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徐海东、程子华、吴焕先、韩先楚谁对红25军长征胜利贡献最大

2022-04-04  展宏图得心应手   |  转藏
   

长征是人类战争史上的奇迹,被外国军事学校不断地分析研究,当成最经典的军事案例写入教材。

我们经常说“两万五千里长征”主要是指红一方面军的长征,其实长征还有另外三条路线,他们分别是红四方面军长征路线、红二方面军长征路线、红二十五军长征路线

如果从红二十五军的长征路线来看,红二十五军长征有着非常重要的作用和非常独特的过程,红二十五军是中央红军进入陕北的探路先锋,他为中央红军长征的胜利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红二十五军的来历、编制及历任军长

1931年10月25日,中共鄂豫皖中央分局抽调出红4军第10师、红11师和红12师一部分兵力组成红二十五军,下辖第73师第一任军长旷继勋第二任军长蔡申熙

红二十五军编入红四方面军的战斗序列,1932年3月,由红4军第11师第31团和地方部队独立团合编为第74师,由皖西北独立第3师改编为第75师74师75师全部划归红二十五军编制,此时红二十五军下辖三个师,人员装备实力大增

但是在第四次“反围剿”过程中,第74师的番号被撤销了,军长蔡申熙也壮烈牺牲,红四方面主力离开鄂豫皖根据地向川陕地区实行战略转移。第73师随红四方面军主力转移,此时74师番号被撤销,红二十五军只剩下第75师一个师在鄂豫皖根据地坚持斗争。

1932年底,中共鄂豫皖省委决定重新组建红二十五军,下辖第74师第75师和一个特务营,全军共7000多人,吴焕先任第三任军长

文章图片1

红二十五军出征

1933年4月,由红二十八军改编为第73师,划归红二十五军建制,此时红二十五军又下辖第73师,第74师,第75师,全军共12000多人,吴焕先任第三任军长徐海东任副军长,人员装备实力大增。

实力再次大增的红二十五军又一次引起了蒋介石的忌惮,他派大部队进行围剿,由于红四方面军主力已经离开鄂豫皖根据地,导致红二十五军要独自面对敌军80多个团的围攻,经过五个月艰苦卓绝的战斗,红二十五军从12000多人锐减到3000人。

根据地狭小,很难在内线歼灭敌人,加上盲目执行“左倾冒险主义”单纯防御的策略,红二十五军损失较大。9月27日,为了冲破敌军的包围圈,改成外线歼敌的游击战,红二十五军3000余人从皖西北大埠口返回鄂东北,通过绕出敌人的包围圈侧击或者背击敌人,但是不巧的是,在穿越潢麻公路时,被敌人沿着公路截击,军长吴焕先带领2000人冲了过去,而徐海东率领剩下的1000人没有冲过去,只能返回皖西北根据地继续与敌人斗争。两支部队只能分开发展。

国民党军对根据地的围剿力度加大,很多党组织被破坏殆尽,地方部队只能转入地下或者临时突围,在此危机时刻,中央军委来电,指示红25军进行战略转移。另蒋介石任命张学良为豫鄂皖三省剿匪总司令,调集东北军南下,进攻根据地,情况万分紧急。

徐海东带领1000人继续在皖西北发展,与当地的红82师会师,改编为新红28军,徐海东任军长,郭述申任政委,全军共发展到2000多人。

而吴焕先率领的红二十五军大部在敌军的围追堵截之下,突围到天台山和老君山开展游击战。为了打破敌人的封锁,吴焕先率领红二十五军1000余人再次冲破潢麻公路,返回到皖西北根据地与新红二十八军汇合。

4月16日,红二十五军与新红二十八军在豹子岩会师,并于第二天合编为红二十五军,全军共3000余人,吴焕先为了团结,也为了极大发挥徐海东的军事才能,将红二十五军军长的位置让给了徐海东,就这样徐海东任红二十五军第四任军长,吴焕先任政委。

