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国际卫生条例》因它而生,面对病菌,该如何压制它们的软肋?

 止观观止 2022-08-13 发表于浙江

欢迎来到:自说自话的总裁

今天,我们来聊一个致命病菌的故事。

它号称死神的镰刀,和鼠疫、天花不一样,不需要一点点传染,它会在某一点突然爆发,然后迅速收割一大片区域,医疗系统瞬间崩溃,人类身体也来不及反抗,最快需要8个小时,上午还只是有些肚子疼,到下午,就已经变成了一具干尸,浸泡在自己浑浊的体液当中……

传说,它来自印度,是雪山女神最凶恶的一个化身。

雪山女神居住在纯净无暇的喜马拉雅山上,而当她嫁给湿婆神,从雪域高原滚滚而来的时候,她已经变成了恒河里最凶恶的女神——欧拉比比(Olabibi)。

欧拉比比神出鬼没,在印度已经肆虐了上千年,而直到400多年前,西方人才第一次记载了她的威名。

1553年·恒河的见闻

时间回到1553年,一个叫做科雷亚(Gaspar Correia)的葡萄牙学者来到恒河三角洲。

他在笔记中写到,高山、沙漠、海洋、逆风,任何障碍都无法阻止它的袭击。

不分阶级、男女、年龄、强弱,所有人都可能被攻击。

即使那些曾经被它拜访过的人,也不是总能幸免。

然而,在阳光下,与那些惊恐的上层人相比,已经被各种不幸所压垮的贫苦人,更容易成为受害者。

印度人告诉科雷亚,这是恒河女神的惩罚,欧拉比比,让人上吐下泻,整个身体不停的往外漏水,整个过程痛不欲生……

科雷亚在离开恒河三角洲的时候,又在自己的笔记中补充了两句话:

1,听说古希腊时代,欧洲也曾出现过类似的疾病,被拉丁文翻译为——出内(Chole);

2,但愿欧拉比比永远别离开印度,否则在欧洲城市爆发,真不敢想象会是什么后果……

但是,该来的,总归要来,时间一转眼就来到了300年后。

日本狼VS虎烈拉

这年(1853年),黑船来袭,德川幕府打开国门,美国人第一次登陆日本。

非常奇怪,美国人上岸以后就发现,日本有一种工艺品——是用日本狼的狼牙做成的护身符,传说,可以保护主人,避免被虎烈拉袭击。

这个虎烈拉是什么东西?

凶猛的老虎吗?还是某种日本妖怪吗?

比划了好半天,美国人终于搞明白,原来,虎烈拉是一句葡萄牙语——Cólera。

而这个单词,不正是英语中的克烈拉(Cholera)吗?

克烈拉是什么?和葡萄牙语虎烈拉一样,它们都用一个共同的拉丁语祖先——出内(Chole);

美国人心中一惊,难道说,300年前,欧拉比比就已经跟着葡萄牙船来到了日本?

想不了那么多了,美国人在日本发现虎烈拉以后,立即登船撤离,并扬言一年以后再回来。

美国人的这个古怪行为,在普通视角下一直无法解释。

但是如果用流行病学的视角来看,很显然,美国人离开一年,是为了躲避虎烈拉疫情。

而这个虎烈拉,到底是今天的什么疾病?

这背后,大概又有这样一段中国故事。

1842年·南京城下

这年,英军兵临城下,南京岌岌可危。

中英鸦片战争进入了大决战的阶段,是战?是和?

主战说,镇江有情报传来,英军正在爆发瘟疫,现在,我们只需要坚守南京,他们将不战而溃。

但主和派却说,海上也有情报传来,英军正有8000援军在从印度赶来,援军一到,他们必将攻陷南京,进而占领整个江南,请问到时候如何作战?

主战派很快就熄火了,清军准备和谈。

但事实上,当时英军内部,真的正在爆发虎烈拉,无论是战舰还是运输船,病人随处可见。

据记载,补给船欧琴号,当时除了三名水手和一名服务生以外,从船长到大副、水手、炊事兵都全船180多人,全都已经病死了。

而清朝人,就这样在明知道英军爆发瘟疫的情况下,还是派出了两位钦差大臣(耆英、伊里布)登上英军旗舰(康华丽号),签署了《南京条约》。

英国人死里逃生,而清朝人为什么没有意识到虎烈拉的恐怖杀伤力呢?

