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美国陆军史上最大的一场败绩是什么?当时的情况是怎样的?

 晴耕雨读天 2022-02-05

上甘岭战役,美国人本打算用五天时间,200人的伤亡拿下两座高地,不曾想,在这两座高地上他们用了43天时间,填进去27000人,仍没有取得战役的胜利。看起来本十拿九稳的战役,为什么会有如此大的出入,彭德怀作了怎样的部署,秦基伟和十五军的战士又经历了怎样的血战?范佛里特的指挥出现了哪些错误?带着这些疑问让我们一起走进今天的问答。

彭德怀在朝鲜战场上最后的部署——上甘岭战役


1952年3月22日,彭德怀归国前夕,做出了一项重要的军事部署,将志愿军战略预备队十五军拉上前线,接替二十六军在五圣山、斗流峰、西方上一线的防御。
他叫来了十五军军长秦基伟,指着地图上的五圣山说道:五圣山是朝鲜的中线门户,五圣山一旦失守,我们将后退200公里无险可守。你要记住,谁丢了五圣山,谁就要对朝鲜的历史负责,秦基伟目光坚定的说道:有十五军在,五圣山就在。
殊不知,在几个月后,十五军将士将在五圣山的上甘岭与美军展开一场血战,在这两座小小的山头上,我们将2万多的美军绞成肉泥,这是英明的彭老总在回国前部署的“最后一战”。

克拉克接过李奇微的指挥棒——上甘岭战役是他最不愿提及的一战


此时,美军的指挥体系也有了调整,克拉克从李奇微手中接过了朝鲜战场的指挥棒,人们用近乎怜悯的目光望着这位四星上将。这并不是一个好差使,美军拥有如此先进的武器装备仍被志愿军打的节节败退,可见这指挥棒有多烫手,但他却不这么认为,克拉克坚信,只要美军持续投入战力,中朝定会做出让步。


殊不知,这是克拉克和他的得力搭档范弗里特在许多年之后,仍让不愿意提及的一场战役,他们倾尽全力,先进装备齐出,不计牺牲,不惜代价的一场战役,却被志愿军战士打的俯首称臣。

被打懵的志愿军战士,摸不准敌人进攻方向的志愿军将领


1952年10月14日,这一天令中美将士没齿难忘,本该是天气晴朗,万里无云的一天,但双方参加过这天战斗的幸存者始终坚信这是一个阴天。因为炮火散去的硝烟,被震碎的石屑、泥粉弥漫了整个天空,上甘岭战役开始了,我们被敌人的炮火震懵了。


320门重炮、27坦克同时对准了上甘岭597.9和537.7高地,成片的炮弹落入了两个中国连队把守的阵地上,弹片、滚石翻飞,硝烟弥漫;天上的几百架轰炸机,强击机的持续轰炸。重磅炸弹呼啸而来将花岗岩炸成碎末,凝固汽油弹落下的地方烈焰冲天。坚硬的石头被炸成了碎屑,往日用钢钉都打不动的岩石现在一脚下去就是一个深坑。


坑道内,几乎所有的战士都被震得满嘴流血。一个战士回忆起,当时我们被炸的晕头转向,炮弹就好像从地底下钻出来一般震的脚底板发麻,敌人的炮火太猛烈了,我们许多战士都被活活震死了。


上甘岭仿佛一只随风摇曳的小船,而敌人的炮火就是惊涛骇浪。此刻范佛里也终于亮出了他的底牌“摊牌行动”终于摊牌了。
范弗里特对“摊牌”行动这个名字很满意,9月范佛里特登上了五圣山对面的鸡雄山,他指着五圣山前沿的两个阵地对美军第九军军长詹金斯少将说:看到前面哪两个小阵地了吗?三角形和狙击兵领楔入了我军防线,我们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将其拿下。


詹金斯点头:“是该摊牌和中国军队大干一场了!”
范弗里特笑着点头:“说得好,既然如此,那就叫它”摊牌行动“吧!!


