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二)桃花汤——下痢脓血,肠炎便血,冷痢

2022-05-20  谷山居士

图片

6下痢脓血——裘沛然医案

蒋某,男,25岁。1982221日初诊。病延7日,发热未退,体温38.5℃,兼有恶寒,脉沉细数,痢下脓血,15~6次,腹痛,入晚神烦,不能安寐,舌苔黄腻、舌质红。此邪在少阴,寒热夹杂,阴分已亏,兼有积滞,拟桃花汤与黄连阿胶汤加减:干姜9g,赤石脂20g,黄连9g,黄芩9g,生白芍9g,阿胶6g(烊化),木香6g,焦山楂肉9g2剂,每日1剂,水煎服。

225日二诊:痢下脓血大减,腹痛略轻,发热已退,仍有恶寒、夜不安寐,再拟上方加减:干姜9g,赤石脂15g,黄连6g,黄芩6g,生白芍药15g,阿胶6g(烊化),木香9g,枳壳6g2剂,每日1剂,水煎服。

三诊,药后腹痛除,痢下愈。

按语:本案为少阴虚寒见下利滑脱,邪伤气血而便脓血,裘老用桃花汤温中固涩;同时又见阴虚热扰,心烦不得卧之证,合黄连阿胶汤益阴撤热,是阴阳兼顾,寒热并施之意。[王庆其。裘沛然辨治少阴病的经验。中国医药学报,199273):36-38]《国医大师经方传承实录》

论:此发热,恶寒,脉数,应属肠痈之病血陷瘀结,阻生阳衰气陷,则为下利,血瘀而腑热淫蒸,风木疏泄,则见脓血。

7肠炎便血——冉雪峰医案

张某,女,27岁,工人。患慢性非特异性溃疡性结肠炎3年,大便下脓血,日7~10次,便时里急后重,腹痛不爽,曾在北京某医院做乙状结肠镜检,结肠部充血水肿,有出血点和溃疡灶,迭用多种抗生素、磺胺类药物无效。患者年龄虽轻,面色苍白,形体消瘦,四肢不温,舌质淡,苔薄黄腻,脉沉滑。处方以桃花汤化裁:赤石脂30g(锉,2/3入煎,1/32次冲服),干姜6g,生苡仁30g,冬瓜子9g

服本方5剂,脓血便锐减,大便次数也减少,日二三次,腹痛、里急后重也随之减轻。原方再进5剂,脓血便消失,大便色量正常,成形,日1次。继以四君子汤调理。

论:面色苍白,四肢不温,脉沉滑,此为虚寒,木气下陷之象。

里急后重证,现在用桃花汤,对比白头翁汤,一寒一热。另外就是外感导致的内伤,也有里急后重这个证,此先以研究表证与解表为主,后再分析里急后重这个寒与热证。《经方验案评析》《解读张仲景医学》

8伤寒肠出血——刘献琛医案

某男青年。感染肠热病已三周。自始用西药诊治,但后因患者体温突然降低,大便频下血液,治疗棘手,始行转诊……。症见:疲卧床弟,肢体大汗,头额部汗出更多,四肢厥冷,脉细数。自晨起至中午,大便下血约大半痰孟(均血液无粪便);回盲部觉坠痛,但腹肌无强直。唇色稍红,口舌干燥,烦渴;语言低微,惟神志尚清楚,呼吸稍弱……。乃寻思后为拟桃花汤与白头翁汤合剂进行治疗。

处方:赤石脂15克(研极细末调服)干姜3克粳米30克白头翁9克黄柏3克黄连3克秦皮5克焙附子9克西洋参6克(另炖调服)以上9味,除赤石脂、西洋参另待调服外;其余7味,用水一碗半(约600毫升),煎至米熟后,去渣,调入赤石脂及西洋参汤,分3次温服,每次相隔30分钟。

