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168.酸枣仁汤详解研讨

 学中医书馆 2022-07-03 发表于山东

168.酸枣仁汤详解研讨
 
本资料由朱永库老人,在研究学习中医方剂学.《中医药方精选网》和多名老中医经验资料后所编辑,目的是在自己用方时,便于找方,使用方便。本篇主要是分析了. 酸枣仁汤药方的详解和研讨,供有缘人对症选药方 
     
组成;酸枣仁48克(包)  甘草3克  知母6克  茯苓6克  川芎6克
加减;   
1.若心烦不眠,属肝血不足,阴虚内热较甚者,加女贞子、墨旱莲或生地黄、玄参、白芍等,以养血滋阴清热;
2.兼见五味子、白芍、浮小麦以安神敛汗;
3.心悸较重者,加龙齿、龟甲、珍珠母等以镇惊安神;
4.心悸多梦,时有惊醒,舌淡,脉细弦,属心胆气虚者,可加党参、龙齿以益气镇惊;
5.如精神抑郁,心烦不眠较甚者,可合甘麦大枣汤加夜交藤、合欢皮以缓肝安神解郁,或加入合欢花、夜交藤、石菖蒲、郁金
等解郁安神之品,疗效更好。  
酸枣仁汤(酸枣汤)   (《金匮要略》)
    [组成]  酸枣仁二升(12g)  甘草一两(3g)  知母二两(6g)  茯苓二两(6g)
川芎二两(6g)
    !用法]  上五味,以水八升,煮酸枣仁得六升,内诸药,煮取三升,分温三服。
    [功用]  养血安神,清热除烦。
    [主治]  虚劳,虚烦不眠证。心悸,盗汗,头目眩晕,咽干口燥,舌红,脉细弦。
    [病机分析]  虚烦不眠,原因甚多,有劳伤心脾所致者;有肝血不足,心神失养所
致者;也有因外感余热未尽,热扰心神而致者。本方所治为肝血不足,虚热内扰,心神
失养而致。肝藏血,血舍魂,心主神,肝藏魂,人卧则血归于肝。尤怡谓:“人寤则魂寓
于目,寐则归于肝”(《金匮要略心典》卷下)。肝血充足,魂能守舍,则夜寐安宁。《灵
枢.邪客》云:“阴虚则目不瞑。”虚劳之人肝气不荣,肝血不足,则魂魄不能守舍,加之
肝为刚脏,内寄相火,阴血虚而生内热,虚热上扰则心神不宁,故见夜卧不安之“虚烦
不得眠”。肝、心为子母之脏,肝血不足,母令子虚,心失所养,则见心悸不安;肝阴
不足,阴不敛阳,则肝阳上亢,阳升风动,清空被扰,故见头目眩晕;阴虚生内热,虚
火上炎,故为咽干口燥;阴血不足,阴虚内热,迫津外泄,故为盗汗;舌红,脉细弦,
均为肝血不足,阴虚内热之象。
    [配伍意义]  本方治证是为肝血不足,虚热内扰,心神失养所致。宗《素问.阴阳
  应象大论》“虚则补之”、“损者益之”之治疗原则,当以养血补肝,清热除烦,宁心安
  神立法。《素问.六节脏象论》说:“肝者,罢极之本,魂之居也……以生血气,其味酸。”
  《素问。五脏生成篇》曰:“肝欲酸。”故方中重用酸枣仁,性平味酸,’人心、肝二经,养
  肝血,安心神,《名医别录》卷1谓其“主烦心不得眠……虚汗烦渴,补中,益肝气”,
  为君药。茯苓甘淡性子,人心脾肾经,“补五劳七伤……开心益智,止健忘”(《日华子本
