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匈奴传《三十》最后一个匈奴

 陆一2 2022-07-03 发表于重庆
        西迁欧洲的匈奴在阿提拉死了以后,形势急转直下,虽然他们又折腾了东罗马帝国几十年,但是已经逐渐式微,最后消失在漫漫的历史长河当中。
        最后一个匈奴到底是谁,他是否还给自己的孩子行割面礼,还让自己的孩子骑在马背上弯弓射狼,他究竟是乌克兰的一个哥萨克,还是里海边的一个突厥,或者是匈牙利的一个马扎尔人,这都不重要了。人类历史长河中消失的何止一个匈奴,大月氏,丁零,高车,铁勒,黠戛斯,阿兰,粟特,古巴比伦,汪达尔,迦太基,无数的民族都从我们的书页里翻过,融入到滚滚的历史长河当中,成为这个世界文明的一份子。对于一个没有文字,热爱自由的草原民族来说,或许这是他最好的归宿。当然,现在匈牙利的马扎尔人也会说,他们仍然是匈奴的后裔。可是你看着他们高耸的鼻梁,白白的皮肤,高高的个子,无论如何你也不会和那个离开马背,走路都弯着腿,没有胡子的匈奴有一丁点的联系。别说披发右衽,就是那一头黑头发,也和那个记忆中的匈奴,早已经没有了一丝一毫的联系。
          写到这里,莫名其妙的想起了陈寅恪先生,还有他的西北民族史还有更重要的吐火罗文。我们太注重于实利的政治斗争了,对于学术,我们缺乏太多太多的刻苦精神和正确方向了。一个与我们比邻而居几百年的民族,我们现在对他们已经到了一无所知的地步。现在考古挖掘的匈奴墓葬,我们对他的解读,早已经一知半解或者靠猜测了。现在我们使用的匈奴资料,大部分都是依靠外文,而不是我们自己的研究。我们曾经无限崇拜的列宁说过,忘记过去,意味着背叛。可是过去在哪里?在那些帝王将相的传说中么?那些曾经创造璀璨文明的张铁匠,李师傅,王二小们过得好不好,他们究竟是如何生存于那个时代的,我们都不知道。我们的眼睛始终是盯着王侯将相,心里总是想着宁有种乎!对于揉进眼里的一粒沙,拿水冲冲就忘了。
            我不知道有多少人读过高建群的最后一个匈奴,有多少人看懂了白玉娥,黑大头。但是我知道,匈奴就在我们的身边,他们的血液早已经融合到我们这个民族的血液中。刘渊也好,呼延逵也罢,他就是我们的邻居,我们的一份子,他们曾经也是这个世界文明的创造者!一个没有文字的民族,即便不会消失,也只能留下,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的传说。
          30个章节的匈奴传,到此结束。我知道我的这些文字最终也会消失在所有人的记忆中,但是,我知道,我曾经努力过,努力唤起一个民族对于过去的一段回忆。这对于一个卖着酒,瞎操心的中年人来说,已经足够!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