始服药时,是午后4时许,至傍晚即尽一剂,服完前剂后,汗即敛止,四肢亦渐温复,腹痛除,再逾半时而下血亦全止,其晚上并得安静熟睡。翌日醒来,觉口中稍干燥,索饮,而小便畅利。至是,患者精神较振,答对语声亦较清亮有力,惟尚有微烦症象。.检诊体温复常,脉搏仍稍数,舌质红、无苔,回盲部尚微有压痛。

于是仍从前方意,再拟汤剂予以调理。

处方:西洋参6克(另炖调服)焙附子4.5克干姜1.5克粳米15克阿胶6克(另炖溶化调服)赤石脂7.5克(另研极细末调服)黄连1.5克白头翁4.5克本方再剂后,患者自觉已无所若,睡眠和二便俱亦如常。由此止药,小心调护摄养经旬,而即趋于康复。刘献琛:桃花汤与白头翁汤,新中医药101131956《伤寒论方医案选编》《经方研习》

9自利泻血——叶天士医案

廖,脉细自利,泻血,汗出淋漓,昏倦如寐,舌紫绛不嗜汤饮,两月来悠悠头痛。乃久积劳伤,入夏季发泄,阳气冒颠之征。内伤误认外感,频投苦辛消导大劫津液,少阴根底欲撤,阳以汗泄,阴以下泄,都属阴阳枢纽失交之象。此皆见病治病,贻害不浅。读长沙圣训,脉细如寐,列于少阴篇中,是摄固补法,庶可冀其散而复聚,若东垣芪术诸方,乃中焦脾胃之治,与少阴下焦无予也。

人参禹粮石赤石脂五味子木瓜炙草

此仲景桃花汤法,原治少阴下痢,但考诸本草,石脂、余粮乃手足阳明固涩之品,非少阴本脏之药。然经言肾为胃关,又谓腑绝则下痢不禁,今肾中阴阳将离,关闸无有,所以固胃关即是摄少阴耳。(《种福堂公选医案》卷一)《名医经方验案》

10便血——姜春华医案

陆某,男,20岁。神倦,大便鲜血,日2次,已多年,无腹痛,无脓样物,舌淡、脉虚,证属少阴便血,用桃花汤加减:赤石脂15克炮姜6克炒槐花9克阿胶9克(先烊后冲)地榆9克生蒲黄9克茜草根9克,方4剂。药后,大便略带血,减为1次,续方3剂后治愈。

按:本例辨证属少阴便血,因无腹痛,无脓样物,分析非湿热脓血,故用桃花汤固涩止血,不取干姜因炮姜止血效果较好,我们认为炒槐花止血作用较生槐花为好。

图片

11便血——钟大瑞医案

桃花汤加白头翁,地榆及鸦胆子治慢性阿米巴痢疾。

患者,男,45岁。解脓血粘液便七个月余,日行五六次至十余次不等,粪便腥臭,有时呈果酱样,又经多次化验检查,诊断为慢性阿米巴痢疾。用桃花汤加白头翁及鸦胆子治疗半月获效。《当代医家论经方》

论:鸦胆子,就是治湿热便血的功能药,张锡纯药解,鸭胆子,即苦参所结之子。味极苦,性凉,为凉血解毒之要药。善治热性赤痢,二便因热下血,最能清血分之热及肠中之热,附腐生肌,诚有奇效。

12真寒下利——示吉医案

示吉曰:毛方来忽患真寒证。腹痛自汗,四肢厥冷,诸医束手,予用回阳救急而愈。吴石虹曰:症虽暂愈,后必下脓血,则危矣。数日后,果下利如鱼脑,全无臭气,投参、附不应。忽思三物桃花汤,仲景法也,为丸与之,三四服愈。(《续名医类案》《万生友伤寒论方证医案选》《名医经方验案》

论:为何投参附不愈?

