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读红楼 / 待分类 / 怎样才能读懂《红楼梦》?这22条短评,每...

分享

   

怎样才能读懂《红楼梦》?这22条短评,每一条都值得深思

2021-10-17  少读红楼

《红楼梦》意蕴深远,情思悠长。反复的品味,才能体会它的深意和曲折幽微。

一、红楼里的丫环,那是一个美丽纯洁的群体。有着作者太多的审美追求,但总是薄命的悲苦命运,让人叹息。作者看到了这些薄命女儿的底层生存逻辑,任你貌美如花,任你聪明伶俐,任你不可多得,也难逃无妄的悲剧命运。

主子们和她们是有阶级鸿沟的,奴隶做好了本分,可以有表面和谐的氛围,但难掩情况有变时的狰狞和狠辣,这是本质。金钏死了,晴雯也逃不过命。鸳鸯都逃不过,何况他人。人家贾母王夫人可是大家公认的慈善之人。

二、贾府的所有堕落不堪,都是在尽量掩饰的。只有“傻子”焦大才能掀起它的遮羞布,瞧见破败的春光。其实这也只是表象,只是纨绔子弟们堕落、淫荡、奢靡、沉醉的垮掉症状。脑子里的“病”才是根结。

没有祖先创业艰难时的精气神,算计和周全的谋划。只知享受岁月静好,并逐渐堕落,直至病入膏肓。而关键的是政治上已然跟不上节奏,政治思维和谋划一穷二白,拿不出面对波诡云谲的政治风云屹立不倒的策略和办法。因为早已退化为只知享受和内斗的废物。

内囊耗尽也并不可怕,作风淫乱也并非不可救,亡羊补牢,及时止损,一切都来的及。只是立身处世的政治素质是需要长期熏染,修养和锤炼的,所以身处舒适圈的贾府子孙已无药可救。

三、红楼所表达的理念和精神理想是人类应该有的样子。不虚伪、机心重重,而要真诚,止乎礼发乎情。单纯的情就根基不稳了,更何况情的本质、特点、属性千差万别。西厢的情,牡丹亭的痴,是没有多少爱情的层次和深醇的,只是青春的一种自然勃发,而缺乏真情的交流,知己的倾诉。

情总是和利益纠缠连接,春风得意之欢和落魄时的寒凉又不知情的等差级别为何。礼教对情的伤害更多是被人当了枪使,礼教就是再完美也可以被心坏之人化为“杀”人利器。情的真挚,深醇,始终如一,那才是情的真谛吧。

四、《红楼梦》是触及灵魂和人性深层的,不要把表层的文字做泛泛理解,而要结合上下文和文本氛围环境的描述。宝钗因元春赐礼总远着宝玉,文本这样写了,事实却是找宝玉更勤了。这种写法笔笔皆是,尤其对心口不一的薛家。

薛姨妈是和水浒王婆一样的存在,小事精明,大事糊涂。对长远之计,儿子的远景谋划和教育则形同白痴。这是生活中常见的母亲。宝黛爱情几乎是贾府公开的秘密,贾母为此和王夫人及薛姨妈的角逐都贯穿了整个文本。薛姨妈若作媒,本来是顺水人情,如同她和贾母平常的言笑一样简单,她却左顾而言他,盖因金玉良缘的私心作怪。

五、曹雪芹的辛酸泪和读者的泪总有些不同。红楼的理念和精神理想,就是追求人应该有的样子。可惜,研究考证者,丢掉了这些灵魂,而去舍本求末,探寻什么皇家秘闻,官宦家事。文化探究也好,政治探究也罢,没有对灵魂的深悟,最后的结果也只是对表层社会形态的复原。

宝黛缈远的遐思,深醇的挚爱,美妙的离世之姿,都视同于无。这才是文化之殇,文明之疾。悬崖撒手,看似落了俗套,却是旧瓶装新酒,又何尝不是对文化对世态人性的深层体悟,和对未来出路的一种探看。

六、平儿的聪慧和善良,鸳鸯的精明和傲骨,确实如一股暖风,一脉清流,温暖涤净了寒凉的岁月。别人蝇营狗苟,我自芬芳清新,不入俗流,其骨清也。任浊世再有消磨侵染的改变异化功能,我自岿然不动。花季少女烂漫天真,能做到二者之始终如一的,很少。

七、传统文化的终极愿望总是美好的,幸福、团圆、吉祥……但文化的运行机理又总是正规下一股扭曲的暗流,甚至是一股逆流。多少春花秋月,它总会去淘汰去抽去很多美好。最后只剩大团圆一个空壳,虚情假意代替了真心痴情。明媚的圆月,灿烂的烟火,却是文化之殇。黛玉是清醒者,冷月藏花魂虽然凄冷,却是扒了皮的文化的内核。