  草》卷u),宁心神。茯苓与酸枣仁相配,以加强宁心安神之效,为臣药。《素问.脏气
  法时论》云:“肝欲散,急食辛以散之,用辛补之,酸泄之。”故用川芎之辛温芳香,主
  人肝经,以调畅气机:疏达肝气,与酸枣仁相伍,酸收与辛散并用,相反相成,补肝之
  体。遂肝之用,具有养血调肝安神之妙,正如《本草纲目》卷14所说川芎乃“血中之
  气药也,肝苦急以辛补之,故血虚者宜之;辛以散之,故气郁者宜之”,用为佐药。,知
  母苦甘性寒,人肺、胃、肾经,《日华子本草》卷7谓其“润心肺,补虚乏,安心止惊
  悸”,《景岳全书。本草正》卷48称其“去火可以保阴,是即所谓滋阴也。故洁古、东垣
  皆以为滋阴降火之要药”;同时又可制川芎辛燥之性,亦为佐药。方中甘草之用有三,
  一者补益中气,合茯苓可使脾能健运,以资气血生化之源,即《金匮要略》  “夫肝之
  病,……益用甘味之药调之”之义;再者和缓肝急,与酸枣仁酸甘合化,养肝阴,敛浮
  阳,正合《素问.脏气法时论》“肝苦急,急食甘以缓之”之意;三者甘缓川芎之辛燥,
  防其疏泄肝气太过,即罗美所言:“缓以甘草之甘缓,防川芎之疏肝泄气,所谓以土葆
  之”(《古今名医方论》卷1):以为佐使之用。全方配伍,共成养血安神,清热除烦之
  功。如此可使阴血得补,心神得养,虚热得清,虚烦不眠、心悸之证可愈。
    本方的配伍特点:是以酸收和辛散之品并用,兼以甘平之品配伍而成,体现了《内
经》治肝而用酸泄、辛散、甘缓之治疗原则。
    [类方比较]  本方与归脾汤均有养血安神的作用,用治心血不足之失眠、心悸等
证。但本方重用性子味酸之酸枣仁养血安神,配伍芳香辛温之川芎调气疏肝,酸收与辛
散并用,具有养血调肝之妙,为养血安神,清热除烦之剂,主治肝血不足,虚火内扰心
神所致心烦失眠,头晕目眩,脉弦细等证;归脾汤则是心脾同治,重点在脾,使脾旺气
血生化有源;气血并补,重在补气,意在生血,血足则心有所养,主治心脾两虚,气血
不足,心失所养之心悸失眠、神疲食少等证。
    [临床运用]
    1.证治要点  本方为治疗肝血不足,虚热内扰,心神失养所致虚烦失眠之重要方
剂。临床以虚烦不眠,心悸,盗汗,头目眩晕,舌红,脉弦细力证治要点。
    2.加减法  若心烦不眠,属肝血不足,阴虚内热较甚者,合二至丸或加生地黄、
玄参、白芍等,以养血滋阴清热;兼见盗汗甚者,加五味子、白芍、浮小麦以安神敛
汗;心悸较重者,加龙齿、龟甲、珍珠母等以镇惊安神;心悸多梦,时有惊醒,舌淡,
脉细弦,属心胆气虚者,可加党参、龙齿以益气镇惊;如精神抑郁,心烦不眠较甚者,
可合甘麦大枣汤加夜交藤、合欢皮以缓肝安神解郁,或加入合欢花、夜交藤、石菖蒲、
郁金等解郁安神之品,疗效更好。
    3.神经衰弱、高血压病、心脏神经官能症、阵发性心动过速、更年期综合征及精
神障碍如忧郁症、焦虑性神经症、精神分裂症妄想型、肝豆状核变性精神障碍等,证属
肝血不足,虚热内扰,心神不安者,可用本方加减治疗。
    [源流发展]  本方源于《金匮要略.血痹虚劳病脉证并治第六》,原名酸枣汤,《医
