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67027杜甫五古《柴门》读记

2022-05-22  小河西

杜甫五古《柴门》读记

(小河西)

柴门

泛舟登瀼西,回首望两崖。东城干旱天,其气如焚柴。

长影没窈窕,余光散唅呀。大江蟠嵌根,归海成一家。

下冲割坤轴,竦壁攒镆铘。萧飒洒秋色,气昏霾日车。

峡门自此始,最窄容浮查。禹功翊造化,疏凿就攲斜。

巨渠决太古,众水为长蛇。风烟渺吴蜀,舟楫通盐麻。

我今远游子,飘转混泥沙。万物附本性,约身不愿奢。

茅栋盖一床,清池有余花。浊醪与脱粟,在眼无咨嗟。

山荒人民少,地僻日夕佳。贫病固其常,富贵任生涯。

老于干戈际,宅幸蓬荜遮。石乱上云气,杉清延月华。

赏妍又分外,理惬夫何夸。足了垂白年,敢居高士差?

书此豁平昔,回首犹暮霞。

此诗作于大历二年(767)夏秋间。时杜甫客居夔州瀼西。

泛舟登瀼西,回首望两崖。东城干旱天,其气如焚柴。

长影没窈窕,余光散唅呀。

瀼西:西瀼(即今梅溪河)之西。详见《67009杜甫五律<卜居>读记》。

东城:指夔州城。唐时夔州城在白帝山下,东瀼(今草堂河)之西。宋朝时州城迁到西瀼之西。《方舆胜览》(卷57)夔州:大瀼水,在奉节县。州城以景德二年(1005)迁瀼西。

窈窕:深远貌。《赠石荆州》(晋-曹摅):轗轲石行难,窈窕山道深。《双槿树赋》(唐-卢照邻):纷广庭之靃(huò)靡,隐重廊之窈窕。

余光:落日之光。《咏怀》(魏-阮籍):灼灼西颓日,余光照我衣。

唅呀:张口貌。《玉篇-口部》:呀,唅呀,张口貌。《浔阳观水》(唐-李群玉):朝宗汉水接阳台,唅呀填坑吼作雷。《齐山怪石森耸》(宋-晁补之):山上有山俱巃嵷,谷中通谷更唅呀。《逍遥咏》(宋-赵炅):彼是彼非堪可重,常娥倚树笑唅呀。

大意:泛舟后登上西瀼西岸,回首远望夔门两崖。东边夔州城天气干旱,空气犹如烈火焚柴。长江的影子没入幽深之处,落日余光照着两崖,两崖中间形如唅呀张着嘴巴的样子)。

大江蟠嵌根,归海成一家。下冲割坤轴,竦壁攒镆铘。

萧飒洒秋色,气昏霾日车。

嵌根:嵌岩或嵌谷之根。《甘泉赋》(汉-扬雄):“深沟嵌岩而为谷。”《兵行褒斜谷作》(唐-武元衡):集旅布嵌谷,驱马历层涧。《寄华山僧》(唐-贾岛):苔藓嵌岩所,依稀有径通。《化城阁》(宋-王安石):大江蟠嵌根,回波自成浪。

坤轴:想象中的地轴。《博物志-地》(晋-张华):昆仑上北地转下三千六百里,有八玄幽都,方二十万里。地下有四柱,四柱广十万里,地有三千六百轴,犬牙相举。《青阳峡》(唐-杜甫):仰看日车侧,俯恐坤轴弱。

攒(cuán):簇拥;聚集。《广韵》:攒,聚也。

铘(:常指利剑。《庄子-大宗师》:我且必为镆铘。成玄英疏:镆铘,古之良剑名也。昔吴人干将为吴王造剑,妻名镆铘,因名雄剑曰干将,雌剑曰镆铘。《赠舍弟》(唐-杨宇):袖里镆铘光似水,丈夫不合等闲休。

霾:埋。《郑驸马宅宴洞中》(唐-杜甫):“误疑茅屋过江麓,已入风磴霾云端。”

