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民国“地狱杀手”张平,专找良家妇女满足兽欲,为避祸投国军

 迷茫的星空610 2022-07-02 发表于湖南

一-、在淋漓鲜血中满足兽欲

张平原名张大治,湖南古丈县张家坨人,生于1906年4月。他的祖父张朝玉,是张家坨的大财主,家有水田160亩。张平出世时,其父张廷舟科举不中,吞服鸦片身亡。其母改了嫁。从此,张平由其祖父抚养。祖父对他娇生惯养,宠爱纵容。使张平从小野蛮成性。9岁在李家洞读书时,他就用砚池把老师砸得头破血流,因品行恶劣,先后被数所学堂开除。此后,张平在家不务正业,玩枪弄棍,寻事挑衅,成为李家洞地方的小恶霸。

1921年,年仅15岁的张平即娶向丁丁为妻,开始猎及男女之事,张平生性残暴,对女人从不施温存,只图强暴为快,向丁丁服侍稍有不调,张平便拳脚加身。一次,向丁丁正在行经,张平也要强行夫妻之事。他抓住向的头发,将她强行按倒在地,剥下她的衣服,把向于丁折磨得鲜血直流。张平一一看见血,更刺激起他身上的兽欲,他随手抽下一根宽大的牛皮带,对着向于丁的大腿和臀部猛抽狠打,一面哈哈大笑,继续发泄兽欲。向丁丁被张平无辜毒打,受尽凌辱,走投无路只得丢下不满周岁的女儿张桃英,吞服鸦片自尽。

张平为匪,年仅18岁。但其天不怕,地不怕,吃喝嫖赌,烧杀抢掳,样样俱全。当地百姓都不敢惹他。

张平整日游手好闲,四处追寻女人。见一个爱一个,不搞到手决不罢休。附近山寨,方圆几十里,从没出过门的黄花闺女到风姿绰约的少妇,只要被张平看中了,就难逃厄运。张平强暴的女人,是明也来,暗也来。穷人老实人家,张平则光明正大,入夜破门而入,径直步入香闺,拉上床便下手,无人敢阻。否则,全家性命难保。张平不仅霸占人家闺女、妻室,兴致好时,他还在人家屋里住上几日。并要好酒好菜招待,整日陪他作乐,供他发泄。

一次,张平闯入一户姓卢的人家,看到卢家小女儿水灵动人,当时就用一把菜刀威逼卢家小妹脱下衣服,然后当着卢家所有人的面,在她的痛哭声中将其奸污。临走时还用刀在卢小妹胸脯上划了一道口子,鲜血直流。俗话说:“朋友之妻不可戏”。张平不仅强暴不认识的女人,对朋友的女人也垂涎三尺,眉来眼去,勾勾搭搭。李家洞团防副局长张廷富与张平交往甚密。张廷富的婆娘风韵过人,皮肤又白又嫩,丰满无比,是李家洞出了名的美人儿。张平长期以杀她3岁的儿子作要挟,胁迫她与其云雨淫乱。只要张平开口她就必须到,张平不开口,她就不敢走。张廷富对此事一直耿耿 于是,双方都伺机除掉对方。

1924年冬月19日晚上,大雪纷飞,张廷富一-家围在火塘烤火。张平邀集张大美等3人闯进张家,将张廷富夫妇及其父母和小弟枪杀。当时,张廷富的妻子已临近分娩,被\打死时婴儿流产出来,也遭残害。张平杀害张廷富一家6口,社会舆论很大,官方也很重视,张便仓惶出逃了。

二、 加入“国军”,为非作歹

张平杀人潜逃后,各方虽多方缉拿。但张平命大福大,回回都被他滑脱。最后,他逃至沅陵县姑妈家躲藏起来。张平是个不甘寂寞的人。杀几个人并不能使他有所收敛。不能出头露面,他就暗地里找女人作乐。总也1927年,张平的藏身之处终于被他的仇人发现。张平险些被抓他的保安团士兵击毙。保安团退去,张平感到自己势单力薄,到头来免不了挨打。便离开了藏身之地,另寻靠山了。