门法律》卷6始称之为酸枣仁汤,乃酸枣汤之异名。为虚劳病虚烦不得眠者而设,方证
病机虽与心、肝二脏有关,但病变核心在肝。仲景遵《内经》治肝而用酸泄、辛散、甘
缓的组方宗旨,用药酸辛兼备,相反相成,甘和缓急,调肝养心,用治心悸虚烦不眠,
较之单纯的养血安神之剂,其配伍方法更具特色。酸枣仁汤所昭示的以酸枣仁配伍川
芎、茯苓、甘草的组方结构,对后世养血调肝安神法的运用具有深远的影响。大凡治疗
心肝血虚、心悸失眠证候之方,多宗酸枣仁汤立意或由该方加减衍化而成。如《外台秘
要》卷17载《深师方》治疗虚劳不得眠,烦不可宁之小酸枣汤,即于本方中加生姜二
两。因生姜能“通神明”(《神农本草经》卷上),且辛散通达,畅行气血,增强了原方
的调肝安神之功。《太平圣惠方》卷3用治胆虚冷,精神不宁,头目昏眩,恒多畏恐的
酸枣仁散,亦仿酸枣仁汤之义,以行补兼备的当归易过于辛香走散的川芎,平肝明目的
菊花易寒凉的知母,加人参、黄芪、熟地黄、白芍药补养气血,柏子仁安神定志,复加
质润不燥的防风辛香舒肝,辛散宣达之羌活“泻肝气”,故其更适合于血亏较甚而虚火
不旺的失眠眩晕之证。《太平圣惠方》卷3所载酸枣仁散,亦系于酸枣仁汤基础上衍化
而成,方中重用酸枣仁和川芎,以甘寒之桑白皮易知母,加羚羊角、菊花平肝熄风止
痉,羌活、防风祛风止痛,且防风又能疏达肝气,用治肝风,见有筋脉拘挛,四肢疼
痛,心神烦而不得眠者,具有养血平肝,祛风止痉之功。《类证活人书》卷18治伤寒,
经吐下后,虚烦不眠,心中懊侬的酸枣汤,则于本方中加干姜温胃和中,麦门冬滋阴增
液,并制干姜之温燥。
    [疑难阐释]  关于酸枣仁的生用熟用问题  本方酸枣仁是生用抑或熟用,历来为医
家所重视,《本草纲目》卷36云:“其仁甘而润,故熟用疗胆虚不得眠……,生用疗胆热
娜民。”《本经逢原》卷3曰:“酸枣仁,熟则收敛精液,故疗胆虚不得眠,烦渴虚烦之
证。”一般认为酸枣仁炒用舒肝醒脾,引血归肝而养心,以收安眠之效;枣仁生用,治
嗜睡。但从目前临床应用情况及药理实验研究结果来看,二者治疗失眠症同样有效,其
主要药效在于所含油脂,故只宜微炒。在使用时,为使有效成分溶出,可捣碎人汤剂。 
    [方论选录]
    1.喻昌:“虚劳虚烦,为心肾不交之病,肾水不上交心火,心火无制,故烦而不得
眠,不独夏月为然矣。方用酸枣仁为君,而兼知母之滋肾为佐,茯苓、甘草调和其间,
芎劳人血分,而解心火之躁烦也。”(《医门法律》卷6)
    2.徐彬:“虚劳虚矣,兼烦是挟火,不得眠是因火而气亦不顺也,其过当责心。然
心火之盛,实由肝气郁而魂不安,则木能生火。故以酸枣仁之人肝安神最多为君;川芎
以通肝气之郁为臣;知母凉肺胃之气,甘草泻心气之实,茯苓导气归下焦为佐。虽曰虚
烦,实未尝补心也。”(《金匮要略论注》卷6)
    3.罗美:“《经》曰:肝藏魂,人卧则血归于肝。又曰:肝者,罢极之本。又曰:阳
气者,烦劳则张,精绝。故罢极必伤肝,烦劳则精绝,肝伤、精绝则虚劳虚烦不得卧明
矣。枣仁酸平,应少阳木化,而治肝极者,宜收宜补,用枣仁至二升,以生心血,养肝