日车:指太阳;指神话中太阳所乘的六龙驾的车;引申为时光。《庄子集释-徐无鬼》:若乘日之车而游于襄城之野。《九曲歌》(汉-李尤):年岁晚暮时已斜,安得力士翻日车?《同乐天和微之深春好》(唐-刘禹锡):桥峻通星渚,楼暄近日车。

大意:大江盘旋于深岩之根,流到海中自成一家。向下冲击似要割断大地之轴,耸立的绝壁像簇拥的巨剑镆铘。飒飒秋风两岸一片秋色,雾气昏沉湮没了夕阳的光芒。

峡门自此始,最窄容浮查。禹功翊造化,疏凿就攲斜。

巨渠决太古,众水为长蛇。风烟渺吴蜀,舟楫通盐麻。

浮查:同浮槎。木筏;木船。《博物志》(晋-张华)(卷10):天河与海通,近世有人居海渚者,年年八月有浮槎去来,不失期。《龙潭》(唐-韦应物):浪引浮槎依北岸,波分晓日浸东山。

禹功:指夏禹治水的功绩。《左传-昭公元年》:美哉禹功,明德远矣。《入峡寄弟》(唐-孟浩然):往来行旅弊,开凿禹功存。《移居夔州郭》(唐-杜甫):禹功饶断石,且就土微平。

翊():通,辅佐。《牵牛织女》(唐-杜甫):膳夫翊堂殿,鸣玉凄房栊。《赐道士邓紫阳》(唐-李隆基):自知三醮后,翊我灭残胡。

巨渠:巨大的水道。

盐麻:指吴盐、蜀麻。吴地产盐。蜀地产麻。《旧唐书-食货志》:“玄宗幸巴蜀,郑昉使剑南。请于江陵税盐麻以资国,官置吏以督之。《夔州歌》(唐-杜甫):蜀麻吴盐自古通,万斛之舟行若风。《客居》(唐-杜甫):“蜀麻久不来,吴盐拥荆门。”

大意:三峡之门从这儿开始,最窄处仅容一个木筏。夏禹功绩就是辅佐造化,疏凿峡江就着欹斜的山崖。太古时决开巨大的水道,众水都像一条条长蛇。吴地蜀地风烟渺茫,长江上的舟楫可以连通吴盐蜀麻。

我今远游子,飘转混泥沙。万物附本性,约身不愿奢。

茅栋盖一床,清池有余花。浊醪与脱粟,在眼无咨嗟。

混泥沙:《江赋》(-郭璞)或泛潋于潮波,或混沦乎泥沙。《伤韦景猷》(梁-沈约):税骖止营校,沦迹委泥沙。

附:附会,附合。

约身:《论语-颜渊》克己复礼为仁。何晏集解引汉马融注:克己,约身。刘宝楠正义:约如约束之约。约身,犹言修身也。《说苑-杂言》:“居不幽则思不远,身不约则智不广。”

一床:指狭小之地。《责贺琛勅》(梁-萧衍):至于居处,不过一床之地。

浊醪:浊酒。《与山巨源绝交书》(魏-嵇康):今但愿守陋巷,教养子孙,时与亲旧叙离阔,陈说平生,浊酒一杯,弹琴一曲,志愿毕矣。

脱粟:糙米;只去皮壳、不加精制的米。《晏子春秋-杂下》:晏子相景公,食脱粟之食。《史记-平津侯主父列传》:食一肉脱粟之饭。司马贞索隐:脱粟,才脱谷而已,言不精凿也。《杞菊赋》(唐-陆龟蒙):我衣败绨,我饭脱粟。

大意:俺今天是一个远游之子,四处漂泊混迹泥沙。世间万事都随其本性,约束自身不贪豪奢。所居只需狭窄的茅舍,清澈的水池上尚有余花。浊酒还有粗糙的食物,放在眼前俺不会咨嗟

山荒人民少,地僻日夕佳。贫病固其常,富贵任生涯。

老于干戈际,宅幸蓬荜遮。石乱上云气,杉清延月华。

日夕佳:《饮酒》(东晋-陶潜):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赠裴十迪》(-王维)风景日夕佳,与君赋新诗。