因为,有一种解释认为——虎烈拉在中国自古有之,叫做霍乱——这是《黄帝内经》上就描述过的疾病。

几千年来,中医一直掌握着各种治疗霍乱的方法。

所以,极有可能,在当时清朝官员的眼中,霍乱根本不可能毁灭英军,于是,他们就这样一不小心忽略到了那把悬在英军头上的死神镰刀……

那霍乱对英国人来说,真的这么恐怖吗?

1832年·伦敦

故事往回倒10年,1832年,霍乱正在英国爆发。

去年10月在苏格兰(萨瑟兰)出现,到了2月,就已经攻陷伦敦。

这是英国医生们第一次治疗如此严重的腹泻。

当时,人们还不知道有微生物和细菌的存在,因此,医生们就只能继续使用古老的腹泻治疗方案——灌肠。

这简直就和谋杀差不多,一时之间,英国患者的死亡率飙升到了90%左右。

当时,一个来自爱尔兰的小伙儿最先提出了质疑,他叫做肖内西(William Brooke O'Shaughnessy),化学家兼职医生。

他从爱尔兰搬到苏格兰的一个霍乱爆发区,专门研究霍乱。

他先是精准的计算了患者腹泻的速度,得到了每小时1400毫升的惊人数据,相当于三瓶矿泉水。

怪不得很多人都撑不过8个小时,以人体体重70公斤计算,60%含水量,那么人体内总共约有40公斤水。

每小时拉出来1400毫升,那么,8个小时就要拉出11.2公斤,将近人体总含水量的四分之一,这太恐怖了。

病人的死因是脱水吗?

肖内西继续观察,他又把患者的腹泻物拿出来做化学分析,发现这里面充满了各种化学物质。

那这些化学物质从哪里来呢?

于是,肖内西继续分析了患者的血液,结果发现血液中缺少了很多化学物质,而缺少的这些化学物质又正好是排泄物中多出来的那些化学物质。

也就是说,患者的死因极可能是血液化学失衡,简称电解质失衡,俗称脱水。

所以,灌肠疗法不仅救不了患者,反而会加速身体内化学物质的流失啊。

于是,肖内西高声急呼:

1,停止灌肠;

2,死因是脱水;

3,给患者静脉注射与正常血液盐度相同的温水,也许是治疗霍乱的有效方案。

但是,当时的注射器大概长这样,在医生们看来,你这个捣鼓化学的小屁孩,就是来搞笑的吧。

我们根本就还没有掌握静脉注射的技术啊。

再一问,你知道正常血液的盐度和所需化学物质成分吗?你有实践过你所谓的静脉注射方案吗?

肖内西答,我在一条患有类似脱水症状的狗身上进行过实验,治好了那条狗……

结果可想而知,肖内西直接被喷到退圈,老老实实的去研究化学了。

但病人们还在成片成片的死亡,不久以后,苏格兰又有一个年轻的医生,他实在忍不住了,他叫做拉塔(Thomas Latta)决定在濒死病人的身上,复制肖内西在狗身上进行过的注射实验。

结果可想而知,拉塔失败了,因为,他根本就不知道正常血液的盐度和配方……

然后是反复的试验,最终,拉塔终于找到了一个合适的配方、温度、注射量和注射频率,他兴奋的把报告发表出来,说,

她已经濒临死亡,我甚至担心自己在准备好仪器之前,她就会一命归西。

我小心翼翼的把一根管子插入她的血管,开始一盎司(28ml)、一盎司的注射盐水,起初并没有什么效果,但是我还在坚持,因为,我感觉她的呼吸没那么吃力了,不久,她消瘦的面颊、塌陷的眼窝,还有凹陷的下颚都开始恢复生机。

