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旅游文学 / 待分类 / 行走丨松风竹炉,提壶相呼

分享

   

行走丨松风竹炉,提壶相呼

2021-10-21  中国旅游...


每次游走出发,内心都会有种莫名的兴奋感。或许是因诸多的未知性吧,使得那些想象不仅仅只是一个意象。而有了实际的依托。

车子行驶高速上,如飞骑在徐悲鸿的奔马上。在一路绿水青山中。去触摸吴冠中画中的柔美,细腻,如音符般的线条,既走进了诗意,又拉近了远方。

旅行是生命意识形态的另一种重启。是漫漫路途中,自我世界的一个回归。

任何美的东西,都是一种光的唤醒。让我们撇却喧闹之声,忘却人生逆旅,苦海无边,而生命的另一边,永远有一道光,不断地在给予我们慰藉,平衡我们的得失。

尽管时光飞逝,多少梦想都在现实的钢筋泥土里冷却,在物是人非的无常中消散。而内心那泓唯美的清泉,始终若隐若现,如烟魂般伴随左右。现实让梦境得以永恒,而梦境让心灵持续宁静。


同样的风吹过,不同的山岚,不同的河流,不同心声,协奏出的乐章,定会谐和个体自身更多的不协和。生而不完美的我们,在自然的灵光里,去接近美,趋向美。那些我们年少时曾经的梦想。曾秉烛夜游一次次往返流连的境地,会在斑驳的时光中陆续寻访与重温。

宜兴,以自然景观胜,山水以秀丽著称。古称为阳羡。东坡有“买田阳羡吾将老,从初只为溪山好”。这个地处太湖西岸,绵延八百里竹海,又盛产紫砂,盛产茶叶的佳地,那位玉川子有诗“天子须尝阳羡茶,百草不敢先开花”。除了美景,每位游人自然要尝尝阳羡茶了。

秀美旖旎的风光中,又有人文佳话,紫砂的传统的制作与美学艺术相结合,靠着得天独厚的丰厚自然资源,能工巧匠。代代相传,在现如今很多传统手工艺渐渐绝技之时,宜兴仍在延续着它的传统之美。使得想慢下来的人们,在一壶香茗中,沐得清风明月,静享朗朗乾坤。既有温润古朴之气韵,又有山水间的慰藉之深情。

我和先生沿着烟波浩渺的太湖,一路深入竹海腹地。各种不同层次的绿,远远近近。影影绰绰,山的魅影,水波的倒影,树木花草与藤蔓缠绕不绝,连绵出景色,深浅不一,那些令人迷醉的绿。不禁令你产生幻觉。不知身是丹青画卷,还是在古道驿站?是在一首诗里,或是在班得瑞的迷雾山林,天籁之声梵音吟唱之间。


竹林幽深,泉水流过一块块久经沧桑的石头,穿过一座座不同形状的桥,思绪及尘世之肉身,似乎已有了水的灵气,绿的幽光。生命意识在这清风雅静里逐一打开。以点的气息,以纤小细微的缝隙,静静呼吸,吐纳,清新山野里,这素朴的醇香。

这世间所有的华丽与纤秾,都会消融与退场。都会归于简单,安于素净,如这一根根挺拔的竹竿,单一的色泽,气味,单一的梦想,攀爬。

从坞峰岭山脚下上坡,至半山处,四面竹林环绕,一条小路与溪水相伴而行,小木屋错落有致,有瀑布飞泉湍流而下。我们抵达时临近傍晚。小雨渐转大雨。山林寂寂,时间随着雨声在夜光中穿透寂静,至那深邃的黑暗。至那尘世外的忧伤。

一夜雨声、水声、竹林风声,声声如梦,我们恍如被竹海淹没。望不到来路,看不见归途。更不知是在梦里还是梦外。


清晨,又被溪水声唤醒。四面窗外皆是依依竹影,雨后烟云里弥漫着雾气,氤氲向山顶。我晦涩的诗句,无法描述,更不及这里的一草一竹,一水一石,那葱茏着的绿意,它们无不是诗,无不是画,被这山林的轻灵之音包裹着,婉转缭绕,不似人间。

