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6459杜甫五排《哭台州郑司户苏少监》读记

2021-12-16  小河西   |  转藏
   

杜甫五排《哭台州郑司户苏少监》读记

(小河西)

哭台州郑司户苏少监

故旧谁怜我,平生郑与苏。存亡不重见,丧乱独前途。

豪俊何人在,文章扫地无。羁游万里阔,凶问一年俱。

白首中原上,清秋大海隅。夜台当北斗,泉路著东吴。

得罪台州去,时危弃硕儒。移官蓬阁后,谷贵没潜夫。

流恸嗟何及,衔冤有是夫。道消诗兴废,心息酒为徒。

许与才虽薄,追随迹未拘。班扬名甚盛,嵇阮逸相须。

会取君臣合,宁铨品命殊。贤良不必展,廊庙偶然趋。

胜决风尘际,功安造化炉。从容拘旧学,惨澹閟阴符。

摆落嫌疑久,哀伤志力输。俗依绵谷异,客对雪山孤。

童稚思诸子,交朋列友于。情乖清酒送,望绝抚坟呼。

疟病餐巴水,疮痍老蜀都。飘零迷哭处,天地日榛芜。

此诗作于广德二年(764)。时杜甫据成都。台州郑司户即台州司户参军事郑虔。【《新唐书-郑虔传》(卷127):“安禄山反,遣张通儒劫百官置东都,伪授虔水部郎中。贬台州司户参军事。”】苏少监即秘书少监苏源明。【《新唐书-苏源明传》(卷127):“及史思明陷洛阳,有诏幸东京,将亲征。源明因上疏极谏。帝嘉其切直,遂罢东幸。后以秘书少监卒。】郑、苏都是杜甫老友。天宝末年,杜甫有诗《戏简郑广文虔兼呈苏司业源明》记录三人饮酒故事。

故旧谁怜我?平生郑与苏。存亡不重见,丧乱独前途。

豪俊何人在?文章扫地无。羁游万里阔,凶问一年俱。

扫地:扫地无余。指毫无存留。《天监三年策秀才文》(梁-任昉):百王之敝,齐季斯甚,衣冠礼乐,扫地无余。唐李善注:言衣冠、制度、礼乐、轨仪皆见废弃,故无余也。班固《汉书-赞》曰:'秦灭六国,而上古遗烈,扫地尽矣。’”《隋书-高祖纪下》:圣人遗训,扫地俱尽,制礼作乐,今也其时。

凶问:死讯,噩耗。《三国志-王基传》:是岁,基母卒,诏秘其凶问,迎基父豹丧合葬洛阳,追赠豹北海太守。《发衡州》(元-杨基):书来得凶问,哀顿空号呼。

大意:故友中谁最喜欢我?一生中就数郑和苏。生前死后再没见面,战乱后各自走自己的前路。(乱后杜甫与郑虔曾在长安偶遇一次,与苏源明或没见过面。)豪俊之士有谁还在?诗文也已毫无保留。我羁旅在万里之外,二人噩耗同一年传来。

白首中原上,清秋大海隅。夜台当北斗,泉路著东吴。

得罪台州去,时危弃硕儒。移官蓬阁后,谷贵没潜夫。

流恸嗟何及,衔冤有是夫。

夜台:坟墓;借指阴间。《七哀》(魏-阮瑀):冥冥九泉室,漫漫长夜台。《伤美人赋》(梁-沈约):曾未申其巧笑,忽沦躯于夜台。《酬乐天见寄》(唐-刘禹锡):华屋坐来能几日?夜台归去便千秋。

泉路:泉下,阴间。《临终》(陈-释智恺):泉路方幽噎,寒陇向凄清。《遗画工》(唐-明解):痛矣时阴短,悲哉泉路长。《送郑十八虔贬台州》(唐-杜甫):便与先生应永诀,九重泉路尽交期。

硕儒:大儒。《隶释-汉外黄令高彪碑》:京夏硕儒,海内俊彦。《抱朴子-尚博》(晋-葛洪):百家之言,虽有步起,皆出硕儒之思,成才士之手。

蓬阁:指秘书省。《寄杨十二秘书》(唐-王建):闲出天门醉骑马,可怜蓬阁秘书郎。

谷贵:《旧唐书-代宗记》:“(广德二年)自七月大雨未止,京城米斗值一千文。蝗食田。是秋,蝗食田殆尽,关辅尤甚。米斗千钱。

潜夫:指隐士。东汉王符终生不仕,隐居著《潜夫论》。《后汉书-王符传》(卷49):王符字节信,乃隐居著书三十余篇,以讥当时失得,不欲章显其名,故号曰《潜夫论》。后遂以潜夫指隐者。《将赴成都草堂》(唐-杜甫):五马旧曾谙小径,几回书札待潜夫。

