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贾宝玉一向尊重体贴女孩,为什么忽然踢袭人、骂晴雯?

 少读红楼 2022-08-14 发表于上海

贾宝玉无疑是贾府男子中的异类,或者说一股清流。高门大户里的纨绔子弟,老爷少爷们,无不视女子为物品,甚至是玩物,从无尊重可言。而贾宝玉却语出惊人,赞女儿而贬男子,觉得女儿是水做的骨肉,见了女儿,便觉清爽。

贾宝玉对女儿的态度,也是异于其他人,他发自内心地尊重,欣赏女孩子,不管对方是千金小姐,还是奴才丫环,他也从来不会区别对待。

怡红院的丫环们,尤其是大丫环们,跟着这样的主子,自然是享福得很,一个个活成了副小姐,既尊贵体面又得了很多好处。贾宝玉在她们面前,一惯做小伏低,姐姐长姐姐短的,脾气好得不得了。其中,最受宝玉青眼的,一个是温柔贤良的袭人,另一个则是脾气火爆,但漂亮爽利的晴雯。

但是这两个人,也并非一直享受着如此优越的待遇,有一句叫作:伴君如伴虎。贾宝玉虽然喜欢女儿,尊重女儿,但毕竟是领导,而且是个并不成熟的领导,身上也沾染着纨绔子弟的一些作风。他对女孩们好,一是尊重,二来也是因为,众人将他服侍得好,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身边花环柳绕的贾宝玉,心情也总是很美好。

但是有一天,他的心情不好了呢?离他最近的人,也会在第一时间遭殃。贾宝玉就曾踢过袭人,也曾因为晴雯跌坏了一把扇子,气得责骂晴雯,完全不是素日的谦谦君子风,而且这两件事挨得很近。从表面上看,宝玉踢袭人,只不过是误踢,而宝玉骂晴雯,也是一时冲动,但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

无论是袭人,还是晴雯,不过都是宝玉的出气筒,她们并没有做错什么,即使是晴雯跌坏了扇子,但这要在平时,也没什么事,就如晴雯所说,之前的玻璃缸,玛瑙碗不知弄坏了多少,也没见这么大气。

既然袭人和晴雯不过是被误伤,那么贾宝玉为什么性情大变呢?其实,就在此之前,贾宝玉所经历的事情,已经让他有了一种说不出的挫败感,他不知如何,又无处可诉,心里窝着火,无论谁来靠近,都会倒霉。

如果是林妹妹或宝姐姐,可能他还会忍着,但面对这些服侍自己的丫环,他没必要,也不想再端着装着了,到底主子还是主子,奴才还是奴才。

这个夏天注定了不平静。先前宝玉和林黛玉怄气,好容易哄好了黛玉,贾宝玉又没闲着了。人家都在午睡的时候,他偏偏四处溜达,并且进了王夫人的房间,当着正在打盹的王夫人的面,就调戏起了金钏。金钏大约也是和这位爷玩笑惯了的,加上平时王夫人也不多言多语,这两人完全视王夫人不存在,有来有往地调笑起来。

金钏鬼机灵一个,还怂恿宝玉去拿贾环和彩云。这个时候,王夫人翻身而起,对着金钏一顿痛骂,当即表示不要金钏了,让玉钏儿叫白母来领走金钏。金钏儿苦求,王夫人却硬是没有松动。

贾宝玉是如何反应的呢?刚才还跟着金钏有说有笑的他,一见情况不妙,马上一溜烟跑了。这和他素日标榜的“护花使者”的形象完全不符啊。说到底,宝玉还是个孩子,平时他对女孩子再好,也是在某个范围之内,而真的出了事,宝玉的第一反应就是开逃,至于金钏儿会被怎样收拾,他完全没有时间去考虑。

虽然宝玉逃了,但他的心里一定不好过。这对他来说,也是一种受挫。被平日慈祥的母亲骂就算了,还在喜欢的女孩面前失了形象,表现得像个窝囊废,又不晓得金钏儿接下来会面临些什么。他可能想不到王夫人会撵走金钏儿,但即使这样,这一天也算极不自在了。