红二十五军在徐海东和吴焕先的带领下,打击敌围剿纵队,转战皖西北和鄂东北,慢慢地恢复根据地和党组织。

文章图片2

开国大将徐海东

虽然红二十五军在徐海东和吴焕先的率领下,通过改打游击战,起到了一定成果,但是奈何敌众我寡,红二十五军的斗争形势依然严峻。

为了能将“实行战略转移”的指令带到鄂豫皖根据地,周恩来亲自指示程子华带上指令到达鄂豫皖根据地向红二十五军传达(此时,中央苏区也正在准备长征),程子华见到了郑位三并说明了情况,郑位三亲自写信给鄂豫皖省委,省委又将中央的决定告诉了徐海东和吴焕先。

11月11日,鄂豫皖省委及红二十五军军长徐海东,政委吴焕先在花山寨开会,讨论红二十五军战略转移及方向问题。经过一夜的开会,红二十五军最终决定进行战略转移,目标地点为伏牛山区。红二十五军对外宣称为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第二先遣大队,除留下一部分武装成立红二十八军坚持在鄂豫皖斗争外,主力大部开始长征。

当徐海东听说程子华在中央苏区担任过师长时,毅然把红二十五军军长的位子让给程子华,自己担任红二十五军副军长,吴焕先担任政委,红二十五军长征开始了

红二十五军第一任军长旷继勋,第二任军长郭述申,第三任军长吴焕先,第四任军长徐海东,第五任军长程子华

长征中的危机

1934年11月16日,红二十五军在省委书记徐宝珊、军长程子华、副军长徐海东和政委吴焕先的率领下,由河南罗山县何家冲出发,向桐柏山区进军,全军共2980余人,由军部直辖223团、224团、225团和手枪团四个团。

鉴于长征中的中央红军携带辎重太多,导致在湘江战役中遭受了较大损失,吴焕先对红二十五军进行了政治动员,除了必要的物资外其他的全部不带,妥善安排好伤员后,部队准备了每人3天的干粮和两双草鞋就出发了。

文章图片3

吴焕先

红二十五军的战士平均年龄不到18岁,大多数都是15-16岁的年轻战士,虽然年龄小,但是他们意志坚定,不怕困难,敢打敢拼。旋风司令韩先楚也是红二十五军中的一员,时任连长的他年仅17岁。除徐海东33岁之外,程子华年仅29岁,连老战士政委吴焕先也才年仅27岁。

红二十五军在长征出发的第一天就遭遇了敌人,在击退敌追剿纵队第五支队后,红二十五军在连续两天急行军之后,全部进入桐柏山区。

蒋介石听说红二十五军进入桐柏山区,紧急命令追剿纵队五个支队、张学良东北军115师、庞炳勋的第40军和萧之楚的第44师对红25军进行合围,企图全歼红25军于桐柏山区。

第一次危机

面对数倍于己的敌人,红25军如果不紧急离开桐柏山区,必定会有很大的损失。为了迷惑敌人,进行紧急战略转移,红二十五军继续向西行进,吸引敌人来追,然后派少数部队佯装成主力,进攻枣阳县城。

敌人果然中计,纷纷向枣阳县城集结,红二十五军见敌人中计,于11月22日突然转头向北猛攻,冲出敌追剿纵队第五支队的包围。随后继续向东北挺进,当到达桐柏山区以西的位置时,又和敌追剿纵队第二支队遭遇,战士们勇猛顽强,击退了敌人的进攻。

到了23日晚上连续打两仗的战士们又累又饿,当准备在离胡阳镇15公里处宿营时,突然又得到情报,在附近的两个镇,驻扎着不少敌军。

程子华、徐海东和吴焕先立刻讨论敌情,情况万分紧迫,不能宿营做饭,必须继续急行军。他们找到一张破旧的小地图,在驻马店西北有一块山地,可以暂时作为下一步行动的根据地。于是程子华发布命令,停止宿营继续行军。

虽然命令是下达了,但是战士们实在是走不动路了,饿得腿软,吴焕先看看这些小战士,确实心里不好过,但是没办法,不能让他们在这个地方被敌军包围,于是吴焕先一个一个动员他们,战士们看到政委不辞辛劳,于是开始行动,部队终于恢复了行军。