按照范佛里特的预想,5天时间,200人伤亡就能拿下这两座高地。可他万万不会想到吗,在这两座山头上,他花费了43天时间,填进去2.7万多人,换来的却是他戎马生涯,最惨败的一战。


没错,我们被敌人的炮火打得措手不及,邓华和秦基伟预料到美军会发动一次大规模的行动,但是进攻方向在那边谁都不敢断言。五圣山虽被认为是一个可能的方向,但防御的重点却不在此,这里峭壁陡立不利于敌军坦克,汽车机动。然而,范佛里特恰恰选择了五圣山的四十五师。


四十五师师长崔建功被震耳欲聋的炮声惊醒,当他冲上山顶,看着惊天动地的炮声他“吓傻”了,夜色中炸点一波接一波汇成一片,其中597.9高地和537.7高地的炮火最密集。但是,崔建功并不清楚前线的具体情况,电话线早已被炸断,报话机此刻也失去了作用。
范弗里特的战役企图隐藏得相当成功!!!!


坑道内,通讯班战士在想尽一切办法联系后方,轰炸一开始,他们就立即联系仅千米之外的营指挥部,可是始终无法与营指取得联系。敌人已经接近疯狂了,步话机天险一架起就被炸没了。短短几分钟,储备的十三条天线就“全军覆没”了。


上甘岭战役中第一位战斗英雄——牛保才
战况如此焦灼,情报晚一分传达就多一份牺牲,牛保才等不及了,他抱着一团电线就冲入了阵地,瞬间就被炸成了重伤。牛保才咬着牙匍匐前进。损害的线头眼瞅就要接好了,到了最后一出断线时,他的血已经快流没了,线也全部用完了。牛保才艰难用双手抓住两处线头。用自己的身体做导体。


牛保才生前最后一个感觉就是酥麻的电流传遍了全身,在生命终结的那一刻,他笑的异常的开心,身上有电流通过,说明接线完好。
副团长王凤江抓住这条用生命换来的仅有三分钟时间的电话线,紧急的传达、通报了作战任务,三分钟后,电话再也没有接通过。血战上甘岭开始了。


坚守在597.9高地十一号阵地上的一个班的战士们,在打退敌人四次冲锋后,仅剩下一名负伤的战士,他只能退回阵地固守。十一号阵地丢了,这是上甘岭战役中志愿军丢失的第一个阵地。


坚守在二号阵地的排上急了,急忙派出两个班去支援,然而,一发炮弹呼啸而来,两个班的战士就撤出了战斗。二号阵地也丢了。现在只剩下七号阵地,最后它也落入了敌人手中。


好在最重要的九号阵地是由作战经验丰富的秦庚武把守,九号阵地是主峰的门户,如果九号阵地失守,597.9高地就会拱手让给敌军,秦庚武看出了前几个阵地丢失的关键所在,如此猛烈的炮火,阵地上的兵力越多就越容易成为活靶子。


秦庚武令战士们每三个人组成一个战斗小组盯在阵地上,伤亡一个立马补充一个。就这样,秦庚武带领三排的战士们守住了597.9高地。美军步兵七师三十一团的两个营就被打掉尽百分之七十的人马,一千多民美军死在了三排将士的枪口下。一个上午的时间,美军一个满配,满编制的步兵团就被中国军队的一个连打残了。“摊牌”行动仅过了一上午,范弗里特就被这巨大牺牲数字打蒙了。无奈只好换上步兵七师三十三团继续进攻。战斗直至傍晚,仍然没能啃下秦庚武。三排战士仍屹立在阵地上不倒。


三排战士的苦战保住了597.9高地,可是友邻537.7高地的地表阵地全部落入敌人手中,南朝鲜二师以近千人的伤亡为代价,对537.7高地发起了猛攻,经过7个小时的血战他们终于攻上了主阵地。然而,等待他们的将是更惨烈的白刃战,战士们视死如归,韩军被惊呆了。不断有士兵拉响手榴弹,爆破筒,怒吼着冲向南朝鲜士兵。战斗直到下午两点。仅剩二十多人的战士以无法守住阵地,被迫转入坑道,537.7高地地表阵地全面丢失。


这一天,联合国军一共投入7个步兵营、18个炮兵营、200余架次飞机,发射炮弹30万发,投入航空炸弹500余枚,把上甘岭山头削低2米,仍没有在仅有2个连队加一个排战士坚守的阵地上取得大的战果。
而中国军队仅在这一天就打掉了将近40万发子弹,数万枚手雷,几乎消耗了此前储备的所有弹药,上甘岭注定将士尸横遍野!!!尸山血海!!