流恸:悲痛地大哭。《伤心赋》(北周-庾信):对宝碗而痛心,抚《玄经》而流恸。《同宋参军之问》(唐-陈子昂):抚孤一流恸,怀旧日暌违。

嗟何及:《中谷有蓷(tuī)》(周-诗经):啜其泣矣,何嗟及矣。(蓷:益母草。)

衔冤:含冤。《天马歌》(唐-李白):严霜五月凋桂枝,伏枥衔冤摧两眉。《哭刘蕡》(-李商隐)上帝深宫闭九阍,巫咸不下问衔冤。

有是夫:《论语-述而》:“用之则行,舍之则藏,唯我与尔有是夫。”《真定即事奉赠韦使君》(唐-高适):“沦落而谁遇,栖遑有是夫。

大意:一个在中原上白首年老,一个在大海隅秋风萧瑟。一个坟墓正对北斗,一个黄泉路在东吴。郑老带罪去台州,时危之时弃大儒。苏兄移官秘书省,因米贵失去一个潜夫。(苏源明为秘书少监。其职责是协助秘书监掌邦国经籍图书之事。此处比苏为潜夫或用字面意思。意潜在之夫)悲叹恸哭有何用?你们是衔冤而去。

道消诗兴废,心息酒为徒。许与才虽薄,追随迹未拘。

班扬名甚盛,嵇阮逸相须。

道消:主张被压抑。(建议未被采纳。引申为未受重用。)《庐陵王墓下作》(南朝宋-谢灵运):道消结愤懑(mèn),运开申悲凉。《蜀江有吊》(唐-郑谷):孟子有良策,惜哉今已而。徒将心体国,不识道消时。

心息:心无所念;心灰意冷。《酬周判官巡至》(唐-张九龄):心息已如灰,迹牵且为赘。

许与:结交为知己;称许。《王文宪集序》(梁-任昉):弘长风流,许与气类,虽单门后进,必加善诱。刘良注:许与,谓招引也。《献欧阳永叔》(宋-刘攽):信陵虚左乘,程子倾盖亲,意气已然诺,许与忘旧新。《壮游》(唐-杜甫):许与必词伯,赏游实贤王。

迹未拘:不拘形迹。

班扬:班固、扬雄皆是汉赋高手。与司马相如、张衡并称汉赋四大家。

嵇阮:嵇康、阮籍皆竹林七贤中人。常一起饮酒纵歌。

相须:互相依存;互相配合;相互等待。《谷风》(周-诗经)习习谷风,维风及雨毛传:风雨相感,朋友相须。《汉书-王莽传中》:前后毋相须。颜师古注:须,待也。《仙人篇》(魏-曹植):徘徊九天上,与尔长相须。

大意:道消哪里有诗兴?心灰只与酒为友。我虽才薄却被引为知己,追随你们不拘形迹。你们像汉赋四大家的班固扬雄名气很大,你们像竹林七贤的嵇康阮籍一样潇洒俊逸还相呼呼应。

会取君臣合,宁铨品命殊。贤良不必展,廊庙偶然趋。

胜决风尘际,功安造化炉。从容拘旧学,惨澹閟阴符。

君臣合:君臣际会。《论衡-偶会》(汉-王充):圣主龙兴于仓卒,良辅超拔于际会。世谓韩信、张良辅助汉主,故秦灭汉兴,高祖得王。《咏淮阴侯》(隋-王圭):项羽不能用,脱身归汉王。道契君臣合,时来名位彰。

铨(quán):铨除。选授。《荆钗记-传鱼》(元-柯丹丘):乡关久别应多虑,幸登高第得铨除。

品命:官阶,品位。《新唐书-于志宁传》:品命失序,经纪不立。《酬翰林白学士》(唐-元稹):分张殊品命,中外却驱驰。

廊庙:殿下屋和太庙;借指朝廷。《国语-越语下》:谋之廊庙,失之中原。《后汉书-申屠刚传》:廊庙之计,既不豫定,动军发众,又不深料。李贤注:廊,殿下屋也;庙,太庙也。国事必先谋于廊庙之所也。《卢郎中谌感交》(梁-江淹):大厦须异材,廊庙非庸器。

造化炉:喻天地。《庄子-大宗师》:以天地为大炉,造化为大冶。《游庐山作》(宋-范仲淹):从今愈识逍遥旨,一听升沉造化炉。《姨母李夫人墨竹》(宋-黄庭坚):小竹扶疏大竹枯,笔端真有造化炉。