1928年,张平经人介绍到一二八师旅长舒安卿手下当副官,给舒安卿看守沅陵清水坪的庄园。

张平在舒安卿部养精蓄锐,聚集实力,以图日后干成一番大事业。 但他匪性不改,淫欲难填,到处为非作歹。他倚仗舒安卿的势力,强抢民女,勒索商贾,无恶不作。好在此时张平羽翼未丰,形单影只。还成不了什么大气候,只能搞一些小打小闹的把戏。1935年张平随舒安卿部到永(顺)保(靖)- -带'剿共”,后来驻在永绥县城,在这里他虽与16岁少女杨炳莲结婚。杨炳莲是永绥县出了名的美人。张平为了占有这个小美人颇费了一番功夫 。他先以电积食盐之罪逮捕了杨炳莲的父亲,继而潜入杨的闺房,把又惊又怕地“笼中小鸟'通于绣榻之上,软硬派施,欺哄吓诈,轻而易举地占有了吓得浑身无力瘫在床上的杨炳莲。

三、人头算什么,割下来当球耍

抗日战争中,舒安卿部在浙江嘉兴一带抗日,同日军血战7天7夜,因缺乏弹药和粮食补给,几乎全军覆灭,舒安卿带着残兵回到沅陵后,张平为舒安卿熬汤煎药,阿庚殷勤,博得舒的好感被收为“义子”。并由舒安卿推荐当上了古丈县警察局巡官。不久,又当上了警察中队长。

自古官匪就是一个锅里吃饭的兄弟,他们欺压的都是老实的百姓,警察不通匪,就不是警察,黑势力如果不与官府沟通就成不了气候。野心勃勃的张平,当上中队长并不满足,仍为非作歹,扩展势力。他以警察中队长身份,四处排除异已,罗织亲信,收缴枪槭,据为已有。为了消灭那些势力比较大的土匪帮派,他有意挑起各区土匪之间的厮杀,从中渔利。

李家洞附近的胡家岭,有胡小衡、胡小芸兄弟,势力很大,张平认为对自己是个威胁。1938 年,张平指使杉树坡的宋太仁偷走胡小衡两头水牛,并带领十几人,攻打胡氏兄弟,打死了胡小芸的儿子胡锦杰,把头割下来挂在树上。胡氏兄弟被迫搬到金华山,并从石门寨请来张安绪张安成 兄弟保镖。1939年5月,张平指派徐永耀等人将张安成打死,逼得胡氏兄弟不敢在金华山居住,使徐永耀等人占据了金华山。

张安绪为了替弟报仇,与胡氏兄弟从沅陵清水坪请来保安团,打死了徐永耀,也将首级割下挂在树上,把火烧了金华山的古庙,烧死徐永耀的两个无名小卒。这年冬天,张平指使宋太仁从淘金溪、杉树坡、徐家岭等寨纠集几十人,围攻胡家岭胡氏兄弟,打死了胡小衡的儿子胡锦泽。胡氏兄弟又从乌宿请来保安团攻打张平,反而被张平打败。胡氏兄弟斗不过,只得归顺张平,成了张平随时可吃的“窝边草”。

由于张平残害百姓,危害地方,百姓纷纷向永顺专署和沅陵专署告状。永顺专署布告各地通缉张平。1940年 10月,张平被撤去警察中队长职务,他带着妻儿和心腹打手回到老巢李家洞,图谋东山再起。

张平回到老巢后,凭借他在外闯荡多年的经验,利用他的钱财枪炮,势力很快就膨胀起来,他首先组织武装。他邀集一帮狐朋狗友,砍香盟誓,结拜28个老“兄弟”,纠合人枪100多,在金华山落草。其次,在悬岩绝壁上的岩洞里筑墙建屋,准备安全之地,防人暗算。第三,把老“兄弟”派出去放“边棚”(暗哨),拦路抢劫,打家劫舍,坐地分赃。张平的野心和打算是:当不上司令当草寇王,占不了古丈占李家洞。

