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53年秦基伟首次见毛主席就敢开玩笑,毛主席惊讶道:我可没那么说

2022-05-15  涧水常蓝屋

前言

上甘岭一战,秦基伟一战成名,就连毛主席都知道这位坚毅刚强的凶悍战将,秦基伟回国之后,毛主席当即在中南海接见了他,谁知第一次见到毛主席的秦基伟,竟然还和毛主席开起了玩笑,不得不感叹秦基伟的“胆大妄为”。

文章图片1

图|秦基伟上将

秦基伟“好玩”的由来

秦基伟爱“玩”这是出了名的,俗话说:“玩物丧志”,但是秦基伟却偏偏“玩”出了名堂,玩迫击炮、玩照相机、玩汽车、玩无线电,甚至在上甘岭战斗中还玩起了“喀秋莎”火箭炮,什么新鲜玩意儿他都要“玩上一玩”。

用将军自己的话说:“好玩也就是好学,学习新鲜的东西。”然而,红军时期的秦基伟却并不是这样的,还让电话机给好好地上了一课。

1933年,秦基伟已经升任为红四方面军总部警卫团的团长,由于警卫团平时的工作比较多,不仅要负责总部和首长的警卫工作,还要负责总部的一些勤杂事务,为了方便联系,当时的总供给部就批准给警卫团安了一个电话。

那天上午,秦基伟在团部里正忙着工作,他注意到外面有几个红军战士拿着线绳子忙来忙去的,一会这里栓一下,那里挂一下,也不知道在忙些什么,秦基伟也没有上去看,准备之后有时间再问。

文章图片2

图|秦基伟旧照

谁知过了一会,几个战士一直把线绳子拉到了团部来了,其中一个战士还递给了秦基伟一样东西,两头弯弯的,黑黑的,光头的,像手榴弹一样大小。秦基伟疑惑地问道:“这是什么东西啊?”一个战士说:“团长,你放到耳朵边上就知道了。”

按照战士说的,秦基伟疑惑地将这玩意儿的一头放到了耳边,这下可不得了,吓了他一大跳,这黑咕隆咚的玩意里竟然有人说话。秦基伟以为是战士们在变着戏法的开自己玩笑,板下脸来就准备训人了,战士们赶紧说:“秦团长,你先别发火,这是电话,郑部长正在里边和你说话呢!”

秦基伟将信将疑,但是又不敢马虎,郑部长正是总供给部的首长,要是真在里边说话,那可不是闹着玩的。秦基伟疑惑的又把那东西放到了耳边,听了好一会,还真是郑部长的声音,音儿是听到了,但是话却没有听清楚,好像是要自己执行一个什么命令?

就在秦基伟疑惑的时候,郑部长好像也说完了,问了一声:“明白了吗?”秦基伟只好回道:“明白了。”其实他一点也不明白,放下那玩意儿之后,秦基伟立即就叫警卫员备马,对于这个新鲜事物,秦基伟还是保持着怀疑。

文章图片3

图|秦基伟

在秦基伟的经历里,首长交代的任务从来都是面对面的,说得细,听得清,不明白的地方还可以问。这下倒是好了,在那个黑咕隆咚的玩意里,郑部长还跟自己耍起了把戏,不仅有滋滋啦啦的声音,郑部长的那一口河南腔也让秦基伟懵了,根本不知道他说了些什么。

再说了,郑部长说要带部队打仗,这么大的事情,光凭这玩意说了就算了?万一是特务呢,那自己不就上当了吗?秦基伟左思右想,还是决定得去见一下郑部长,当面领任务才放心。

就这样,秦基伟带着警卫班骑马飞奔向三十里外的方面军总部,找到了郑部长。郑部长一见秦基伟,就惊奇地问道:“你咋来了?不是让你去福阳坝吗?”

秦基伟说:“我得听首长当面交代。”

郑部长疑惑道:“我不是在电话里和你说清了吗?”

秦基伟回道:“我没有听明白,再说我对那玩意也信不过!”

