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专访95后导演成思毅:4年4部网络电影是怎么炼成的?

2022-05-13  昵称71217366   |  转藏
   

继五一档以2.97亿的票房成绩落寞收场后,五月电影市场仅剩520档期的爱情片来“撑场子”。相较于院线电影漫长的寒冬期,网络电影在五月有了不错的成绩:5月2日,一部将民俗惊悚和侦探悬疑相结合的电影《开棺》上线,用时3天票房突破1100万,截至发稿日,累计分账2194.1万,位居网络电影年度票房榜单第4。

而《开棺》的导演成思毅是个96年的年轻导演,此前执导过《霍元甲之精武天下》《陆行鲨》《张三丰》,目前他执导的四部网络电影中3部票房均在两千万以上,这对于青年导演来说是个不错的成绩。在《开棺》热播之际,影视产业观察专访了成思毅,听他聊了聊自己的从业经历以及他对网络电影的行业观察与思考。

对的时间,遇到“贵人”

1996年出生、2018年大学毕业的成思毅,虽然年龄不大,但却已是网络电影界的“老人”。

2016年网络电影迎来创作爆发期,全年上线2463部,剧组全国遍地开花,也包括成思毅的母校四川音乐学院所在地成都,当时大三的他在某次“跟组实习”中被朋友介绍至导演林珍钊《国产大英雄》的剧组,拍摄现场给他留下了“导演很有水平”的印象,随后他通过微博私信将此前自己拍摄的一些作品发给了林珍钊,不久,他收到了回复,如愿进入众乐乐影视实习。

而在2018年执导第一部作品《霍元甲之精武天下》前,成思毅已经参与过公司多个项目,从事过拍摄、剪辑、执行导演等多种工作。之所以选择武侠动作片作为第一部作品,是因为“这是我熟悉并相对擅长的领域”——从小喜欢看功夫片,此前做过某部功夫电影的执行导演。最终,2019年上线的《霍元甲之精武天下》取得945.4万的票房成绩,对于新人导演来说是个不错的开始。

在实践中积累的创作经验以及和团队长期配合形成的默契,使成思毅坦言首部执导电影的创作并不算吃力,“因为团队也都在一起合作过很多次了,整个现场配合到位,那个戏拍下来就很顺利,按时按量地就把这个片子给完成了。”

此后成思毅先后指导了累计票房2108万的《陆行鲨》(2020),今年和林珍钊联合执导、截至发稿日累计票房2460.3万的《张三丰》和截至发稿日,累计票房2194.1万的《开棺》。

能在短时间里保持稳定产量,对于新人导演来说并不算容易,回顾从业经历,成思毅提到:“很'幸运’,进入这行的时候,正好网络电影刚开始发展,还有这么好的机遇、得到贵人帮助,能够一直拍片,我觉得我们公司对新导演的保护和支持做得挺好的。”

作为网络电影领域的头部创作团队,成立于2015年的江苏众乐乐影视传媒公司,在导演林珍钊、制片人黄璐璐的带领下,出品及联合出品了《大蛇》《倩女幽魂人间情》《狄仁杰之飞头罗刹》等一系列头部网络电影作品。较早入局以及创始人的专业背景使其拥有相对成熟的制片与创作团队,而自成立起稳定的生产力也使其在行业中逐渐积累起资本与资源,这些都为新人导演成思毅提供了一个良好的创作及成长环境。

有着近6年从业经历的青年导演成思毅,在见证行业不断向前发展的同时,也对行业有了更加理性、成熟的认知。

网络电影越来越需要“个人表达”

 在从业的近6年时间里,成思毅也见证了网络电影从早期的野蛮生长到逐渐精品化。“早期只要资金到位,就马上敢开机,因为要求不是很高,现在的话,质量要求高了,也会花更多的时间去创作。”成思毅提到,《开棺》仅在剧本创作阶段就花了8个月,而更长的创作周期也有助于对剧本逻辑的反复打磨。

此外,随着行业进一步提质减量,网络电影无论在制片宣发成本、还是内容本身都在无限向院线电影靠拢。例如成思毅此前执导的《霍元甲之精武天下》《陆行鲨》影片时长均在70分钟左右,而今年上线的《张三丰》《开棺》的时长都在90分钟以上,和院线电影在时长上无二,而加长的时长,“可以把一个相对完整的故事以及完整的人物,比如缺失的人物成长、情感给他弥补回来。”成思毅说。

