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愚者偏爱盲目冲动,智者遵从理智理性,在秩序和良知的规范下行事

 知鱼之乐uo5wuu 2022-06-27 发表于河南

人之所以与动物不同,在于人有立志,通过理智,人可以决定自己做什么,不做什么,应该做哪些,不应该做哪些。有了理智,人就可以非常清醒地选择对自己有利乃至于对人类整体有益的生活。比如帮助他人、团结互助、像对待家人一样对待自己的邻居等等。正是因为理智,人变得不自私不狭隘不小我,把那些肤浅、低俗和空虚的事物尽可能地剔除掉。

从现今社会看,人类的世界过于庞杂,生活的多元程度日益加剧,人们尤其缺乏那种通过理智平和的心态内化培育出良好生活,很多人为了利益和自我,总是处于冲动和情绪化的边缘,这样下去,是无法长久为续的。人的冲动情绪如同洪水,出现时极其猛烈,能一下子把最成熟和最理智的事物冲击得无影无踪,整个人一下子变得如同恶魔一般,甚至连自己都无从认识和把握。

此时,就需要理智这座大山去阻止和化解,理智让人性变得稳定而坚固,不被外在的虚假表象所蒙蔽,不被不良的情绪所激发和激化,为人的内在赋予强大和统一的秩序。在理智面前,那些图一时快乐一地得失的冲动或情绪,是得不到存活的机会的,因为这些事物没有深度,它们总是显得无比的浮夸、低级和卑微。

世人都把爱情看得很重要,其不知爱情是很不理智的一种情感,它会让我们远离平和而自在的生活。有人甚至认为生命中如果没有爱情,就如同一棵从不开花的花,变得毫无意义和希望。这种观点体现出很多人对爱情的渴望和追求,但从长远看,并不利于我们调伏情感的波动起伏。而在古希腊犬儒哲学派看来,过平静无欲的生活才是最值得提倡和追求的,情欲影响人的理性判断,左右我们的正常心智,是阻碍我们进行理智思考和正确选择的大敌,因此需要加以摒弃。在很多心智非常成熟老练的智者心里,爱情看似令人向往,实则是导致心灵剧痛的祸端,应该加以避免。

人生在世,心灵安宁才是最大的幸福。有人问苏轼,你的家在哪里,他的回答:此心安处是吾乡。苏轼活得何等的大气,何等的睿智和阔达。如果他囿于眼前的得失或一时的悲喜,是不可能有如此心态和格局的。

在哲学诗画看来,不受欲望和虚妄念头的控制是所有智者的特征,他们看淡一切,从容生活;他们放下内在的执念,把生命和几乎所有的精力用来思考和研究哲学,关注人类整体的未来,过有趣且有意义的生活,这才是生命境界和生存意义的至高体现。

无聊的人之所以无聊,在于他们无法抵抗欲望的诱惑,总想着如何满足自我。庸俗的人之所以庸俗,在于他们的精神毫无高尚之物,充满着低级下作的肉体享乐。纵观历史,人类不幸和苦难的因子从一开始就种下了,人从一出生就注定要历经磨难和尘世之痛,不幸的是,我们多数人沉迷其中,面对欲望和烦恼的海洋,我们一个个像不知回头的傻子一样不停地往前游,却不知等待我们的是活着的重压和偶然的巨浪,是仅凭人无法彻底消除的无边的苦痛。

所以,人必须醒悟,然后意识到存在本身为这个世界带来的创伤,为此用生命去忏悔和弥补。如果我们能用超拔的精神和克制的理性找到那条托起自己的船,让它帮助我们远离任性、破坏、情欲和冲动等一切不切实际的人类幻想,我们就能获得内在的祥和与心安。

当精神得到充实,逻辑重新回归,真理和理智得以充分地展现,生命不再流浪无助,迎接我们的或将是前所未有的黎明时刻。

结语

用身体欲望思考的人,获得浅层快乐和极少的真知。用大脑逻辑思考的人,获得中层快乐和部分真知。用净化后的灵魂去思考的人,获得顶层快乐和大部分真知。

在冲动、理智、再冲动、再理智的往复循环和辩证统一中,世人终将看清自己,用属于自己的理解给出“我是谁?我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的答案。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