就连早餐的白粥,笋干菜,简单的面点,都食之有味,清香有余。

是的,所有的行走,都关乎心情。不论少年听雨歌楼,还是壮年听雨客舟,或是听雨僧庐之下,此刻,时光之水同样无情的流过我们。曾经的疲累,及眼前的美景良辰,都会稍纵即逝,远我们而去。留下空空的回声。

蒋捷这位真正的宜兴人。感叹流光,描绘听雨及生命所经历的不同之境,内心深处一定怀揣着故乡的山山水水吧。


我们撑着伞在竹海里流连。因雨天的原故,未能登上苏南第一峰。尽情流连在翡翠长廊,太湖之源。又经过小小的镜湖,安静的像一颗绿色的宝石。细雨熨过,仍一平如镜,四面苍山翠影,衣袂飘飘,水光山色皆在此共舞。

镜湖又如山月之眼,明眸皓齿,清澈静美。映照出川流不息的游人,灵魂里深层次的核,被装置在形态各异的肢体里。

映照出一年四季。呈现不同的风姿。春之柔媚,夏之苍郁青翠,金秋十月微微泛黄的绿,冬日大雪压竹枝,与碧绿色镜湖呼应,升起的云烟,如仙人衣袖拂过。白云生了根,开出的霜花,闪烁出星星的光芒。当红日升起,依旧竹海云游。我记得朱元璋这个放牛郎出身的皇帝,写过冬日雪竹诗。印象极深。游人走过大觉寺,仿佛钟声从千年回响而来。茶香与梵音,青烟缭绕,每个旅者都在虔诚地一步步踏出心灵之音,来寻前世的迷,缘今世的情。


那泛游五湖的人,隐在太湖岸边,在此安家治陶。起先烧出的陶器屡烧屡败,后因得西施煮饭之火候,得出烧陶之经验,陶朱公亦是由此得名。他由华丽转身为商人,成为一名隐者,携着美人,聚集无数财富,又几经散尽,荣辱皆忘,收放自如,如此胸襟境界,几人可有?

丁蜀镇古南街,家家户户皆以紫砂为业,泡一壶宜兴茶,松风竹炉,提壶相呼。不仅可以触摸富贵之土的温润,又可寻得古人风雅。想起东坡活水煮茶,金沙泉水,阳羡之茶,以至于有了东坡版的提梁壶。东坡在常州太守时,经常到宜兴游玩,当时因河道多,交通不便,东坡捐了自己的玉带,修了一座桥,后人因纪念曰“玉带桥”。说他终老阳羡,购置房产,后又因那位房主老母,因得知儿子卖了老屋不知明日何去何从哭泣时,当即撕毁了房契,哈哈一笑而去。


善卷洞,洞天福地,范蠡西施,再加一曲梁祝,绕梁千年之后,那凄美的爱情,仍余音袅袅,感天地泣鬼神,蝴蝶翩翩仍在双飞。洞口有梁祝读书台。山下有祝陵庄也叫祝家庄。说宜兴至今仍有黑黄两色大蝴蝶,由梁祝化身而来。

善卷洞传说尧帝驾崩,帝舜要把天下让给卷,卷说:我逍遥天地间,心意自得,要天下干什么?自此入善卷山遁隐。

我们行旅者,来到此地,没有福份寻得遁隐,因缘所得,有幸做个匆匆的过客,沾染山岚竹风之清雅,在虚空笃静里,觅得一方青田,纵使身处异乡,也算是一种回归。

在本公众号发布的作品,同时会在腾讯内容开放平台【企鹅号】、【360图书馆】等主流平台网页版同步刊出。敬请作者前往关注并收阅!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