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李瓶儿死了西门庆哭了,始于偷情终于爱情,这场死别令人动容

 教育论剑 2022-06-18 发表于江苏

《金瓶梅》第六十二回,年仅27岁的李瓶儿死了,距离爱子官哥儿夭折还不足一个月,才仅仅二十四天而已。

李瓶儿死了,西门庆哭了,哭得很伤心,脸贴着脸哭,哭得声音都哑了,口口声声叫着“我的好性儿有仁义的姐姐”。

李瓶儿至死,依然痴痴地为西门庆着想,依然舍不得西门庆,依然不后悔当初的选择,尽管夜夜为花子虚索命的噩梦所扰。

读了这段文字,谁都没有理由怀疑这是一个动人的爱情悲剧。这段充满悲戚的生死离别,足以令人为之动容。

虽然始于欲望与偷情,但是李瓶儿对西门庆却是动了真情,她真的是爱西门庆,对西门庆死心塌地,及至死都在为西门庆着想,一心为西门庆好

官哥儿夭折,潘金莲又指桑骂槐,丧子之痛加暗气憋屈,李瓶儿忧愤成疾,彻夜难眠,夜梦花子虚来找,但她“舍不的西门庆,不肯去”,可见对西门庆痴心不移。

李瓶儿病重之后,西门庆常不上班在家守着她,她总是劝西门庆“公事要紧”:

“只怕误了你的公事……你男子汉,常绊住你在房中守着什么”“我的哥哥,你依我,还往衙门去,休要误了,你公事要紧”。

且不论西门庆如何混迹于衙门中,但这些话,分明出自一个中国传统的贤妻之口,读来令人感佩。

当后事提上日程,李瓶儿对西门庆的真情,足以打动每一个读者。听西门庆说要买副寿木来冲一冲,李瓶儿想到的是西门庆:

“也罢。休要信着人,使那憨钱。将就使十来两银子,买副熟料……你诺多人口,往后还要过日子哩!”

为了西门庆,想着他“往后还要过日子”,李瓶儿连一口好棺材都舍不得用,这就是无我之爱!

临终遗言,李瓶儿表达了对西门庆深深的爱恋与不舍,依然牵挂着西门庆的家业,是千叮咛万嘱咐。她双手抱着西门庆的脖子,呜呜咽咽地悲哭:

“我的哥哥,奴承望和你并头相守,谁知奴家今日死去也!趁奴不闭眼,我和你说几句话儿。你家事大,孤身无靠,又没帮手,凡事斟酌,休要那一冲性儿。大娘等,你也少要亏了他的,他身上不方便,早晚替你生下个根绊儿,庶不散了你家事。你又居着官,今后也少要往那里去吃酒,早些来家,你家事要领。比不的有奴在,还早晚劝你。奴若死了,谁肯只顾的苦口说你?”

谁能说这不是深沉而真挚的爱?谁能不为之动容?西门庆听之如刀剜心肝,这是真的,不是夸张的。

尽管西门庆是一个十足的花心萝卜浪荡子,但是他对李瓶儿却是真心实意的,他为李瓶儿流下的眼泪,并不虚伪

爱子官哥儿夭折后,李瓶儿伤心过度。西门庆不仅安慰李瓶儿,安排人看护防其轻生,还“一连在他房中歇了三夜,枕上百般解劝”。这是一个很贴心的男人。

李瓶儿病重后,西门庆隔一天在家陪护一次,李瓶儿劝他“公事要紧”,他哭着说“我见你不好,心中舍不的你”“我不在家守你两日儿其心安忍”,又对应伯爵说“丢的我上不上,下不下”。这绝对是真心话。

为了给李瓶儿治病,西门庆也算是穷尽了办法,请医生把脉下药,也找道士驱邪除祟,真的假的,好的差的,都找来试一试,最后还花三百二十两银子买副好板为李瓶儿冲冲。

当李瓶儿说只要十来两银子的寿木时,西门庆“听了如刀剜心肝、剑挫身心相似,哭道:我的姐姐,你说的是哪里话?我西门庆就是穷死了,也不肯亏负了你!”这是一个有情义的男人。

潘道士顺李瓶儿命在旦夕,西门庆“满眼落泪,哭泣哀告”,求潘道士救李瓶儿,潘道士说“定数难逃”,西门庆才无奈作罢,送他离去。

而对于潘道士告诫西不要往李瓶儿房里去,“恐祸及汝身”,西门庆未听从:“法官戒我休往房里去,我怎生忍得,宁可我死了也罢,须得厮守着,和他说句话。”可谓情真意切。为了李瓶儿,西门庆这也算是把生死置之度外了。《红楼梦》里贾宝玉去看染病临死的晴雯,与这儿有点相似。

西门庆进李瓶儿房里,与李瓶儿说了最后几句话。尽管西门庆很花心,但此处足见他对李瓶儿也是真心相爱,所以在听了李瓶儿临终嘱托后,他如刀剜心肝哭道“……疼杀我也!天杀我也!”并且说让丫鬟为李瓶儿守灵:“有我西门庆在一日,供养你一日。”

李瓶儿终于还是死了,西门庆痛苦到了极点,俨然一个痴情种,且看作者描述:

这西门庆也不顾的甚么身底下血渍,两支手抱着他,香腮亲着,口口声声只叫:“我的没救星的姐姐,有仁义好性儿的姐姐,你怎的闪了我去了,宁可教我西门庆死了罢。我也不久活于世了,平白活着做甚么!”在房里离地跳的有三尺高,大放声号哭。

西门庆磕伏在他身上,挝脸儿那等哭,只叫:“天杀了我西门庆了,姐姐!你在我家三年光景,一日好日子没过,都是我坑陷了你了!”

在月娘率领李娇儿、孟玉楼、潘金莲为李瓶儿穿好衣服,梳妆整理好遗容,抬到前厅后,西门庆又是忍不住抚尸痛哭,口口声声叫着“我的好性儿有仁义的姐姐”,把嗓子都哭哑了,几乎哭了一夜,没梳头、没洗脸、不吃饭。对于李瓶儿的葬礼,西门庆更是给予了高规格的厚葬。

《金瓶梅》的伟大之处,重要一点就在于打破了传统小说中人物脸谱化的特点,赋予人物多样化的性格特征。这很符合生活的真实。李瓶儿与西门庆,各自固然有道德上的问题,作者予以了批判,但是作者并没有因此而否认他们之间的真情。

李瓶儿原是梁中书的妾,后来被花太监找媒人说与侄子花子虚,再后来就是与西门庆偷情,最后对西门庆死心塌地,可谓是由色到情,而且至死不悔,一片痴心。西门庆呢,大名鼎鼎的刀巴鬼,见到女人走不动路,纵欲无度,但对李瓶儿却也真心实意,其情其泪皆不虚。

然而,这段爱情虽很动人,但毕竟是开端于非道德,且花子虚也是间接死于李瓶儿之手,所以作者在动情描述这场死别时,还是保持了足够的理性,在开头以回前诗的形式,表达了自己的立场:

行藏虚实自家知,祸福因由更问谁?善恶到头终有报,只争来早与来迟。闲中点检平生事,静里思量日所为。常把一心行正道,自然天理不相亏。

因此,这段爱情,可以定性为一场孽缘。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