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老北站,难忘的儿时记忆(上) | 作者:芮永华

 楚科奇0118 2021-10-04

芮永华


本篇是我对儿时故居的回忆,它是写给我自己、我的家人、邻居,以及同学、伙伴看看的。

 

闸北区天目东路85弄的均益里,是我的出生地(出生于1949年)。从小学、中学、中专,一直在那里生活二十多年。1971年离沪到安徽工作,1982返沪住梅陇,1989年单位分配房子,就定居闵行,此后再未回去过。

 

然而,故居的乡情一直是我心中的挂念

 

2009年起有消息盛传,结合苏河湾地块的旧区改造,老北站地区要开发建设新城,故居要拆迁了!

 

这勾起我对老北站的格外关注,趁它尚未消失,应该抓住历史的尾巴,保留下一些老建筑记忆来。于是,经常上网浏览搜寻,逐渐对老北站的前世今生有了更多的了解。


均益里是条百年的老弄堂,据称是洋务重臣盛宣怀于1910年建造,融汇了西方文化和中国传统民居特点,是最具上海特色的石库门建筑。

 

我居住在最北面的第一条横弄堂的2号里,它是标准的石库门三开间两层住宅,配有东西厢房、前后厢房、前楼、亭子间、阳台、天井、客堂、灶披间、晒台一应俱全,晒台上还加出一层面积不算小的“三层阁”,我家就在二楼西边的前厢房。

 

解放初期,上海市民居住条件一般不是很好,除了少数有钱人家造得起洋房,小部分逃难过来住木板房或芦席棚,大多数人家都住石库门房子。一般一户一间,没有独立厨房,灶间、水斗公用。至于卫生嘛,就是拎马桶、倒痰盂了。如此,一个门牌号,就可挤住十几户人家。

 

在我记忆中,2号里就住有王家、鲁家、蔡家、李家、刘家、徐家、钱家、沈家、陈家、芮家、符家、张家等十四五户人家。

 

每天凌晨,天蒙蒙亮,随着环卫车清运垃圾声、洗刷马桶声、送牛奶的装卸声、主妇出门互相寒暄声……一天便在这样的弄堂交响曲中开始。

 

那时居住空间虽然狭窄局促,人们偶尔也会为争夺“公共地盘”发生些龃龉,为“抢龙头”、分摊水费起争执,但邻里关系总的来说是非常融洽的。傍晚时分的灶披间里,是拉拉家常、交流买菜心得、传授烧菜秘方的最热闹场所;有时哪家来客人了,厨房事情忙不过来,邻居的热心人也会过来搭把手;谁家烧了好吃的,也常会端一碗给隔壁分享尝尝;掌灯时分,全家人聚拢来,围坐在八仙桌边上吃晚饭,这一幕幕充满生活情趣的景象,一直存储于我记忆深处,那是一种浓浓温馨的家乡味道。

 

童年的弄堂欢乐更是深刻难忘:课外小组、打弹子、滚铁圈、刮香烟牌子、斗鸡、捉蟋蟀......这么多年过去了,那些事儿早已隐去,但儿时伙伴的身形和音容笑貌会经常浮现眼前,回忆起来饶有兴味。


至今仍记得小学同班的刘志国住在16号里,他是个品学兼优的少先队大队长,只是体质差,气喘病老是发作。中学同班的雷志敏住在10号里,有小聪明,脸上总带狡黠的笑容,比我高一年级的光耀住在对面的8号里,身体特棒,后来当了体育教师......

图片


天目东路85弄均益里大门上的水泥篆体阳文,是该建筑悠久岁月的见证。

图片

图片

均益里北起天目东路,南至安庆路。

均益里的弄堂有直弄和横弄,呈“丰”字型排列。天目东路85弄是它的北出口,从1号到41号,东边横弄堂是单号,每条有4个门牌号;西边横弄堂是双号,每条有3个门牌号。
 

安庆路366弄是均益里的南出口,只有朝西的单边横弄堂,从3号到33号,每条有4个门牌号,都是单号。


▼均益里北弄内景

图片


▼同上

图片


▼北弄19号

图片


▼盛宣怀1910年出资建造均益里

图片


▼安庆路366弄均益里南弄堂(贯通天目路)

