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家训宝典之一百:倪思家训《经锄堂杂志》下

 若悟369 2022-05-21 发表于安徽

在留给后辈子孙的家训中,倪思认为,长辈首先要重视对子孙的教育,“既有子孙,当为子孙计,人之情也。”“其子孙计,则有道矣。种德,一也;家传清白,二也;使之从学而知义,三也;授以资身之术,如才高者命之习举业取科第,才卑者命之以经营生理,四也;家法整齐,上下和睦,五也;为择良师友,六也;为娶淑妇,七也;常存俭风,八也。如此八者,岂非为子孙计乎?”倪思还认为,长辈要成为子孙的榜样,“子弟效法,必视父兄。”除此而外,倪思还对男性和女性晚辈分别提出了十条很明确的要求和训诲。

在家训的相关内容中,除了对子孙进行道德教育之外,倪思还重点提出了勤俭、财务收支管理、子孙的经营谋生三个方面重点,并且要长远谋划,“吾家业虽不多,若自知节省,且为二十年计,可以使汝辈待阙不至狼狈,既免聚徒就馆,又免干求假贷。谚曰:求人不如求己,此之谓也。”

正因为倪思的家训著作不拘泥于道德教育,而是把经济管理、家庭管理以及节俭观念贯穿其中,《经锄堂杂志》也因此成为宋代家训著作的代表和传统家训的名篇,对于当代家庭教育也有很高的借鉴价值。

文章图片1

倪思家训《经锄堂杂志》下:

家训

持身立家,不过二说:刚强者曰非此则不可主张,柔弱者曰非此则不可免祸。要其终而计,刚强极则至于杀身破家,而柔弱者不过眼前不如意,久有余味。故老子曰:柔弱者生之徒,刚强者死之徒。干仆从更主人,必曰“夫弱无以立纲纪”,主人听之,结怨与讼,在干仆计得矣。所损主人,不知其几,子弟宜戒之。利十分,人谁不趋?害十分,人谁不避?利害参半,则避就在所择,然非素有学识,不能择也。

示儿

学者当有日新之功,所谓日新之功,唯有常程不贪多而务博,不一暴而十寒,积以悠久,自然日新。若乃骤勤而遽怠,方得而旋失,虽欲日新,岂可得哉?

骐骥一日千里,驽马十驾则亦及之。骐骥虽能一日千里,苟止而不行,反不若驽马之十驾也。古语有之:太山之霤穿石。谚曰:将勤补拙。祖智资格比兄弟差钝,然资质纯谨,倘能勉励,夜以继日,勤于讲究,不耻问人,安知其不能十驾也。人之才质,各有所长,亦各有所短,倘能去其短则能全其所长矣。持重者,长患于迟钝;锐敏者,常失之轻脱。观祖信之才质,吾惧其失之轻脱也。今去岁止,两月余便是十三,退之云:年至十二三,头角稍相踈,便当日亲君子,勿为儿态,勤于学问,色庄身端,务为持重,勿失之于轻脱,终必有成矣。

