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聊斋故事:投错胎

 飘影23号 2022-06-09 发表于上海

文/慕容梓君

下面的故事,出自清代蒲松龄的《聊斋志异》,翻译时有所改动。

清朝年间,常州有个富翁叫刘化,大家都称他刘员外,娶妻张氏,家财万贯,吃喝不愁,但唯一疑惑的是,夫妻俩都五十岁了,至今没有儿子,只有一个女儿叫叶子。叶子从小就十分乖巧听话,夫妻俩视女儿如珍宝。

文章图片1

但这刘员外是有名的吝啬鬼,虽然家财万贯,即使是亲戚朋友也休想从他手里面借到钱财,更不要说施舍给别人了。

谁知在叶子十四岁这年,突然患病病死了,夫妻俩哭得死去活来的,从此以后,天就像塌了下来,家中冷冷清清的,刘员外天天唉声叹气,张氏便让丈夫纳妾。

刘员外把钱财看得比自己的命还重,怎么舍得花钱纳妾呢,于是就坚决拒绝了妻子的建议。

也许上天可怜刘员外夫妻俩无儿无女,这年年底,张氏生下一个儿子,刘员外欣喜若狂,把儿子看着是自己的命根子,并给儿子起名叫宝儿。

宝儿渐渐长大,他也很听话,但他秉性迟钝,七八岁的时候,说话还结结巴巴。但刘员外晚年才得来的这宝贝儿子,根本就不在乎,心想,反正家中有钱,儿子做事不做事都无所谓。

这天,有一个僧人到这地方化缘,这僧人只有一只眼睛,看上去非常邪恶。但他知晓人家隐密之事,了解他的人都把他视若神明,但对他也是又恨又怕。

这独眼僧人非常强悍,说自己可以决定人的生死,也能给人祸福,因此化缘几十、几百至上千两银子,他都是指名捐化的。富人大多都不敢违抗他,但他也从来也不去穷人家化缘,即使要人家的命,也化缘不来他所要的银两。

这独眼僧人来到刘员外家,并指明说要一百两银子,刘员外认为他是在敲诈,所以只给了他十两,独眼僧人拒绝接受,刘员外又加至三十两,但那独眼僧人仍然不肯接受。

那独眼僧人见刘员外不肯给他所要的银两数目,脸上邪邪地笑着,此时外面下起了小雨,雨水钻进了他的脖子,他这才恼怒地斥责刘员外,说:刘家家财万贯,一百两银两对你来说根本就不算啥,今天你缺一文都不行。

刘员外听了也很生气,心想,刘家的家财万贯是祖祖辈辈辛苦挣下来的,与你这独眼僧人有何相干,所以,便一文也不给那独眼僧人。

那独眼僧人临走前恶狠狠地说道:到时候你再后悔也来不及了,你马上就要大祸临头了。谁知那独眼僧人走后不久,宝儿突然头疼难忍,疼得在地上滚来滚去,脸色刷白,看上去就要不行了。

刘员外这才害怕起来,急忙带上八十两银子在街上找到了独眼僧人,并把银两递给他求救,独眼僧人不肯接受他的银两,而且冷笑着说道:你这吝啬鬼,银两加至到八十两也实在是为难你了,但我已经警告过你,不想给你再浪费口舌。说完,便扬长而去。

刘员外便沮丧地回到家中,妻子正在悲戚地哭宝儿,原来宝儿在他刚出门的时候就断了气。刘员外悲愤难忍,于是就写了一份诉状,把那独眼僧人告到了衙门。

县令仔细看了那诉状后,急忙派公差把那独眼僧人拘捕到大堂审讯,但那独眼僧人却满在乎,而且一点也不害怕,并露出对那县令鄙视的神情,县令大怒,便命令公差拷打他。

谁知公差仗打他的时候,就好像打在别人的身上似的,县令一看,便知道他有邪术,于是就让公差搜他的身子检查,竟然发现他的怀里面有两个小木头人和两副小棺材,还有五面小令旗子,等等一些邪恶的东西。