接着,早就微弱的脉搏又重新强壮起来,渐渐的,她开始变得越来越饱满。

这一切发生在半个小时以内,在我注射完6品脱(473ml)盐水以后,她用坚定的声音说,她不再感到难受了。

然后,她睡了一觉,当她醒来时,四肢已经恢复了温暖,每一处容貌也都恢复了建康与舒适。

拉塔的实验成功了,但是,就在医生们都读到他这篇论文的同时,霍乱也袭击了他自己,没有人能帮他注射,他也只能被死神收割,享年37岁……

更不幸的是,拉塔的注射法也被雪藏了,因为,统计以后发现,实施静脉注射的成功率只有11%,也就说把原有灌肠疗法90%的死亡率提高了一个百分点,变成了89%。

后来专家们分析,这是因为当时注射技术不过关所导致的,89%当中,有很多人是死于其他的血液性感染。

接着,非常奇怪,就像古老的印度传说一样,到了1933年,霍乱有突然在英国消退,有人说,是死神跟着油轮去了美洲。

因为,恰好在英国消退的同时,美国又开始被收割……

从这几张当时的插画中,我们就能看到美国人民心中深深的恐惧,这也是黑船为什么要逃离一年的真正原因。

霍乱在美国一直肆虐到1860年左右,从1830年以来,西方世界一共有数百万人死于霍乱。

死神镰刀的凶名也就由此而来。

那说了这么多,霍乱到底如何杀伤人体呢?

不讲武德的死神

原来我们聊过天花、流感、埃博拉,这些病毒攻击身体,都遵从基本的武德,必须跟人体的免疫系统一层层的斗争。

如果被免疫系统击败过一次,那么,人体就获得了抗体,可以在下次病毒入侵的时候,用抗体轻松剿灭病毒。

但是,霍乱不是病毒,是一种细菌,而且是不讲武德的细菌。

本来,霍乱对人体来说是一种非常弱鸡的细菌,即使通过伤口进入人体,也并不会引发任何炎症反应,炎症反应也就是白细胞和巨噬细胞开始疯狂攻击病原体的过程。

它们会像你每天接触到的亿万个小杂菌一样,被白细胞、巨噬细胞默默的干掉,甚至看都难得看一眼,直接放掉。

但是,它们有一条极不讲武德的进攻套路,那就是当它们聚集一亿个细菌颗粒以后,就会通过食物和饮水来到你的胃部,在强大的胃酸面前,它们依旧弱鸡,必须一亿人一起闯关才有可能闯过胃酸,进入肠道。

来到肠道以后,免疫系统依旧会把它们识别为弱鸡细菌,清都难得清理,就跟你喝酸奶吃下去的那些乳酸菌一样——免疫系统会认为,这种宝宝,就让它在肠道里产生菌素,帮助消化吧。

但事实上,乳酸菌产生的菌素可以帮助消化,而霍乱弧菌产生的菌素却是一种非常恐怖的毒素。

偷袭,这绝对是偷袭,因为这种毒素可以让肠道细胞纷纷打开电解质通道,让细胞里面的氯离子(Cl-)释放出来,而一旦氯离子出来了,根据电解质平衡的物理原则,各种细胞里的钠离子(Na+)和水也会纷纷被氯离子泵抽取过来。

最终的结果就是大量的水和各种化学物质(钾K+、钙Ca+、纳Na+、镁Mg+、锌Zn-、氯Cl-)全部聚集在肠道里,然后再哗啦啦的被排出体外。

到了这个时候,免疫细胞也很难靠近霍乱弧菌了,因为肠道里布满了毒素和氯离子泵,免疫细胞们一冲过去,也会直接被物理攻击,失去水分和电解质,躺在那里装死……

这太不讲武德了,直接搞物理偷袭,免疫细胞们真是被骗了啊。

所以,这也为什么患者痊愈以后,很难获得抗体免疫的真正原因。

因为,很可能从感染到痊愈,整个过程当中,免疫细胞见都没见过霍乱弧菌。

所以,霍乱弧菌下次再从胃酸中大闯关以后,免疫细胞们可能还是会把它们当做无害杂菌放行……

但是,问题来了,既然发病以后免疫细胞都无法靠近霍乱弧菌,那那些幸存者又是怎么康复的呢?