文章图片4

图|秦基伟旧照

郑部长听了后,哈哈大笑,把眼泪都笑出来了,笑完之后才对秦基伟说道:“那不是玩意,是电话。你现在是团长了,为了方便联系,团长都安了电话。以后下通知报情况,大多要用电话,你要习惯。”

郑部长这么一笑,秦基伟的心里更难受了,虽然是一个笑话,但是在秦基伟的思想上却是受到了很大的震动,他开始了对自己的反思:

自己是农民出身,没有见过世面,这不丢人。但是如今自己已经是红军的团长了,不能像过去一样,只知道挥大刀片子喊冲锋了。肩上的责任大了,就必须要学习,只有学习,才能适应新的职责,闹笑话事小,贻误了战机,那可就把篓子捅大了。

打这以后,秦基伟每一次去总部,都会去参谋处去转一转,去看一看新的装备,学习一下新的武器,看地图,学习地形学,总而言之一句话,对一切新鲜的东西都保持着高度的兴趣,对这些新鲜的东西秦基伟都要“玩上一玩”,而这一玩竟然还让秦基伟还玩上了朝鲜战场。

文章图片5

图|秦基伟与周恩来总理

血战上甘岭,秦基伟“玩”上了喀秋莎

1950年10月29日,对于秦基伟来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日子,因为这一天,中共中央决定组建中国人民志愿军第三兵团和第九兵团入朝参战。当天,在重庆的中共西南局会议之上,时任中共西南局书记的邓小平传达了中央军委的指示,决定从西南军区抽调三个军,组建第二批志愿军,入朝参战。

听到这个消息,秦基伟一下子就坐不住了,当即站起身来,请求入朝参战,秦基伟向邓小平说:“我请求去朝鲜的理由有两个,第一,十五军全体干部和战士们求战心切,士气正旺,而且十五军始终都在剿匪,战斗的那根弦一直都绷得紧;第二,十五军没有兼负建设地方政权和地方武装的任务,完全是野战状态,机动性强,召之能战,没有拖泥带水的羁绊。”

邓小平听完后,当即拍板同意:“好,十五军去!”

就这样,1951年2月17日,在中央军委的命令下,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十五军改称为中国人民志愿军第十五军,划归为中国人民志愿军第三兵团的建制,抗美援朝,保家卫国,而上甘岭一战,更是让秦基伟彻底名扬中外,也成为了他人生中,最精彩绝伦的一战。

文章图片6

图 | 秦基伟任15军军长时在朝鲜的照片

1952年初,随着第五次战役的结束,敌我双方的战略思想都发生了一些转变,在断断续续的谈判中,双方处于对峙的状态,秦基伟奉彭德怀司令员的命令,带着第五十军的将士们,接替第二十六军,在五圣山一带设防。

五圣山是朝鲜战场中部的战略要地,是“铁三角”的关键,朝鲜中部平康平原的天然屏障,可以俯瞰敌人的整个纵深,直接威胁着敌人的金化防线。在秦基伟接受命令的时候,彭德怀更是反复强调着五圣山的重要性。彭老总告诉秦基伟:五圣山是朝鲜中线的门户,一旦失掉,我们将后退200公里,无险可守,谁丢了五圣山,谁就要对朝鲜的历史负责。

而美军对于这里同样虎视眈眈,终于在10月14日的凌晨3点,美军在范弗利特的指挥之下,发动“摊牌作战”,范弗利特集中了320门大口径火炮、170多辆坦克以及50多架飞机向我军五圣山前沿阵地发起猛烈的火力攻击,上甘岭战役就此爆发。

文章图片7

图|秦基伟(左二)在上甘岭战役指挥所

轰炸整整持续了一个半小时,躲在阵地下坑道里的志愿军战士感觉像是乘坐着一艘小船在波涛汹涌的大海中拼命挣扎一般,连续的冲击波不断的冲击着阵地,坑道里的战士们在强烈的颠簸中,很多战士的舌头和嘴唇被自己的牙齿咬伤,甚至有人被活活震死!

轰炸停止后,美韩联军集结了整整7个营的兵力,在炮火的掩护下,分成六路向我军上甘岭阵地最前沿的597.9和537.7两个高地发起猛烈攻击,第一阶段的战役,足足打了7个昼夜,秦基伟也守在电话旁,整整熬了7个昼夜。

在与志愿军副司令员洪学智的通话中,洪学智首先说道:“你们辛苦了,说吧,十五军要什么?你们要什么我就给你们什么。”

秦基伟毫不犹豫地说:“给我喀秋莎火箭炮!”