八、对情和欲的留恋和看空,是一本《红楼梦》解决不了的。之前的《西游记》已经幻灭的可以了,神仙世界尚且如此,人的一生达到巅峰的巅峰又能如何?宁荣二公之灵的想法本来挺靠谱,经历过,也不过如此,就不沉迷了。可现实是经历过,看明白了,不过如此,却离不开了。所以,很多的看空都是瞎扯。宝玉的倒有可能,毕竟他悬崖撒手了,他离开了动人的宝姐姐了,别人是办不到的。

九、情是需要资质的。小儿女的情状,就是轻浮的品行,单薄的才学,也可以有模有样,烛光晚餐,浪漫写真,海边告白……一切的私人订制,都有可能变成浅薄的时代病。宝黛的脱俗之爱,少不了小儿女的过渡,最后修炼成的却是真挚深醇的知己之爱。灵魂的契合很难,需要时间,需要“情”商,需要智商。不但有深情,还要有执着的爱意,更要有专一的懂。天雷滚滚里,才有爱的彻悟。

十、碧痕侍候宝玉洗澡这件事,可以生发出无限的春光,如那探出墙外的红杏,被暧昧了一千年。怡红院的莺莺燕燕下,总有争出位的心思,又敏感多疑。宝玉和袭人的幸无人看见,又几乎无人不知,可知大家都有一双透视眼,谁又能真正体面?至于无聊的看客,眼里有的只是女孩子的雌性气味不同而已,哪又会欣赏美丽?哪又会赞美灵魂?

十一、尤氏也是高手,能在宁府这样极度扭曲的地方还能这样正常,还能体谅别人,给别人以关爱。尤氏和李纨都比王熙凤精明,她俩都是成也环境败也环境。宁府的复杂堕落的氛围成熟了她锻炼了她,也浑身给她缠满了绳子,让她受委屈,让她隐忍,且也历练成管家处事的高手。只是家也永远不像家,丈夫的心始终在外面,家里的伦理三观永远乱套,这种锤炼也无异于地狱。

十二、薛蟠打死了冯渊,薛姨妈和薛宝钗却是什么事都没发生的态度。这样的伏脉可以连接金钏跳井后的薛宝钗和滴翠亭的薛宝钗,“无情”之人的精神品性一直是有脉络和持续的。别看老爹早就没了,但薛家的处世哲学和思维却根深蒂固。社会关系网也维持运转着,幼年的子女也必然会成长成应该有的样子。

十三、贾政是时间和职场打造的无奈,看看那些整天抽烟心事重重的中年男人。磨砺的日复一日,循规蹈矩,再加上了无生趣的日常,贾政是一个缩影。毕竟曾经有过年少的梦,放诞过诗酒。在清客的奉承和赵姨娘无厘头的枕边风里,贾政还是能有些在官场混下去的勇气和念想。大观园的忘却,是寻常的曾经有过的美丽。

十四、香菱的学诗是她天赋的使然。冰清玉洁,秀外慧中,一股清泉婉转流向远方。黛玉的高洁是可以润物无声的让香菱潜意识里的美葳蕤生光的。青春诗情香飘泗溢,蒲公英的梦飘荡在温暖的时光里。黛玉的雅致,咏絮之才,不是那种记忆式的什么都懂,掉书袋式的显摆,好为人师,这不需多大能力的。有自己深刻的思维,独立的见解和慧悟才是真正的学问。

十五、刘姥姥也算贾府的掘墓人,帮着善后那些无力的无能的已不可能消解的遗恨遗情,更兼那沦落深渊的,羊入虎口的,帮着埋没所有的不堪。刘姥姥的窘困碰上了大观园里主子们的奢华的“苦苦支撑”和乌眼鸡的煎熬,产生了另类的笑果。化解了愁苦,浮华了傲娇,对比里的心满意足,像是心理按摩的流水席。命运的交集,得意的往往牌打得稀烂。刘姥姥胡诌的几个故事,余味不绝,人生的况味,是运势的不可琢磨和天翻地覆。

十六、金钏的被打和撵回家,晴雯的被逐出大观园。是落架的凤凰不如鸡。你以前多体面多风光,到处是顺境,常见笑脸甚至讨好。你“完了”以后可是另一种“风景”,大家心理平衡了,开心了,成为谈资,热烈愉快,跟着泼脏水,群起“攻”之。

这种文化中的劣根性,源远流长,博大精深,杀人于无形,却无良心自责,真是平衡心理的法宝,是逆淘汰的独门暗器。传情入色,由色悟空。说着容易,却非得在佛门净地和温室大观园的联通里才能得道,要求“无菌”环境。你踏遍红尘,春风得意,让你吃三百片安定,也入不了静。那种暗处的失落、灰心,痛彻肝肠才是到空的依仗。在好心情的状态下,想悟空也难。