这背后的故事相当神奇,大概得再次回到恒河,我们来分享一个以毒攻毒的故事。

干了这碗恒河水

时间来到1896年,一位英国背包客来到印度。

印度人跟他说,来吧,小伙子,干了这碗恒河水。

当时,西方科学家已经发现了霍乱弧菌,也已经了解到,所谓的欧拉比比,就是恒河里数以亿万万计的霍乱弧菌,小伙子叫做汉金(Ernest Hanbury Hankin),细菌学家,专门来研究霍乱。

结果上来就被印度人要求干了这碗恒河水,心情可想而知……

小伙子看着恒河上飘浮的尸体,终究没敢接过这碗恒河水……

但导游却笑着说,别怕,我们这儿刚刚流行过霍乱,这些尸体死于霍乱,但是,正是因为我们有这碗神圣的恒河水,消灾除病,才让霍乱消失不见。

你要是不喝这碗恒河水,那我可不敢保证你会不会染上霍乱哦。

后来,我们并不知道汉金有没有干了那碗水,但是,我们知道,汉金研究了那碗恒河水,他先用一碗恒河水培养出大量的霍乱弧菌,让它们在培养基里面生长。

然后,又在培养基当中加入第二碗恒河水,如果印度人的说法真的靠谱,恒河水可以以毒攻毒,那么第二碗恒河水就应该可以杀死培养基里面的霍乱弧菌。

果然,印度人没骗人,培养基里的霍乱弧菌竟然消失了。

但检测第二碗恒河水,水体当中却依旧有亿万万个霍乱弧菌正在活蹦乱跳,这是为什么?

第二碗恒河水里的霍乱弧菌杀死第一碗恒河水里的霍乱弧菌?弧菌也分这碗那碗?

这完全不符合逻辑啊?

汉金百思不得其解,但就在这个时候,印度人又带着,让他观察到了另一个恒河悬案。

那就是,汉金发现,每当恒河河水丰沛的时候,当地就容易爆发霍乱;

而当恒河平静的时候,霍乱却反而消失了。

这很反常,通常在河水丰沛的时候,水质清澈,水中病菌浓度会降低,不容易让人染病;

而当河水平静的时候,水质浑浊,病菌浓度会增高,容易让人染病。

但现在恒河恰好是反过来的,有没有搞错?

完全解释不通啊,汉金把自己的疑问发表出来,之后还要等20年,才有人能回答他的问题。

38亿年前的纳米机器人

原来,答案正是我们3年前聊过的那个故事——恒河水里不仅有亿万万的霍乱弧菌,还有亿万万万的噬菌体。

这些小怪物是来自38亿年前的纳米机器人,在地球上、人体里无处不在。

它们是一种专门猎杀细菌的病毒,对猎杀人体细胞一点儿兴趣都没有,所以,即使我们每次呼吸都能吐出上百万个噬菌体,我们也不会因为它们而得病。

在身体里,它们会帮我们猎杀那些失衡的肠道细菌,而在海洋里,它们每天也会杀掉40%的海洋细菌。

所以,为什么恒河水清澈的时候反而会爆发霍乱?

