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笺雅侃红楼 / 待分类 / 贾琏出轨,王熙凤愤而大闹,贾母的劝解却...

分享

   

贾琏出轨,王熙凤愤而大闹,贾母的劝解却是话里有话,笑里藏刀

2021-10-21  君笺雅侃...

趣侃红楼180:悍妒吃醋,王熙凤大闹生日宴,徇私维护,老太太笑谈世人情

王熙凤生日宴会本是高兴的事,不想贾琏不成器给她添堵,光天化日召见鲍二家的来家中鬼混,被捉奸当场。

(第四十四回)王熙凤一脚踢开门进去,也不容分说,抓着鲍二家的撕打一顿。又怕贾琏走出去,便堵着门站着骂道:“好淫妇!你偷主子汉子,还要治死主子老婆!平儿过来!你们淫妇忘八一条藤儿,多嫌着我,外面儿你哄我!”说着又把平儿打几下,打的平儿有冤无处诉,只气得干哭,骂道:“你们做这些没脸的事,好好的又拉上我做什么!”说着也把鲍二家的撕打起来。

鲍二家的一声不言语,只因无话可说。她的人生至此到了尽头,回去后就上吊自尽,结束了丑陋的一生。贾琏这边给了她娘家人二百两银子,又给鲍二点钱,把这件事压了下去。

鲍二家的自作孽不可活,与主人偷情不可饶恕,诅咒王熙凤早死,出主意让贾琏把平儿扶正,也是损人不利己。

不过,这段插曲却体现出王熙凤和平儿在贾家人心中的观感。

王熙凤平时严刑峻法,做事冷酷不留情面。固然震慑了众人,却也引人嫉恨。

平儿心善,王熙凤的惩罚常被她暗中酌情宽宥,奴才们都感激她。鲍二家的说得话,体现出平儿比王熙凤更受欢迎。

但凡事都有两种角度。王熙凤和平儿应该是主仆一心。王熙凤管家大刀阔斧的行政,平儿却在背后放水。如果对王熙凤有利也罢了,结果却是王熙凤更遭人恨,平儿却得了好名声,是不是“反了”?平儿如今的名声对王熙凤何尝不是一种伤害。

所以,当王熙凤听到鲍二家的话时,气得回头打了平儿两下,固然是气急败坏,但要说平儿冤枉也谈不上。她们主仆如此错位的红脸白脸,迟早要出事。不提。

(第四十四回)贾琏也因吃多了酒,进来高兴,未曾作的机密,一见凤姐来了,已没了主意,又见平儿也闹起来,把酒也气上来了。凤姐儿打鲍二家的,他已又气又愧,只不好说的,今见平儿也打,便上来踢骂道:“好娼妇!你也动手打人!”平儿气怯,忙住了手,哭道:“你们背地里说话,为什么拉我呢?”凤姐见平儿怕贾琏,越发气了,又赶上来打着平儿,偏叫打鲍二家的。

平儿左右为难,也是后文贾宝玉说她夹在“贾琏之俗、凤姐之威”中间,难得左右周全的意思。

平儿害怕贾琏,是为了以后考虑,王熙凤可不怕。她此时彻底撒起泼来,哪里还有大家闺秀和荣国府嫡长孙媳妇的样子。

而这里要注意两点,非常耐人寻味。

一,王熙凤任性大闹,固然是“泼皮破落户”的泼辣,却也有喝多了的“酒兴”。如果在平时,势必不可能闹得不可收拾,有事关起门来家丑不可外扬。

王熙凤醉酒耍性子,闹得不可开交,不全是凑巧。

二,贾琏喝多了,酒壮怂人胆将鲍二家的领到家里。结果王熙凤一场大闹。他却并没有软下来,反而火上浇油拔出宝剑要“杀了”王熙凤。

贾琏的做作更是耐人寻味。要说他真喝多了,都与鲍二家的胡闹了一阵,又被抓了现行,有点酒也不至于“上头”。何以突然要重振家风,行使夫权了?

(第四十四回)平儿急了,便跑出来找刀子要寻死。外面众婆子丫头忙拦住解劝。这里凤姐见平儿寻死去,便一头撞在贾琏怀里,叫道:“你们一条藤儿害我,被我听见了,倒都唬起我来。你也勒死我!”贾琏气的墙上拔出剑来,说道:“不用寻死,我也急了,一齐杀了,我偿了命,大家干净。”正闹的不开交,只见尤氏等一群人来了,说:“这是怎么说,才好好的,就闹起来。”贾琏见了人,越发“倚酒三分醉”,逞起威风来,故意要杀凤姐儿。