贾宝玉进了大观园,经过蔷薇架时,听到有哽咽之声,心中又生了好奇,但这也是他转移注意力的一种方式。结果不看则已,一看宝玉又被惊到了。只见蔷薇架下,是一个面薄身纤的美人(龄官)在画着“蔷”字,痴痴地画了一遍又一遍,而贾宝玉也就在篱笆外痴痴地看,忘记了其他。

贾宝玉为这个女孩着了迷,只恨不得替她分担些来,他的泛情博爱之心,走到哪里都不肯消停。先前让林黛玉总是误会,刚才坑了金钏,如今见到美女,又打回原形了。

很快阵雨来袭,贾宝玉忙着提醒那女孩,那女孩并未认出他,还将他也当作女子,反过来问贾宝玉有什么可遮雨的。贾宝玉这才发现,自己也淋着呢。他赶紧跑回去,心里还惦记着女孩有没有淋雨。这是他能力范围之内的考量,但他也会有些遗憾,这么美的女子,竟不认识自己,更不像其他人大献殷勤。贾宝玉还是挺受挫的。

贾宝玉狼狈地回到怡红院,偏偏门关着,里面一群丫环正在玩耍,他敲了好一阵门,后来把门拍得山响,也没人来开。还是袭人来开了门,袭人从门缝里瞅到是宝玉,又发忙又好笑,还笑着弯腰拍手道:“那里知道是爷回来了!你怎么大雨里跑了来?”

袭人此时的状态,是平时和宝玉相处的状态。而宝玉却不是平时的宝玉了,宝玉心中气恼,满心要把开门的踢几脚,不是一脚两脚,是几脚呀!而且他以为开门的是小丫环,没有料到是袭人。小丫环不是更不禁踢吗?贾宝玉素日的怜香惜玉之心都去哪里了?把个袭人踢得很重,夜间梦里都疼得叫出来,还吐了血,贾宝玉下脚有多狠啊。

就算是贾琏,贾蓉这样的花花公子,也从不动手打丫环啊。因为别人开门迟了,就要把开门的人踢几脚,这是什么逻辑?只能说,贾宝玉心里憋了一肚子气,要找个人发泄一下。这个人,最好是没身份地位,任打任骂的小丫环。这和他刚才怜惜龄官的心思,简直判若两人啊。

踢了袭人,又到了端午节,大家的心情都不怎么好,也有一部分原因是金钏儿之事,连凤姐都不敢过于说笑。而贾宝玉就更不用说了,回到房中,长吁短叹。此时晴雯来换衣裳,不小心将一把扇子跌了。贾宝玉马上说晴雯的不是,大过节的,且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东西,平时啥也不计较的贾宝玉,却正好借题发挥了。

晴雯倒不是温吞水的袭人,她像连珠炮似的立马还击,并且说到了宝玉的痛处,说宝玉就是寻不是,要嫌我们就打发了。宝玉一听这话,更气得跳脚,两人大吵起来,袭人前来劝架,也被晴雯讥讽了一番。后来还是林黛玉赶来,才算圆了场。宝玉还说:“叫我怎么样才好!这个心使碎了,也没人知道!”

其实,无论是袭人,还是晴雯,都是无辜受牵连的。她们尚且如此,若换作小丫环,只怕已经被杀得片甲不留了。贾宝玉为什么火气如此之大?自从调戏了金钏,他的心里一直不踏实,不知该如何是好,焦虑、受挫、愧疚,无助的心理,已经让他无所适从了。表面上,他还是那个宝玉,但实际上,他的心是慌的,乱的,他也预感到,此事还没有过去,越是悬在那里不动,就越让人不安。

无论是金钏被撵,还是龄官画蔷,都让贾宝玉发现,自己居然不是万能的,出了事时,自己一点法子也没有,而自己名为贾府的金凤凰,其实又算得了什么呢?贾宝玉开始接触到现实的一角,对他来说,却并不是那么美好。

只是,他想不到,更大的祸事还等着自己呢,他在踢袭人,骂晴雯时,怎么知道用不了多久,自己就会被贾政暴揍一顿?而正是经历了贾政的毒打,宝玉反而踏实了,整个人也没有了戾气。他需要一个发泄的通道,无论是打人骂人,还是被打被骂,这便是成长!

作者:阿五,本文为少读红楼原创作品。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