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苏州园林遇醉翁

2022-05-19  苏迷   |  转藏
   
《苏州日报》2022年05月14日 A07版

  □梁淮山

  苏州园林是文人写意园林的典范,处处有文人雅士的浅吟低唱流淌在一座座园林里。走在如诗如画的古典园林里,在匾额、楹联、砖刻间,遇见李白、杜甫、王维、白居易、苏轼、黄庭坚、米芾、唐寅、文徵明等文坛名家,是最寻常不过的。

  这两天读醉翁欧阳修的诗文,发现他乐观旷达,虽仕途坎坷,多次贬谪,却始终保持生活情趣,醉心山水,饮酒赋诗。苏州园林的主人多有宦海沉浮的经历,他们最终选择远离尘嚣回归自然,叠山理水,于山水之间得一方宁静,醉心诗文,在园中品题吟唱。欧阳修的性情和文章正好契合了园主之心,果然在苏州的园林里一次次遇见这位醉翁。

  沧浪亭的名联“清风明月本无价,近水远山皆有情”,上联正出自欧阳修写给挚友苏舜钦的长诗《沧浪亭》中的诗句“清风明月本无价,可惜只卖四万钱”。欧阳修被贬,日日饮酒,寄情山水,与清风明月相伴,学生苏轼称他“诗赋似李白”。苏舜钦被废,扁舟南游,旅于吴中,四万钱购地筑沧浪亭,作《沧浪亭记》。滁州有醉翁亭,苏州有沧浪亭,这对性好山水的知己,在山水间吟咏低徊,诗文唱和不绝,心有相契,故诗有同调。后在欧阳修等人呼吁下,苏舜钦被平反,并任为湖州长史,可惜病逝于赴任途中。欧阳修万分悲痛,写下《祭苏子美文》,后又撰写《湖州长史苏君墓志铭》,苏舜钦去世四年后,欧阳修编成《苏氏文集》。沧浪亭的这副对联既是文人山水间唱和的杰出典范,也是这对患难之交深厚情谊的千年见证。

  耦园东部建筑山水间之名正取自欧阳修《醉翁亭记》中的名句“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也。山水之乐,得之心而寓之酒也”。欧阳修真正醉心的是秀丽的山水,而酒不过是一种寄托。耦园东西花园的格局出自戴复古“东园载酒西园醉”,堂亦名“载酒堂”,堂中有联“东园载酒西园醉,南陌寻花北陌归”。主人沈秉成在耦园落成时有诗句“卜邻恰喜平泉近,问字车常载酒迎”,砖雕门楼题“诗酒联欢”,处处见诗酒,园中山水清幽,酒不醉人景醉人,可见园主亦是醉翁,欧阳修的名句正是园主心境的绝佳表达。沈秉成嗜藏书、好金石,乐于琴棋书画,与欧阳修的“藏书一万卷,集录三代以来金石遗文一千卷,有琴一张,有棋一局,而常置酒一壶”完全一致,加上园主这位醉翁,不又是一位“六一居士”!山水间面对山水,宜琴宜酒,不正是园主心中的醉翁亭吗?

  拙政园中部藕香榭有对联:西南诸峰,林壑尤美;春秋佳日,觞咏其间。上联正出自欧阳修《醉翁亭记》的开头“环滁皆山也。其西南诸峰,林壑尤美,望之蔚然而深秀者,琅琊也”。藕香榭楼上为见山楼,东有梅花山,西有楼阁山,山后有河,园中景正合文中意。拙政园西部卅六鸳鸯馆里有楹联“燕子来时,细雨满天风满院;阑干倚处,青梅如豆柳如烟”,为补园主人张履谦集欧阳修《六一词》中词句。“燕子来时”出自《采桑子·群芳过后西湖好》,“细雨满天风满院”出自《蝶恋花·画阁归来春又晚》,“阑干倚处”出自《临江仙·柳外轻雷池上雨》,“青梅如豆柳如烟”出自《阮郎归·南园春半踏青时》。这一联将春天的一组形象:燕子、春风、青梅、柳烟巧妙融于一幅画中,虽然分别出自欧阳修的四首词,但整体自然和谐优美,仿佛欧阳修顺手一气写来。欧阳修不仅是古文大家,也是词坛高手,词中这些华美的词句深得园主张履谦青睐。集句成联,信手拈来,可见其对欧阳修词的娴熟。醉心于六一词,亦是醉翁之知音。

  集众园之长的怡园有画舫斋,仿自拙政园的香洲,荷花有香,水中有洲,又谐音“舟”,“香洲”二字极妙。但怡园主人顾文彬,另取它名,别有深意。欧阳修于庆历二年(1042)贬至河南滑县,官署东侧有室,入室如入舟,取名画舫斋。他在《画舫斋记》中有“山石崷崒,佳花美木之植列于两檐之外,又似泛乎中流,而左山右林之相映,皆可爱者,因以舟名焉”之句,怡园的画舫斋亦是如此,前台临水,对面假山,左右花木,跟《画舫斋记》中所写之境神似。怡园是苏州诸园中雅集最多的名园,琴社、画社、曲会、诗会等不可胜数,园主顾文彬风雅多才亦似欧阳修。此外,怡园多牡丹,看着来自洛阳的名品牡丹——魏紫慢慢凋谢,也自然会想起欧阳修《绿竹堂独饮》中的诗句“姚黄魏紫开次第,不觉成恨俱零凋”。

  留园深得欧阳修“庭院深深深几许”之妙,石林小院为最,它将一个院落分成六个错落有致的院落,形成了院外有院、景中有景的丰富层次,同时又有小中见大的审美效果。石林小院内有“洞天一碧”,对联为“曲径每过三益友,小庭长对四时花”。“四时花”的东面正是一院翠竹青青,联前有桌凳,随时小酌,正是欧阳修《答吕公著见赠》中的“四时花与竹,尊俎动可随”的美妙诗境。另外留园作为书条石最多的园林,也珍藏了欧阳修的书法。在古木交柯东廊的墙上仁聚堂法帖有欧阳修楷书的《李秀才东园亭记》,恰好留园始建于万历二十一年(1593),四百多年前,留园当时的名字正是“东园”。

  就这样,在园中一次次遇见欧阳修这位醉翁,如此亲切自然,又似乎在意料中。苏州园林的这些主人跟他一样,风雅多才,醉心山水,诗意生活,在山水间得到身心的宁静。虽然欧阳修从未走进苏州的这些园林,但每一座园林都是山水之间的醉翁亭。

  走在苏州的古典园林,随时读到鲜活的历史和诗意,一抬头就会遇见一位古代名家,正从诗词华章里走来。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