王者风范四十五师杀的范弗里特颜面尽失


第二日,美军又是一顿猛烈的攻击,一天的血战,两个地表阵地已经全部落入敌人手中,战至第三天,四十五师已经投入了十五个连队,歼灭了近5000敌军。两个小小的上头上已经血流成河,尸横遍野,上甘岭战役的大幕才缓缓拉开。这天,秦基伟终于搞清楚了敌人战略意图。他立即命令全部炮群对准上甘岭方向。


17日,战斗来到了第四天,战况愈发的惨烈,炮轰、弹打、雷炸、锹劈、刀刺,拳打,脚踢,双方士兵在这两个山头上战的火热,由于地形狭窄,双方只能逐连增兵,阵地一天要几度改换旗帜,漫山遍野都是血糊糊,尸体,残肢,断臂。韩国的一个排上回忆说:“每当高地易手,不到一刻钟的时间,便被鲜血染红。

鲜血泡得范弗里特怒火中烧,是的,他震惊了,本打算付出200人伤亡的他,此刻已经打掉了6000人,他想不明白,要夺取两个如“沙包”大的山头怎么会如此艰难,中国人是疯了吗?这个固执的美国老军人的荣誉感,自信心,自尊心此刻在中国军人面前备受打击。范弗里特跑上前沿指挥所,不断的下令,命令如出一辙,进攻,进攻,不断的进攻!用中国人的话说,范弗里特杀红眼了。仗打到这种程度,中国军队也判明了敌军的脉络。志愿军司令部内众将齐摇头。范弗里特如此疯狂的进攻两个战略价值并不大的山头,真是愚蠢,既然你没脑子,那我就好好的教训你,让你知道同中国军队战的下场。刹那间,重炮,坦克,物资全都涌向了上甘岭。

上甘岭战役第二位战斗英雄——苗族战士龙世昌


19日夜,中国军队百门重炮齐发射向敌人的阵地,对美军的大反击来了,炮击相当成功,还没来得及巩固阵地的美军士兵顷刻间就尸横遍野,仅二十分钟地形简单的537.7高地就回到了我们手中。
然而,地形复杂597.9高地却异常的惨烈。


美军在597.9高地上设置了密密麻麻的暗堡,英勇冲锋的战士们死在了敌人的机枪扫射下,19岁的战士龙世昌被炸掉了左腿,他拖着沉重是身体将一根爆破筒塞入地堡里,地堡里的敌人拼命往外推,龙世昌用胸膛抵住爆破筒,轰的一声,碉堡没了。他的连长就在不远处看着他的行动。他回忆说:“唉,多么好的一个战士,什么痕迹也没留下,火光那么一闪就消失了。当时我没有哭,死的人太多了,顾不上哭了,但是我很感动。龙世昌是真勇敢。


此刻,597.9阵地上的战斗还在继续,师长崔建功听着高地上凝固了一般的枪声,不禁叹气道:“看来今晚是没指望了。”

特级战斗英雄——黄继光


就在师长为攻不下高地自责时,一名名叫黄继光的战士正拖着已经流干鲜血的身体,英勇地扑向了美军的机枪阵地,黄继光的指导员冯发庆在美军机枪被堵住的瞬间,怒吼着冲向了地堡,往里面灌了整整一百发机枪子弹,然后扔掉机枪抱着胸腹被打成窟窿的黄继光。连长万福来惊讶地看到,黄继光身上扑向地堡前全身竟没有一处流血,碉堡四处都不见一丝血迹,黄继光在扑向敌军阵地时身上的血已经流干了。确切地讲:他的肉体早已经死亡了。他完全是用意志力和使命感完成这惊天动地的壮举的。