文章图片4

程子华

过了泌阳县城,是地势平坦的平原,村落稠密,围寨林立,多数都被地主豪强所盘踞,这些围寨多得有几千条枪,少的也有几百条枪。红二十五军时常遭到围寨里的冷枪冷炮,有零星伤亡,面对如此之多的围寨,绕过去时间来不及,想通过又十分缓慢,而远处的敌军随时有可能追上来,在此千钧一发之际,吴焕先又一次挺身而出,深入到围寨里去找围寨头目谈判。

吴焕先向他们表明,红二十五军不是“奉军”,而是北上抗日的队伍,也不是来打土豪的,请他们放心,并将党的三大纪律和八项注意向他们做了说明。

各围寨头目们看到红二十五军军纪严明,秋毫无犯,不仅放红军过去,还拿出食物招待红军,并在红军临走前把红军急需的物资送给红军。就这样在吴焕先的努力下,红军顺利经过了围寨,到达驻马店西北的山地,跳出了敌人的包围圈,第一次危机终于解除

第二次危机

红二十五军在驻马店西北的高地上终于赢到了1天的休整时间,但是敌人尾追速度非常快,追剿纵队迅速追上,并向红二十五军猛扑上来,而敌第40军在独树镇也设置好了埋伏等红二十五军往里钻。

在打退追剿纵队后,红二十五军继续向伏牛山区进发,但是正好赶上这天是寒流天气,气温骤降,大风呼啸,雨雪交加,战士们穿着单衣,脚踏损坏的草鞋,又冷又饿。

就这样,战士们咬牙坚持着,下午1点到达独树镇,但是在独树镇等待着他们的却是敌人坚固的工事和埋伏。由于大雪天气能见度较低,当红二十五军战士发现敌人时,敌人已经开火,红军战士被迫后退。

由于天气寒冷,战士们的手冻僵了,连枪栓也拉不开,敌第40军115旅和骑兵团开始对红军临时构建的阵地冲锋,情况万分危急。

在这最紧要的关头,吴焕先赶到了,他一面指挥部队反击,一面高喊:“同志们就地卧倒,坚决顶住,不能后退”,就这样战士们顶住了敌人的第一波冲锋,吴焕先随机爬起来,从交通员背上抽出一把大刀,并高喊:“同志们,现在是生死存亡的关头,决不能后退,共产党员跟我来”,9连连长韩先楚也爬起来抽出大刀高喊:“同志们,冲啊!”就这样吴焕先和韩先楚带领战士们和敌人进行白刃战,敌人被他们真刀实枪的肉搏战吓住了。

恰好在此时,徐海东和程子华率领223团赶到支援,稳住了阵地,随后吴焕先和徐海东又找来了干柴,生成火堆,让战士们烤火,烤枪。战士们恢复了战斗力,接下来打退了敌人的数次进攻,危机暂时解除了。天也黑了,大雪转化成大雨,部队只能先到村里避雨。

文章图片5

韩先楚

险情没有解除,红军还要继续突围前进,否则就有被全歼的危险,徐海东、程子华和吴焕先商量作战方案后,立即下达继续突围的作战指令,但是战士们太累太冷太饿了,都不想出来。

吴焕先又一次发挥了政委的作用,淋着大雨一家一家地去叫红军战士集合,就这样红军部队终于集合完毕。

吴焕先在询问当地群众之后,终于发现了一条能够避开敌人的突围路线,就这样在70名机枪手的带领下,红二十五军顺利到达五里坡和高老山一带高地。

有了山区,红二十五军终于迎来转机,程子华、徐海东和吴焕先商量准备在这两座山地上打退尾追之敌。

11月28日,红军前卫部队渡过澧河,敌第40军骑兵第5师115旅骑兵团从南北两个方向尾追过来,企图南北夹击红二十五军,在此危机时刻,徐海东直接指挥第223团强渡澧河,攻占纸房以东高地,控制入山要道,击退敌第40军骑兵第5师的进攻。于此同时吴焕先命令第225团迅速强渡澧河,并命令第225团3营9连连长韩先楚抢占上马村以北高地上的围寨,韩先楚以1个连的兵力击退了敌骑兵团和115旅的进攻,掩护了224团顺利渡过澧河。