閟():同

阴符:古兵书名;泛指兵书。《战国策-秦策一》:(苏秦)乃夜发书,陈箧(qiè)数十,得《太公阴符》之谋,伏而诵之。(据史载,郑虔曾著《天宝军防录》。)

大意:应当能够君臣际会,哪知选授的官职特殊。(史载:玄宗曾为郑虔题字郑虔三绝。并为郑虔特设广文馆。聘郑虔为广文馆博士正六品上。)贤良者不需刻意展示,廊庙位往往是偶然奔趋。(苏在天宝末任国子司业。【《唐六典》:国子监,祭酒一人,从三品。司业二人,从四品下。”“国子监祭酒、司业之职,掌邦国儒学训导之政令。得胜往往在战乱之际,建功需要投入造化之炉。而苏兄从容束缚于旧学,郑老惨淡的闭门撰写兵书。(《新唐书-郑虔传》:“尝为《天宝军防录》。)

摆落嫌疑久,哀伤志力输。俗依绵谷异,客对雪山孤。

童稚思诸子,交朋列友于。情乖清酒送,望绝抚坟呼。

疟病餐巴水,疮痍老蜀都。飘零迷哭处,天地日榛芜。

摆落:撇开;摆脱。《饮酒》(晋-陶潜):摆落悠悠谈,请从余所之。《端居咏怀》(唐-白居易):从此万缘都摆落,欲携妻子买山居。

志力:心智才力。《抱朴子-勤求》(晋-葛洪):察其聪明之所逮,及志力之所能辨,各有所授。《及第后答潼关主人》(唐-吕温):志力且虚弃,功名谁复论?

输:不及,赶不上。

绵谷:指唐利州绵谷县。《元和郡县图志》:(利州)绵谷县,上。郭下。隋开皇十八年改为绵谷县,因县东南绵谷为名。

友于:兄弟之爱;借指兄弟。《后汉书-史弼传》:陛下隆于友于,不忍遏绝。《东南行》(唐-白居易):万里抛朋侣,三年隔友于。

清酒:祭祀用酒。《信南山》:祭以清酒。朱熹集传:清酒,清洁之酒。《周礼-天官-酒正》:辨三酒之物,一曰事酒,二曰昔酒,三曰清酒。郑玄注:清酒,祭祀之酒。

榛芜:草木丛杂(荒凉)。《梓州飞乌县白鹤寺碑》(唐-王勃):林院榛芜,轩堂委寂。《送刘南史往杭州》(唐-刘商):万里榛芜迷旧国,两河烽火复相连。

大意:撇开嫌疑已很久,哀伤心智才力不足。(杜甫撇开的是皇上的嫌疑吗?)孤独地客居雪山之下,依随巴蜀殊异的风俗。儿时就敬慕郑苏的才名,后来结交为友如同兄弟。不能送祭酒乖于情理,绝望的是也不能抚坟号哭。身患疟疾饮巴蜀之水,艰难困苦衰老成都。漂泊流落不知何处恸哭,天地之间感觉愈益荒芜。

这首排律22联。分四层。首层2联。总写三人交情。故旧很多,谁对我最好?一生来看,就数郑苏。但“丧乱”之后各奔前路,生死再没相见。接着7联伤二人死后。我羁旅万里之外,一年之内收到噩耗。不仅“豪俊”人亡,他们的文章也“扫地无”。一个老在中原;一个死在海边。一个夜台朝北斗;一个黄泉在东吴。一个带罪去台州,危难之时大儒遭弃;一个移官秘书省,因为“谷贵”饿死了。(二联扇对。)现在放声恸哭有啥用?他们是“衔冤”死的呀!(郑虔衔冤好理解。苏源明“从四品上”的秘书少监给饿死了,不知衔啥冤。)再7联忆其生前。一、引我为友。我虽才薄,却与二位成知友。追随二位不拘形迹。因道消心灰,没有诗兴就相聚饮酒。二、大名鼎鼎。你们生前文如班扬,逸如嵇阮,一起醉酒一起唱酬。三、君臣合。天宝时,你们有君臣合,哪知位子都很特殊。贤良者本无须展示,廊庙也都是偶然奔趋。(广文馆博士,有点类似中央大学教授。国子司业,有点类似中央大学副校长。)四、儒生结局。决胜常在战乱之时,建功都要进入天地之炉。而你们,一个从容研究旧学,一个发奋闭门兵书。末6联为第四层。写自己乱后状态及感受。嫌疑早已撇开,只叹我“志力”不足。因为志力不足,我一直孤独客居巴蜀。我小时就敬慕二位才华,长大又结为知友。于情我应送上祭酒应抚坟恸哭,但我在万里之外的巴蜀,而且疾病缠身艰难困苦。我不知应到何处恸哭,我感觉天地间一片荒芜。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