图片


▼366弄均益里的横弄堂,住宅后门。

图片


▼横弄堂的住宅前门

图片


出了均益里南弄堂就是安庆路。


▼均益里南出口右拐,安庆路向西看的街景。

图片


▼均益里南出口左拐,安庆路向东看的街景。

图片

安庆路最早是条小河浜,1900年英国人填浜筑路,以英国外交官名命名“爱而近路”,1943年改今名安庆路,它东起河南北路,西至浙江北路。安庆路以及山西路一带曾经是各式特色历史建筑集中、名人辉萃文化遗存十分丰富的街区,建筑跨度从晚清至民国初期,单单安庆路上就有二十几条弄堂。


▼这是一张民国时期时老照片,安庆路浙江路为丁字路口,安庆路口公共租界设隔离门,门外应是日军地盘。图为1937年,路口站着许多路人,且交头接耳,似乎发生什么事。位置是安庆路浙江北路口西望,隔离门外是和康酱园。

图片

安庆路从最东面的河南北路口算起,向西依次是251弄荣庆里、275弄实业里、287弄志铨里、288弄永安里、295弄敬盛里。


▼安庆路251弄荣庆里

图片


安庆路275弄实业里,我的中专校友仰赓源住在里面,仰拉得一手好京胡。七十年代革命样板戏兴起,曾记得我们经常一起操琴合练,切磋琴艺,兴意盎然。

图片

图片


▼安庆路288弄永安里

图片

图片

过山西北路,依次是331号永寿里、350弄同发里(均益里隔壁)、351弄万祥里、366弄均益里、371弄福寿里(均益里对面)、380弄明德里(均益里隔壁)、381弄耕山里、388弄上海里、395弄成德里、396弄庆长里、404弄久安里、409弄春晖里。


▼331弄永寿里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安庆路360号的安庆浴室(2005年照片)。记忆中,那时没有浴室,而是开着一家“同德康药房”。

图片


▼均益里对面的福寿里,贯通海宁路。我念中学放学回家,经常穿过它直接到家里,可省去不少路程呢。

图片


想起来了,上世纪50~70年代,那时通讯落后,这儿曾开过一爿烟纸店(箭头所指),有一部附近这一带唯一的“传呼电话”,小时儿听惯了“2号里XⅩX电话”的传呼声,仿佛又在耳边响起。


▼如今眼前见到的却是厚墙封死,要彻底消逝了……

图片


▼安庆路380弄明德里

图片

图片


▼安庆路388-382弄的上海里

图片

图片

图片


▼安庆路404弄久安里

图片

图片


▼安庆路409弄春晖里曾是毛泽民创办的中共中央秘密印刷机关—协盛印刷所的地方

图片


安庆路410号安庆路菜场,据说原是1905年英国人建造的上海最早室内菜市场。不过,说它是室内菜场,也就是有个顶棚可遮雨,四周则都是敞开的。

 

记忆中那是安庆路最为热闹的地段,每天半夜就有源源不断菜源汇集过来,除了固定的肉摊、豆制品摊外,最多的是蔬菜摊位,以及边角落上的葱姜摊和刮鱼鳞划鳝丝摊(但那个年代物质匮乏,海鱼不常有,十天半月来一次),以及乡下来的拎着篮子的“换蛋女”(换香烟票,到了文革后期大量出现)。


菜场对面则是一排正规商店:粮面店、酱油店、南货店、杂货店,以及边上的馒头店、煤球店、中药堂等等,还有一个“合作卫生医疗服务站”,就在均益里傍边(女儿芳生病发烧打过针),道路边上则是临时设摊的早市,各种点心五花八门,应有尽有,挤得水泄不通。

 

买菜通常是家庭主妇——母亲每天的重担,我们小辈只是偶尔“派”去菜场,打一斤酱油、买3分钱的面酱、2分钱的葱姜什么的。


但是到了春节前的几天,全家紧急合计好,弟兄几个早早出动到菜场排队,尽量抢个好位置,按票证配给规定买到称心的年货,那年头什么都要票啊!


到了上世纪七十年代,安庆路菜场翻建成楼房,是标准的室内菜场了,还一度创建成为上海市示范菜市场。

图片

图片


▼下面是菜场,楼上是如海超市。

图片


再后来又改建成四层楼房子,上面还成了儿童游艺中心了......