到此,红二十五军全部渡过澧河,在击退尾追之敌后,红二十五军全部进入伏牛山区,在发现伏牛山不适宜建立根据地之后,红二十五军继续向西进入陕西。第二次危机终于解除。

第三次危机

在面对敌人追剿部队的连续追击下,红二十五军通过一条隐蔽的小路进入陕南。

在进入陕南后,省委和红二十五军军长程子华、副军长徐海东、政委吴焕先正在召开关于建立鄂豫陕根据地的临时会议,突然敌第60师赶到,由于哨兵过于疲劳,发现敌情较晚,敌人已经冲到了临时会议召开地,情况万分危急。

徐海东立即指挥第223团冲入敌阵,以白刃战夺回东山拗口,第224团和225团也抢占了拗口南北两侧的高地,合击敌人,暂时控制了局面。在激战中,徐海东左眼底下被子弹射中,从后颈飞出,身负重伤。

文章图片6

独树镇战斗遗址

敌增援部队也随即赶来,战况异常激烈,吴焕先指挥红军反复冲杀,终于打退了敌人的进攻,这场战役共毙敌300多人,红军也伤亡100多人

中断的会议第二天召开了,会议上做出了建立鄂豫陕根据地的决定,由于蒋介石没有统一鄂豫陕三省的军事指挥权,导致陕西的杨虎城一直在围剿陕北的刘志丹,没有时间进攻陕南的红二十五军,而蒋介石嫡系朱绍良和胡宗南也是勾心斗角,没有精力对付红二十五军,这使红二十五军遇到一次难得的发展机遇。

之后,军长程子华也在转战过程中受了重伤省委书记徐宝珊劳累过度,重病缠身,也只能 躺在担架上休养就这样程子华、徐海东、徐宝珊全都躺在担架上随军征战,军事指挥的重任全都落在了吴焕先的身上。吴焕先既要带部队同国民党军打仗,又要搞根据地建设、土地革命。但是吴焕先确实是个军政全才,经过他的努力,不仅使根据地日益扩大,而且指挥部队也打了很多漂亮的胜仗。

鄂豫陕根据地总算是坚持下来了。但后来在策应陕甘支队北上时,吴焕先在王母宫塬战役中,为了配合徐海东正面进攻,带领军部交通队和学生连从侧面进攻敌军,身先士卒的吴焕先中弹牺牲,年仅28岁,一代将才,就此陨落。

徐海东、程子华、吴焕先、韩先楚对红二十五军长征的作用对比

在红二十五军到达陕西之前,一路上危机重重,在每次最危险的时刻,吴焕先总是发挥奇效,不仅能在军事指挥上发挥重要作用,也能在政治工作、群众工作和根据地工作中起到不可替代的作用。所以就四人对比而言,吴焕先的作用最大

徐海东高风亮节,将军长之位让给了程子华,可见其为公之心。在指挥作战中勇敢顽强,每次都是冲锋在前,亲自与敌肉搏,在迎接中央红军进驻陕北发挥了重要作用。在毛主席率领中革军委和陕甘支队到达陕北时,徐海东把身上7000元中的5000元都给了毛主席,帮助中央红军渡过了最困难的阶段,徐海东军事指挥才能卓越,1955年被授予大将军衔。徐海东的作用排名第二位。

文章图片7

红二十五军纪念碑

程子华的指挥能力卓越,政治工作也非常优秀,工作认真,遇事冷静,能够处理各种复杂的军事难题,在红25军长征中严格遵守中央的方针,成分发扬民主,为红二十五军的胜利做出了极其重要的贡献。1949年4月,程子华任第四野战军十三兵团司令员,在1955年授衔中,已到地方工作,所以没有授衔。程子华的作用排名第三位。

韩先楚在红二十五军长征中担任第225团3营9连连长,独树镇战役中的出色表现让他一战成名,后在其他战役中也表现出顽强的作战风格,韩先楚是少有的没有打过败仗的将军,在1955年授衔中被授予上将军衔,人送外号“旋风司令”。韩先楚的作用排名第四位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