固其常:《兰亭》(东晋-王羲之):合散固其常,修短定无始。

蓬荜:蓬门荜户。《赠何劭王济》(-傅咸):“归身蓬荜庐,乐道以忘饥。《早夏寄元校书》(-司空曙)蓬荜永无车马到,更当斋夜忆玄晖。

月华:月光,月色;月亮。《效王微养疾》(梁-江淹):清阴往来远,月华散前墀。《春江花月夜》(唐-张若虚):此时相望不相闻,愿逐月华流照君。《舟中望月》(北周-庾信)舟子夜离家,开舲望月华。

大意:山地荒芜居人很少,居地偏僻但朝夕风景皆佳。贫病固然是家常便饭,富贵贫贱随其生涯。战乱之际在此老去,有幸这蓬荜柴门将风雨档遮。云气已升腾到乱石之上,月光已洒落到清杉之下。

赏妍又分外,理惬夫何夸。足了垂白年,敢居高士差?

书此豁平昔,回首犹暮霞。

分外:本分以外;格外。《三国志-魏志-程昱传》:上不责非职之功,下不务分外之赏。《晚思》(-高蟾)虞泉冬恨由来短,杨叶春期分外长。

惬:满意。《石壁精舍还湖中作》(南朝宋-谢灵运):虑澹物自轻,意惬理无违。《荷蓧晨门》(-吴筠):“道尊名可贱,理惬心弥闲。

足了:《世说新语-任诞》:“一手持蟹螯,一手执酒杯。拍浮酒池中,便足了一生。”

垂白:白发下垂;年老。《汉书-杜业传》:诚哀老姊垂白,随无状子出关。颜师古注:垂白者,言白发下垂也。

差:等级。《送陈王府张长史还京》(-独孤及)论齿弟兄列,为邦前后差。

豁平昔:《世说新语-德行》:“勿以我受任方州,云我豁平昔时意,今吾处之不易。”(方州:刺史。豁:舍弃。易:改变。)

大意:尤其特别的还能欣赏美景,心里满意又何必自夸。足以在此了却垂暮之年,所居哪敢与高士比高下?写下此诗改变平生的志向,回首向西看到夕阳西下。

这首诗共42句。前20句写柴门回望。首6句总写望夔城。泛舟梅溪河后登上瀼西,回头向东遥望夔门。一是看到总的气象。天气干旱,气如焚柴。二是看到总体图像。一条长影没于“窈窕”之中(指江)。落日余晖散于两崖,两崖之间犹如“唅呀”。(指夔门如张开之口。)“大江”14句写大江兼及江岸。大江盘旋岩根。江水向下俯冲似割地轴,绝壁向上耸立如巨剑镆铘。江水滔滔两岸秋景如画,雾气昏沉日光也被淹没。(两崖余光秋色,江峡“气昏霾日”。“唅呀”之貌。)三峡自此始,最窄处仅容一筏。大禹辅助造化,疏凿大江“就欹斜”。巨大的水流自太古开始,千万条江河犹如长蛇。吴蜀遥远风烟渺茫,大江联通吴盐蜀麻。

22句写柴门有感我今”8句写柴门生活清贫平无咨嗟。俺只是一游子,四处漂泊混迹泥沙。万事随本性,生活不图奢。只要有草房一间。浊醪或者粗食也没啥。(此处插入清池余花精彩。山荒”8句写柴门景佳堪娱。虽偏僻人少,但朝夕景佳。贫病本常事,富贵由天命。战乱之际有此养老之处,虽是蓬门荜户却也遮风挡雨。(虽有云气石上乱飞,却也有月光树上清洒。)赏妍”6句收结。写柴门生活知足。赏景本非必须,满意又何须自夸?但在这儿养老俺已满足,俺哪敢与“高士”比高下?写下这首诗记下俺与平生不同的想法,回首夕阳西下。(2句精彩。杜甫“平昔”的想法当然不是满足柴门生活。早年杜甫志向是致君尧舜上,再使风俗淳。即便到了夔州,还时不时想着回长安。末句回首照应开头回首,回首之后只见暮霞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