子弟之职,孝弟第一,谨畏第二,简约第三,学问第四,才名第五,干蛊第六,不坠门风第七,粗守家业第八,能训子孙第九,不伐松楸第十。

遗女十戒

第一持身端正

妇人之过,失行第一。或云:丑妇未必有此过,是不然,若无教训,不问妍丑。

第二恭顺孝敬

恭顺翁姑,固不待说,妯娌姑叔之间亦宜。

第三不得应对

大人嗔责,虽我理直,尚当忍受,况己理短,当面应对,则为无理,退有后言,亦不可也。

第四不得斗合

斗合上下,致不和睦,众人知之,罪不可逃。

第五不得索强

夫虽柔和,不可倚讬。

第六不得盗窃

窃食虽是小过,为人所获,有何面目?况于窃财。

第七不得赌博

节序些少戏耍则可,不可无度。

第八不得醉酒

大人强劝,或至于醉,便请归房。

第九勤谨清洁

勤谨谓夙兴夜寐,清洁谓整齐衣服头脚之属。

第十不得凌虐婢使

婢使小过,则嗔骂所不能免,不许高声;如有大过,说与良人治之,不许用手扯捽、打掴之类。

吾人家女与他辈不同,若能持十戒,则谓之有家法;若不能持此十戒,则谓之无教训。常宜遵守,无累二亲。

岁计

俭者君子之德。世俗以俭为鄙,非远识也。俭则足用,俭则寡求,俭则可以成家,俭则可以立身,俭则可以传子孙。奢则用不给,奢则贪求,奢则掩身,奢则破家,奢则不可以训子孙。利害相反如此,可不念哉?

富家有富家计,贫家有贫家计,量入为出则不至乏用矣。用常有余,则可以为意外横用之备矣。今以家之用,分而为二,令两子弟分掌之,其日用收支为一,其岁计收支为一。日用以赁钱俸钱当之,每月终白尊长,有余则趱在后月,不足则取岁计钱足之。岁计以家之薄产所入当之,岁终以白尊长,有余则来岁可以举事(谓如添造屋宇之类),不足则无所兴举。可以展向后者,一切勿为,以待可为而为之,或有意外横用,亦告于尊长,随宜区处。

人家至于破产,先自借用官物钱,始既先借用官物钱,至于官物催趱,不免举债与质,久而利重,虽欲存产业不可得矣。故当先椿留官物钱,则无此患。仆奋空拳,粗成家业,毫分积累甚难,诸子宜体念,各存公心管干,且为二十年计,日后则事难料。又在诸子从长区处,仆之智力有不及矣。月河莫侍郎家甚富,兄弟同居亦三十余年,此可法也,盖聚居则百费皆省,析居则人各有费也。然须上下和睦,若自能奋飞,不藉父业,则听其挈出,不可将带父业,留以兴不能奋飞者可也。

人家用度皆可预计,惟横用不可预计。若婚嫁之事,是闲暇时子弟自能主张;若乃丧葬,仓卒之际往往为浮言所动,多至妄用,以此为孝,世俗之见,切不可狥,只当随家丰俭也。庆元六年九月十五日

月计

士大夫家子弟,若无家业,经营衣食不过三端:上焉者仕而仰禄,中焉者就馆聚徒,下焉者干求假贷。今员多缺少,待次之日常多,官小俸薄,既难赡给,远宦有往来,道途之费纵余无几。意外有丁忧论罢之虞,不可不备。又还家无以为策,则居官凡事掣肘。若有退步,进退在我,易以行志矣。就馆聚徒,所得不过数千,有一虚馆,争者甚众,未娶就馆犹可,既娶之后,难远离家,在己为羁旅,在家则百事不可照嘱,或自有子欲教不可。若稍有家业,则可免此患。纵不免,就馆聚徒,亦不至若不可一日无馆者之窘也。至于干谒假贷,滋味尤恶,不唯趑趄嗫嚅此状可恶,奔走于道途,见拒于阍人,情况之恶,抑又可知。纵有所得无几,久而化为唇吻。洁持之士,化为无廉耻可厌之人。若乃假贷亲故,至一至再亦难言矣。谚曰“做个求人面不成”,此言有理。若自有薄产,无此恶况矣。吾家业虽不多,若自知节省,且为二十年计,可以使汝辈待缺,不至狼狈,既免聚徒就馆,又免干求假贷,谚曰“求人不如求己”,此之谓也。已作岁计薄,复作月计薄,盖先有月计,然后岁计可知。若月之所用多于其所入,积而至岁,为大缺用矣。世间事固终归空,人固各有命,然可施智力处,亦不当不理会,又所求者在己,与夫不知义命妄求者大异也,非是空言,乃真达理。

译文:

家训

修身治家,不过两种说法:刚强者说非如此没有别的办法,柔弱者说非如此不能免祸。应当看他们最终的结局,非常刚强就会导致家破人亡,而柔弱者不过眼前不顺利,但时间长了却让人回味不尽。所以老子说:柔弱者属于生存的一类,刚强者属于死亡的一类。能干的仆人更换了主人,一定会说:软弱就不能立住规矩,主人听了他的话,和别人结怨打官司,对于这个仆人来说他的计谋得逞了。坑害的主人,不知道有多少,子弟们应该注意避免。有十分的利益,谁不会争着上前?有十分的害处,谁不会避开?利害参半,那要避开还是争取就看人的选择,但不是以往就有学识的人,无法做出正确的选择。

示儿

学习要有每天的进步,所谓每天的进步,只有按照每天的日程,不贪多学但要广博,也不能一时勤奋过后又懒散,长期的累积,自然每天会有新的收获。如果一下勤快马上又懈怠,才有了成果却很快忘记,想要每天进步,怎么能达到呢?

千里马每天跑上千里,十匹劣马加起来才能赶得上。千里马虽然能每天跑上千里,假如停止不跑,反而不如十匹劣马。古语有这样的说法:泰山的水滴能穿透石头。谚语说:以勤劳弥补愚拙。祖囗的天资比兄弟们愚笨,但个性纯朴谨慎,假如能多鼓励,夜以继日,勤于学习,不耻下问,怎么知道他不能追到前面呢。每个人的才质各有所长,也各有所短,如果能弥补短处就能完善其长处了。为人持重的,问题往往在于迟钝;反应敏锐的,问题往往在于轻浮。看祖信的才质,我恐怕他会失之于轻浮。现在离年底,两个多月就是十三岁了,韩愈说:年纪到了十二三岁,每个人的表现稍微有了差别,就应当每天亲近君子,不能再像小孩一样,勤奋学习,严肃庄重,为人稳重,不会失于轻浮,最终一定会有所成就。

子弟的本职,第一是孝悌,第二是谨慎,第三是简约,第四是学问,第五是才能名声,第六是事业,第七是保持家风,第八是持守家业,第九是能训诲子孙,第十是不砍伐松楸树。

遗女十戒

第一是为人正直

女人的错误,首先是行为失当。有人说:丑女人未必会犯这样的错误,这不对,如果不教导,不管好不好看都会犯错。

第二是恭顺孝敬

恭顺公婆,不用再说,妯娌小姑小叔之间业应该这样做。

第三不许还嘴

长辈生气责怪,虽然自己有道理,也应当忍着,何况自己没有道理,当面还嘴,就是没有道理,退下来再辩解,也不允许。

第五不许强硬

丈夫虽然和气,也不能因此仗势欺人。

第六不许盗窃

偷吃食物虽然是小错,被人抓住,还有什么脸面?更何况是偷钱。

第七不许赌博

过节稍微游戏玩耍可以,不能没有节制。

第八不许醉酒

长辈强劝,就会喝醉,应该回自己房间。

第九勤谨清洁

勤谨是要早起晚睡,清洁是要衣服鞋帽穿戴整齐。

第十不许虐待婢女

婢女犯小错,不免生气责骂,但不许声音大;如果犯大错,告诉丈夫处理,不许用手拉扯、掌掴。

我们家的女人和其他人家不一样,如果能遵守这十戒,就称得上有家教;如果不能遵守这十戒,就是没有教养。所以要长期遵守,不劳累双亲。

岁计

俭朴是君子的品德。世俗人认为俭朴很羞耻,这是没有见识。俭朴就能有足够的用度,俭朴就没有太多的欲求,俭朴可以成就家业,俭朴可以修养自己,俭朴可以传承给子孙。奢侈就会用度不够,奢侈就会贪欲过多,奢侈就会埋没自己,奢侈就会破败家业,奢侈就不无法教导子孙。利害相差这么大,能不考虑吗?