范弗里特低下了高傲的头颅


克拉克,范弗里特为了这场所谓颜面的战争,拼命下令部队进攻,秦基伟也在沉思,七天的血战,四十五师大胜美军两个王牌师,这是难得的战果。但接下来还打不打?怎么打?
许久之后,秦基伟的嘴角微微上扬。上甘岭的部队已经转入坑道,就先用坑道拖垮敌人,然后发动决定性的大反击。


艰苦卓绝的坑道战来了,美国人,南朝鲜人就在中国人的头顶上活动时,要时刻提防着脚下的中国人杀出来给自己致命一击,所以他们想尽一起办法,用尽一切手段来破坏战士们的坑道。坐在美国人,南朝鲜人屁底下的战士们不但要时刻注意打掉敌人破坏坑道的意图,到了晚上还爬出来发动夜袭,让对方不得安生。


但坑道里的环境的异于常人的,烈士的遗体、轻重伤员。武器弹药,保障器材、粮食密密麻麻堆在狭小的空间内,这滋味难以想象,连氧气都不够呼吸,大家只能挨个到换气口呼吸。美军感到好奇,有的地方居然会冒出高高的白色气体,走上去才发现这是志愿军的坑道口,这股白色气体居然是坑道内中国士兵出汗凝结的气体,坑道里是什么气味,什么温度?不仅如此,坑道里物资短缺,粮食、弹药、药品、什么都缺,尤其是缺水。人体中路的百分之七十都是水,不吃的话能活七天,没水只能活三天。缺水比敌人更可怕,战士们喝不上水就只能用牙膏解渴,乃至于用尿,为了解决饮水甚至付出自己的生命,秦基伟急了,崔建功急了,后勤战士们只能撑着夜色往坑道里送几袋萝卜,几壶水。


有的战士吃了萝卜烧心,希望换苹果,十五军紧急从后方调集了苹果,师长崔建功下令:谁能把苹果送到坑道,记二等功一次.然而几万斤苹果只要一只闯进了坑道,这只苹果成了大家的宠儿。几十个战士们互相转了两圈还没把它吃完。


面对如此境况,范弗里特等不及了,他派出了美军的骄傲,美军空降兵团一八七团。这是在朝鲜战争关键时刻总能创造奇迹的名字,他们是美军在朝鲜战场上的消防队,是美军伞兵的元老团。而范弗里特竟用这样一支精锐来干普通士兵的“脏话”,可见他的头脑有多发热。


而然,美军的精锐也对十五军的阵地无计可施。后来十五军战士回忆,美军空降团打得异常顽强,进攻从未停止,可是我们的指挥官更聪明,阵地上只只留几个士兵,更多的是炮火覆盖,疾风暴雨般的射向一八七团的冲锋。直到下午四时一八七团终于冲上了十号阵地。但是我们战士更加勇猛,十多个战士跟着炮弹炸点,亡命地反过来跟美国伞兵们拼命,阵地又回到了我们手中。


当晚,美军再一次发动进攻。一名战士回忆:“两个连的美军组织敢死队,一排一排互相用绳子绑住胳膊,跟栓马扎似的串成串,向阵地发起攻击,两个中国士兵分别端着并联爆破筒,扑向了美国的蚂蚱群众,这一天,中国军队歼灭了一八七团1500名敌军,自己仅伤亡190名。


到了第二天,10月5日,敌军就打不动了,这天下午,浑身是伤的基里上尉对范弗里特哭诉道:“我们被打得溃不成军,我快无人可派了,前去支援的六连被一发炮弹炸的只剩下几个人,阵地上没有隐蔽之地,中国军队的迫击炮每秒钟就发射一发,可怕极了。”


范弗里特低下了高昂的头颅,他败了,败的惨烈,败得彻底。
上甘岭战役是中国军威和美国军威的一次较量,论战斗意志中国军队从未怕过任何人,这一仗打的板门店谈判的美军代表乖乖签字,这一场极具历史意义。中国人难忘,美国人更难忘!!!!!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