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报纸丨远去的《旧书信息交流》报

 真友书屋 2022-09-10 发表于浙江

编者按

孔网书友倚伏1(店铺:水流云在书店)的文章中写到关于自己曾经订阅的、现已停刊的一份报纸——《旧书信息交流》报。书友认为,在那个年代,那份报纸“为卖家卖书、买家买书搭建了一个平台,在古旧书流通方面功不可没,因为只有在流通中,书的使用价值和收藏价值,才能得以进一步实现。”

这也正是孔网正在做和希望做到的。

在那个没有电话、没有电脑及互联网的年代,身居乡村的我,主要的精神食粮就是订阅邮局发行的报纸和杂志。每天上午10点左右,听到邮递员那一串熟悉的自行车铃声,我都会主动迎出来,接收下报刊信函挂刷品。

我订阅报刊有个怪癖,得从创刊号补齐,邂逅《旧书信息交流》报也不例外。那是1994年的时候,忘记了在什么报刊上看到的广告,得知河北省创刊了一份《旧书交流信息》报。已订阅《文汇读书周报》等五六份读书类报刊的我,决定从创刊号开始订一份。于是写信询问、邮局汇款、等待,一个月后吧,收到了石家庄邮局寄来的1993年5月创刊以来的报纸,当时印象最深的两个词就是河北、种福元。

Image

翻开这自办发行的报纸,第一感觉,琳琅满目,值得连续订阅。这四开四版报纸开设了淘旧书、读书乐、旧书新知、藏书、集报界、收藏世界、古籍知识等栏目,还有一个特色栏目供求热线(调剂·转让·求购·交换)。投稿的作者既有名家如姜德明、马嘶、刘经富等,也有普通作者;既有一二线城市作者,也有身边市县作者的文章,读来非常“解渴”。那时的文章短小精悍、信息容量大,努力展示古旧书业风采,为读书藏书者服务。曾任石家庄作家协会主席的刘章这样评价:报小鸿儒爱书香,遍九州从来不媚俗,高雅自风流。

这份报纸令我吃惊的还是丰富的转让信息和低廉的服务收费。每期几乎拿出一半的篇幅刊发转让书目和求购书目,每条不足20字收费仅3元。要知道,那时互联网没有兴起,大城市的读者还可以逛古旧书的交易市场或书摊,可以到王府井等大型新华书店选书。而农村的读者想买到自己需要的书是不容易的,这份报纸就补充了这个功能。为卖家卖书、买家买书搭建了一个平台,在古旧书流通方面功不可没,因为只有在流通中,书的使用价值和收藏价值,才能得以进一步实现。

在1996——1998年期间,我也在这份报纸上刊登转让书目,将自己不需要的《宋本册府元龟》《外国史知识》等书刊转让给需要的读者;同时刊发求购书目,买回了自己需要的辽沈书社《静晤室日记》全10册等。记得买这套书还是从长春市一位教授那买到的,经商量分三次邮局汇款才完成的,令我感动。

我手头现在存有1996至1998年的《旧书信息交流》报14张,之所以留到现在,是因为刊有我的转让书目和求购书目。今天翻阅起来,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Image

我根据孔网的搜索,得出这份报纸的轨迹如下:

1992年12月8日,《旧书交流信息》报出版试刊号,总第1期,主编种福元,主管石家庄市作家协会;1993年5月1日,出版创刊号,总第5期,刊期为半个月;1995年3月,主管为石家庄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主办为石家庄市作家协会;1996年1月增加协办单位:中国书刊发行业协会古旧书业工作委员会。

Image
Image

1997年5月1日,出版100期纪念专号;1999年1月起,有了邮局发行代号17-102,从自办发行转为全国邮局公开发行,由半月报改为周报;2000年4月30日出版停刊号,总第211、212期合出,第一版有种福元的呼吁:“谁来救救《旧书交流信息》报 本报总编寻找(除河北省外)主管主办单位”。

Image

这是第一家全国范围旧书交流的纸质媒体,从1992年12月到2000年4月,生存了近8年的《旧书信息交流》报画上了遗憾的句号,其中的停刊内幕就无从知道了。故事还没有完,此后冒出了《旧书信息报》及《藏书报》都是一家,但与《旧书交流信息报》不是一伙人办的,读者朋友们不要混淆。

尽管这样,下面我还是要提提《旧书交流信息》报“嫁接”出来的《旧书信息报》和《藏书报》。毕竟我也订阅了多年,毕竟它们都以藏书读书为主题,毕竟这三种报纸使用了同一个邮发代号17-102。

通过孔网搜索,得知其轨迹:

2000年5月5日,《旧书信息报》创刊,周报,4开12版,邮局发行代号还是17-102,主办/河北省出版总社报刊服务中心,协办/中国书刊发行业协会古旧书专业工作委员会,总编辑/郝荣斋。从总第1期开始排序,以示与从前的《旧书交流信息》报不同,可见重打鼓另开张了。

Image

2002年4月1日,出版100期纪念专号,总编辑郝荣斋;2005年12月5 日,《旧书信息报》出版改刊号,更名为《藏书报》,总期号延续为第293期,此为《藏书报》创刊号。从这点看,《藏书报》与《旧书信息报》是一家,但与再之前的《旧书交流信息》报是不搭边的。

Image
Image

2019年8月19日刊发的《偏爱网格本,读藏两相宜》,是我喜欢的好文章

2020年6月17日,出版20周年纪念专号,总第1043期,总编辑王雪霞。2021年,这份周报,将单价2元提至3元。版面缩为4开8个版面。纸张没提质,正文选题及质量在下滑,可看的文章不足五分之一,里面净些与大众读者不搭边的古籍保护、文献出版等版面,可谓高大上,大跌眼镜。也许是我的学识不够看不懂,但愿我的评价不准。

Image

2022年,干脆,我按下了纸质版停止键。可我对《藏书报》这三个字还不甘心,于是网络上看免费的电子版,省下了一年150元的订金。看了今年的几期,能看到的解渴文章依然很少,一个月四期都找不出可圈可点的文章,信息量很少,感觉都不如孔网动态书友发的藏、读体会文章实用。

我总是盼望《藏书报》能学习之前的《旧书信息交流》报的办报经验,更好地体现“传承中华藏书文化,助力人文经典阅读”的宗旨。对《藏书报》期望值越大,失望值也就越大,也就越发怀念远去的《旧书交流信息》报,对当年的艰难办报的主编种福元,越发想念。

经孔网搜索,2000年《旧书交流信息》周报因故停刊后,种福元没有闲着,将这八年间报纸精华,浓缩成《中国古旧书报刊收藏交流指南》一书,16开精装本,2002年由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2005年起,种福元重整旗鼓,开始编辑出版刊物,计有《古旧书刊报收藏》2005年1-6期、2006年1-3期、2007年1-6期、2008年1-3期共17本;2007年《旧书交流目录》试刊,2008、2009年分别续出1-6期共8本。2009年《旧书交流目录》停刊。宣布正与上海辞书出版社协商于2010年复刊《古旧书刊报收藏》,但复刊事宜迄今未有丝毫讯息。此间还编印了一本《文朋书友录》。

Image
Image

《旧书交流信息》报远去了,孔夫子旧书网发展起来了,成了我的精神家园。其实孔夫子旧书网比纸质报纸信息量不知大多少倍,平台更广阔,更适合古旧书交流,买卖更加方便;还有孔网动态,类似当年报纸上的书话文章在孔网动态都能看到,岂不乐哉!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