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吴湖帆和他的碑帖收藏

 攸州刀郎 2022-09-26 发表于湖南

图片

熟悉近现代绘画史的朋友一定对吴湖帆不陌生。他是我国近现代史上的大画家,他与张大千并提为“北张南吴”,又与海派画家吴子深、吴待秋和冯超然,并称为“三吴一冯”。
图片

钱希同《吴湖帆像》

吴湖帆1894年出生于苏州吴姓大族,初名翼燕,字遹骏,后更名万,字东庄,又名倩,号倩庵,别署丑簃、湖帆。

吴湖帆的绘画博采众长,熔铸新貌,画风缜丽丰腴,清隽明润,青绿设色尤为卓绝,在近代画坛有着重要的地位。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他出任上海中国画院画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上海分会副主席等职。
图片
米芾《多景楼诗册》(局部)

除了画家这一身份外,吴湖帆还有一个重要的身份——鉴藏家。他的藏品以书画和碑帖为主,米芾《多景楼诗册》、赵孟頫《二图二赞图卷》、吴镇《渔父图》等传世名迹都曾是他的藏品。


虽然世人非常熟知吴湖帆的书画收藏,但从他常用的斋号“四欧堂”“丑簃”来看,他本人最在意的,恐怕还是碑帖收藏。


图片

《常丑奴墓志》碑帖首开


图片《常丑奴墓志》吴湖帆题跋述及此本的家族渊源

吴湖帆出生名门,祖父是晚清重臣、金石学家吴大澂,外祖父是清代著名收藏家、金石学家沈树镛,家族的滋养与传承构成了吴湖帆古物收藏的重要基础,也是吴湖帆碑帖藏品的首要来源。

《上海博物馆藏碑帖珍本丛刊》所刊《常丑奴墓志》明代精拓本,正是吴湖帆藏碑帖家族传承的重要见证。此拓本原是沈树镛藏品,为金农旧藏,后来沈树镛将此拓赠予吴大澂,而吴大澂又将此名品传给了吴湖帆。这件藏品正是吴湖帆“丑簃”斋号的来源。

图片

《萧敷敬妃墓志合册》
吴湖帆在夫人潘静淑去世十年后题跋,睹物思人

图片
《萧敷敬妃墓志合册》
何绍基、吴湖帆等人的题跋

1915年,吴湖帆与潘静淑喜结连理。潘静淑亦出自名门,其曾祖潘世恩曾为一品大员,伯父潘祖荫也是光绪军机大臣,更是一位重量级的收藏家。吴潘联姻,潘静淑带来了大量陪嫁重器,构成了吴湖帆藏品的第二个重要来源。


被吴湖帆用来命名斋号的“四欧”,其中《化度寺碑》《虞恭公碑》《皇甫诞碑》三件宋拓本都是潘静淑的陪嫁之物。1924年吴湖帆另觅得《九成宫碑》宋拓本,才有了后来的“四欧宝笈”。此外,《上海博物馆藏碑帖珍本丛刊》所刊《萧敷敬妃墓志合册》宋拓孤本,也同样是潘静淑带来的陪嫁,被吴潘二人视为传家至宝之一,奉为“墨皇”。


最令人动容的是,吴湖帆在夫人潘静淑去世十年后,睹物思人,抚今追昔,追加题跋,情真意切,令人遥想仿佛两志主人萧敷与敬妃感情再现当世一般感人。


图片

《李靖碑》沈尹默题扉

图片
《李靖碑》上吴湖帆拿手的泥金小楷题跋

吴潘二人完婚后,吴湖帆开始大量系统购藏书画与碑帖,这也是吴湖帆收藏的第三个重要来源。

如《上海博物馆藏碑帖珍本丛刊》所刊《董美人墓志》原石精拓本、《李靖碑》明拓本、《重修蜀先主庙碑》金拓孤本均为吴湖帆系统购藏的善本、孤本。《董美人墓志》为吴湖帆旧藏三本中之最上乘之本,与家藏《常丑奴墓志》配成“既丑且美”。《李靖碑》为吴湖帆系统收藏昭陵旧拓善本的至精之本,吴湖帆题为“未曾睹之古本”,最为宝爱。《重修蜀先主庙碑》亦为吴湖帆与其收藏金人任询书《古柏行》真迹配对之本,而吴湖帆所看重的二位作者任询与王庭筠的师承关系,也正体现了吴湖帆碑帖收藏的系统性。


图片

《重修蜀先主庙碑》碑帖首开

图片

《重修蜀先主庙碑》上吴湖帆的题词

图片

《董美人墓志》中诸家题词与吴湖帆题和


从吴湖帆的藏品来源看,吴湖帆的碑帖收藏,其实是他家族传承与数代人智力、财力的结晶,也是近代碑帖鉴藏高峰的重要体现。

此外,吴湖帆得佳拓后多会请良工进行重新装池修缮,“四欧宝笈”即是最显著的例子。若遇心爱之物,吴湖帆必会请名家题签、题扉、题跋,自己还会题诗、题词唱和,吴湖帆选辑的词集《袭美集》便是吴湖帆为其所藏《董美人墓志》征集的诸家题词与自己的题和而成。


BOOK


图片
上海博物馆藏碑帖珍本丛刊(第三辑、第四辑)
上海博物馆 编
上海书画出版社
定价:1680.00元/辑

第三、四辑所刊碑帖均来自上海博物馆书画部,多数为书画、碑帖鉴藏家吴湖帆、孙伯渊等名家的旧藏,保存完整,流传有序,书法精美,数件为国家一级文物、入选《国家珍贵古籍名录》文物。

十种碑帖版本信息

图片




来源|书法杂志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