为了独霸李家洞,石门寨的大财主张楚才便成了他的头刀肉。张楚才在北平上过大学,后来随父经营木材生意。张平对张楚才的田园家产,垂涎三尺。1941 年,吴家坪的保长因受到张楚才的欺压,怀恨在心,他找到张平说:“张楚才砍了几百码子木材,准备运往鹦鹉洲出卖,要买回枪支打你。”张平听了火冒三丈,决定借机攻打石门寨。

1941年6月14日,张平聚集100多人,分两路包围石门寨。寨上,20多户、100多人听到枪声,纷纷外逃,张楚才一家跑到外地避难。张平- -伙冲进石门寨,打死了张楚才的保镖亲信数十人,全寨30头耕牛以及生猪、鸡鸭、粮食、衣物被掳劫一空,然后一把火,整个石门寨浓烟滚滚,一片火海。老百姓房屋被烧后,有的住岩洞和古庙,有的背井离乡。收割季节,谁也不敢开镰。张平又派匪徒将石门寨所有稻谷全部抢收。

第二年年初,张平派吴家坪的胡开书等10多人在鱼儿溪、吴家坪一带放“边棚”伏击张楚才。一次,在鱼儿溪过河时,胡开书一伙当场把张楚才之妻向氏及其儿子张敬柏打死,两个媳妇跳水后被捉。后来,张平又带人在吴家坪油房打死张她才的母亲和木匠张璜初、汪友庭3人。进而新占了张楚才在老官坪、李家洞、中柱岭的3个庄园。

张楚才回不得石门寨,跑到省里告状。1942年7月,省政府派一连正规部队和乡兵约200余人,从乌宿出发,到李家洞剿拿张平。张平闻讯,带领28个老“兄弟“跑到白路界观察后,兵分三路:路从王家坨,一路从张家坨,一路从寨中突然冲出,保安团被打死13人,当即撤出。

张楚才斗不过张平,被迫在老官坪摆酒设宴,与张平取和,要求撤回石门寨。张平考虑再三,他一来怕张楚才在外活动,乘势与其决斗,胜负难测。二来张楚才在自己管辖的地盘上,要搞掉他易如反掌,便允许张楚才搬回石门寨。一次,张平派张老五暗杀张楚才,张老五过了半年未下手,张平怕走漏声,派人在镇溪将张老五打死。一.直到1945年,张楚才在鱼儿溪扎木排,张平派人在晚上缠住张楚才,在打牌时,将张楚才绑了用刺刀剖腹后捆上石磨,沉入酉水河中。张平表面上假装派人调查,把替张楚才守屋的张延江抓走。张延江因替张平承担了罪名,坐牢有肉吃,家里还得800斤稻谷,只关上几个月便放出来了。

张平为了谋求官职做护身符,托人送鸦片给国民党古丈县党部及县政府大小官员,官大多送,官小少送。张平便于1943年2月在古丈加入了国民党,土匪头子一下成了国民党员。

1943年调整县界,古丈县由7乡1镇扩充为12乡1镇,李家洞划为保安乡。张平给县长送鸦片,于是当上了保安乡乡长。从此张平成为李家洞的坐地虎。他命全乡种鸦片,按株定产,按产抽烟税。保安乡百姓因交不足税而被杀害的有15人,逼得卖儿卖女的有12户,弃家讨饭的有13户。而张平家里装满了几大缸鸦片烟,成了张平升官发财的资本。他用鸦片换枪,又把枪用高价卖给百姓,美其名日买“自卫枪”,规定家家要买,不买不行。

他还用从老百姓手里刮来的鸦片购置不少田地.张平的苛捐杂税多如牛毛,有土地捐、人头税出谷税、存谷税、火坑税等,许多农民因交不出捐税,被割掉下身、吊半边猪、搞儿抱桩、踩红犁头,不计其数。张平特别爱吃猪舌头,沅陵县桐木溪有个向二老,因忘记给他留猪舌头,张平拿着刺刀说:“没有猪舌头,你的舌头也一样。”-刀刺进向二老的嘴巴。可见张平是何等的残酷歹毒。

