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我随芗老学站桩:“洪炉大冶身,陶熔物不计”

 半刀博客 2022-08-15 发表于浙江
文章图片1

“内缘不外溢,外缘不内侵。”

“不能不想,你就全想,连你小时候淘气的事都想。还要想着身如大冶洪炉,一切私心杂念如枯枝败叶,遇之俱焚。这么站站吧。”

“洪炉大冶身,陶熔物不计”

我在练习过程中,出现了一个问题:很容易被身边人说话的声音引过去,听人家说什么。越不想听,越听;越听,心越烦;越烦越紧张,越紧张越站不下去。

我问自己:开着收音机都能不听播放的内容,为什么现在就不能不听身边的人说话呢?

慢慢地,我找到了原因:姿势的改变,使得身体运行状态发生了变化,当身心不能及时调整,适应这种变化的时候,就会出现“神不守舍”的状态。这是一个由“耳听”引起的“心不静”的问题。

我自己解决不了。怎么办?只得向芗老请教。

芗老针对我在不同阶段出现的问题,教给我三个不同的办法:

一是想自己。

想自己高兴、愉悦的事情,给大脑以良性刺激。心情舒畅了,身心就随之放松了。

二是不想。

体会“发呆(愣神儿)”的状态。在这种状态下是一种思无所思,视无所视,听无所听,大脑处于一种“休息”的状态。

三是全想。

上述两个方法,芗老都教过我。可是我哪儿有那么多高兴的事啊?“发呆(愣神儿)”也是短时间的状态,不可能长,怎么才能使心静下来呢?

芗老对我说:“不能不想,你就全想,连你小时候淘气的事都想。还要想着身如大冶洪炉,一切私心杂念如枯枝败叶,遇之俱焚。这么站站吧。”

设想自己是一座正在炼钢的炼钢炉,所有想法都如枯枝败叶般地被熊熊烈火烧得灰飞烟灭。按照这种方法练习,我开始能静下心,放松地站着了。

练习中,我感到这应该就是《拳道中枢》所说的“内缘不外溢,外缘不内侵”“洪炉大冶身,陶熔物不计”的修炼方法。

按照这种方法练习,我在不知不觉中“站”了两个多小时。站完以后,心里很平静,环顾四周,一片祥和、明亮,有种从没有过的轻松、愉悦、甜蜜的感觉。

作者简介

文章图片2

程岩,1943年生于北京,工程师。自幼随父习练意拳,后更得王芗斋先生亲传,为意拳第三代传人。

程家与王芗斋先生家系世交。王先生曾于程宅居住多年,程岩之父程志灏1943年师从王先生,母刘富恩是王先生的义女、学生。

程岩颇受王芗斋先生喜爱,于1958年至1961年得王先生亲传站桩基本功法。后又得姚宗勋、周子炎、杨德茂、朱垚葶、王玉芳、王玉祥等师伯的教诲、指导,获益颇多。

数十年来,程岩潜心参悟王芗斋先生开创的“全民拳学”,以继承芗老“福利人群,提高国民体育之水准”的志向为己任。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