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大明最后一个大侠,亡于1579年

 政二街 2022-10-02 发表于河南

文/清歌向暖

万历六年(1577年),张居正下了一盘大棋......

01

这年四月,湖广行省的靖州府生员贾邦奇闲来无事,在路边碰上了一个叫金云峰的算卦神棍。

后经金云峰介绍,贾邦奇又拜会了一位“大师”——曾光。

在湘西这个当时的穷山沟里,曾光是有点“神通”的,他除了占卜打卦之外,还略懂点医术,经常治病救人,人气也很高。

曾光还有着不同于常人的小爱好——传播白莲教(密谋造反)。

一来二去,贾邦奇被曾光忽悠上了贼船,还成为了他们中间的骨干力量。

贾邦奇是读书人,比神棍们有见识,知道在穷乡僻壤里闹腾不出什么大动静,就跟曾光等人商量:我们想要成事,最便当的办法,就是联合湘西当地土司,以他们手里的兵力做本钱,然后北上洞庭,沿长江东进,夺取南京!

说干就干!

贾邦奇为了体现自己是“君权神授”,写了一本叫《大乾启运录》的宣传手册,又造了一颗 “太乾太极皇帝之宝”的印章。

然后让两名心腹带着自己亲笔书信和《大乾启运录》到湘西土司彭永年那里游说,让彭永年加入他们的战团。

面对两个农民的空口白话,彭永年就是再傻也知道如何抉择。

起兵跟你们混?单挑大明?吃错药了吧?

他立刻就把来人抓了起来,接着给贵州巡抚何起鸣和湖广巡抚陈瑞发文,让这两位朝廷命官一起发兵。

毕竟平时这种顺手就能捞着的功劳不多,见者有份,而且事后也靠着他们二位向朝廷报功。

到万历六年六月,造反团伙首脑除了曾光之外全部被抓获。

《明神宗实录》万历六年六月辛巳朔条下载:

“丙午,初,湖广靖州学生员贾邦奇,先后私传妖道金云峰、曾光等,捏造《大乾起运录》等妖书,诣永顺、保靖、酉阳三土司投递,纠合猖乱。未几,为宣慰彭龟年所获。曾光逃窜,抚按以闻。得旨:贾邦奇等会官审决,曾光严拏奏结,彭龟年赏银十两,余者吏部纪录叙用。”

时任内阁首辅的张居正立刻严令陈瑞,全力缉拿曾光到案。

但到万历七年(1578年)为止,曾光仍然下落不明。

于是张居正写信密告陈瑞,借着搜捕反贼的机会,把当时正在孝感一带讲学的何心隐给抓了起来。

纳尼?

何心隐和这件事情有什么关系呢?

朝廷给出的表面的理由是:

经过秘密走访调查,何心隐和他的同乡罗巽,两人都曾经出家当道士,又都喜欢学习天文遁甲这些朝廷明令禁止的“妖术”,很难界定曾光和他们俩之间没有什么秘密联系。

而且最近一段时间,这俩人看见天边有彗星出现,就都按捺不住,时常秘密碰头商量些什么。

02

其实,抓何心隐是张居正亲自遥控指挥的一局大棋。

何心隐,本名梁汝元。

在嘉靖年间,他是一个很牛逼的人物。

只说一点大家就明白了:

当初,压死严党的最后一颗稻草,就是因为道士蓝道行在嘉靖耳边说:“朝中有奸臣弄权。”

嘉靖:“奸臣是谁?忠臣又是谁?”

蓝道行:“奸臣如严嵩,忠臣如徐阶。”

嘉靖:“如果真是这样,上天为什么不惩罚他?”

蓝道行: “留待皇帝正法。”

不久之后,严嵩倒台下课,致仕、抄家。

而蓝道行的引荐人和话术培训师就是何心隐。

正是何心隐帮助徐阶等人向严嵩成功开了反攻倒算的第一枪。

为什么何心隐会给徐阶帮忙呢?

因为他们之间有份香火情谊在。

徐阶在心学江右学派代表人物聂豹的门下听过课,而何心隐则属于心学的另一重要分支泰州学派。

那既然曾经身处同一个战壕里,大家一起合伙搞倒了严嵩,为什么张居正要向何心隐下死手呢?