1943年,张平用搜刮来的钱财,在李家洞修建住宅,建筑碉堡和石围墙;后来又重修金华山,上设碉堡、粮仓、水池和弹库。张平强迫每户农民出7个白工,逼老百姓下自己屋上的瓦,拆自己的壁板,为他修建公馆。这年10月,张平新屋上梁,大摆酒宴,晚上打夜靶,凉水坡财主瞿生振的儿子瞿永茂,打靶百发百中,此人是张平的外甥,又是胡小衡的女婿。张平见他枪法好,很是忌恨。第二天当他辞行后,行至在淘金溪界上,张平派人将瞿永茂击毙。

瞿生振怕张平灭九族,携带家小逃到沅陵控告张平。1944 年3月14日,国民党七十四军派了一个连进剿张平,刚到天台山,就被张平的匪徒打死一个排长。七十四军便扬言要踏平李家洞,剿灭张平。张平见势不妙,跑到古丈县城给新任县长陈立谟送鸦片,请他游说七十四军。同时,派人抬两缸鸦片到沅陵“酬劳”,七十四军也以4箱弹药作为回赠。接着收兵回省。

新任县长陈立谟为了在古丈站稳脚跟,便利用和依靠张平的势力。1944 年10月,古丈县成立清乡司令部,陈立谟担任司令,叫张平任副司令兼河防大队长。接着,又向省主席薜岳密荐张平为古丈县自卫团副官。在陈立谟的支持下,张平如虎添翼。

1944年7月,古丈县政府成立土地陈报处,丈量田土,征收田赋。丈量员在西南乡、仁爱乡受阳,引发了一场大规模的土家农民反土地陈报运动。参加这场|争的农民达1500多人,并有730多支枪。9月21日、他们分别从杨家河、业者湖出发,直通李家洞。引张平纠集的400多人在枫香塘阻击失利退至千田场向县长陈立谟告急。在国民党独立团的配合下,张平反击得手,参加斗争的农民有700多人被屠杀,尸横遍野。

这次作战中,张平的一个心腹和两个“老兄弟”被打死。张平命令从捉来的人中,挑两个年轻的祭坟,残忍地用尖刀把这两个年轻人从头到脚进行剥皮剥皮由张平亲自操刀,他瞪着双血红的眼珠子,喷一口酒在一个年轻人的头上,然后用利刀从额头划了一圈,待头皮外翻时,他用双手揪着皮肤向下拉,受刑者发出凄凉的叫喊,而张平愈加得意。当他把受刑者的皮剥到余下时,受刑者已是一身鲜血,脸部和颈部尽是蠕动颤抖的血乎乎的肌肉,喉头发出一种惨不忍听得吓人的嘶鸣。张平却拿着刀,欣赏起他的力作来,而且,还毫无人性地舔着被害人的血。

在干田坳一仗中,张平获枪500多支,机枪2挺,白朗宁手枪1支,还夺得大批财物。张平的恶迹如此昭著,却获得国民党“清剿”总指挥傅仲芳“记功”奖励;“四省绥靖”主任彭元华,也在黔江召开的县长会上夸奖张平的“干田坳之役”;永顺专署专员孙常钧除通报“表扬”张平外,并于1945年8月15日,亲自到古丈为张平“庆功”,授旗3面。连省主席薜岳也送了锦旗。这年11月,张平手握“枪杆子”,脚踏血糊糊的“人梯”当上了古丈县参议员。

四、奸杀少女,无恶不作

经过“干田坳之役”.张平的实力大增,更加肆无忌惮。他常常找借口,挑事端,借机消灭其他地方武装势力。

进攻岩排溪。岩排溪有十几条枪。张平从1944年至1947年.3次派人攻打,通走黄祥国、苏世德、黄开照,打死他们的亲属15人,烧毁其房屋,新占其田庄。

赶走覃子美 .沅陵清水坪覃子美有三四百人的武装,因与张平不和,1944年10月,张平带几百人到清水平围攻覃子美,打死覃的兄弟,生擒覃的娇妻和另一个兄弟,覃子美只身出逃,家产被洗劫一-空。