血,所谓以酸收之,以酸补之是也。顾肝郁欲散,散以川芎之辛散,使辅枣仁通肝调
营,所谓以辛补之。肝急欲缓,缓以甘草之甘缓,防川芎之疏肝泄气,所谓以土葆之。
然终恐劳极,则火发于肾,上行至肺,则卫不合而仍不得眠,故以知母崇水,茯苓通
阴,将水壮、金清而魂自宁,斯神凝、魂藏而魄且静矣。此治虚劳肝极之神方也。”
(《古今名医方论》卷1)    、
    4.张璐:“虚烦者,肝虚而火气乘之也,故特取酸枣仁以安肝胆为主,略加芎劳以
养肝,茯苓、甘草培土以荣木,知母降火以除烦,此平调土木之剂也。”(《张氏医通》卷2)
    5.尤怡:“人寤则魂寓于目,寐则魂藏于肝。虚劳之人,肝气不荣,则魂不得藏,
魂不得藏故不得眠。酸枣仁补肝敛气,宜以为君。而魂既不归,容必有浊痰燥火乘间而
袭其舍者,烦之所由作也。故以知母、甘草清热滋燥;茯苓、川芎行气除痰,皆所以求
肝之治,而宅其魂也。”(《金匮要略心典》卷上)    .
    6.王子接:“虚烦、胃不和、胆液不足,三者之不寐,是皆虚阳混扰中宫,心火炎
而神不定也。故用补母泻子之法,以调平之。川芎补胆之用,甘草缓胆之体,补心之母
气也;知母清胃热,茯苓泄胃阳,泻心之子气也。独用枣仁至二升者,取酸以人心,大
遂其欲而收其缓,则神自凝而寐矣。”{《绛雪园古方选注》卷中)
    7.张秉成:“夫肝藏魂,有相火内寄。烦自心生,心火动则相火随之,于是内火扰
乱,则魂无所归。故凡有夜卧魂梦不安之证,无不皆以治肝为主。欲藏其魂,则必先去
其邪。方中以知母之清相火,茯苓之渗湿邪,川芎独人肝家,行气走血,流而不滞,带
引知、茯搜剔而无余。然后枣仁可敛其耗散之魂,甘草以缓其急悍之性也。虽曰虚劳,
观其治法,较之一于呆补者不同也。”(《成方便读》卷2)
  8.曹家达:“酸枣仁汤之治虚烦不寐,予既屡试而亲验之矣。特其所以然,正未易
明也。胃不和者寐不安,故用甘草、知母以清胃热。藏血之脏不足,肝阴虚而浊气不能
归心,心阳为之不敛,故用酸枣仁以为君。夫少年血气盛,则早眠而晏起;老年血气
衰,则晚眠而晨兴。酸枣仁能养肝阴,即所以安神魂而使不外驰也。此其易知者也。惟
茯苓、川芎二味,殊难解说。盖虚劳之证,每兼失精、亡血,失精者留湿,亡血者留
瘀。湿不甚,故仅用茯苓;瘀不甚,故仅用川芎。此病后调摄之方治也。”(《金匮发微》)
  9.金寿山:“此即阴虚虚劳之证治。阴虚者阳胜,阳盛则生热,故用知母、甘草以
清热滋阴;本方用枣仁为主药,因见症虚烦不得眠,阴液不足,心不藏神,肝不藏魂,
神魂不藏,则虚烦不寐,故以枣仁敛液藏魂为君;酸枣仁合甘草,甘酸化阴,治其阴
亏;枣仁合知母,酸苦泄热,治其虚烦;尤妙在茯苓、川芎二味,因为阴虚则火盛,熬
津液而为痰,痰阻于中,胆气不舒,也是造成烦而不寐的原因,茯苓除痰而不燥,川芎
能舒肝胆之气。燥痰一化,胆气得舒;阴液既充,烦热亦解。所谓欲化其痰,必清其
火;欲清其火,必滋其阴是也。《金匮》这一法,可谓给治阴虚热度出金针。”(《金匮诠释》)
    [评议]  诸家对本方治证的病机有以下几种认识:①“为心肾不交之病,肾水不能
