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香草堂 / 他山之石 / 欧洲职业教育:为不确定的世界增加确定性

分享

   

欧洲职业教育:为不确定的世界增加确定性

2021-09-26  木香草堂
俞可 鲍雪琦

欧洲职业教育:为不确定的世界增加确定性
新冠肺炎疫情倒逼欧洲职业教育师生提升数字素养。

    职业教育立于工、商、学之交汇点,新冠疫情期间遭停工停市停课的重创尤甚。欧盟委员会就此展开调查,以期明晰疫情对欧洲职业教育的影响并梳理欧洲职业教育应对疫情的举措。

    一场危机

    数字鸿沟成为职业教育推行数字化学习的绊脚石

    本次调查由欧盟委员会于3月18日启动,对象为欧洲各国职业教育工作者,共回收252份有效问卷,其中172份来自职业教育机构,37份来自职业教育政策制定者与执行者,43份来自行业相关的其他机构。这252份有效问卷代表欧洲27国,以欧盟成员国为主,其中西班牙、希腊、荷兰和斯洛文尼亚最为踊跃。调查主要涉及三大内容:应对疫情的举措,如停课、启动紧急预案、实施在线教学;对相关资源的掌握程度,如欧盟出台的应对疫情政策、欧盟现有可供支配的在线职业教育资源;与业内伙伴分享抗疫经验或为欧盟委员会提供抗疫建议。

    疫情笼罩下的欧盟采取种种应急举措,以确保居家式教与学的连续性。各类在线学习教学资源,从移动客户端到在线视频平台,再到广播电视,迅疾上架并有效与常规教学衔接,但职业教育依然遭遇三重困境。第一重困境是资源错配加速。现有在线学习教学资源几乎一概为普通教育而设,与职业教育的特定需求存在错配关系。疫情加速职业教育的边缘化态势。第二重困境是实训缺失加重。现有在线学习教学资源被视作常规课堂教学的替代,重理论轻实践。尤其在以“工作本位学习”职业教育模式为特色的欧盟,盲目移植无异于东施效颦甚而饮鸩止渴。第三重困境是数字鸿沟加深。欧盟正步入第四次工业革命,为职业教育的人才培养指明方向。鉴于职校生源大都来自社会弱势群体或普通教育的淘汰者,疫情一方面加深业已存在的数字鸿沟,成为职业教育推行数字化学习的绊脚石,另一方面为学生强化数字技能提供了良机,数字化学习所撬动的教学新方式有助于所谓的“差生”改变学习行为。

    一大亮点

    “工作本位学习”模式与学徒制重启

    作为欧盟职业教育的一大亮点,“工作本位学习”模式与学徒制的重启很大程度上决定欧盟职业教育能否战胜疫情。在疫情期间,仅有丹麦、爱尔兰、瑞典、芬兰这四个国家的“工作本位学习”模式依然屹立不倒。其他以该模式为职业教育支柱的国家为纾解危机而“各显神通”。西班牙主张对职业教育中“工作本位学习”要素灵活运用,如以缩减版形式植入现有的基于教师指导的项目模块。意大利则采用模拟企业的方式来确保“工作本位学习”模式,如针对经济类专业学徒实施的“模拟公司”,从公司注册到企业经营流程均与现实毫无二致,只有产品交付与货币收支须虚拟数字化。奥地利《职业培训法》修正案允许学徒临时性就业。德国为双元制合作伙伴设置“联结企业”平台,西门子公司则自行在线培训学徒。针对那些今年即将完成职业资格认证却因疫情无法满足“工作本位学习”模式的学生,受访者建议政府提供更多即时资讯。

    高质量学徒制须在技能政策体系中发挥核心作用,以应对数字化、老龄化、全球化的挑战。这是欧洲职业培训发展中心和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于去年10月7日在巴黎举办的联合座谈会上发出的强烈呼声。企业的数字化无论领先抑或匮乏,均须创设一种“善于学习与变革的文化”。

    在学徒制最成功的欧洲国家,德国联邦内阁6月17日通过5亿欧元的“确保学徒名额”联邦计划,以确保拥有249名员工以下的中小微企业在疫情期间仍能坚持提供学徒名额。该计划为这类企业创设的每个学徒名额提供最高3000欧元的财政补贴,同时资助那些遭疫情重创甚或倒闭的企业在岗学徒。鉴于疫情影响存在行业差异,即卫生健康行业、食品行业、建筑行业最小,而餐饮业、旅游业、休闲业最大,受访者提议,应确保各行业学徒的雇佣协议,并把学徒置于劳动法保护之下。正如德国联邦劳工部部长胡贝尔图斯·海尔所言,杜绝职业教育出现“新冠肺炎疫情届学生”。