文章图片8

图|洪学智在朝鲜

洪学智一口答应了下来:“行!最迟明天中午之前到达!”洪学智一声令下,21师209团全权交给秦基伟指挥,统一进行调配,全力配合十五军坚守上甘岭阵地。

由于喀秋莎火箭炮发射的时候火光非常明显,极容易暴露目标,再加上当时苏联以极高的价格卖给我们,一枚火箭炮就是6两黄金,所以秦基伟对于这个宝贝疙瘩是格外的爱护,平时不用的时候都是将他们藏在山洞里,就连自家的部队都不许靠近那里。

每一次下达作战任务前,秦基伟都是事先将阵地选好,等到一切都准备就绪之后,喀秋莎火箭炮直接驶进阵地,停车便打,打完就撤,就这样,在长达40多天的上甘岭战役中,我们的“喀秋莎”前后发射了十余次,毫发无损。

在7个昼夜里,上甘岭阵地几经易手,敌我双方进行了一场绞肉机式的殊死拼杀,伤亡十分惨重,第四十五师参战连队大部伤亡过半,有的连队甚至只剩下了几个人,在报告部队伤亡的时候,四十五师作战科科长忍不住失声痛哭了起来。

文章图片9

图 | 1952年,英雄8连指导员向秦基伟军长汇报坚守阵地14昼夜的情况

秦基伟对部队的伤亡同样十分痛心,但是他明白,越是到了最困难的时候,决心越是要硬,仗打到最后往往拼的就是决心和意志。秦基伟强忍着心中的悲痛,对崔建功师长说:

“你回去以后告诉机关的同志们,告诉他们谁也不准哭!我们十五军的人流血不流泪。养兵千日用兵一时,为了全局考虑,不管这场仗打到最后,我们要付出怎样的伤亡代价,就算打光了我们十五军,也在所不惜。在国内,像十五军这样的部队有很多,但是,上甘岭只有一个!”

崔建功沙哑着嗓子,表明了自己的决心:“一号,请你放心,打剩一个连,我去当连长,打剩一个班,我去当班长。只要我崔建功在,上甘岭就还是中国人民志愿军的。”

不久后,在秦基伟将战场前沿的情况,报告给第三兵团副司令员王近山的时候,一向以战斗作风勇猛、敢打硬仗恶仗著称的将军,也没有了往常的果断,而是打电话给秦基伟,提出了“打”和“撤”两种方案,让秦基伟自己选择。

文章图片10

图|王近山将军

秦基伟的回答自始至终就只有一个:“请各级首长和毛主席放心,请全国人民放心,十五军只要还有一个人,上甘岭的战斗就要打下去!”

王近山要的就是秦基伟这份决心,但是再打下去却是要进行调整,秦基伟在经过分析之后决定,部队暂时停止反击,前沿部队转入坑道之中,以小分队进行活动和敌人进行周旋,牵住敌人牛鼻子同时,调整作战部署,整补部队,进行决定性的反击。

艰苦卓绝的坑道作战,为我军赢得决定性反击的调整时间,10月30日,在秦基伟的指挥之下,第45师5个连队、第29师2个连队,在80门山炮、野炮、榴弹炮、迫击炮以及24门喀秋莎火箭炮的支援下,对597.9高地上的敌人进行了大反击。

11月5日,中朝联合司令部首长彭德怀、邓华致电秦基伟,嘉奖十五军:

你军与敌军血战了二十余日,敌军集中了空前优势的炮兵、飞机、坦克及大量步兵集团冲锋,不仅不能夺取我军阵地,而且丧失了一万五千人的有生力量及大量炮弹,你们则发扬了坚韧顽强的战斗作风,愈打愈强,战术愈打愈灵活,步炮协同愈打愈密切战斗伤亡愈打愈减少,特别是二日毙伤敌1900余人,这样打下去,必能制敌于死命。我们特向你们祝贺,望激励全军再接再厉,坚持战斗下去,直到将敌人的局部进攻完全彻底粉碎,祝贺你们胜利。