上交心火,心火无制,故烦而不得眠”,以喻昌为代表。②胃不和则卧不安。其中王子
接认为“虚烦、胃不和、胆液不足,三者不寐,是皆虚阳混扰中宫,心火炎而神不定
也。”曹颖甫则认为是与胃不和、肝阴虚、心阳不敛有关。③肝血不足,心失所养,虚
火内扰。徐彬、罗美、张秉成等皆持此观点。本方所治虚劳虚烦不得眠,从方中药物组
成看,知母苦寒质润,虽能滋阴,但功力不足,而降火之力有余,重用养肝血安心神的
酸枣仁为君,配以辛散疏达之川芎以养血调肝,可知病证主要与心、肝有关,但重点在肝。
    [验案举例]
    1.失眠  《蒲园医案》:某女,32岁。1936年仲冬,因久患失眠,诸药不效。形容
消瘦,神气衰减,心烦不寐,多梦纷纭,神魂不安,忽忽如有所失,头晕目眩,食欲不
振,舌绛,脉象弦细,.两颧微赤。此乃素禀阴虚,营血不足,营虚无以养心,血虚无以
养肝,心虚神不内守,肝虚魂失依附,更致虚阳上升,热扰清宫所致。议用养心宁神
法,以酸枣仁汤加人参、,珍珠母、百合花、白芍、夜交藤,水煎。另用老虎目睛五分,
研末冲服。连服13剂,便能酣卧,精神内守,诸证豁然。
    按语:此虚烦不得眠证也。由于营阴素亏,内热躁扰。故方用酸枣仁汤加珍珠母之
潜以安魂,老虎目睛之静以定魄,百合花朝开暮合,具昼夜之机宜,夜交藤左右相交,
取阴阳之交感,白芍可敛戢肝阳。俾木平火降,神魂不扰,则梦寐安宁。
    《金匮要略指难》:某女,49岁。1982年工O月因患湿热病后,出现心烦不安,夜间
入睡困难,心中烦热甚,口干咽燥,夜间尤甚,身体消瘦,纳差,但白昼精神尚可。舌
红苔根薄黄乏津,脉弦细而数。此为心肝阴虚之失眠,用滋养心肝阴血之酸枣仁汤加
减:酸枣仁15g(干炒研细,晚上睡前冲服),百合30g,知母12g,甘草工.5g,北沙参
15g,麦冬20g,丹参20g,生谷芽20g。嘱服2—6剂。一周后复诊,病人服上方2剂
后,已能人眠,但易惊醒,醒后难入睡;服6剂后,睡眠饮食正常,夜间烦热亦消失,
仅大便略干燥,舌脉同上。继将上方加柏子仁20g,再服4剂,以巩固疗效。
    按语:本病例体质阴虚,加之用脑,暗耗心肝之阴,又因患湿热证前医用苦温化湿
之藿香正气散加减服两剂后,湿邪虽解,而阴虚内热更甚。肝阴耗而魂不敛,肺阴伤而
魄不藏,心阴损而神不宁。故用上方加减,药中病机而收效。
    2.夜半惊恐  《河北中医》(1984,4:3):某女,40岁。夜间每及1l时至翌晨3时即
感惊恐不安,如被捕逐之状,难以入睡,移时即安,一如常人,每夜届时而作,已逾旬
日,经服朱砂安神丸及西药等不效。诊见面色苍晦,头晕目眩,神疲乏力,纳呆,舌边
尖红,少苔,脉沉弦细数无力。此乃肝血不足,胆虚神摇之证。治宜养血柔肝,益胆宁
神。以酸枣仁汤出入:酸枣仁12g,白茯苓、知母各log,川芎、甘草各6g,夜交藤
20g,生龙骨、生牡蛎各30g。煎服2剂后心神渐感宁谧,夜寐转佳。效不更方,前方
续进3剂,惊恐消失,夜能安卧,头晕目眩亦除而愈。
    按语:夜间儿时至翌晨3时,乃少阳胆与厥阴肝之精气输注之时。胆附于肝,一