原来刚才公差是打在了那小木头人的身上,所以这独眼僧人才满不在乎的,县令看着这邪恶的东西责问那独眼僧人,是用什么方法来害死人的,但那独眼僧人仍然不知悔过,说刘员外应该受到惩罚,他命中不该有儿子,他这是在替天行道。

县令立即让公差把独眼僧人押解到监牢,并把从他身上搜到的东西统统给烧掉,当天夜晚,那独眼僧人因没有了护符,便死在了监狱中。

再说那刘员外跪谢县令后便回家去了,回到家时,天已经黑了,刘员外和妻子坐在床上伤心地哭泣,忽然,一个小男孩子进来,说:爹爹,为何走得那么的急,我拼命都撵不上你。

刘员外仔细一看,这孩子大约八九岁左右,夫妻俩很是惊讶,刘员外正要问他,只见这男孩若隐若现,恍恍惚惚像一团雾似的,转眼之间,男孩已经上床坐在了他的身边。

刘员外吓得赶紧把男孩推下床去,落地的时候没有一点的声音,男孩起身伤心地问道:爹爹,你为何要这样待我呢?

顷刻间,那男孩又重新坐到床上,刘员外和妻子惊恐不及,两人吓得逃了出来,男孩紧紧跟在他们的身后,阿爹阿妈叫个不停。刘员外和妻子逃到另一个房间,并迅速关上了门,回头一看,那小男孩已经在他的膝下。

刘员外便无奈地问:你是人还是鬼?到底想干什么呢?

男孩说:其实我们有父子缘分的,没有想到的是,我却阴差阳错托生到苏州姓詹的人家,父母给我起名叫良儿。

那天,我在门外独自玩耍,被路过的独眼妖僧迷惑,并杀死在桑树下面。他用妖术镇住了我的魂魄,被迫为他做害人之事,并让我为他受苦受难。妖僧在衙门被打,其实被打的是我,所以他才满不在乎。

幸亏爹爹告了那独眼的妖僧,他胁迫我的那些东西被烧了之后,他也就死了,所以我才得以解脱,为了报爹爹的大恩,我愿意做你的儿子。

文章图片2

刘员外拒绝说:人鬼殊途,我们怎么能在一起生活呢?现在你也解脱了那妖僧的魔掌,赶紧去向阎王报到吧,也早日轮回转世。

良儿伤感地说道:我们父子的缘分未尽,所以不能带着遗憾去投胎,否则,我还会像前世那样短命的。我只需要一间干净的房屋,给孩儿铺一张干净的床铺,天天喝一碗稀粥就可以了,缘分未尽,我怎能离开爹娘呢?

刘员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失去心肝宝贝儿子后,现在又得到了了一个鬼儿子,无奈,撵也撵不走,只好按照良儿说的话去做。良儿很是高兴,便独自住在那洁净的房间里,平常也听不见房间里的动静。

