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驾马车1966 / 我的写作 / 读图时代的语言魅力——再说《基督山伯爵》

分享

   

读图时代的语言魅力——再说《基督山伯爵》

2021-11-03  三驾马车1...

读图时代的语言魅力

——再说基督山伯爵

刘向军

大仲马的长篇巨著基督山伯爵自诞生以来风靡全球,久盛不衰,真是好看到不能行。即便是在碎片化阅读盛行、读图盛行的今天,洋洋近百万字的基督山伯爵仍然牢牢地吸引着一代又一代的读者,使其欲罢不能。

语言,纯正的文字语言,在基督山伯爵这里具有了无穷的魅力,吸引着读者的思想,激荡着读者的情感,给读者以巨大的阅读享受。在大仲马的时代,他在创作基督山伯爵的时候,在长达一年零五个月的时间里,这个故事在法国的《议论报》上连载了136期,真正形成了巴黎纸贵的盛景。自从视频艺术诞生之后,基督山伯爵这部世界性的通俗小说就被迅即搬上了屏幕。一代一代的艺人用各自的形象化表演诠释着基督山伯爵,大有取代小说之势。

在这里,小说基督山伯爵给我们提供了又一个文字语言与图像语言相互比较的范例。

首先,文字语言给读者所带来的思想张力是纯粹的视频所无法比拟的。

阅读过小说并且观看过视频尤其是先阅读小说后观看视频的人会有一个强烈的感受,那就是基督山伯爵的小说语言带给读者思想的丰富性、想象性与震撼性,远远超过视频即便是对同一个时期同一个处境的同一个读者而言,他的脑海中可以有100个爱德蒙,100个梅赛苔丝,100个爱黛,100个维尔夫,100个伊夫堡,100个法老号因此无论多么精彩的电影和电视演绎,都会让观众在视频与小说的对比中感受到视频语言的局限和苍白。

视频语言艺术当然也有其思想的张力,但是相比于文字语言艺术所塑造的这一个而言多了局限性和确定性,而少了“一千个读者有一千个哈姆雷特的丰富性、想象性,也就是少了读者独有的个性化体验即创造性阅读的愉悦。其实这种情形在由名著改编成的电影和电视中普遍地存在着。巴尔扎克的高老头是这样,雨果的悲惨世界是这样,列夫·托尔斯泰的战争与和平是这样,肖洛霍夫的静静的顿河是这样,曹雪芹的红楼梦也是这样。

其次,文字语言也是视频语言的底本、骨骼与神经。

我们几乎无法想象脱离了文字语言的伟大的视频语言的存在,对于经典的文学作品而言尤其如此。正因为有了经典的文学作品,才有了经典的视频作品而不是相反。那些曾经名动一时的影视大作,如国外的阿凡达》、《星球大战》、《侏罗纪公园以及中国的英雄战狼满城尽带黄金甲》等等,都无法像电影基督山伯爵这样常拍常新、常看常新,其根本原因就在于视频语言之下有雄厚的文字语言为底本。

不仅如此,当视频语言通过形象还原艺术、还原生活的时候,文字语言的精华即文学作品中所传达的深刻的思想和丰富的情感,文学作品中若干精妙的语言,构成了视频语言的骨骼与神经。视频作品通过种种声音、色彩符号,通过演员们的表情、形象、动作,最终也是在阐释或者突现文学作品中的那些骨骼与神经。正如一切基督山伯爵的电影或电视所做的那样,它们都在凸显着复仇等待希望这三个核心词以及大仲马在小说中所表述的那些精辟的人生格言。

再次,脱离文字语言的纯粹图像语言和轻视文字语言的视频语言都难以成为精品。

我们无法想象把文字语言完全剥离掉后的视频会是什么样子。喜剧大师卓别林的默片是那个特殊技术时代的特殊产物,它们虽然也是电影史上的经典,但那显然已经是过时了的后人不会去传承的经典。而且,即便在卓别林的默片中也时不时配上了文字——喜剧大师如卓别林也无法完全以肢体语言去传达那原本已经非常简单的情节了,更不用说去传达那丰富的情绪和深刻细腻的思想了。

我们也无法想象文字语言平庸的视频能够成为经典假如把奥斯卡获奖影片《乱世佳人》教父或者阿甘正传中那些经典的语言拿掉的话,这些影片不知道会逊色多少——无论男演员是多么英俊潇洒,女演员是多么性感漂亮。当年美丽多情的费雯·丽主演了《乱世佳人》而荣获奥斯卡最佳女主角奖,世人在欣赏她的美丽赞叹她的演技怀念她的辉煌的同时,继续以电影或电视的方式演绎巨著《飘》,这不是为了复制费雯·丽,而是为了再现文字语言无穷的魅力。长篇巨著红楼梦也是这样,陈晓旭主演的电视连续剧获得了巨大的成功,世人一度把陈晓旭视为林黛玉转世,然而这并不妨碍别的电影、电视不断演绎红楼梦》。在这里,人们用视频语言不是为了再现逝去的陈晓旭,而是向伟大的文字语言《红楼梦》做永恒的致敬。

奥黛丽·赫本和格里高利·派克所主演的奥斯卡获奖影片罗马假日或许多少算个例外,他们靓丽的银幕形象和他们所演绎的挑战传统的令人神往的浪漫爱情故事,使得电影罗马假日成为不可复制的专属于奥黛丽·赫本的存在,也淹没了电影脚本原本就很微弱的光芒——但毕竟有文字脚本。

回到小说基督山伯爵中来,因了大仲马无与伦比的文字语言艺术,未来人们还会用各种形式的视频语言去演绎这部伟大的文学巨著。文字语言的作用极其巨大,如同我此时所做的这一番思考,如果离开了文字语言是无法进行的。文字语言的生命力极其顽强,因为它是对形象世界、情感世界、哲学世界、科学世界的记录、认识、思考、概括,而视频语言是在文字语言的指导下对文字语言的再现和补充因此,我们可以充满信心地说,在文字语言和视频语言竞争的时代,文字语言一定有自己不可取代的地位,也需要发挥其更具个性艺术特色的作用。

2021.11.3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