阴一阳,互为表里。肝主藏血,体阴而用阳;胆主决断,为中正之官。肝血不足则胆气
虚怯,虚无所定,神无所主,故适其精气输注之时而发病。以酸枣仁汤养肝血、补肝
阴,俾肝血充盛,胆气壮旺;辅以龙骨、牡蛎、夜交藤以镇静安神,故惊恐不寐,头晕目眩等症能瘥。
    3.狂症  《陕西中医》(1985,7:316):某女,12岁。因考试不及格被父母责骂后精神
失常半年,被迫停学,到处乱跑,哭骂不休,夜不能眠,大小便不避人,服药不效,舌
淡苔腻,脉律紊乱。此乃情志内伤,心神紊乱。以酸枣仁汤加味:炒枣仁12g,知母、
茯苓各9g,川芎、甘草各6g(茯苓、甘草用朱砂拌)。煎服3剂后症状改善哭闹妄动减
少;服10剂后症状控制。原方茯苓改茯神,甘草不再用朱砂拌,服30剂症状全消,能
照常上学。    、
  4。夜游症  《陕西中医))(1985,7:316):某男,11岁。患儿经常夜间不眠,不自主地
运动,自语不休,有时睡中突然起床,下地走动。白天除精神疲倦外,无其他异常。近
日发作频繁而就诊。舌淡红,脉数。此乃心阴不足,心气有余所致。治宜滋阴养血,宁
心安神。方以酸枣仁汤加味:炒枣仁12g(打),知母9g,茯苓10g,川芎、甘草各6寓,
鲜猪心一具。泔水煎,每日午后、傍晚各1次。服5剂症减,已能安睡,发作少,时间
亦短,舌脉已和。继服5剂,症状控制。随访3个月尚安。    ’
  5.夜间抽风  《陕西中医》(1985,7:316):某男,7岁。患儿半年来经常抽风,近Et
白天亦发,四肢抽动,上肢为重,每次数分钟,不吐白沫,神清疲倦。颈软,口苦,舌
淡红,苔黄腻,脉弦细。此为肝胆湿热,扰乱心神。治宜利胆静心。方以酸枣仁汤加
味:炒枣仁10g,知母、川芎、茯苓各9g,甘草6g,人宝(人胆结石醋泡3天以上可
用)15g。煎后加藕汁15m1。3剂后复诊,白天惊平,夜仍有复发。再服10剂,晚上亦平。
  6。胸痹(冠心病)  《蒲辅周医疗经验》:某男,52岁。心前区绞痛频发,两次住院,
心电图不正常,确诊为冠心病。睡眠不好,只能睡3—4小时,梦多心烦,醒后反觉疲
劳;头痛,心悸,气短,不能久视,稍劳则胸闷,隐痛。脉沉迟,舌边缘燥,中有裂
纹。由操劳过度,脑力过伤,肝肾渐衰,心肝失调,治宜调理心肝:酸枣仁15g,茯神
9g,川芎4.5g,知母4.5g,炙甘草3g,天麻9g,桑寄生9g,菊花3g。五剂药后睡眠
好转,头痛减,脉微弦,右盛于左,舌同前。原方加淡苁蓉12g,枸杞子9g。再诊,睡
眠好,心脏亦稳定,未犯心绞痛,脉两寸和缓,两关有力,两尺弱,舌下无苔。原方去
知母、天麻、桑寄生、加黄精12g,山萸肉6g,山药9g,五剂,桑椹膏每晚服15g。并
制丸药,滋养肝肾,强心补脑,以兹巩固。丸剂:人参、白术、菊花、茯苓、茯神、麦
冬、广陈皮各9g,枸杞子、山药、山萸肉、苁蓉15g,川芎、远志各6g,生地、黄精
各30g。共研为细末,炼蜜为丸,每重9g,早晚各服1丸,温开水送服。
  按语:本案之心绞痛系操劳过度,肝肾渐衰,心肝失调,以致气血不畅,心失所养