13久痢——张志民医案

患者男性,四十五岁。初诊:一九五六年九月二十五日。夏季患痢疾,服西药而少愈,不久又下痢,次数增多,红多白少,少腹胀而痛,肛门下重,便后仍有便意,日夜十余次。西医诊断为阿米巴痢疾。用西药施治近一个月,病未痊愈。近来精神疲乏,四肢酸软而不温,终日欲睡,食量大减。

余诊之,全身症状呈脾肾阳虚证候,脉细弱,舌淡苔青白。拟温涩之剂:赤石脂24克(一半煎、一半研末冲服)、粳米30克、干姜9克、鸦胆子仁2克(用龙眼肉包吞服)。服两剂。药后下痢大减,精神好转,续服三剂而愈。《伤寒论方运用法》《伤寒掣要》

14冷痢——萧龙友医案

邱某,患痢月余,久治无效,脉现沉缓,便如蛋清,时欲滑出。予认为是冷痢,用桃花汤2剂而愈。(萧龙友等著.现代医案选(第一集).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1960)经方研习

15下痢——倪少恒医案

倪某,男,51岁,195993日诊。患者下痢已久,便下白垢,清澈不多,有时随矢气而出,难以自禁,精神倦怠,里急后重不甚,舌苔白,脉细。拟温中固涩法,投以桃花汤。处方:赤石脂30克,干姜9克,梗米1撮,诃子肉(煨)3枚。服2剂痢止,后以异功散调理治愈。(倪少恒《江西医药杂志》)《经方直解》《伤寒论方医案选编》

图片

16下痢——刑锡波医案

汪某,女,21岁,教师。患痢后,大便每日六七次,腹不痛,无里急后重现象,便中无脓血,胃满食欲欠佳,身倦无力,舌质淡苔滑润,脉沉微。辨证:脾阳下陷,肠气不固。治法:温中固肠,健脾升阳。处方:生石脂12克,干姜10克,炒白术10克,生山药15克,生黄芪15克,诃子10克,甘草10克。连服3剂,食欲进展,便泻减至二三次,胃脘不满,身体较健。后以此方连服5剂而愈。

桃花汤治疗虚寒滑泻,为常用之方。凡脾胃虚寒、肠气不固而发生之滑泻,用之有显著效果。

此患者为下利损伤气血,使脾阳下陷,肠气不固所致。方中以生黄芪补气升阳,以生山药滋补脾阴,以生石脂、诃子固肠止泻。赤石脂为收敛固肠之药,用于慢性泄泻。干姜散寒,温脾健运,甘草补虚缓中,调和诸药。

按:桃花汤由赤石脂、粳米、干姜三药组成。赤石脂性温而涩,入下焦血分,收涩固脱;干姜守而不走,温中焦气分而散寒;梗米益气调中,补久利之虚。临床用之对纯虚无邪、下利滑脱不禁之证常可取效。

本证下利便脓血,多由下利或湿热痢迁延日久,损伤脾阳所致。因中气不足,寒湿内阻,以致大肠气机不利,亦可损伤络脉,故利下脓血,其色暗淡。由于证属虚寒,故腹痛喜温、喜按,里急后重较轻。若日久不愈,则脾肾两虚,中气下陷,关门不固,因而利下滑脱不禁。小便不利,并非气化失职,而是泻下过多,水分不足所致。至于神疲身倦,舌淡,苔白滑,脉缓弱等,均为脾虚寒战之证。本证和白头翁汤证均为下利便脓血。但前者为中焦阳虚,统摄无权;后者为湿热壅结于肠,热伤血分。二者证候性质不同,治法亦异。

《伤寒论》中所谓下利便脓血,在临床体验中即今日赤白下利之病,大多数皆由于湿热所致,治宜用清热燥湿、导滞止痢之法,绝不可用辛温收涩之剂。如痢疾初起,误用温涩,每造成毒邪留滞,轻胸满不食,重者酿成不治。因此,治痢忌用温涩之剂。《刑锡波医案集》

论:白头翁汤——里急后重,湿热之利,此在厥阴之热复。

桃花汤——里急后重,湿寒之利。此在脾肾之虚寒。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