昵称815848 / 待分类 / 清晨碎语 | 胡椒苏木折俸,逼死六品主事(...

分享

   

清晨碎语 | 胡椒苏木折俸,逼死六品主事(20211115)

2021-11-21  昵称815848

继续遛弯,继续听张居正。

新官上任三把火,张居正取代高拱担任首辅之后,这火很不好烧,差点烧糊了。

张居正上台办的一件大事就是苏木胡椒折俸。

所谓胡椒苏木折俸,就是官员们发工资不发钱了,改为发胡椒苏木,按工资高低发给一定数量的胡椒苏木。

以前听说过有些企业产品销路不好,没钱给工人们开工资,就给工人们发些产品抵工资。鞋厂发鞋子,袜厂发袜子,酒厂发酒,罐头厂发罐头,感觉这些老板很聪明,没想到还是跟张居正学的。

没遇上这事儿,感觉这样也好,没钱发工资,把东西低价发给工人抵工资,工人师傅把鞋子袜子罐头酒买了,钱不就回来了,说不定还能赚一笔。

听说不是这回事儿,事不关己,也没当回事。

这次听张居正,发现发现金和发实物还真不是一回事儿。

发现金能买东西,买各种东西,吃的喝的,各种生活必需品。

发东西问题就复杂了,先不说按什么标准发,老板们肯定不会以低于市场价格很多来发。发的东西,很可能既不能吃,也不能喝。

虽然张居正发的胡椒也是吃的东西,但肯定不能当饭吃。

把胡椒苏木当工资领回家的官员们,只有把胡椒苏木卖出去,变成钱,才能买回吃喝一类生活必须的东西。

一个月两个月不发工资,对一些官员来说肯定没问题,特别是一些有灰色收入的要害部门的官员和一些收入高的高级官员,包括张居正。

有些官员就不行。比如说礼部一个叫童立本的六品主事,领回来的胡椒苏木安排老仆上街卖了好多天,硬是没卖出去。一家四口就断炊了,童大人羞愧悲愤,用最后的一点小钱儿全家人吃了顿好吃的,他自己夜里上吊自尽了。

明朝有些进士初任官职是九品,知县是七品,感觉六品主事虽然算不得什么大干部,也不是一个很小的官,真没想到日子会过得这么艰难。

童立本这位老同志,做过一任知县,也做过某个州的同知,是后来提拔到礼部某个司做主事的。

各朝各代都一样,当官级别很重要,岗位更重要。县里的县太爷级别虽低,但是一县之长,下面管着十几万甚至几十万人;六部主事品级虽然比知县要高,手底下却没几个人可管,上面却有好几层管着自己,实权就小多了。

像吏部、户部、兵部甚至工部这些部的很多司,管人、管钱、管军队、管工程,和地方及基层单位打交道多,还有些灰色收入。老童所在的礼部,和其他部、包括刑部相比,本来就冷清,老童所在的这个司,则更清,名义上是为皇上服务的,说起来很重要,却也是只能干好不能干坏的那种重要,是个最最典型的清水衙门。

老童收入不高,家庭负担却很重。有个老娘在原籍要养,两个儿子,大儿子是个傻子,小儿子读书准备参加科举考试,死了老婆,没钱娶更好的,就把一只眼的丫鬟做了填房,还用着一个老仆,一大家子,就靠老童一个人的工资过日子。

部里的大小干部都是坐轿子上下班,老童同志连两人小轿也养不起,就养了一头小毛驴骑着上下班。

本来家里多少还有俩积蓄,小儿子回原籍参加科举考试,让他带回去了。主要是没想到换了首辅,会不发工资发胡椒苏木。

同样是胡椒苏木,张居正家的胡椒苏木有人上门求着高价收购,童立本的胡椒苏木硬是卖不出去,人家直接告诉他的老仆,不认识什么铜大人铁大人。

胡椒苏木卖不出去,老仆回来告诉老童所受的屈辱,放高利贷的上门催债要拉走老童上下班的坐骑毛驴,家里无米断炊,傻儿子只喊饿,最后,用最后的一点东西全家吃过一顿饱饭后,老童就把自己吊在了屋梁上。

胡椒苏木折奉是张居正担任首辅时办的事儿,事情的起因却不是张居正的问题,是上任首辅高拱当政时落下的亏空。

高拱留给张居正一个烂摊子,账上没钱,库里也没钱。

这事儿的原因,有人清楚,更多的人不清楚。

清楚不清楚,这笔账都得算在张居正头上。

张居正取代高拱担任首辅,是很多人不愿看到的事情,有些人一直在找机会搞事情。

童立本上吊自杀,对张居正是个严峻的考验。

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首辅,不是那么好当的。

宦海江湖,江湖险恶。

2021年11月15日

END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