十七、从《芙蓉女儿诔》来看,贾宝玉似乎是当不了和尚的,他更像个“战士”,是一个加强版的孙悟空。孙悟空是被佛降伏,带上金箍咒,成了斗战圣佛,体现了“自愿宗教”的内涵。贾宝玉也只能“被迫”入空门,因他的“无能”。和孙悟空一样,“躲”在佛里悟自己的道。理念上和佛是有区别的。

十八、袭人的水平高,高就高在她会统筹考虑,先把自己摘清,保全,她“陷害”告密某个人,只是进行铺垫,关键时只需点一下就行。对晴雯对黛玉都是如此。曹雪芹的写法是明面极写其忠其贤,关节处点一下,和袭人一个路子,你说高妙不高妙?

这个人本质确实有问题,只从平日生活大面上却是楷模,就看你能看到第几层。一个人优点很多,但我们还是要看本质,不然难免舍本求末。作者人性写作的高妙,是为了应对现实人性的复杂幽微,而不是为了逞才,显摆写作水平。

我们平常看人,不是脸谱化,就是以偏概全。对袭人,就执着的以为贤以为厚道。那是你对人性的认知还没到达高度,也算被曹雪芹“骗”了。她争荣夸耀不要紧,只要别去妨碍甚至陷害别人,机心不要那么多。大家都不容易,生存现实又那样,如果袭人能像表面上那样知心大姐,和善友爱,谁不把她当亲人。可是私心太重,以他人为晋升之梯。

花袭人确实也应该同情。她也只是世态下,随波逐流的生存者。那种动荡,生活的刀剑,情感的难控,被灌输的价值观,生活注定不会平静。人生也有许多的挣扎、无奈,复杂的人情……只是大观园的大多少女都还本心依旧,善良纯真。袭人难免走得太远了。

十九、世事洞明,人情练达,本是那个时代一种极高的修养标准。像黛玉这种正规的大家闺秀,才能展示它的品味高雅,张弛有度,温柔敦厚,落落大方。只是潜规则和世俗化,使它失去了原来的韵味,走了形,成了世故势利小人的代名词。

文中说得黛玉恰是知礼有节,进退有持,从容处事,颇有君子之风。但在乌眼鸡富贵眼的贾府,黛玉的这些却并不好使。相反,商人家庭出身的薛宝钗,却颇懂这种等而下的世俗的处世之道。

行为豁达,随份从时,只是表像。两面三刀才是薛宝钗如鱼得水的本质和法宝,更兼有荣国府的当家人王夫人这个支持者。曹雪芹的用笔又是:对自己钟爱者多写缺点,想贬者,却褒扬有加,让人容易误读。

二十、焦大的傻亦或伟大,是他敢当众大放厥词,这是他屈原的地方。不然,苟且多好,一群人嚼嚼舌根,晒晒太阳,活得跟狗一样快乐。创业的艰难和功劳,当然要腰壮,岂可一笔抹掉。这些孙子们的行径有点儿反了天,超了底线,打破了认知。焦大不想当狗,也有资本。娇生惯养,骄奢淫逸的贾珍贾蓉们却只喜美娇娥,哪会体谅这把老骨头。

二十一、贾府缺乏的是政治的深层思维和投机之道,于人情世故上还是颇为精明的,按说守成还是能胜任的。奈何三代的荣衰惯性,把每个人拉进了向下滑行的轨道,这可能也算命吧?

秦可卿并不算多高明的托梦进言,却被脂砚斋推崇之至,那只是常识的做法,贾府居然想不到,看来,持家方面确实昏庸。囿于人情和政治的迷雾,周旋手法又屡出败招,贾家这些没经过官场艰苦历练的子孙有着先天的缺陷,亡羊补牢,却拿不出办法,行政能力不足,源于娇生惯养,声色犬马的销魂夺魄。他们已然没有立处浊世的力量。

二十二、宝黛的爱情,不止有小儿女的情状,更有心性的契合,灵魂的相通,以及那缠绵不尽的爱意。贾宝玉更是超越了张爱玲笔下那些心猿意马的摇摆男人。贾宝玉从一开始的泛爱,到逐渐的地那些红尘中的饮食男女,又哪能理解这份纯洁至性之爱?他们只是感官享受里的自甘堕落。薛宝钗的爱情更是一种社会理念和复杂心性的愿望达成。唯独缺少那份发自心底的灵魂悸动。所谓的真情已被礼教和算计紧紧的锁死。如果婚姻是爱情的坟墓,那薛宝钗确实是最好的妻子。

作者:海月帆,本文为少读红楼原创作品。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