图片


这张照片可以看出,在春晖里对面,安庆菜场边上马路摊位拥挤不堪,正是菜场旺盛时期。

图片


▼如今,安庆菜场已人去楼空,等待拆迁命运,要彻底消失了。

图片


▼对面的春晖里也已经拆得面目全非了

图片


过康乐路,依次是461弄德润坊、478弄永庆里、487弄祥新里、488弄德寿里、509弄南高寿里、510弄北高寿里、534弄晋寿里(单号在南,双号在北)。

图片

图片

图片


▼安庆路488弄德寿里

图片

图片

图片


▼安庆路534弄晋寿里,已靠近浙江路了。

图片


▼安庆路是一条颇有味道的老街

图片


接下来聊聊山西路。


山西北路安庆路口,朝南走可到海宁路。

图片


山西北路上由南往北,从海宁路到安庆路段,依次是449弄三星里、457弄吉庆里、469弄福荫里、470号山西大戏院、485弄安迪里。


▼山西北路449弄的三星里

图片

图片


▼山西北路山西电影院对面457弄吉庆小区12号吴昌硕故居,居住14年(1913一1927)。

图片

图片


▼山西北路470号山西大戏院,建于1928年,1930年改造为山西电影院,比大光明电影院还早2年,整幢建筑为俄罗斯风格,文革期间曾改名井冈山电影院。

图片


▼如今建筑的轮廓还在(包括长阳台),但电影院早就名存实亡,粤深公司开设了卡拉OK厅,还有小宁波海鲜馆。

图片


▼山西北路485弄安迪里

图片


▼山西北路安庆路口,朝前面可走到天目东路。

图片


过安庆路一直朝天目路方向,依次是514弄兴盛坊一衖、522弄兴盛坊二衖、527弄绍兴里、530弄兴盛坊三衖、541号北站幼儿园、542弄李氏大弄堂、551弄康乐里二衖、556弄棣隆里、561弄康乐里三衖、571弄康乐里四衖等等(单号在西,双号在东)。

图片


▼522弄兴盛坊二衖

图片

图片


▼530弄兴盛坊三衖

图片


▼山西北路541弄,原是安庆路小学,它的前生是沪北中小学校,现是北站幼儿园。我、二哥、芸表妹都在安庆路小学就读的,我的北京大侄儿捷也曾借读过。

图片


图片

小学阶段印象最深的是俞美英老师,待人和蔼亲切,普通话里夹有很浓的宁波口音,做过二哥和我两个班的班主任。课余时,俞老师还会带学生到自己家里玩,她爱人是魔术师,变戏法给我们看,变糖果、糕点给大家吃,因此我对安庆路小学有很深的情愫。


▼小学边上的夹弄,是放学回家的捷径。

图片


下面照片是均益里弄堂当中抄近路,经过同发里,去安庆路小学所走的夹弄。

图片


山西北路542弄李氏大弄堂,在学校的对面。其中1-7号欧式连体式二层别墅是李鸿章长子李经方建造的。

图片

图片


这条大弄堂是小学生们最爱之地,每天下午放学后都会聚集在弄堂里游戏玩耍(那个年代只上半天课),有一对金氏兄妹,正好和二哥与我分别同班,就住在弄堂内,现在这儿是停车场。

图片


▼山西北路551弄康乐里二衖

图片


▼山西北路551弄康乐里二衖,复式三合院石库门建筑,条石天井,采用西式彩色玻璃窗户,屋内大堂四周和顶部布满精致浮雕木刻,是卖办和会计师、律师潘土根住所,被列入上海第三批不可移动文物。

图片


▼山西北路551弄康乐里二衖仅2号、3号、4号三个门号,记得我的小学同学潘廷钊就住在这潘氏住宅内。

图片


▼潘氏住宅的老照片

图片


▼山西北路556弄棣隆里(朝北566弄、576弄也是棣隆里,但早已拆迁建造了高楼,没有照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山西北路到底了

图片


▼安庆路山西路老地图(1948年该地区的商业行号图)

图片


▼安庆路康乐路地图(1948年该地区的商业行号图)

图片


▼为方便浏览,特画了一张安庆路山西北路示意图,虽然比较粗糙,但能用就好。

图片

百年来,这些老房子已经陪伴了老屋居民几代人的沧桑岁月,记录了无数个春夏秋冬的市井生活百态,这里的一砖一瓦,一里一弄烙下了他们从小到大几十年人生印记。

如今,这些老屋已人去楼空,大部分正在消失,到处是断壁残垣、一片废墟。

只剩下上面的照片,或许还能唤起孩提时一幕幕弄堂游戏的回忆,保留着老家那温暖美好生活的片段瞬间……



来源:“芮永华”的美篇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