富裕家庭有富裕家庭的计划,贫穷家庭有贫穷家庭的计划,量入为出就不至于家用不足。家用有了剩余,就可以用来作为意外急用的装备。现在以家庭的用度,一分为二,让两个子弟分别管理,一个管理每天的收入支出,一个管理每年的收入支出。每天的用度以租金和俸禄支出,每月底报告家长,有剩余就留存下一个月,不足就从年度的收支中补足。年度的计划以家里的财产收入计算,每年底报告家长,有剩余可以用来下一年办事(诸如建造房屋之类),不足就无法做这些事。可以向后推延的,都不要做,等待有能力时再做,如果有意外的急用,也要报告家长,根据情况处理。

家庭导致破产,首先开始于借用官家物品钱财,开始就借用了官家的物品钱财,导致官家督促催还,难免举债抵押,时间长了利息负担重,想要保存家业也没有办法了。所以要先预留偿还官家物品钱财,就没有这样的后患。我凭赤手空拳,使家业初具规模,一毫一分的积累都很难,几个孩子要记在心里,各存公心做事,并且做二十年的打算,之后的事情就难以预料了。要靠你们从长计议,我的精力已经不够了。月河莫侍郎家很富有,兄弟同居也三十多年,这可以效法,因为聚居各种费用都能节省,分居则每个人都有花费。但必须上下和睦,如果自己能奋斗,不依靠父辈留下的家业,可以让他分开另过,不能带走父亲的产业,留给不能自谋出路的孩子。

家里的用度都可以预计,唯有意外急用不能预计。像婚假这些事,闲暇的时候子弟们自己能办理;如果是丧葬,仓促之间往往被不切实际的话影响,以至于乱花钱,认为这才是孝道,这些世俗人的看法看,千万不能照做,只按照家里的情况办理。

庆元六年九月十五日

月计

士大夫家庭的子弟,如果没有家业,生活来源不过三个方面:最好的是做官依靠俸禄,中间的去私塾给学生们教书,最差的就是谋求借贷。现在人员多官位缺额少,按资历递补的时间长,官位低俸禄薄,既难以养家糊口,去远处做官,路途上的费用都剩不下多少。双亲去世守孝,被罢官停职,这些意外不能没有准备。回家没有好办法,那在官位上就被事情牵扯。如果有退路,做官还是辞官都由自己,容易按自己的想法去做。去私塾教学生,收入不过几千文,私塾有了空缺,争取的人很多。没有娶妻还好,娶妻之后,难以远离家庭,对自己是羁旅在外,对家里什么事都照顾不上,要么自己有孩子想教导也不行。如果稍微有些家业,就能免除这些后患。纵然不能避免,去私塾教书,也不至于好像没有一天不能没有工作的窘迫。至于谋求借贷,滋味更难受,不只是犹豫无法开口的难受,每天四处奔走,被看门人拒之门外,各种难受的状况,可想而知。纵然借来了不多的钱,不多久也吃到嘴里。本来是洁身自好的士子,变成了没有廉耻的讨厌人。像这样求亲告友去借钱,再一再二之后也难以开口了。谚语说“难道要长一张求人的脸”,这句话有道理。如果自己有一些家产,就不会有这样难受的情况了。我家业虽然不多,如果自己知道节省,做好二十年的打算,可以让你们等待官缺而不至于困窘,即避免去私塾教书,也避免了四处借贷,谚语说“求别人不如求自己”,就是这个意思。已经做了岁计薄,再做月计薄,应当先有月计,然后岁计就清楚了。如果每月的用度多于当月的收入,积累到一年,就会有大亏空。世间的事情固然终归要消亡,人固然各自有命运,但可以施展智慧的地方,也不应该不不努力,所追求的终归要靠自己,和那些不懂道理妄自索求的人大不相同,这些并不是空话,乃是真正通达的道理。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