,但与小篆中的“爵”不大一样。名字是宋儒所定,近来有学者怀疑其原名并不叫“爵”。形制特点是有较深的筒形腹,口缘前有为倾倒液体的长口流,简称为“流”,后有呈尖状的“尾”,流上近于口缘处或偏靠流一侧的口缘上立有两个“柱”;器腹一侧有把手,通称为“鋬”,腹下接有三足。《说文》认为爵是“饮器象雀者”、“中有鬯酒,又持之也”,是饮酒器;但从其形制,及腹部常见的烟炱来看,应是温酒器。另有一种亦自名“爵”的器物,器型作带柄与圈足之斗勺状,可以舀酒,可以注酒,大概才是《说文》所说的“爵”。

Image

二里头文化

运城夏县裴介镇辕村出土

运城博物馆藏

(jiǎ),名为宋人所定,不见自名,但外形近于甲骨文中的“斝”,定名有所依据。形制与爵相近,皆有三足一鋬,敞口,口部有两立柱。与爵不同处是斝无流无尾,口部呈圆形,且形体较一般的爵为大。考古发现的斝器底多有烟炱痕迹,与爵一样,也属于温酒器。

Image

商代后期

闻喜酒务头出土

山西博物院藏

(gū),名为宋人所定,文献中的“觚”是容积比一般的爵大两三倍的爵,与此类器物无关。近出内史亳“觚”自名为“同”,可知原名是“同”,像竹筒的剖面。只是其旧名“觚”甚为流行,只能继续沿用。基本形制为长筒状身,大喇叭形口,斜坡状高圈足。考古发现中,爵、觚常构成组合出现,证明其功能与爵相关联,大概是用来盛酒或饮酒的。还有一种铜木复合质,常与柄形器共出的“觚”形器,很可能是用来缩(过滤)酒的。

Image

商后期

闻喜酒务头M1出土

山西博物院藏

(zhì),由宋人命名。观其形制,似与东周礼书中的“觯”不合。长安花园村M17所出父辛觯,自名从“鬯”从“欠”,待考。“觯”的原名是什么,功用为何,还有待考证。一般形制为敞口,部分有盖,束颈,鼓腹较深,腹径略大于口径或与口径接近,下有较高的圈足。觯常有自称“饮壶”的,或许是“小共名”而非该类器物的名字,但从中可知这种器物是饮酒器。

Image

西周早期

天马-曲村墓地M6210出土

北京大学赛克勒考古与艺术博物馆藏

(zhī),以往也常被称为Image、舟等,一般形制为敞口或敛口,腹的横截面与口部皆作椭圆形,腹较深,两长边上腹部多有环状耳,腹部内收成平底,也有器底接圈足或四足。卮的器型及大小均与耳杯近似,形体较小,又多有双环耳,具备饮酒器的特征。

Image

错金银卮

战国早期

长治分水岭墓地M12出土

山西博物院藏

,礼书中的“尊”是酒器统称,现在习惯上叫“尊”的这种器物原名为何,尚不清楚。形制特点为大敞口,腹部粗而鼓张,高圈足。根据肩部的特征还可以进一步将尊分为折肩尊和筒形尊。从形制、尺寸与组合来看,大概是盛酒器。此外,动物造型的青铜器,习惯上叫也叫“尊”,或称“牺尊”,其原名也还不清楚。

Image

西周早期

天马-曲村晋侯墓地M114出土

北京大学赛克勒考古与艺术博物馆藏

Image

猪尊

西周早期

天马-曲村晋侯墓地M113出土

山西博物院藏

(gōng),未见自名,王国维《说觥》指出其与传世文献中的“觥”形制、功能接近,还可再讨论。一般形制为:椭圆形腹,圈足或四足,前有短流后有半环状鋬,带盖,盖作有角兽形。觥内曾发现有挹取器斗,可证明觥的功能为盛酒器。

Image

龙形觥

商代后期

石楼桃花者村出土

山西博物院藏

方彝,未见自名,属习惯命名。外形颇似房屋。一般形制为方形器腹,四角和腰间有扉棱,方圈足。方彝皆有器盖,器盖作四阿式屋顶形,盖钮亦呈屋顶形。部分方彝的盖上开有小孔,可用以放斗。斗是舀酒器,故方彝大概是用来盛酒的。

Image

方彝

商代后期

闻喜酒务头出土

山西博物院藏

(yǒu),未见自名,形体与古文字中的“卣”差别甚大,原名应非卣。有人认为卣即是壶,可以考虑。一般形制为截面呈椭圆形,硕腹,腹壁圆曲,向上内缩成敛口,颈侧有提梁,上有盖,下有圈足。叔䟒父卣铭文自称为“郁彝”,说明现在称作“卣”的器物,是盛装郁鬯(香酒)的容器。

