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底线》的婚姻课,方远嚷着和李小乐离婚,道出中国女性的辛酸

 尘飞扬说经典 2022-09-27 发表于山东

方远和李小乐闹离婚,雷声大,雨点小。

在第十七集结尾,两人说出最狠的话。李小乐告诉方远,“谁不离谁是孙子。”方远也在气头上,回应李小乐,“谁不离,谁是王八。”

第十八集开头,在友人的劝说下,两人就相逢一笑泯恩仇了。

不过,方远和李小乐的吵架,是很多夫妻常见的交流困境。他们争吵,根源在于太恶声恶气,最终掩盖了他们的真实诉求。

和大多数夫妻一样,他们的争吵不是仇人之间的水火不容,而是不会交流的相爱相杀。

1.方远和李小乐的暴力沟通

且看剧情分析。

方远回家后,看到李小乐正在吼方可莉,他上去阻拦,“行了行了,有你这么教育孩子的吗?”

方远的诉求是,你教育孩子的方式不对,你别吼孩子了。

李小乐怼方远,“行什么行啊,你现在装起好人了。”

她的真实诉求是,“一直是我在管孩子,你不承担责任,却站在一边装好人。”

此时的李小乐头脑还算清醒,吐槽完方远,果断将辅导作业的任务丢给方远。

方远给孩子说了两句话,就来到客厅,开始和李小乐交(zheng)流(chao)。

此时李小乐正在和家长聊天,方远让李小乐交出手机。

大家注意两人的姿势,李小乐坐着,方远站着,方远居高临下,向李小乐发号施令。

这个姿态暴露了方远的强横,因为夫妻是平等关系,方远要看李小乐的手机,遵循的是上级对下级的权力意识。

李小乐也受过高等教育,知道现在不是封建社会,把方远当老爷,自然不愿意给。

方远就走过去,企图抢走手机。

李小乐意识到方远志在必得,抵抗没意义,就把手机扔给方远。

然而,家长群的聊天记录,真正点燃了方远心中的怒火。

在此之前,倪蕊父亲倪鑫刚就吐槽几位家长势利眼,方远还不信。

看到家长群的聊天记录,他才发现,李小乐确实如倪鑫刚所说,和其他家长一样势利眼。

这就意味着,倪鑫刚和倪蕊确实是受害者。

于是,他开始吐槽李小乐“尖酸刻薄”。

李小乐并不否认这个评价,还反问方远,“我不是圣人,在背后吐吐槽,我连这点言论自由都没有了吗?”

方远开启咬文嚼字模式,反问她,“你管这叫言论自由?”言外之意,你这是在胡搅蛮缠。

方远认为是那些势利眼家长影响了李小乐,他向李小乐提出要求,你现在就退掉这些家长群。

李小乐并不同意,于是她带着哭腔吐槽方远,“就你这种从来不管孩子的人懂个屁。如果没有这些家长群,孩子有没有作业,我找谁问去。”

一个要求退群,一个不同意退群,看似矛盾,其实他们的诉求是一致的——一切都是为了孩子。

然而,他们的表述有了问题。

方远认为,家长群有势利眼的毛病,几位家长确实有共同排挤他人的嫌疑,而这也影响了孩子。

想要避免孩子成为势利眼,不再霸凌倪蕊,李小乐就应该远离那些尖酸刻薄势利眼的家长们。

而李小乐认为,家长群的主要目的可以帮助她更好地得到教育方面的信息,她能更好地管教孩子。

方远认为李小乐在偷换概念,于是指责她没有基本的思维逻辑。

话说到这份上,两人就只剩下人身攻击这一条道了。

于是,他们最终把一段争吵升级到了离婚。

从理论层面看,方远的表达比较清晰,逻辑性更强。

然而,他犯了一个错误,他一直用理性思维分析这件事,却没有顾及妻子为这个家庭的付出。

方可莉霸凌倪蕊,李小乐有问题,方远也难辞其咎。毕竟,教育孩子是夫妻双方的共同责任。

方远对李小乐的评价,确实刻薄了。

毕竟,李小乐为了支持方远的事业,主动放弃了进律所的机会,她认为如果进律所,她现在能成为合伙人。

而方远则反击她,“你能保证你进律所就一定是合伙人?你不失业就不错了。”

