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疯子在眼前,怪物在心里——有感于电影《神探大战》

 稻读公社 2022-07-24 发表于浙江

影片简介

连环命案、私刑执法、预告杀人、以暴制暴...一群号称“神探”的团伙掀起了一场香港有史以来最邪恶的犯罪!患有精神疾病的“癫佬神探”李俊(刘青云 饰)为查真凶独闯犯罪现场!以“神探夫妇”陈仪(蔡卓妍 饰)和方礼信(林峯 饰)为首的重案组也开启了与杀戮赛跑的缉凶之路!敌友之间,正邪边缘,死亡审判的真相究竟是什么?真正的“神探”到底是谁?

文/郁妍捷




“尽皆过火,尽是癫狂”——韦家辉就用这种独特的“快节奏”风格在影片《神探大战》中打造了一个不知冷暖与公义的罪案世界。

所以电影开篇就展现了发生于上世纪九十年代的几起恶性案件,尺度大、口味重。画面一开始便是一段娴熟的长镜头:空旷的黑夜下,只有一个头部缠了无数圈保鲜膜,口腔里绑着口塞的女人在一条漂着垃圾的臭水沟里踉跄奔走。她双手被反绑,瘦弱的躯体布满着还在淌血的累累伤痕,只剩内衣裤悄悄蔽体,但她还是不断给自己打着气顽强向前。远处的桥头突然出现了一个穿制服的警察,他一边呼叫同伴一边顺理成章救下了这名奄奄一息的女子——镜头终止,突然显现的黑色荧幕上赫然映出“屠夫案”三个血红大字。没有多余侦破的场景,警察仅凭借院子里的尸体立即认定一个智力有障碍的中年男人是凶手。紧接着时间直接推至5年后,还是一个深夜,身着黑色雨衣的男人劫持一名交通警察埋伏巷子内,以人质为肉盾,开枪打死两名巡逻警察,并嫁祸已经死忙的交警,而警方直接将其命名为“魔警案”,也并未做过多取证,随即召开发布会向民众公布凶手就是其中一个死者……

经过几起案子的紧密快速铺垫,故事时间来到17年后的现在:一个号称“神探”的组织突然现世,他们将上世纪九十年代发生过的这些连环杀人案手法进行完整复刻,惩处那些昔日逃脱掉法律制裁的真凶,肆无忌惮地用以暴制暴的手法,叫嚣O记警察断案无能,更是在明目张胆地“致敬”O记前督查“神探”李俊。

因此,进入主线情节的影片内容,故事轴心依旧是变态连环凶杀案。但导演巧妙以案子为绳线,串联起李俊,方礼信、陈仪夫妇所在的O记以及“神探”组织。表面上,剧情高明地采用多线平行交叉铺陈的方式展开,并利用插叙、倒叙穿插表述模式同多重线索进行叠加,让这群角色的人生如同镜面碎片一样的相互映照与重叠,形成几方势力正邪难辨又相互纠缠的暗线:一群黑衣人总是能精准锁定目标,出其不意还原庙街灭门飞尸案、雨夜杀人魔案、烧尸案现场。他们手法高调,杀人后还会留下案件编码作预告,而所有死者均为李俊曾经参与调查后猜测出的旧案凶手。他们看起来是在当一个审判者,为枉死的无辜者伸冤。更巧合的是,李俊每一次都能先警察一步到达案发现场,甚至猜中接下来的案发地点。以方礼信为首的警方逐渐肯定李俊就是“神探”组织的首领,是背后的策划者,要将其捉拿归案——电影用黑暗的色调和极具夸张又带有玄幻色彩的细节处理,根据片名回答着“神探如何大战又是为何大战”的问题。

然而,剥离掉电影里刺激的枪火场面,再绕过故事出现的一些逻辑漏洞,全片其实如同狄更斯小说的最后一章一般,没有特别紧迫的事情,只是老老实实交代,角色们无奈与无路可走,想要拼命挣扎逃离命运,却被拖入社会准则决斗的艰难境地。所以,影片要展示的绝不是一场简单的“正邪之争”。

毕竟剧情中的“神”和“怪”并不是完全对立的。李俊还是督查的时候,外号是“神探”,他用严密的思维逻辑去侦破案件,更神的是他能见到怪物,以及死去的或者即将死去的凶手灵魂——他被革职便是因为自己一次出警时看到了一个怪物并开枪射杀,却被同事认定发疯;从精神病院出来以后,他是睡在桥洞下的流浪癫佬,在空白的墙壁上写满关于各类连环凶杀案的分析大字报,一成不变地穿着一件黄色雨衣,骑着一辆破车,就那些凶手。他的这些行为被外人视为神经病、多重人格,如孤魂野鬼。方礼信作为O记里的中流砥柱,每天西装革履,在外人眼里,他对老婆陈仪体贴入微,对案子尽心竭力,对李俊和“神探”组织的下步动向也能洞悉,可谁又能想到,他才是“屠夫案”里的“屠夫”,“魔警案”里的魔警,为了欣赏自己的“作品”,不惜与陈仪恋爱结婚,将她名正言顺安放在身边。他更是“神探”组织的幕后首领,训练一批冤案里的幸存者报复社会。在李俊眼里,方礼信才是真正的怪物。“神探”组织里的成员下手狠毒残忍,是社会的破坏者,是恶魔,可是探究他们的身世,大多父母因冤被害却申诉无门,只能靠自己替天行道。

所以,善良与邪恶只有一念之间。正如李俊始终挂在嘴边贯彻全片的那句尼采名言:“与怪物作战的人,要当心自己成为怪物。”所谓“神探”本质还是“探”,是平凡的人。生而为人,原就是一体多面,容易受到蛊惑。也正是人性的多面性让这部电影有了更多的解读空间:在片尾最终对决中,处于疯癫状态的李俊并没有开枪杀死方礼信的新生儿来报女儿的一箭之仇——婴儿象征新生和希望,李俊选择新生,回归理性,代表着他的内心依然充满善的希望。方礼信则选择不回头继续癫狂到沉沦,在烈火焚身的那刻,他化作怪物消失……导演借着“神怪”的外壳,表达理性的分析:一个人善良与否并不取决于表面所看到的样子,如何不被心里的怪物控制,取决于自己的抉择,哪怕最后还是像李俊一样并未得到大多数人的理解和认同,也要默默坚守。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