文章图片11

图|彭德怀在朝鲜前线

接到嘉奖之后,秦基伟立刻就指示军政治部,将这份嘉奖令印成红色大字的“号外”,撒向上甘岭全线阵地,鼓舞战士们的士气。

11月10日,时刻关注着上甘岭战役的毛主席,更是将这一份嘉奖十五军的嘉奖令,特批转给各大军区和各军兵种以及军委各部,以示自己对十五军的看重。

11月25日,上甘岭战役结束,在持续了43天的战斗中,志愿军和“联合国军”反复争夺战地达到了59次,共击退联合国军900多次的猛烈冲锋,最终,志愿军守住了阵地,取得了重大胜利。

第一次见毛主席就敢开玩笑

1953年,秦基伟奉命回到国内,受邀到各地进行报告,《人民日报》也连续报告了上甘岭战役的事迹。6月16日,在彭德怀的关怀下,秦基伟来到了中南海丰泽园中,见到了毛主席。这是秦基伟第一次单独受到毛主席的接见,内心十分激动,难免有一些紧张。

文章图片12

图|毛主席和周总理在一起

秦基伟刚刚进去,毛主席就从内房里走了出来,握着秦基伟的手说:呵,欢迎你呵,秦基伟同志。

毛主席微笑着坐在一张沙发上,拿出香烟并递给了秦基伟一支,并问秦基伟会不会抽烟。秦基伟觉得在毛主席面前吞云吐雾不太合适,就跟毛主席撒了一个谎,说自己不会抽烟。毛主席明显有一些意外,说:“噢,当军长的还不会抽烟呵!”

其实,那时候的秦基伟一天没有两包烟根本下不来,尤其是上甘岭战役的第一阶段,秦基伟的烟更是一根接一根,几乎昼夜不间断。毛主席见秦基伟推辞,以为他真的不会呢,于是就自己点火抽了起来。这下好了,烟草的香味直往秦基伟的鼻子里钻,还真把他的烟瘾勾了起来,但是秦基伟也再不好意思说抽烟了,只能强忍着了。

在两人的谈话里,毛主席关切地询问了志愿军部队的情况,从干部战士的情绪,一直问到了吃穿的问题,然后说:在朝鲜作战是很苦的。

文章图片13

图|毛主席

秦基伟回道:“苦是苦一点,但是干部战士情绪很高,都很乐观,打仗都很勇敢。战士们说,毛主席对我们最关心,专门给副主席打电话,叫给志愿军吃好点。副主席听错了,听成让给志愿军吃炒面,所以志愿军天天吃炒面。”

毛主席听了,惊讶地说:“我没有这样说呀!”

秦基伟说:“这是战士们讲副主席的俏皮话,算是一个笑话。”

毛主席听了之后哈哈大笑,说:“还是不愿意吃炒面啊,可是国家还穷啊,拿不出好东西了,委屈了同志们…”

秦基伟说:刚入朝的时候,对敌人的活动规律摸不清楚,有点生疏,后来交了几次手之后,就感到美国佬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并不可怕。美国佬有三个长处:一是机动快,二是有制空权,三是后勤及时充足。但是也有三个缺点:一怕夜战,二怕近战,三怕死,有这三条,他们就注定败在我们的手里。

文章图片14

图 | 1955年,秦基伟被授予中将军衔

毛主席笑着说:“张牙舞爪到处要吃人的大老虎也被志愿军战胜了,可见确实是一个纸老虎。”毛主席和秦基伟的见面的时间并不长,在周总理前来汇报情况之后,秦基伟就主动请辞离开了,但是在短短的交谈时间里,秦基伟深深感受到了来自毛主席的关爱之意。

这一年七月,在毛主席的命令下,秦基伟奉命前往云南,担任云南军区的副司令员,1955年4月,云南军区改称为昆明军区,秦基伟改任为昆明军区副司令员,9月的时候,秦基伟更是被授予了中将军衔。

1975年,在毛主席的授意下,秦基伟被调往北京军区,担任北京军区的第二政委,后来秦基伟又历任北京军区第一政委、司令员。1988年,秦基伟被任命为国务委员兼国防部长,后又被授予上将军衔。这也是党和人民,对这位战功赫赫的将军最好的肯定和认可。

文章图片15

图|秦基伟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