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清明祭父 ||郑守涛

2022-04-03  东方文海传媒   |  转藏
   

父亲离开人世快有十个年头了。父亲的音容笑貌常出现在梦境中,醒来后却是梦幻一场。多少次在夜里想您常泪洒枕巾,多少次想您呼唤着您。再也看不到您沧桑的脸和慈祥的面容。再也看不到您我的父亲。

清明将到,对您的思念越来越浓,回想起您在世时的点点滴滴。

您老年轻时,长相英俊又有才气,字又写得漂亮。那时的老家全村有十几个生产队,一个队有几百人,一个村有几千人。您在村里任会计。家境比较殷实,人缘也好。

您心地善良,工作之余,谁家有困难找您,您都会热心地去帮助。您总是大公无私,不会拿公家的任何东西。这些都是母亲和老一辈人告诉我的。

时间到了1980年,也就是我刚几岁时,您从村里退了下来。和母亲种几亩农田养家,农闲时出去用网捕鱼为生。家境也开始衰落。

我记得,有时放学后或节假日,我跟您到村外的河塘边您捕鱼我帮着捡鱼。现在脑海中还浮现您撒网的样子,在儿子心中象一幅生动的画很美;您站在夕阳的余辉中把网拾掇好用两手分开,然后向河塘中心扔去,网会在空中划成一个优美的圆弧形,缓缓落入河中,慢慢沉入河底,河水被溅起圈圈涟漪,水波四散荡漾开来。

撒网捕鱼需要极好的耐心,有时撒出去好多次一个鱼儿也没捕到。就在失望时,惊喜就会接憧而来。一下捕上来好多,活蹦乱跳,大小不一的鱼来。我会欢快地拿着鱼篓去捡,很是惬意。

还记起,我年幼时,晚上您驮着我到代店街上看电影。那时电影刚开始普及到农村。我坐在您老宽厚的肩膀上,您用有力的大手抓着我的小手,生怕我从您的肩上掉下去。走在乡村的小路上,伴着皎洁的月光和点点繁星,在我年幼的心里感觉特别舒服,温暖,安全。…… 

由于家穷,我和哥哥下学后就相继出外打工。农忙时我会回去帮着收割庄稼。忙完临走时和父母依依难舍。可是为了更好的生活,我们还是选择出外打拼。

这些年在外面受了不少苦,风风雨雨也都经历过,我常苦中作乐。打工闲时读读好书,听听音乐,慰藉我疲倦的身体和内心。我不会埋怨父母,我只有感恩是父母把我带到人世间,赐给了我生命。没有父母就没有我。

这几年日子好些了,可是父亲却永远离开了我们。

父亲,我年幼、年少时,您给了太多太多的养育、陪伴之恩。到您年老时,由于生活的无奈我没有陪伴您多少。怎能不让我愧疚,怎能不让我想您。

十年生死两茫茫,清明到,更思父。千里坟地太凄凉,无奈在外写文把您祭拜。泪满面,心悲伤。夜做梦,回故乡。醒来后,空一场。默默无言,惟有泪伴千行!

清明到,身在广州的我谨已此文祭拜父亲。

父亲离开人世快有十个年头了。父亲的音容笑貌常出现在梦境中,醒来后却是梦幻一场。多少次在夜里想您常泪洒枕巾,多少次想您呼唤着您。再也看不到您沧桑的脸和慈祥的面容。再也看不到您我的父亲。

清明将到,对您的思念越来越浓,回想起您在世时的点点滴滴。

您老年轻时,长相英俊又有才气,字又写得漂亮。那时的老家全村有十几个生产队,一个队有几百人,一个村有几千人。您在村里任会计。家境比较殷实,人缘也好。

您心地善良,工作之余,谁家有困难找您,您都会热心地去帮助。您总是大公无私,不会拿公家的任何东西。这些都是母亲和老一辈人告诉我的。

时间到了1980年,也就是我刚几岁时,您从村里退了下来。和母亲种几亩农田养家,农闲时出去用网捕鱼为生。家境也开始衰落。

我记得,有时放学后或节假日,我跟您到村外的河塘边您捕鱼我帮着捡鱼。现在脑海中还浮现您撒网的样子,在儿子心中象一幅生动的画很美;您站在夕阳的余辉中把网拾掇好用两手分开,然后向河塘中心扔去,网会在空中划成一个优美的圆弧形,缓缓落入河中,慢慢沉入河底,河水被溅起圈圈涟漪,水波四散荡漾开来。

撒网捕鱼需要极好的耐心,有时撒出去好多次一个鱼儿也没捕到。就在失望时,惊喜就会接憧而来。一下捕上来好多,活蹦乱跳,大小不一的鱼来。我会欢快地拿着鱼篓去捡,很是惬意。