平儿要寻死,王熙凤求“勒死”,贾琏要拔剑杀人……一家三口人各个“不害臊”地闹了起来。这时机把握得多巧妙?原本该冷处理的丑闻彻底闹大了。

如果结合后文贾琏偷娶尤二姐曝光后,王熙凤和平儿小心行事,与这次的“莽撞”就形成了强烈对比。怎么看都觉得贾琏偷情鲍二家的背后,有他故意谋划,不可告人的目的。

王熙凤“悍妒”不让贾琏纳妾,不让碰平儿,不让和其他女人厮混……这些事在贾家,大家心知肚明却没有公之于众。经此一闹才尽人皆知。

贾琏固然丢面子却没什么损失。王熙凤却是里子、面子全没了。她努力维持的贤名丢了不说,更是将妒妇的面目公之于众。

封建社会对女人要求“三从四德”。上至皇后下至平民都不例外。王熙凤本质上也不是现代独立女性的思维。她不是受不了贾琏花心,而是容忍不了别人威胁到她的地位。归根到底是她没有儿子。她对贾琏的控制就不是“女性意识的觉醒”。

反观贾琏挑了王熙凤生日这万众瞩目的时候,将她悍妒的形象和他在家里的憋屈公之于众,绝对有目的。

此前,贾琏一个人面对王熙凤悍妒,懦夫形象缩手缩脚,经此一闹则将难题甩给了长辈。

凤姐“逼得”贾琏想杀人,长辈们怎么看,怎么办?这一招釜底抽薪不可谓不歹毒。

王熙凤彼时喝多了酒没能控制住情绪,终究还是中招了。但另一个角度想,何尝不是她颐指气使惯了。

“一从二令”,王熙凤此时就属于“二令”范畴,不免骄狂任性。贾琏将家丑外扬看似窝囊人失手犯错,实际背后大有文章。这次被捉奸极可能是他有意为之。

事态的发展也证明了这点,王熙凤自恃有贾母、王夫人撑腰,一顿大闹后见贾琏拿刀动剑,就跑去贾母身边恶人先告状,不说自己悍妒拿乔,反说贾琏被捉奸恼羞成怒要杀她。

其实贾母、邢王二夫人也是“多年的媳妇熬成婆”,这些都是她们经历过的。王熙凤什么样,她们早都知道。之所以不管,在于凤姐年纪轻还能生养。她既然不想给贾琏纳妾,长辈们轻易不好插手干预。但不表示她们会被王熙凤蒙蔽。

贾琏追上来借酒装傻弄痴,在贾母跟前耍酒疯,被呵斥几声要叫贾赦过来也就退了。由此也知道贾琏醉酒演戏成分更多。

(第四十四回)这里邢夫人王夫人也说凤姐儿。贾母笑道:“什么要紧的事!小孩子们年轻,馋嘴猫儿似的,那里保得住不这么着。从小儿世人都打这么过的。都是我的不是,他多吃了两口酒,又吃起醋来。”说的众人都笑了。

王熙凤如果真的有一丝贤德,此时就应该警惕贾母话中意思。

邢夫人、王夫人作为婆婆和姑姑只能说王熙凤不该小题大做闹起来惊到老太太,终究不疼不痒。真正要紧的是贾母话里的意思。

贾母之前骂贾琏也好,让贾琏向王熙凤道歉也罢,都不痛不痒,但她说王熙凤的话就严重多了。

“什么要紧的事!”王熙凤大闹一场,一家人闹得要死要活的事,贾母却说“什么要紧事”,就是不值一提。不应该这样闹。

“小孩子们年轻,馋嘴猫儿似的,那里保得住不这么着。”简单说:贾琏这样做正常,没毛病!

“从小儿世人都打这么过的。”别人都这样搞,贾琏也可以。

“都是我的不是。”贾琏没错,王熙凤没错,是老祖宗我的错!这话就严重了,对谁说谁压力山大。

“她多吃了两口酒。”不该让她多喝酒,也不该多事办生日宴,是不是也有“白疼你了”的意思?

“又吃起醋来。”女人应该三从四德,不应该吃醋、妒忌。

贾母的态度是女人自己可以妒忌,女儿可以妒忌,却绝对容忍不了儿媳妇、孙媳妇妒忌。贾母对王熙凤用了“吃醋”二字,是极大的克制和不满了。

王熙凤妒忌影响的是她孙子的子嗣问题,贾母一定不满意。而女人妒忌为“七出之条”第一条,可见严重。

贾母说了一堆,中心思想是贾琏没错,错在王熙凤,并提示她妒忌要不得。

到此再回看贾琏选在贾母给王熙凤过生日的高光时刻偷情鲍二家的被捉奸,引发一场闹剧,就会发现事情没那么简单。

王熙凤折腾一通,输的一败涂地,贾母等长辈终于对贾琏的婚姻发话了不说,她还得了妒忌之名,与贾琏的夫妻关系更是破裂,从此貌合神离一发不可收拾。

如果贾琏在做戏,那么这个怕老婆的琏二爷可是不简单。等到偷娶尤二姐后再回头看他三次“出轨”,会证实君笺雅侃红楼的观点,贾琏这次绝对是故意为之。不提。

这里贾母大包大揽摆平了一场风波,王熙凤的生日也成了闹剧到此为止。回头再说平儿,她平白被王熙凤和贾琏打了一顿,为什么会和贾宝玉有了牵扯呢?

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