原因是,泰州学派这些年的发展,和何心隐本人的言论都太出圈了,已经刺痛了张居正这个当权者敏感的神经。

03

何心隐干的最出格的事情,就是在其宗族内部组织起了一座“萃和堂”。

家族最高领导机构。

负责族内的一切事宜,包括婚丧嫁娶、教书育人甚至还有统一纳税。

在萃和堂的外围,何心隐成立了一支“武装部队”用于看家护院;

如果一旦当地地方政府有正赋之外的额外加派,何心隐就会让人把队伍组织起来,公然反抗。

明代思想家李贽在评价何心隐的时候有这样一句话:“人伦有五,公舍其四,而独置身于师友贤圣之间。”

意思就是,在何心隐的眼中,当时社会上那套君君臣臣的三纲五常,何心隐基本已经把它们丢进了垃圾堆,只剩下了朋友之义。

他所组织的萃和堂,梁氏宗族里的人们在里面同吃同住同劳动。

这些举动,在当时人看来无异于洪水猛兽。

道理很简单,大家如果都不把封建礼教放在眼里了,那大明王朝立国的统治基础不就崩塌了吗?

所以,在那个时代,大家都认为何心隐是借着讲学的名义传播反动思想,他想做汉末搅动天下的张角。

而且,何心隐的身体素质好到爆,武力值也超高,曾经赤手空拳弄死一条大蟒蛇。

明代文学泰斗王世贞曾给他取了个外号:“嘉隆江湖大侠”。

综合以上几个条件,大家都认为何心隐会是犯上作乱的乱臣贼子。

王世贞《弇州史料后集》“嘉隆江湖大侠”条下:

“嘉隆之际,讲学之盛行于海内,而至其弊也,借讲学而为豪侠之具,复借豪侠而恣贪横之私,其术本不足动人,而失志不逞之徒相与鼓吹羽翼,聚散闪倏,几令人有黄巾、五斗之忧。”

04

张居正是明朝最伟大的改革家。

但这位改革家所有的方法,都是在王朝动刀子,动得也不是很快,并没有把基本盘打碎。

打一个比方来说,在嘉靖朝之后,有识之士们大都清楚大明已经得了癌症,张居正开出的药方,则是保守治疗,而且效果还不错。

在他的努力下,明朝的带癌生存率提高了,国家日渐趋于强盛。

然而,像何心隐这种人,大抵应该把他的所作所为归结于革命者。

何心隐尊崇的泰州学派,是阳明心学里最偏激的一派,把打破传统界限当成很平常的事情。

这一派里很多人的思想共识都是:大明已经烂了,我要另搞一摊。

(比如前文所述何心隐的萃和堂)

这种人在张居正的眼里,当然是国家的一大祸害。

更要命的是他们还四处讲学,传播自己的主张,一旦民众被其蛊惑,岂不是天下大乱了吗?

所以,在万历七年(1578年),张居正推行改革第二阶段的重点就是关闭天下所有的私立书院,禁止讲学。

在关书院这件事情上,张居正越是禁止,何心隐越是跳得欢。

他又开了两家书院:在北京城创立了“复孔堂”,在湖北创立了“求仁会馆”。

又在讲学时公开放炮说“首相蔑伦擅权”,要求朝廷全面开放民间讲学,否则他就要入京驱逐张居正,以谢天下。

张居正不会忘记,以前,就是何心隐带蓝道行入京,才使得二十余年的政坛常青树严嵩就此倒台。

当初的道友,现在的敌人,张居正自然首先要拿何心隐这只出头鸟开刀。

没等何心隐入京驱逐张居正,张先生就先下手为强把何心隐抓了。

万历七年(1579年)三月初二,何心隐在学生胡时和的家里被捕,后被押解到武昌。

案子还没开审,陈瑞被调离,湖广巡抚一职由王之垣接任。

这个时候升任巡抚,王之垣很清楚自己该对张居正投桃报李,当即把何心隐从牢里提了出来。

何心隐很清楚,自己有现在这种境遇,全拜张居正所赐,王之垣只是打手而已。

最终,何心隐被狱卒用乱棍打死。

黄宗羲《明儒学案》“泰州学案”条下载:

“心隐见抚臣王之垣,坐,不肯跪。曰:'君安敢杀我,亦安能杀我,杀我者张某也!’

择健卒痛笞之百馀,....门人涕泣而进酒食,亦一笑而已。遂死。”

05

然而万历亲政之后,以前张居正的所有执行理论,被一股脑翻了过来。

被张居正关掉的私立书院,意外焕发了第二春,如雨后春笋般重新冒了出来。

只是,此时额手称庆的大明君臣,谁也没料到,正是自己这一通折腾,终于释放出了后来多边党争中的洪水猛兽——东林党……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