Image

西周早期

翼城大河口墓地M1出土

山西省考古研究院藏

,自名即为“壶”,定名无误。一般形制特征为长颈或较长颈,直口或微侈口,深鼓腹,下附圈足,多有盖。青铜壶多有自名,如“郁壶”、“醴壶”,证明其功能主要为盛酒器。不过也有自名为“盥壶”者,表明壶可能还兼有水器之用。

Image

晋侯Image

西周

天马-曲村晋侯墓地M8出土

山西博物院藏

(léi),分为两种。一种自名即为罍,其一般形制特征为敛口、折肩或圆肩,腹最大径在肩底与上部交接处,腹部向下斜收,多有圈足。两肩有耳,腹部有意穿鼻,这种设计的目的大概是便于绳索牵引,倾倒酒浆。《诗经·周南》言:“我姑酌彼金罍”,可知罍是体量较大的盛酒器。另一种罍属习惯命名,形制为大口折肩,斜鼓腹,高圈足,流行于商早中期,与尊功能相似,是盛酒器。


Image

商代前期

运城平陆前庄出土

山西博物院藏

,由杯形斗首和条状斗柄构成,斗柄接于斗首腰部,斗柄多呈曲折状。考古发现的斗,有出土于尊、方彝、觥、卣等盛酒器内的现象,可知其功能为挹注之酒器。

Image

西周早期

天马-曲村墓地M6210出土

北京大学赛克勒考古与艺术博物馆藏

水器

,自名为“盘”,命名无误。基本形制为大口,口沿平折,腹较浅,器体呈扁平状,形似今日所用之盘碟。盘耳或有或无,商至春秋盘多有圈足,战国后多去圈足。青铜盘中有自名为“盥盘”,《礼记》载“进盥,少者奉盘,长者奉水,请沃盥”,可知盘为用以盥洗的水器。也有自名为“沬盘”的,洗脸用。

Image

晋侯喜父盘

西周晚期

天马-曲村晋侯墓地M92出土

山西博物院藏

(yí),有自名,定名无误。基本形制为腹部横截面呈椭圆形,腹身似瓢,前有流,后有鋬,早期匜多有三足或四足。在西周中期以后,盘匜构成固定组合,为盥洗用的一套水器。

Image

贾子匜

春秋早期

闻喜上郭村墓地出土

山西博物院藏

(hé),有自名,定名无误。基本形制是硕腹,腹部一侧斜生长管状流,另一侧有一鋬,三足或四足,有盖,盖多以链索与鋬相连。有的铜器器体形制不同于此,但也有管状流,习惯上也叫盉。盘盉组合见于商早期至春秋时期,与盘匜组合不共存,可见是功能相同的盥洗器组合。此外,盉或许还可以用来向酒中加水,以调和浓淡,甚至可能可以用来温酒。

Image

气盉

西周中期

翼城大河口墓地M2002出土

临汾市博物馆藏

,有自名,定名无误。基本特征为口沿为圆形,敞口,口沿较宽而外侈,方唇,深腹,腹部斜直,近底部时圆曲内收,平底,有圈足。器型与簋类似,但一般形体较大,且耳为附耳。《墨子·兼爱下》言:“琢于盘盂”,两者连用,证明其功能相近,均为水器。盂有自名为“饭盂”者,因此也可用作食器。

Image

西周早期

天马-曲村晋侯墓地M114出土

北京大学赛克勒考古与艺术博物馆藏

,有自名,定名无误。基本形制为口沿呈圆形,敞口,口沿向外平折,深腹,上腹部较直,下腹璧圆曲内收成底,体型都比较大。鉴在文献中常写作“滥”,如《吕氏春秋》言:“钟鼎壶滥”。器名从“水”旁,可知其功能为水器,用途有鉴容、沬洗等。另外,方鉴和方尊还可合用,给尊缶中的酒加热或降温。

Image

蟠螭纹铜鉴

春秋时期

隰县瓦窑坡M29出土

现藏隰县博物馆

乐器

,是习惯命名。平顶上有半环型钮,两侧斜张,横截面多为合瓦形或椭圆形,口部平或凹下,体量较少。铃内有铃舌,摇动时通过撞击发声。铃除作乐器外,或许还可当作饰物。

Image

二里头二期VM3:22

偃师二里头遗址出土

现藏社科院考古所

的自名一般作“钟”或“镈”,前面常冠以有美意的形容词。

甬钟则属习惯命名。甬钟是一种打击乐器,流行于西周早期至战国时期。钟体横截面为合瓦形。口沿中心内凹,呈弧状。甬钟一般由柱状的甬、钲和鼓三大部分组成,甬钟一般侧着悬挂在架子上,钟体呈倾斜状。甬钟是从铙发展而来的,铙与甬钟相比,没有“干”(悬绳的挂钩),是口向上、柄插在木棍上使用的,流行于商中晚期。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滑动查看下一张图片