图谋舒安卿。舒虽是张平的恩人和义父,为了搞舒的十几条枪,张平逼迫舒的外侄谋杀舒安卿。未及下手,舒安卿病故。张平遂将其十几条枪据为已有。

张平还陆续征服了李家洞周围的地方势力尹晓楚、陈昌洪,赶走了侯义金、侯文银等。一般老百姓更是任他宰割。1949 年5月,张平在鲁家寨过路见一 婴儿在摇窝里啼哭,他走过去提起婴儿往空中一- 抛挥刀将其劈成两半,扬长而去。真是个残忍已极的杀人魔王。

1949年湘西爆发“事变”。事先,湘西各县军政头目,在古丈开会。张平于2月上旬在古丈发难,占领县政府,赶跑县长王天龙。为掩人耳目,张平未马上接任,而由孙习林代理县长。接着,2月27日,张平自称司令,率1300余众,从古丈出发,到辰溪抢劫兵工厂,抢得步枪400余支、机枪数十挺、子弹若干和迫击炮3门等。

4月初,省府决定进剿湘西土匪,派保安第五旅周笃恭部由沅陵向古丈进军。张平的喽罗兵龟缩在李家洞,坐山观虎斗。这时的古丈县政府失去武力庇护,偏安在断龙山上的泽土库。湘西各地方武力纷纷赶赴古丈,对周笃恭部形成由南到西的弧形包围,战场拉开30余里,整天枪声不断,迫使周笃恭部撒高古丈。省府自认无力,改变了对湘西用兵之举。“湘西事变”使张平得以“腾达”。1949年6月国民党省府任张平为湘西自卫军沅(陵)古(丈)泸(溪)边区总指挥。他成立了由小队、中队、大队到支队的武装组织。并在沅陵泸溪两县成立4个支队。总指挥部设在古丈张平的的公馆内,下设副官处、参谋处、军需处,由手枪队、特务队、直属大队、游击队、6个常备支队和8个后备支队组成,共有2800余人,各种武器1900余件。

7月中旬,张平以武力迫使县长孙习林辞职。8月1日,张平率手枪队占领古丈县政府,自封古丈县县长。国民党反动派土崩瓦解之时,张平被封为国民党'暂编第十一师”师长,他将6个常备队扩编为3个纵队,面向沅陵方向构筑工事,布下所谓三道“防线”,死心塌地与人民为敌,妄图与我解放军相对抗。

尽管战事吃紧,张平仍忘不了满足他无底的色欲。1949 年,年已44岁的张平,又看中了古锡镇不满13岁的少女李祖玉。张平身边的道士对张平说:“与少女相交,补精益肾;与未育儿女的少女交欢,则无损无益;与有仔妇人交合,则损精伤肾,穷极短命。张平听信道士之言,强娶李祖玉为妾。终日将其闭于房中,任他发泄.不到3个月,这个少女就被张平残害而死。这件伤天害理的事,曾经引起社会公愤。张平无耻地说:“我承认损了私德,但可遗臭方年。”

张平这个衣冠禽兽,他的一生是罪恶的一-生,可谓十恶不赦。古丈人民在张平的蹂躏和掠夺下,苦不堪言。人民终于迎来了解放,见了青天。1950年3月初,我湘西行署和中国人民解放军分三路进军,合围李家洞,粉碎了张平的三道防线,围住了张平的老巢。农历正月十五,张平家里正在闹元宵,枪声一响,张平甩掉手上的酒壶和猪舌头,化装成老太婆,携带着金银和妻儿溜走了。但他继续收买残部,制造谣言,暗杀我军政干部,杀害人民群众。张平从李家洞逃到李家寨,遭到我军痛击后,又窜到保靖、龙山等地,连连碰壁;不得已又潜回李家洞。

7月10日,张平躲在李家洞附近的杨家岭小里溪,由于饥饿和鸦片瘾发作,他胁迫正在薅田的农民张学意取饭、取鸦片烟。张学意假意顺从,并急忙要父亲张高升报告区人民政府。在我军和人民的包围下张平跳过田坎潜逃时,被我军民当场击毙在稻田中。这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至此结束了他肮脏而罪恶的一生,时年44岁。击毙张平的消息传开后,人民无不拍手称快,都说张平死有余辜。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