    一种素养

    倒逼职业教育师生提升数字化应用技能

    新冠肺炎疫情倒逼欧洲职业教育的未来更趋数字化。实训要求学生深入工作岗位一线,疫情却阻止学生跨物理空间流动。这就为数字化技术锲入职业教育提供了绝佳机遇。摆脱时间与空间束缚的数字化学习可改善实践训练与文化学习之间的交融,如基于瑞士职教体系开发的综合性职业教育在线学习平台(REALTO)。都柏林城市大学高级研究员、欧盟职业教育创新与数字化工作组顾问安德鲁·麦克罗森认为,数字化技术在职业教育的应用往往流于浅层的交互式教与学,如互动式白板,建议推动教学改革往混成学习和翻转课堂方向发展。当然,教学改革不可游离于欧洲职业教育质量保障参考框架,且须制定在线教学标准并强化数据安全。

    新冠肺炎疫情倒逼欧洲职业教育师生提升数字素养。就因疫情而停课所实施的在线学习,欧盟学校教育之门网站在全欧洲范围对普通教育与职业教育工作者展开的问卷调查显示,23.8%的师生视数字素养为挑战。教育技术企业提供免费资源与工具(44.6%),各国教育部出台的政策、指南、须知与意见(41.4%),以在线教学为主题的入门课程(37.4%),视频剪辑与教学设计的范例及其使用提示(31.1%),网站提供有用资源(28.8%),教师在线交流平台(21.9%)可助教师一臂之力。

    欧盟在2016年就为包括职校在内的高中阶段教育机构在职教师提供了数字素养发展指南。克罗地亚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署开设一个门户网站,便于职校教师、雇主以及其他职业教育利益相关者分享职业教育数字资源。绝大多数爱尔兰职校学生受惠于政府设置的在线学习平台,其资源获取的便利性在持续完善之中。于学生而言,在线学习重在自学与自控能力,既要避免遁入虚幻,又要避免孤军作战。通过远程指导,教师要为学生创设良性互动和有效合作的机会,并利用在线教学所生成的大数据逐个追踪学习轨迹并实施学情评估。

    一个未来

    职业教育将超越传统角色

    欧洲职业教育期待的是“量体裁衣式”的在线学习资源,且以共享为原则。欧洲职业培训发展中心去年年底启动的职业教育数据库仅限于政策数据。目前,共享行业特定的职业教育内容的欧盟国家有爱尔兰、法国、比利时、西班牙、克罗地亚和罗马尼亚,较为广泛应用的是“电子结对”(e-twinning)和欧洲成人学习电子平台(EPALE)。受访者一致呼吁利用“伊拉斯谟+”计划与欧洲社会基金,欧盟委员会和国家公共机构应特设一个可供全欧洲共享的职业教育数据库,并创建一个名为“欧洲数字工具开发倡议”的探索性研究项目,开发的是行业特定的职业教育仿真环境或虚拟现实。而多语种版本折射的无疑是欧洲一体化进程以及欧盟“多元一体”理念。为聚集更多可分享的经验,本次在线调查始终保持开放状态。

    欧洲职业教育不能止步于培育必备技能的产业大军,更要服务于欧盟社会发展。面对百年一遇的疫情,欧洲职业教育超越传统角色。在疫情重灾区西班牙,巴斯克创新与职业教育卓越中心致力于使用3D打印技术设计呼吸机原型,为防疫抗疫提供技术支持。巴斯克职业教育亦助力当地中小微企业,以满足其远程工作和数字平台的培训需求,并助力因疫情而失业的职员顺利转岗,以纾解因大规模失业所引燃的社会危机。2018年8月31日,欧洲中等与高等职业教育领域的六大组织共同推出《关于欧盟2020年后职业培训与教育培训政策的意见》,所配备的副标题为“未来之确定性就在其不确定性”。当下,黑天鹅事件与灰犀牛事件轮番肆虐世界,恰恰职业教育因培育面向未来的高技能劳动者而堪具确定性。

    (作者单位:上海师范大学国际与比较教育研究院)

0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