对于这种无法证伪的事情,一旦较真,只能引起更大的矛盾,于是李小乐彻底崩溃了。

原本她以为她为家庭牺牲能得到方远的认同,然而,方远却低估了她对家庭的牺牲。

这里有中国女性常见的辛酸,为支持老公的工作,主动放弃自己的事业,到头来却没有得到认可。

方远对李小乐的吐槽,真是杀人诛心。这一情节也在敲打事业性男人,不要一直忙于工作,忽略妻子对家庭的贡献。

在职场上,方远特别擅长捕捉客户的真实诉求 ,然后站在客户角度,满足他们的诉求,从而解决各种纠纷。

然而,在李小乐面前,方远成为被告,接连两次出现对自己前途有影响的不良事件,方远内心焦虑,让他失去了表达真实诉求的交流能力。

他的火气碰撞和李小乐事业心没有得到满足的委屈,最终酿成了两个人的争吵。

2.暴力沟通的原因

争吵是一种暴力沟通,它是两个不懂表达诉求的人发生的碰撞。

我特别推荐大家看一下《底线》的第十七集,方远和李小乐的争吵,展现的是诉求一直,表达不行的困境。

不懂表达诉求,要么是表达能力不行(方远是因为愤怒失去表达真实诉求的能力),要么是不方便说得清清楚楚。

先说表达能力不行的例子。

方远和李小乐在争吵时,方可莉来到客厅,冲着父母喊,“吵什么啊,让不让人写作业了。”

方可莉在向父母传达信息,你们的争吵已经影响到我了,我已经没有心情写做了。 

她想要用写作业的点来引起父母的注意,从而达到息战的效果。小方的真实诉求是:你们不要吵架啦。

然而,方远正在气头上,他怒气冲冲地命令小方回自己房间。

一个人在愤怒时,解读信息的能力急剧下降。

再说一个不方便说清楚的例子。

《红楼梦》中,贾宝玉私自见宝钗,黛玉紧跟其后,张嘴就讥讽宝玉——

“一见了宝玉,便笑道:'嗳哟,我来的不巧了!’宝玉等忙起身笑让坐,宝钗因笑道:'这话怎么说?’黛玉笑道:'早知他来,我就不来了。’”

黛玉的真实诉求是,她不希望宝玉为了宝钗冷落自己。

这真不是黛玉事儿逼,因为在宝钗到来之前,宝黛二人“日则同行而坐,夜则同息而止”。两人住在老太太那里,同住碧纱橱。宝玉出来见宝钗,根本不用跑远路,就是一句话的事儿。

宝玉听不到黛玉的潜台词,因此黛玉总是生他的气。

如果一个人懂得在争吵时表达自己的真实诉求,而对方也能理解,那么这种争吵就会成为一种交流。

《傲慢与偏见》里的达西和伊丽莎白就是这样的高手。伊丽莎白在闺蜜家做客,达西再也抑制不住爱意,主动向伊丽莎白告白。伊丽莎白拒绝了他,并且问达西。

“为什么你明明白白存心要触犯我,侮辱我,嘴上却偏偏说什么为了喜欢我,竟违背了你自己的意志,违背了你自己的理性,甚至违背了你自己的性格?要是我果真没有礼貌,那么,这还不够作为我没有礼貌的理由吗?可是,我还有别的气恼。你也知道我有的。就算我对你没有反感,就算我对你毫无芥蒂,甚至就算我对你有好感吧,那么请你想一想,一个毁了我最亲爱的姐姐的幸福,甚至永远毁了她的幸福的人,怎么会打动我的心去爱他呢?”

这段话有两个层次 ,其一,达西的告白太傲慢,她反对这种傲慢的求爱。其二,伊丽莎白无法原谅达西拆散姐姐和彬格莱。

伊丽莎白在信中重点强调,退一万步讲,即便我对你有感情,但你拆散我姐姐的婚姻,我就永远不会答应你的求爱。她是在心平气和地交流问题,而不是在激化矛盾。

达西明白伊丽莎白的诉求,当天晚上就写了一封书信,解释他为何这样做。这两个人都是懂得非暴力沟通的高手,他们的误解很深,也能很好地消除误解。

在《底线》中,方远是立案庭庭长,他特别擅长捕捉立案人的真实诉求,然后他从诉求出发,化解立案人之间的矛盾。

然而,面对妻子和倪蕊父亲的纠纷,他却失去了工作状态下的敏锐。

这也是做人的困境吧。当事情发生在别人身上,我们总能旁观者清,当自己成为当事人,就会当局者迷,很难保持头脑清醒了。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