那是因为,霍乱弧菌和噬菌体的浓度同时降低了,失去了噬菌体的制衡,霍乱弧菌就会进入人体暴走。

而恒河水浑浊的时候,霍乱弧菌和噬菌体的浓度都很高,印度人一碗恒河水下肚,弧菌和噬菌体相互制衡,反而不会染病……

真是太神奇了,霍乱自然痊愈,其中的一个原因就是因为你身体里的噬菌体开始定点清除霍乱弧菌了。

噬菌体不是细胞,是一种长得像纳米机器人的病毒,它不怕物理攻击,可以直接贴上去干掉霍乱弧菌。

至于噬菌体具体如何工作,有兴趣可以参考我们以前的影片。

总之,在噬菌体帮你搞定霍乱之前,你还得把细胞们损失的电解质都通过静脉注射的方法补充回来,这个过程中,只要你不死,那么,死的就是霍乱弧菌。

当然,以上故事属于纯生物学理论,和医学毫不相干,除了印度人会用这种以毒攻毒的方式对付霍乱以外,世界其他民族是绝对不可能的……

比如,中医给出的方案就非常简单有效——三个字——喝开水。

而西医给出方案其实也和——喝开水——三个字类似,这个医生叫做斯诺(John Snow),一不小心就成了现代流行病学之父。

这背后的故事,大概是这样的。

宽街水泵

如果你今天去伦敦旅游,你会在宽街和剑桥街交接的地方发现一个突兀的水泵,这个水泵据说有168年的历史。

当年,医生斯诺正是靠着这根水泵,斯诺控制住了伦敦,乃止整个西方世界的霍乱疫情。

就是这么神奇,虽然斯诺当时也不知道微生物和细菌,但是,防疫思路却非常精准。

大概是说,自从肖内西、拉塔他们在1830年代抗击霍乱以来,霍乱就在英国神出鬼没,搞得跟恒河女神一样,到了1854年,这大概已经是第十几次伦敦霍乱大爆发了。

斯诺接过了防疫的接力棒,但他决定从另一个角度来消灭霍乱,因为,这20多年来,医生们早就发现,霍乱根本无法治疗,不是技术不行,而是爆发太密集,往往都是一瞬间几百人同时病危,医疗资源瞬间崩溃,医生根本就救治不过来。

于是,斯诺决定破解霍乱传播的谜团,从根源上解决问题。

首先,霍乱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的呢?

这是斯诺的入手点,恰好,1854年8月31日,宽街爆发霍乱,三天内就有300人死亡,一周以内,四分之三的居民逃离宽街。

这个时候,斯诺反而前往宽街,开始绘制地图,调查原因。

他先是拿到了死亡者名单,然后在争分夺秒的询问死者邻居,了解死者生前的生活起居情况。

在地图上,他用一根横杠代表一个死者,然后,他敏锐的发现了死者集中区域内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中心区域,都有一座水井或者水泵,水泵就是在水井上装上一个压缩抽水的装置,本质还是水井。

尤其是宽街的这座水泵,旁边的黑杠多得可怕。

这座水泵一定有问题,继续调查,斯诺又发现,宽街附近的雄狮酒厂(Lion Brewery)竟然没有一个工人感染霍乱,询问他们的生活起居,原来,他们酒厂免费供应啤酒,他们从不喝水。

水井带毒的思路越来越清晰,斯诺怀疑,宽街疫区的零号病人,就和这座水泵有关。

果然,零号病人找到了,是一个女婴,她死于腹泻以后,她妈妈就将她用过的尿布扔进了污水池,而污水池离宽街水泵只有三英尺(0.9米)的距离。

斯诺让人挖开污水池和宽街水泵,果然,池壁已经损毁,污水早就渗透到了水井当中。

接着,斯诺又通过一系列的调查证明,水是霍乱传播的唯一途径,为什么会突然爆发?

那是因为水井被污染,周围的居民又

都喝了污水从而染病。

而当惊慌的居民们逃走以后,他们又将用自己的排泄物污染沿途所有的水井……

这就是霍乱传染的真相。

所以,斯诺最终给出的解决方案很简单,就是四个字——修下水道。

让污水和饮水彻底分开,伦敦就将永远告别霍乱。

果然,斯诺对了,伦敦变干净了,霍乱也就渐渐消失,而又跟拉塔一样,3年后,斯诺死于一场大病,据说也是霍乱,但当时为了稳定民心,斯诺选择了向公众隐瞒死因。

因为,就在他去世之前,他还在不遗余力的宣传——喝经过煮沸的纯水不仅能预防霍乱,还能延年益寿……

最后的老虎灶

故事来到2013年的上海,上海城里的最后一个老虎灶被拆迁。

很多老上海都在怀念,而绝大多数80后,根本不知道,老虎灶是个什么东西。

为什么叫老虎灶?