卫公孙编甬钟

春秋晚期

陶寺北墓地M3011出土

山西博物院藏

钮钟的形制基本与甬钟相同,不同之处在于其顶部是环状的“钮”,因而可以竖直悬挂在架子上。比甬钟出现的晚,到了春秋时期才流行起来。

,自名“镈”或“钟”,前者相比后者是专称。体型较大,钟的“于口”(也就是口沿部位)平齐,表面平整,没有凸起的“枚”,截面近椭圆形。受形状影响,声音绵长,容易混音,故不适合单独演奏快节奏旋律,主要用来演奏伴音,控制节奏。

Image

编镈

春秋晚期

陶寺北墓地出土

山西博物院藏

关于甬钟、钮钟、镈的具体差别

可以参看赛克勒博物馆往期推送

“北大赛克勒馆藏赏析 | 甬钟——敲响祝福的钟声

兵器

有自名,定名无误。戈是中国古代一种具有击刺、勾啄等多种功能的木柄曲头兵器。戈首一般由援、胡、阑和内构成。戈的形制多样,有銎内戈、直内戈、曲内戈等。

Image

戈首的各部位图

Image

战国时期

北京大学赛克勒考古与艺术博物馆藏

,未见自名,但与“钺”字形象甚合。一种长柄、首部具有弧刃的劈兵,钺首皆平肩直内,弧刃,由肩部向刃部逐渐开阔。

Image

亚醜钺

商代晚期

青州苏埠屯1号墓出土

山东博物馆藏

,矛头的主要部分是骹和叶。骹部中空,用以安秘。叶两侧为刃,向前两侧收拢成尖状的锋,两刃的中间为脊。

Image

商代铜矛各部位示意图

Image

春秋早期

黎城西关墓地M8出土

黎城县文博馆藏

车马器

车軎(wèi)、车辖(xiá),軎指位于车毂外端,套接于车轴两头的筒形器。铜軎表面有长方形孔,以插入长条形的辖,从而将軎固定在轴头上。

Image

带辖车軎

西周中期

翼城大河口墓地M1017出土

临汾市博物馆藏

马衔马镳(biāo),马衔一般形制为两根两端各带一环的铜条,相互套接而成。俗称之为“马嚼子”,勒在马嘴以便驭马。马镳是位于马嘴左右两侧,通过皮条与马衔两端相联的马器。

Image

马衔

西周

周原强家村1号墓出土

周原博物馆藏

Image

马镳

西周

周原强家村1号墓出土

周原博物馆藏

杂器

,一般形制为长方体状的器腹,腹部四角、四周有爬龙装饰,有盖,器底有圈足、车轮、卧兽形四足等不同形态。北白鹅墓地M4出土的铜盒中残留有大量的带有颜色的土样和一件铜勺,科学检测显示其中富含与化妆品有关的油脂、矿物等,故铜盒的功能很可能是盛放化妆品。此类铜盒主要出现在高等级的女性墓葬中,是显示其身份的一种表现,也是古代埋葬制度的一种体现。

Image

西周

天马-曲村晋侯墓地M63出土

山西博物院藏

种类丰富多样的青铜器,展现了古人生活的方方面面。它们既有宗庙中祭祀,彰显贵族身份等级的礼器,也有更富实用色彩者。但不应忽视的是,青铜背后的神圣权力,正是由其“用”所勾勒出来的。炊煮器、盛食器、酒器等是古人饮食活动的反映,编钟、编镈等乐器折射出古人对音乐的欣赏和追求,车器、马器勾勒出古人出行、游玩的图景,矛、戈等实用兵器也展现出不同势力关系紧张、兵戎相见的局面…… 正因如此,我们才能透过青铜器这一“历史化石”本身,窥见古代世界的波澜壮阔。

参考文献

朱凤瀚《中国青铜器综论》,上海古籍出版社,2009年。

李零《商周铜礼器分类的再认识》,《中国国家博物馆馆刊》,2020年第11期。

特别提示

根据北京大学防控疫情政策,博物馆目前仅面向校内观众开放请各位观众理解支持。为弥补校外观众无法现场观展的缺憾,本馆特别制作线上VR展览及语音导览,已在公众号内“语音导览”版块上线,方便校外观众实现线上“云观展”。

我馆开放时间为每周二至周日9:00-17:00(16:30起停止入馆),周一闭馆(用以维护修缮)。平时如遇特殊情况临时闭馆,请参见开放公告。

1、根据北京市文物局指示,本馆目前实行实名制预约参观方式,观众错时分批入馆,以保障展馆空气流通与参观舒适度。观众可提前3天通过线上渠道参观预约。如未提前预约且参观当日仍有余票时,观众可在现场预约。如您无法按时进馆参观,请提前取消预约。

2、观众入馆前须出示预约证明与本人有效证件,并扫描“燕园防疫”二维码,登记个人信息。

3、观众入馆时进行体温测量,检测体温超过37.3℃、出现咳嗽等可疑症状者不得入馆参观。参观时须全程佩戴口罩,并保持1米以上安全距离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