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恋衣狂”张爱玲的穿衣术,是如何养成的?

 明日大雪飘啊 2022-07-05 发表于上海

了解张爱玲,如果只读她的小说显然是不够的,还需理解她所理解的美。透过张爱玲对时尚、对穿衣的见识,了解一个多元的张爱玲。

今年初,《霓裳·张爱玲》出了繁体版,并对书籍有所增订。本书选取了张爱玲自己的和笔下的一件件霓裳华服,解析张爱玲对服饰的热情与依恋,张氏小说主人公服饰深含的寓意,以及借此反映出的张爱玲惊世骇俗的审美观和人生观,亦论述了张爱玲以及张爱玲身边的人,也评价了李安、王家卫、关锦鹏、许鞍华等拍摄的张氏电影中的霓裳服饰。新增订的一章梳理了张爱玲钟爱的旗袍的起源与发展。本书细腻的辞藻与精美的插画相得益彰,更增加了读者对张爱玲的霓裳华服的审美想象,以及由此显露出张爱玲的内心世界的认识。

图片

《霓裳·张爱玲》 (增订版) 

陶方宣 著 陆梅 插图 

三联书店(香港)有限公司 

2022年1月

图片

每次读《更衣记》,看见张爱玲的文字,或准确一点,她针对衣服的文字,便会思念我那早逝的三姐。

早在我们十多岁,念初中的时候,三姐便率先向我推介张爱玲的作品。开始时,她的小说未能打动我迟慧的心,直至偶然打开三姐所藏现在已又残又旧的皇冠早年版本《流言》里的短篇《更衣记》。

十多岁的我对时装的兴趣、对打扮与众不同的追求,比日后从事时装工业作设计师的我强烈十倍。犹幸,对《更衣记》的浓厚兴趣,读至精警见解的文字时拍案叫好的情绪仍未退化。今天以中文书写甚至专职时装文字的各路作者、记者或编辑……对不起,无人能超越张爱玲上世纪四十年代落笔的水平!

图片

陆梅 / 画

图片

从前,大部分中国人虽然未接触时装,但“衣服”倒是每天必穿的,总有一套心得吧?

今天接触及拥有普世性时装的中国人数量庞大,肯定在不久的将来是世界上购买国际品牌最大的消费团;只是大家抱着今天吃得好、活得好的心态,也要穿得好来显现面子,犹如张爱玲在《对照记》中自己调笑“后心理自卑”的Clothes-Crazy。今天以文化及生活态度配合大品牌广告推销角度下笔的时装文字,就是有,也未必达致高水平,起码可读性超越不了《更衣记》。

“……古中国的时装设计家似乎不知道,一个女人到底不是大观园。太多的堆砌使兴趣不能集中,我们的时装的历史,一言以蔽之,就是这些点缀品的逐渐减去……”

因为这一段文字,少年的我眼放光芒:原来衣服可以这样去描绘,写衣服或生活的心得去到最高境界,便是从暴发户的繁花似锦逐一减褪。最终,得道者走向Simplicity——简约的光明大道。

图片

1943年1月,英文月刊《二十世纪》发表了张爱玲的《中国人的生活和时装》,连配文中的十二幅发型、服饰相关插图,也都是她亲笔绘制。

影响张爱玲对衣服看法的有几个主要人物:裹过脚但又放了,日后追求新女性自由而离婚到欧洲游读的母亲;让她穿着从显赫家庭带来的大批“料子都很好的”故旧衣服(中式的、旗袍的居多)的继母;她的祖母,名门李鸿章之女,有不少官家遗风及遗物;她上香港大学时的挚友,中印混血儿炎樱(Fatima),使她在远离上海祖家打开一扇异域情绪之门,另加香港华洋杂处的面貌与气氛的冲击(这也影响了张日后的小说,以不少香港所见所闻作背景)。

图片

陆梅 / 画

图片

张爱玲本人写衣手法以现代时尚追求者的角度批判,相信得分并不高,但也不失为一位具有前卫胆识的好手。在《对照记》中她一再回顾当年“……在战后香港买的广东土布,最刺目的玫瑰红上印着粉红花朵,嫩黄绿的叶子。同色花样印在深紫或碧绿地上……”“……带回上海做衣服,自以为保存劫后的民间艺术,仿佛穿着博物院的名画到处走,遍体森森然飘飘欲仙,完全不管别人的观感……”这番“前卫”,加上与炎樱拍下不少照片遗留后世,相信张曾为“与众不同”兴奋了好长一段青春岁月。

在《对照记》一众“时装”照片中,最感兴趣的,莫过于一九四三年某园游会与影星李香兰(山口淑子)合拍所穿她祖母遗下的衣服,虽说“陈丝如烂草”,但裁缝也“不皱眉”地拿去,照炎樱的设计将“米色薄绸上洒淡墨点,隐着暗紫凤凰,很有画意……”的ReVamp Vintage Organic的独特衣装,快七十年前,不是前卫是什么?

图片

张爱玲与李香兰

图片

一九五五年张爱玲离开香港赴美国前,于一九五四年,“宋淇的太太文美陪我到街角的一家照相馆拍照。一九八四年我在洛杉矶搬家整理行李,看到这张照片上兰心照相馆的署名与日期,刚巧整三十年前,不禁自题'怅望卅秋一洒泪,萧条异代不同时’。”那张照片,张爱玲穿上传统窄身织锦造的旗袍形小上衫,风姿绰约,大家得见亦惊为天人,张死后,皇冠出版社曾借出相片给香港《号外》杂志作封面,不少张迷抢购珍藏,在下为其中一分子。

图片

陆梅 / 画

张的母亲带着名门之后的小脚,以三寸金莲换上上世纪二三十年代Chanel刚刚冒起年代的欧洲时装走进西方地图,她那中西合璧的漂亮面容与忧郁的气质,另加一箱又一箱的时装当然为张爱玲带来不少穿衣术的启发,但在心理上的影响还是不及她父母离婚以后再娶的继母。在《对照记》中张如是说:“……我穿着我继母的旧衣服。她过门前听说我跟她身材相差不远,带了两箱子嫁前衣来给我穿。……她说她的旗袍'料子都很好的’,但是有些领口都磨破了……”“不过我那都是因为后母赠衣造成一种特殊的心理,以至于后来一度Clothes-Crazy(恋衣狂)。”

图片

编辑 | 罗婉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