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髦的傻子 / 原创作品 / 第70回【林黛玉重建桃花社 史湘云偶填柳絮...

分享

   

第70回【林黛玉重建桃花社 史湘云偶填柳絮词】赏析(中)

2021-09-22  时髦的傻子

第70回【林黛玉重建桃花社 史湘云偶填柳絮词】赏析(中)

时髦的傻子【图片源自网络】【版本:戚蓼生序甲戌本】

       本回几个主角的《柳絮词》是由史湘云发起的——【时值暮春之际,史湘云无聊,因见柳花飘舞,便偶成一小令,调寄《如梦令》,其词曰:岂是绣绒残吐,卷起半帘香雾,纤手自拈来,空使鹃啼燕妒。且住,且住!莫使春光别去。】

      《红楼梦》未完,多数主要人物包括史湘云的最后结局难免有多种猜测。有人根据湘云曲子中【厮配得才貌仙郎,博得个地久天长,准折得幼年时坎坷形状。终久是云散高唐,水涸湘江。】等语推测,湘云后来找了个才貌俱佳的如意郎君(有说卫若兰者,也有说贾宝玉者),夫妻恩爱,渴望着幸福绵长。谁知好景不长,夫君不幸病逝(或出家),湘云成了孤孀。这阕小令的末尾句【且住,且住!莫使春光别去。】,和第63回占花名儿湘云所占海棠的诗句【只恐夜深花睡去】有着异曲同工之处,都有一种对即将逝去的美好事物的深深眷恋和苦苦挽留。然而,春光总会逝去,夜深了花儿也会睡去,对美好事物的不舍和挽留只是一种难以如愿的良好期盼而已。

        诗社商定以柳絮为题后,【大家拈阄】各自选取词牌。先看的是探春的《南柯子》,却只写好了半首,后半首是本次诗社交白卷的宝玉兴致偶发补起来的。探春写的是:【空挂纤纤缕,徒垂络络丝,也难绾系也难羁,一任东西南北各分离。】

        探春后来远嫁了。这个【才自精明志自高】的睿智姑娘,却是【生于末世运偏消】。尽管她对家庭对亲人有着丝丝缕缕的羁绊与牵挂,但却是【空】和【徒】,却是【也难绾系也难羁,一任东西南北各分离】。探春只能以【一帆风雨路三千,把骨肉家园齐来抛闪】的最终结局,来演绎自己的独特悲剧。

        薛宝琴的词是《西江月》:【汉苑零星有限,隋堤点缀无穷。三春事业付东风,明月梅花一梦。几处落红庭院,谁家香雪帘栊?江南江北一般同,偏是离人恨重!】

        薛宝琴这个人物很独特,她的有关故事情节是从第49回才开始的,主要集中在第49、50、51三回里,第51回【薛小妹新编怀古诗】她是主角。第53回她以没有资格参加的亲戚身份,很奇怪地参加了【宁国府除夕祭宗祠】的贾府祭祖活动。作者究竟缘于何种原因如此落笔?多年来有点颇费思量。不过她只是一个活动见证者的身份,有点儿类似于现代的记者,关乎本身的文字并不多。可以说,作者对薛宝琴虽然着墨不多,但人物形象却极为鲜明:其清纯可爱迷住贾母,美丽俊俏胜过宝钗,才思敏捷不输黛玉,见多识广倾倒诸钗。。。但是,【金陵十二钗正册】里没有她,第63回占花名儿的群芳里也没有她——尽管她也在现场。她的最后结局究竟如何?可以参考的信息极少,我们只能从一些蛛丝马迹里窥探她的结局。

        这阕词里的重点句子首先是前面提到的【三春事业付东风,明月梅花一梦。】

        我们需要回顾一下第50回的相关情节:邢岫烟、李纹、薛宝琴三人咏【红梅花】,邢岫烟所赋《咏红梅花得“红”字》一诗里有句云:【魂飞庾岭春难辨,霞隔罗浮梦未通。】庾岭,位于广东、江西交界处,因梅花遍岭,故也称【梅岭】(宋·王巩)《闻见近录》载:【庾岭险绝,通渠流泉,涓涓不绝,红白梅夹道,仰视青天,如一线然。】罗浮,广东罗浮山脉有秀峰,常年云霞蔚然。故人们常常把【罗浮云霞】【庾岭梅花】并称。

        宝琴词里的【明月梅花一梦】句,就用到了邢岫烟诗中所说【罗浮梦】的典故——《龙城录·赵师雄醉憩梅花下》(旧题柳宗元撰,有人以为冒名):【隋开皇中,赵师雄迁罗浮。一日,天寒日暮,在醉醒间,因憩仆车于松林间酒肆傍舍,见一女子,淡妆素服,出迓师雄。时已昏黑,残雪对月色微明。师雄喜之,与之语,但觉芳香袭人,语言极清丽。因与之扣酒家门,得数杯,相与饮。少顷,有一绿衣童来,笑歌戏舞,亦自可观。顷醉寝,师雄亦懵然,但觉风寒相袭。久之,时东方已白。师雄起视,乃在大梅花树下,上有翠羽啾嘈相顾,月落参横。但惆怅而已。】

        不难看出,【罗浮梦】和史上著名的【黄粱梦】有得一拼,大有异曲同工之妙。其主题都不外乎是说功名利禄、荣华富贵、良辰美景、佳酿美人历来皆是过眼烟云,转瞬即逝,不过一梦而已。正所谓【梦里乾坤大,醒来日月长!】【明月梅花一梦】与前句【三春事业付东风】相结合,其用意就更为明显。尤其值得注意的是,第50回里曾经提到过薛宝琴已经【许了梅翰林的儿子】,如此看来,【明月梅花一梦】之句似乎有着更深层的寓意。可以由此推测薛宝琴很有可能也是命运多舛、梦断梅家。她虽然不在【金陵十二钗正册】之内,但必然也是红楼诸钗中的重要成员,其遭际命运只怕也难以逃脱【千红一哭,万艳同悲】的悲剧结局。词的末两句:【江南江北一般同,偏是离人恨重!】用意也很明显,既是宝琴背井离乡、客寓贾府的真情抒发,也有预兆悲谶的深刻含义。

        最后展示的是宝钗《临江仙》【众人都笑说:“到底是他(指宝琴)的声调壮。'几处’'谁家’两句最妙。”宝钗笑道:“终不免过于丧败。我想,柳絮原是一件轻薄无根无绊的东西,然依我的主意,偏要把他说好了,才不落套。所以我诌了一首来,未必合你们的意思。”众人笑道:“不要太谦。我们且赏鉴,自然是好的。”】——宝琴是宝钗妹妹,宝钗说她的词【终不免过于丧败】,虽有谦虚的成分,但也确属实情。其实不仅是宝琴,湘云、探春、黛玉等人的词作都或多或少地有着【丧败】成分。宝钗的本意就是要【翻转】历来文人墨客的意思,【偏要把他说好了,才不落套。】

        【因看这一首,《临江仙》道是:白玉堂前春解舞,东风卷得均匀。

  湘云先笑道:“好一个'东风卷得均匀’!这一句就出人之上了。”又看底下道:

  蜂围蝶阵乱纷纷。几曾随逝水,岂必委芳尘。万缕千丝终不改,任他随聚随分。韶华休笑本无根,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

       众人拍案叫绝,都说:“果然翻得好气力,自然是这首为尊。缠绵悲戚,让潇湘妃子,情致妩媚,却是枕霞,小薛与蕉客今日落第,要受罚的。”】

【待续】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