还记起,我年幼时,晚上您驮着我到代店街上看电影。那时电影刚开始普及到农村。我坐在您老宽厚的肩膀上,您用有力的大手抓着我的小手,生怕我从您的肩上掉下去。走在乡村的小路上,伴着皎洁的月光和点点繁星,在我年幼的心里感觉特别舒服,温暖,安全。…… 

由于家穷,我和哥哥下学后就相继出外打工。农忙时我会回去帮着收割庄稼。忙完临走时和父母依依难舍。可是为了更好的生活,我们还是选择出外打拼。

这些年在外面受了不少苦,风风雨雨也都经历过,我常苦中作乐。打工闲时读读好书,听听音乐,慰藉我疲倦的身体和内心。我不会埋怨父母,我只有感恩是父母把我带到人世间,赐给了我生命。没有父母就没有我。

这几年日子好些了,可是父亲却永远离开了我们。

父亲,我年幼、年少时,您给了太多太多的养育、陪伴之恩。到您年老时,由于生活的无奈我没有陪伴您多少。怎能不让我愧疚,怎能不让我想您。

十年生死两茫茫,清明到,更思父。千里坟地太凄凉,无奈在外写文把您祭拜。泪满面,心悲伤。夜做梦,回故乡。醒来后,空一场。默默无言,惟有泪伴千行!

清明到,身在广州的我谨已此文祭拜父亲。

清 明 祭 父

文/郑守涛


父亲离开人世已有十个年头了。父亲的音容笑貌常出现在梦境中,醒来后却是梦幻一场。多少次在夜里想您常泪洒枕巾,多少次想您呼唤着您。再也看不到您沧桑的脸和慈祥的面容。再也看不到您我的父亲。


清明将到,对您的思念越来越浓,回想起您在世时的点点滴滴。

您老年轻时,长相英俊又有才气,字又写得漂亮。那时的老家全村有十几个生产队,一个队有几百人,一个村有几千人。您在村里任会计。家境比较殷实,人缘也好。

您心地善良,工作之余,谁家有困难找您,您都会热心地去帮助。您总是大公无私,不会拿公家的任何东西。这些都是母亲和老一辈人告诉我的。

时间到了1980年,也就是我刚几岁时,您从村里退了下来。和母亲种几亩农田养家,农闲时出去用网捕鱼为生。家境也开始衰落。

我记得,有时放学后或节假日,我跟您到村外的河塘边您捕鱼我帮着捡鱼。现在脑海中还浮现您撒网的样子,在儿子心中象一幅生动的画很美;您站在夕阳的余辉中把网拾掇好用两手分开,然后向河塘中心扔去,网会在空中划成一个优美的圆弧形,缓缓落入河中,慢慢沉入河底,河水被溅起圈圈涟漪,水波四散荡漾开来。


撒网捕鱼需要极好的耐心,有时撒出去好多次一个鱼儿也没捕到。就在失望时,惊喜就会接憧而来。一下捕上来好多,活蹦乱跳,大小不一的鱼来。我会欢快地拿着鱼篓去捡,很是惬意。

还记起,我年幼时,晚上您驮着我到代店街上看电影。那时电影刚开始普及到农村。我坐在您老宽厚的肩膀上,您用有力的大手抓着我的小手,生怕我从您的肩上掉下去。走在乡村的小路上,伴着皎洁的月光和点点繁星,在我年幼的心里感觉特别舒服,温暖,安全。…… 

由于家穷,我和哥哥下学后就相继出外打工。农忙时我会回去帮着收割庄稼。忙完临走时和父母依依难舍。可是为了更好的生活,我们还是选择出外打拼。

这些年在外面受了不少苦,风风雨雨也都经历过,我常苦中作乐。打工闲时读读好书,听听音乐,慰藉我疲倦的身体和内心。我不会埋怨父母,我只有感恩是父母把我带到人世间,赐给了我生命。没有父母就没有我。

这几年日子好些了,可是父亲却永远离开了我们。

父亲,我年幼、年少时,您给了太多太多的养育、陪伴之恩。到您年老时,由于生活的无奈我没有陪伴您多少。怎能不让我愧疚,怎能不让我想您。


十年生死两茫茫,清明到,更思父。千里坟地太凄凉,无奈在外写文把您祭拜。泪满面,心悲伤。夜做梦,回故乡。醒来后,空一场。默默无言,惟有泪伴千行!

清明到,身在广州的我谨以此文祭拜父亲。


作者:郑守涛笔名梦诗  河南省固始县人,爱好文学,音乐,旅游。喜欢用文字记录生活。在网络平台上散发过一些诗和文章。代表作有《我的母亲》《乡愁三部曲》《我的人生我的梦》等。尝试放飞梦想,追求诗意人生!

关联公众号:

投稿须知

1、投稿须为原创,未在其他公众号平台发表过,请勿一稿多投,5天内未通知的可投其他平台;

2、作品不涉及政治,体裁不限,传递正能量;

©原创作品   授权发布(公众号转载须授权),平台部分图文音频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著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