而为。是以方用酸枣仁汤调养心肝,疏达血气,复加桑寄生、肉苁蓉、枸杞等滋补肝
肾;待府情向安,继以滋养肝肾,强心补脑之丸剂调理而愈。
  7.自汗  《蒲辅周医案》:某女,48岁。患者素有头晕,目眩,多汗,一星期前突然
昏倒,不省人事,当时血压80/20mmHg。经医务所大夫急救,很快即醒,后仍有心慌,
气短,头晕,目眩,嗜睡,汗多,以夜间汗出更甚,食欲尚可,二便及月经正常。曾经
针灸治疗2月余,并服过归脾汤加续断、巴戟天、牡蛎、浮小麦、枸杞子、小茴香等,
未见显效。诊脉两尺沉细有力,两关弦数,舌质正常无苔。认为属肝热阴虚,肝阳不
潜,兼心血不足,治宜滋阴潜阳,兼养血宁心。酸枣仁汤加味:酸枣仁、白蒺藜、女贞
子各9g,珍珠母(打)石决明、龟甲(打)各12g,知母、川芎、炙甘草各3g,怀山
药、牛膝、地骨皮、茯神各6g。药后诸症见好,汗出大减,尚有心慌及疲乏感,饮食
及二便正常。改为丸剂,以滋阴养血为主而缓治之。柏子仁(炒)、干地黄各60g,麦
冬24g,枸杞子、玄参、地骨皮、炒枣仁各30g,当归、石菖蒲、茯神、炙甘草各18g,
共研细末,炼蜜为丸,每重9g,每日早晚各1丸。以后渐愈,恢复正常。
    8.胃痛  《古方今用》:某女,38岁。患胃脘疼痛,连接胸胁,剧痛难忍,并伴有呕
时吐黄绿色苦水,脉弦有力。辨证为肝气犯胃,曾用大、小柴胡汤治之无效。考虑到病
久即虚,同时患者又伴有失眠症状,故改用酸枣仁汤治之:酸枣仁30g,甘草3g,知母
6g,川芎3g。先煎酸枣仁,后人诸药,再煎分z次服。2剂。二诊:患者服上药2剂
后,胃脘胀痛减轻,呕吐黄水减少,亦不再失眠。继用上方,连服八剂后,诸症消失,病告痊愈。
    按语:《金匮要略》云:“夫肝之补,补用酸。”本方为治虚劳虚烦不得眠之证,该患
者胃痛连及胸胁,并口吐黄绿水,故知为肝胃病变,又因病久必致虚,故用之而获效。
    9.不孕症  《成都中医学院学报》(1986,1:24):某女,30岁。平素体虚,头晕失眠,
婚后6年未孕。月经提前,血量少暗。经前乳房隐痛,胸闷不舒,经后头晕乏力,心悸
倦怠,舌质红,苔微黄。曾在医院诊为原发性不孕症。经中西药治疗无效。此为阴虚内
热兼气血郁滞之证。治宜滋阴清热,佐以调气和血,方用酸枣仁汤加味:酸枣仁12g,
川芎lOg,知母、当归各15g,川续断、杜仲各12g,枳壳8g,茯苓18g,甘草5g。煎
服20剂自觉症状基本消除,惟经量仍少。仍以前方加减,于每次月经前服3剂,连服
3月后,经量正常,并于半年后怀孕。其后足月顺产一男婴。
    按语:妇人以血为本,冲为血海,任主胞胎,肝主藏血,又主疏泄,平素阴血不
足,血海不充,则月经失调;由经前乳房隐痛,胸闷不舒,可知有肝郁不疏之变,治当
滋阴养血,调气和血,故用调肝养血之酸枣仁汤加味获效。
    [临床报道]
    1。神经衰弱  本方主要用于治疗失眠症,尤以对肝血不足,虚火内扰之虚烦不眠
及老年虚弱患者之失眠疗效为佳。据报道以复方酸枣仁汤治疗以失眠、烦躁不安为主症
的神经衰弱患者129例,病程自1月至5年以上不等,服药3--50剂,炒枣仁每剂18—