而在内容层面,由于网络电影和院线沉浸式电影环境不同,“网络电影类型需要极致化,只有不停地给观众刺激,才能使他不逃离,所以网络电影都是强类型片。”如在怪物科幻电影《陆行鲨》中,成思毅就脑洞大开地进行了“将蚯蚓的基因注入到鲨鱼体内”的尝试,而这只“海陆横行”的凶残鲨鱼在全片中的镜头过半,在突破观众想象之余,还满足了类型片观众寻求刺激的观影需求。他也表示,当下并没有成为某一特定类型导演的打算,想多接触一些新题材,以及有把握、感兴趣的题材。

除去强类型片的探索外,成思毅也认为,网络电影已经度过了完全靠视觉刺激吸引观众的时候,题材类型的创新需要持续探索,同时故事及剧情上的完整也需要重视。如《开棺》并没有将叙事重点放紧张刺激的“盗墓”戏上,而是以盗墓题材为“外衣”,辅以民俗商业元素,并以“刑侦破案”为内核,重点讲述了一个扑朔迷离的悬疑故事。

在网络电影遭遇票房瓶颈、题材同质化严重的当下,成思毅认为“现在的网络电影越来越需要个人表达,想要再往上走,就必须从内容表达、人物的塑造等更深一层面去追求。”如《开棺》中就塑造了刑侦经验丰富、老道的刑警队长沈春合以及黑白通吃的古董商人林儒生,监制林珍钊概括道:“《开棺》表达的人性具有复杂多样性,这种多样性也服务于故事的趣味和事件的反转,希望让观众随着情节的发展、人物的成长,跟随人物的遭遇去感受整个故事。”

而在创作中成思毅及团队也会对网络电影用户群体的观影兴趣点进行研究,除去观看相关观众画像调研数据外,还会对影片进行定期复盘,也会从抖音、短视频、B站等平台去寻找观众关注的商业点,“像恐怖片惊悚片,我感觉更多年轻女性观众越来越关注这种题材,特别年纪越小的女生好像观看越多”成思毅说,他也透露自己的下一部影片为“民俗”元素更重的影片。

新人导演如何拥抱市场

 对于年轻导演来说,想要拍出市场反馈良好的商业类型片,除去在内容层面的努力外,还要理清自身成长与行业发展、创作与市场的关系。

“论资排辈”的电影市场对于新人导演并不算友好,找不到投资、没有成熟的团队、项目中途夭折、多向沟通分散创作精力、无法保证稳定生产的情况比比皆是,尽管目前新人导演的学历背景及综合实力越来越强,但想要作品进入院线还是一定难度。

网络电影市场创作环境的改善及商业模式的升级,则为青年导演们提供了展示自我和直面市场与观众交流的渠道,也有不少青年导演像成思毅这样选择以公司签约的形式进行网络电影的创作。有了公司支持,新人导演更能够从诸多“外部压力”中抽脱出来,更加专注于创作本身。成思毅提到:“我们公司对内容创作的质量有比较高的要求和准确的时间把握,比如今年有多少戏、哪个时间拍什么戏、去年就规划好了。”一个良好的创作环境,在影视行业不景气的当下对新导演来说难能可贵。

但成思毅也坦言,“现在市场变化比较迷幻,像我们认识好多拍网络电影的导演,一两年都没被戏拍了。一个纯新人导演,如果想做网络电影的话,挺难的。”在六年的从业经历里,他也见证了网络电影制片成本从十几万、几十万到几千万的水涨船高,再加上受疫情影响,影视投资收紧,在他看来,新人导演或许可以从其他网生内容如短剧、微短剧入手,“都是在做内容、面对的都是网络观众,而电影导演这个职业,它需要不断的磨练、尝试,才能把自己的能力慢慢提高。”他也表示未来如果机会合适,并不排斥创作其他网生内容,而对于进军院线电影,他认为在当下影视环境中需要谨慎。

对于青年导演在市场中的位置,成思毅也有自己的认知:“新导演最开始肯定是没有太多话语权。投资人找你拍戏,说白了首先考虑的肯定是市场、赚钱,所以说别人肯定会强势,但当你的作品得到市场、观众、行业的人认可时,你的话语权及创作空间就会更多。想要更多的话语权,你就必须更强,如果说你又不强又想话语权,除非是自己出钱拍一部电影,然后想怎么拍就怎么拍。”在他看来,对于商业电影而言,导演需要对影片的市场回报比负责。

经过8年多的发展,网络电影市场正日趋成熟,在整个行业稳步向上的背景下,需要越来越多的年轻影视人才加入,如腾讯影业CEO程武曾言:“中国影视行业的蓬勃发展,归根到底需要新生力量源源不断的注入,而让新生力量去探索互联网+电影的更多可能性,对中国未来影视产业的创新和发展有重要意义。”期待疫情过后,能有越来越多的青年导演能够“拥抱市场、勇敢逐梦”。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