次日早上,良儿出来便像正常人一样洗漱,但不吃早饭,他正要去给爹娘请安,忽然听见母亲张氏在房间哭泣,并喊着宝儿的名字哀哭。

良儿便进入房间,首先给爹娘行了礼,问宝儿死了几天了,刘员外伤心地说道:今天已经是第三天了。

良儿想了想说道:现在正是天寒地冻,宝儿的尸身应该不会腐烂的,我们出去挖出来看看吧,也许他可以活过来呢。

但刘员外却不愿意,他不想在让宝儿死了还受到骚扰,死去的人怎可能复活呢。良儿说:爹爹,也许我能救活他。张氏听了,便跪下哀求丈夫,救救那可怜的宝儿。

家人便和良儿一同前往宝儿坟墓所在地,挖开一看,宝儿躯体果然完好无损,刘员外摸摸儿子的脸,似乎有体温,急忙把儿子抱回家中,正要招呼良儿时,却发现他没有了踪影。

刘员外把儿子放到床上,并赶紧用被子裹住儿子,一会儿的功夫,宝儿便睁开眼并要水喝,喝了一碗热水后,宝儿便起身坐了起来。

但宝儿的神情与往日不大相同,说话也利索了,但问起他以前的事情,他却摇摇头说不记得了,但明显能看出来,复活的儿子竟然变得聪明起来。

谁知道当天晚上,宝儿躺在床上似乎停止了呼吸,喊他推他都毫无知觉,夫妻俩以为他又死了,顿时都哭得撕心裂肺。

天亮,宝儿又苏醒了过来,方员外问儿子是怎么回事,他说:爹爹,我其实是良儿,我是借尸还魂了。

以前我跟随妖僧时,另外还有一个男孩子,他叫阳子,妖僧死了之后,我和他的魂魄同时被释放出来,那天我跟随爹爹回家之前,是和阳子告别的,当时因为追赶爹爹,告别时匆匆离去,该说的话还没有来得及说完。

文章图片3

昨天晚上,我的魂魂又去找到了阳子,得知他到阴间后,便给一位姓姜的员外做了干儿子。他说现在很满足,有机会再投胎转世。刚才他用干爹带盖马车把我送了回来,并让我代替他谢谢你也把他从那妖僧手中救了出来。

母亲急忙问他在阴间是否见到了宝儿,良儿说:宝儿已经投胎到一富裕人家去了,宝儿和爹爹没有父子缘分,他其实是金陵的尹恩,他投胎过来是向爹爹讨还你欠他的债罢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良儿又看了刘员外一眼说道:尹恩本来要投胎到詹家的,他有一个在阴司做官的朋友,他竟然让朋友作弊把我们两个要投胎的人家给交换了一下,这不仅害了你,也害苦了我,所以,我和那尹恩在人间都活不过十岁。

刘员外听了大吃一惊,原来他曾在金陵做生意时,向朋友尹恩借了一笔钱,并说贩卖的物品出手后,就赶紧拿钱还给他。谁知他磨磨唧唧还没有偿还那笔钱的时候,尹恩却突然患病病死了。

但这件事也没有其他的人知道,过后他也没有把这笔钱还给尹恩的妻儿,没有想到,尹恩竟然投胎做了他的儿子,儿子在世所花的钱数,正好是他欠尹恩那笔债,唉,因果报应丝毫不差啊。

母亲又问良儿是否见到叶子,良儿说:这事情我不太清楚,如果母亲想知道姐姐在那边过得好不好,我今夜再去那边打听一下吧,但不知道她是否已轮回转世。

第二天一大早,良儿便对母亲说:叶子姐姐在阴间过得很好,她嫁给了楚江王的最小儿子,头上戴满了珠宝首饰,出门总是前呼后拥的,现在是贵夫人了。

母亲问:她为何不回来看看我呢?我好想她呀。

良儿说:其实人死了之后,大多都不再挂念阳间的亲人们,慢慢地就彻底地忘记了。如果有人稍微地去提醒一下,才能想起曾经的爹娘,昨天我托姜员外设法引见了叶子姐。

叶子姐姐对我很客气,问我找她有什么事,于是我就告诉她爹娘十分挂念她。但她沉默好久都没有说话。

于是,我提醒她说:姐姐生前特别爱绣的是那并蒂莲,有一回剪刀刺伤了手指,鲜血染在那绫布上,姐姐便随手绣成个赤水云,至今母亲还悬挂在床头的墙上。母亲一看见那刺绣就念叨你,然后便哀伤不已,难道姐姐记不起来了吗?

姐姐又思索了半天才说道:好像是吧,我得先告诉郎君,才能回去探望爹娘。

母亲问:叶子啥时候回来呢?