老上海怎么都好这个东西?

原来,老上海和老虎灶的背后,还有一个响当当的名字,他就是中国版的斯诺——伍连德。

1910年,31岁的伍连德临危受命,扑灭了东三省的鼠疫,在这场抗疫中,伍连德发明了伍氏口罩,被认为是现代N95口罩的始祖。

而在1932年,53岁的伍连德再次临危受命,主持大上海防疫霍乱的工作。

当时,所有的细菌学、噬菌体、流行病学等等有关霍乱的知识已经齐备,但如何用一个最简单的方式让老百姓们可以把这些知识综合起来,用于防疫呢?

首先,伍连德观察到,很多居民喜欢吃西瓜,大夏天的,切上一盘西瓜,然后浇上冷水,清凉解暑。

而这些冷水的来源,正是附近的河流,河流里同时洗衣服、刷马桶……

这个凉水西瓜的漏洞是导致疫情爆发的零号原因,必须杜绝。

然后,伍连德给出的第二个防疫措施就是喝开水,虽然中医也提倡喝开水,但是,当时在大上海根本没法儿深入人心,原因说出来你可能不信,因为,直到1930年代,开水都算是一种奢侈品。

古代没有保温壶,没有电茶壶,古人想得到一瓶开水,或者一壶凉白开真的是有技术难度的。

但是,伍连德决定解决这个技术难度,借鉴南方的凉茶铺,其实可能在明朝左右霍乱就已经从印度经过香港、澳门从广州传入了中国,据说,广东的凉茶铺,就是中医喝开水建议的延伸产物。

而凉茶铺往北传,变成了老虎灶,也就是卖开水的铺子,商家们用这种像老虎一样的笨重灶台沿街售卖开水,今天的山东大集上还能看到卖开水的老汉,他们的摊位就叫老虎灶。

而老虎灶传到上海的时候,就变成了一种老百姓的水吧文化,几个人聚在一起可以泡茶,可以闲谈。

伍连德敏锐的察觉到,这种水吧文化可以利用,他鼓励小商贩在上海到处开设老虎灶,卖开水,清早4点开始生灶,4点半出第一锅开水,这个时候,早起的人家会拿着暖壶来卖开水。

到了6-7点,遛鸟的大爷们来了,端着茶壶买开水,边聊边泡茶,也算是一种大众化的咖啡厅吧。

就这样,大街小巷的老虎灶不停的烧啊烧,买开水、喝开水的习惯也就不知不觉的形成了。

在那个特殊的年代,伍连德就靠这样一招老虎灶的思路,控制住了上海的霍乱疫情。

其实仔细想想,打开水这个习俗,我大学的时候都还在天天重复,所以,一切离我们都还并不遥远。

卫生&人类文明

2007年,《英国医学杂志》(British Medical Journal)评选了过去150年内最重要的医学发明。

不是抗生素、不是疫苗、也不是麻醉,而是卫生。

卫生被认为让人类拥有了使环境、食物、水源保持清洁的能力和意识。

曾经的伦敦到底有多臭?

据说,高跟鞋最早大流行,是为了防踩屎。

西医甚至认为,卫生不仅是他们最重要的医学发明,还是人类文明走上新层级的标识。

而在中医的世界里,卫生这也和淋巴、腺体、手术等等外来词汇不同,它是一个古老的中医词汇。

600多年前就有一本中医专著叫做《卫生宝鉴》,中医认为,卫生,这是一系列可以保卫生命的外在措施,个人、集体共同努力,卫生就是每个人的零号免疫系统,这已经和现代的公共卫生、个人卫生的概念非常接近。

然而,反观全世界,直到今天,霍乱也并没有消失,历史上一共七次全球大流行,而第七次从1961年开始,至今都没有结束。

也许,讲卫生,这并不是一句空话。

在我们看不见的地方,还有很多人正需要用这把武器,去抵抗死神手中的镰刀。

好了,今天的故事就分享到这里,谢谢大家。

最后夫人说,下水道、喝开水、高跟鞋原来都是为了防疫啊。

(完结)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