90g,加滋肾养肝、镇惊安神之品,取得了满意效果。另以本方分解成枣甘合剂(仅取
酸枣仁45g、甘草4.5g)治疗失眠症60例,以及采用酸枣仁粉6g睡前冲服治疗20例,
结果其中64例之失眠有改善,但对头痛、头晕、烦躁等症状无明显效果l”。
    2.更年期综合征  本方对更年期综合征以虚烦不眠,心悸,手足心热,肢麻震颤,
忧郁,心神不定,面部烘热感等为主要表现者,疗效较好。有报告用本方加磁石、生
地、夜交藤等治疗更年期综合征属心肝血虚者,疗效满意c23。
    [实验研究]
    1。催眠作用  本方有较好的镇静、催眠效果。日本以健康成年男性为对象,服用
本方lOg/~,连续2周,采用给药前、中、后睡眠的多种描记,并结合主观评价进行
观察。结果表明在整个实验期间,服药者的入睡度、熟睡度、觉醒爽快感均较好L3j。
    2.低压缺氧试验(预防高原反应作用)  模拟海拔1800米,以小鼠在减压缺氧情
况下存活率和脑组织氧耗量,观察复方酸枣仁丸(即酸枣仁汤加北五味子)提高机体抗
缺氧耐力的作用。实验结果表明,本方确有减轻急性高原反应程度的功效,能明显减少
头痛、眩晕等主要急性症状的发生率,具有预防作用。炒枣仁组作用显著强于枣仁组[“。
    [附方]  定志丸(《杂病源流犀烛》卷6)  人参  茯苓  茯神各三两(各90g)  菖
蒲  姜远志各二两(各60g)  上为末,朱砂一两半(45g)为衣,蜜丸。功用:补心益
智,镇怯安神。主治:心气不足,心怯善恐,夜卧不安。
  本方所治之证,当属心气不足所为。原书载其“治劳心胆冷,夜卧不寐者”。心气
不足,心神失养,则心怯善恐,夜卧不安。治当补心益智,安神定志。主用人参养心安
神益智,茯苓、茯神、远志安神定志,菖蒲开心窍,朱砂镇心安神。诸药合用,配伍适
宜,是一首较好的补心益智,安神定志之剂。
  本方与酸枣仁汤均有滋养安神之功,但本方重用人参、茯苓、茯神益气补心为主,
治疗心气不足的心怯善恐,夜卧不安证;酸枣仁汤重用酸枣仁补肝养血宁心为主,配以
知母清热除烦,治疗肝血不足,血不养心,虚热内扰之虚烦不眠证。
定志丸            
人参6克(焗服) 茯苓6克 茯6克 石菖蒲4克 姜远志3克 朱砂1克(冲服)
 主治;心气不足,心怯善恐,夜卧不安。 
[附方]  定志丸(《杂病源流犀烛》卷6)  人参  茯苓  茯神各三两(各90g)  菖
蒲  姜远志各二两(各60g)  上为末,朱砂一两半(45g)为衣,蜜丸。功用:补心益
智,镇怯安神。主治:心气不足,心怯善恐,夜卧不安。
  本方所治之证,当属心气不足所为。原书载其“治劳心胆冷,夜卧不寐者”。心气
不足,心神失养,则心怯善恐,夜卧不安。治当补心益智,安神定志。主用人参养心安
神益智,茯苓、茯神、远志安神定志,菖蒲开心窍,朱砂镇心安神。诸药合用,配伍适
宜,是一首较好的补心益智,安神定志之剂。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