良儿说:不太清楚,毕竟我也是第一次见她,也不敢多说。而且叶子姐非常冷淡,我也不敢多说什么。

这天夜晚,良儿突然对爹娘说:姐姐过来了,她的随从很多,院子里都站满了人。于是,家人把桌子移到中堂,刘员外又把其他的人员赶到别的房间,只留下妻子和良儿。

忽然,灯芯闪了一下,良儿高兴地说道:叶子姐姐已经坐下来了,刘员外和妻子一起看去,只见女儿坐在他们的对面,穿得雍容华贵,一副贵夫人的模样,此时此刻也是哀哭不止,母亲急忙上前去拥抱女儿,谁知却扑了个空。

文章图片4

叶子急忙让母亲坐下,并给父母行了见面礼,她这才哀伤地解释说:我现在只是虚幻的魂魄罢了,来这阳间是没有身躯的,让爹娘失望了。

母亲马上明白这其中的缘故,于是便失声痛哭起来,稍后,強忍住伤悲问女儿:听说孩儿现在做了贵夫人,我感到很欣慰,只是你身在楚江王家,你得小心行事呀。

叶子说:郎君对我也很好,公婆也非常喜欢我,他们从来都没有嫌弃过我,如果真的到了他们家不容我之时,便是我轮回转世之日,在阴间也不可能让你长久地做鬼,不论你的地位高低与贵贱。

刘员外奇怪地问女儿:你说的话分明是不想再轮回了,这是为什么?

叶子悲哀地说:女儿不孝,还没有成人便抛弃了爹娘,命赴黄泉,让爹娘为此伤心欲绝,至今无法赎这罪过。我竭力忘记人间之事,没有想到又被良儿提起,再想起爹娘的那一瞬间,我的胸口犹如撕心裂肺般的疼痛。说着,便抑制不住又哭泣起来。

良儿突然说道:姐姐不要哭了,姐夫派人过来接你回去。

叶子急忙站了起来,边哭边和父母拜别,说:女儿真的要走了。良儿却跟着叶子来到门外,说:姐姐,你不明白我为啥让你过来吗?

叶子恼怒地说:我该做的已经做了,你还要怎么样?

良儿冷笑着说道:你没有算出爹爹的大限将至吗?你还不赶紧想办法救救爹爹?

叶子愤恨地说道:我一个女子,怎么能救得了他,再说了,爹爹已经灯枯油尽,我怎能逆天而行呢?我可没有那本事?

良儿说:我知道你没有那本事,但你的郎君有的是办法,他最少还能保爹爹活上二十年。在你生前爹娘是多么地宠爱你,为何做了鬼这般无情无义?叶子听了脸色变得煞白,瞬间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不久,刘员外突然患病卧床不起,起初也没有在意,以为养一段时间就会痊愈,可没有料到最后药石无力,刘员外的病越来越严重了。

良儿难过地对母亲说道:恐怕爹爹不行了,有两个鬼差天天坐在父亲的床旁 ,他们拿着铁锁链 ,随时都会把人带走的,我昼夜哀求他们,但他们根本不理睬我。

母亲听之便哭着为丈夫准备后事,半夜:良儿突然对母亲说:姐夫过来探望爹爹了,闲杂人都暂时退避出去吧。

母亲抬起头一看,好像一个英俊的少年郎站在丈夫床前,抚摸丈夫的手并安慰着他,一会儿,那少年郎又对自己行了一个礼,然后笑着飘然而去。

良儿立即说:姐夫慢走,代我们问姐姐好。片刻间,良儿又笑着对母亲说:爹爹没事了,那两个鬼差也跟随姐夫一起走了,我苦苦哀求他们好几天都不理我,姐夫一过来,便乖乖地放了爹爹。

几天后,刘员外的病渐渐地有了好转,不到半个月的时间,身体完全恢复了健康。

文章图片5

后来,刘员外为良儿请来教书先生,来教良儿读书,良儿非常聪明又十分好学,十六岁考取了秀才。

良儿时常说起阴间的事情,往往在半夜时,便去探望姐姐和他的朋友阳子。二十岁的时候,成为一位阴阳使者。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