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大宋派到金国的卧底,被一首词打败

 花小鼠 2022-06-11 发表于广东
文章图片1

关于今年高考全国甲卷的作文题,最近有很多评论,大多集中在原著解读上了。但是对于一个考题来讲,总不能预设所有学生都精读过《红楼梦》,因此还是应该从题目本身出发来破题比较好,否则容易被绕进去。

题意大概是想让学生比较一下“移用”、“化用”或“独创”三者的优劣,大部分人应该都会认为独创的层次最高,我也认同这个看法,前天写的那篇文章就是这个意思。

其实所谓“移用”、“化用”,用更通俗的话讲就是玩梗。但是玩梗也是有上乘功夫的,今天就来讲一首玩梗玩得很妙的词。

话说金朝灭了北宋,对于许多宋朝派过来的使臣,都是直接采用“人才引进”政策,硬是让他们留在本朝当官——这可能也算得上是一种“移用”。这其中就有一位诗人叫吴激。

吴激是福建人,老爸是宋朝宰相吴栻,岳父是有名的书法家米芾,他在宋朝当官时就是一个诗书闻名的新星。金人攻破汴京的前一年,他出使金朝,后来被强留在金国当官。然而想家的心情是关不住的,吴激写了不少思乡词。

有一年,金国有个张侍御请客,邀请吴激赴宴,一起来的还有许多同样来自宋朝的官员。

文章图片2

宴会上,美酒美人齐备,席上觥筹交错,座下歌舞助兴。这时候有人发现,歌姬当中有一个气质出众,却憔悴落寞,于是近旁搭话,果然是个有故事的女同学。这位歌姬原来是大宋宣和殿里的小宫姬,由于靖康之乱被虏到金国,沦落为三陪小姐。她的经历马上勾起了席间一众南方名士的共情,于是有人提议,大家就以此事写一首词吧。

众人附议,但是谁先来呢?

座中有人说,还是有请宇文老师先写,定能为大家做个榜样。

不是那个“语文”老师,他叫宇文虚中。

话说他也是出使金国时被“引进”的大臣。由于他帮助金国依照唐宋建立了一整套规章制度,被金人奉为国师。因此,同时期被扣留在金国的宋朝士人背地里都很鄙视他。

但是宇文虚中同时也是金国的词坛盟主,当时达官贵人求词都要争相请他捉刀。不论头顶的光环还是身上的年纪,他都比吴激大,平时他就喊吴激为“小吴”。

在众人的一致呼唤之下,宇文虚中也不推辞,写就写,不一会儿功夫,一首好词展现在众人面前。

念奴娇

疏眉秀目,看来依旧是,宣和妆束。飞步盈盈姿媚巧,举世知非凡俗。

宋室宗姬,秦王幼女,曾嫁钦慈族。干戈浩荡,事随天地翻复。

一笑邂逅相逢,劝人满饮,旋旋吹横竹。流落天涯俱是客,何必平生相熟。

旧日黄华,如今憔悴,付与杯中醁。兴亡休问,为伊且尽船玉。

这首词,演的是一出乱世佳人,写的却是亡国之痛,而末句则是无奈又颓废:不要问我天下兴亡,今天只想为她干了这杯酒。

“来来来,喝完这一杯,还有一杯。”

等等,这一句你一定眼熟:流落天涯俱是客,何必平生相熟。

没错,这句玩的是白居易的梗,《琵琶行》里的名句: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

词一写完,众人纷纷叫好,宇文虚中自己也颇为满意。要知道,古代文坛有个潜规则,就是写诗尽量不要引用前人的句子,但写词可以不用那么较真,用得妙反而会有更新鲜的效果。

那么接下来轮到小吴出手了。

吴激沉吟一会儿,心想小吴代表的是正气尚存的大宋臣子,不能输!既然宇文老师玩的是古诗的梗,何不把它玩到极致?那就让我接续大唐的文脉,在金国的土地上撒个野吧!

一时间,吴激仿佛梦回唐朝,一曲曲唐人诗歌在耳畔响起,伴随着手上提笔蘸墨,一首绝妙的《人月圆》落纸:

南朝千古伤心事,犹唱后庭花。

旧时王谢,堂前燕子,飞向谁家?

恍然一梦,仙肌胜雪,宫髻堆鸦。

江州司马,青衫泪湿,同是天涯。

你看这首词,吴激同时被杜牧、刘禹锡、白居易附体,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第一句,来自杜牧:“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

第二句,来自刘禹锡:“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

第四句,来自白居易:“座中泣下谁最多?江州司马青衫湿”。而且在最后,他把“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梗又玩了一遍,瞬间碾压宇文虚中。

“妙!”席间众人同声说。

一帮宋朝名士在赞叹之余,不由得想起故国往事,思绪飞到了秦淮河畔、乌衣巷口、浔阳江头,一时间竟都默然无声……

要论玩梗,吴激的这首词恐怕是玩出名场面的顶级作品。

座上的宇文虚中也是默不作声,在心里暗暗说了一个字:“服!”从此以后,只要有人来求他填词,他都说:去找小吴,他才是金朝的方文山。

但是,后来的历史证明,宇文虚中是被同僚深深误会了——他居然在金国当了大宋的卧底!

文章图片3

电视剧里的宇文虚中

我们知道,宋徽宗和钦宗父子当时就在金国当俘虏,宇文虚中一直在秘密设法将这两位皇帝营救出来。另外,他还通过自己的影响力为大宋挡了好几次兵祸,暗地里又串联东北的汉人和契丹人起来反金。可惜他在金国策划谋反,后来被秦桧告密,全家都被金朝处以火刑。

吴激一战成名,坐上了词坛盟主宝座。金朝文坛一哥元好问给了他六字评价:国朝第一作手。

金朝皇统二年(1142),吴激在为官的任上辞世。他至死都没能回到南方,再也看不到乌衣巷口的那一斜夕阳。

感谢你阅读、转发和关注!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