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红楼梦:贾府戏子的生存困境

 少读红楼 2022-10-03 发表于上海
如果说,职场中也有鄙视链的话,那么,戏子无疑是最不受待见的一个群体。
贾府里养着一班戏子,当初是为了迎接元春省亲,特意派人从姑苏采买回来的小姑娘,总共有十二个。她们存在的意义,就是为了装点门面,风风光光地迎接元春,让元春高兴。元春享有对她们的优先使用权,但平时贾府里的领导层,也是可以让她们表演,唱戏的,比如贾母,就爱热闹。能在府里养戏子,随时听到想听的戏,自是让老祖宗乐得眉开眼笑,这也是大户人家才有的派头。
这十二个女戏子,自然是精挑细选出来的,条件自不必说,个个都是极好的。尤其是最出众的芳官,龄官等人,就是在元春面前,也不带怯场的,龄官还敢当众违背元春的意思,只唱自己本角的戏,而元春竟然也丝毫没有为难她,反而称赞有加,还给了大量的赏赐。其他人,谁敢这样不识抬举,张扬个性?舞台上闪烁着耀眼光芒的戏子们,真是众人的焦点。
但即使戏子们有过一些高光时刻,那也仅仅局限于戏台。走下戏台的她们,其实仍是贾府里最卑微,最没有存在感的那拨人,她们面临的生存困境,比其他下人更大。
奴才也是分三六九等的。贾府也不例外。而无论在哪里,戏子都是人们眼中,最低等,最卑贱的人,属于三教九流,连一般的奴才都比不上。即使芳官,龄官等人为元春唱戏,服侍的是贵妃,但她们的身份和地位并没有水涨船高。不像其他房里的丫环,跟了有脸的主子,自己也得了势,活得滋润,受到众人的另眼相看。
像鸳鸯,紫鹃,袭人等人,都是很有分量的奴才。甚至自恃有功的袭人,可以大言不惭地说出,咱们荣国府,咱家这样的话。但戏子的戏唱得再好,她们也还只是一个戏子,上了妆,有无数人喝彩,卸妆后,却仍是一个没有存在感的少女,过着平淡而没有前途的日子。
在那个年代,不少人都看不起戏子,甚至带着浓浓的偏见。王夫人就说她们干的是装神弄鬼的事,林黛玉被史湘云比作戏子,顿觉下不来台。赵姨娘骂起戏子来,也是一口一个粉头娼妇,说她们不过是几两银子买来消遣的。整个社会,都对戏子不友善。
还有一句话,叫作戏子无情,婊子无义。古时候,戏子和妓女的社会地位差不多,都是任人践踏,不被人尊重的。梨香院的十二个女戏子,虽然进了贾府,比起一般的戏子,待遇和条件自然强得多 ,但她们低等的身份,是改变不了的,从她们踏入这个职业的那一天开始,就摆脱不了。
这十二个戏子,平时的主要工作,就是在梨香院演习,以备主子的需要。她们的自由,受到了很大的限制。其他丫环,虽然也不自由,却也比戏子们好多了,接触的人,见的世面都多得多,生活也比较丰富多彩,这也是她们能得到成长,以及升迁的必备过程。
戏子们却没有这样的机会,她们存在的意义,就只是唱戏。她们在梨香院,不能擅自走动,如同与世隔绝,看不到更广阔的天空。除了戏台,就是梨香院,这样的两点一线,十分枯躁,本来那些戏子也不是真心爱戏,而是被生活所逼,才入了这行。
当别的丫环,尤其是大观园的丫环,怡红院的丫环,还能自在欢快地在玩耍,尽展她们的青春烂漫时,梨香院的戏子,却只能抬头望着,四角的天空,她们不知天有多高,有多大,反正属于她们的世界,就这么一小块地儿。
戏子们在戏台上表演,下了台,也是要吃饭,要生活,脱离不了世俗人生的。戏子们年纪尚小,于是另一个群体就出现了,那就是干娘。每一个戏子,都认了干娘。这是她们想认的么?当然不是,干娘又不是亲娘,除了拿着她们的月钱,盘剥压榨她们,也干不了别的事,而且还倚老卖老,在她们面前装大。芳官的干娘何婆子,是贾府的资深奴才,压榨起芳官来,那也是毫不留情。甚至连洗头水,也要让芳官用自己女儿洗剩下的,简直恶心人了。
何婆子敢这么做,绝对不是第一次,而除了何婆子,其他干娘也不会例外。说是干娘与干女儿的关系,实则是对立,甚至仇视的关系,矛盾往往一触即发。强龙斗不过地头蛇,小小年纪的戏子们,即使对干娘深恶痛绝,却也拿干娘们无法,始终被干娘们压了一头。后面的芳官敢于反抗,并且反抗成功,也不过是仗了贾宝玉的势而已。
戏子这个群体,本来也具有特殊性。她们虽然也是奴才,可并没有接受过系统的服务培训,和其他丫环相比,又有很大的不同。别的丫环再张扬,也还是有分寸,知道规矩的。就是晴雯,也只是在怡红院狂一狂,不会满世界刷存在感,在王夫人面前,她说话也是小心谨慎的。
懂得规矩,知道避雷,这对于奴才来说,不仅是服务主子的需要,也是一种自我保护。但戏子们大多没有这样的意识,她们不是不聪明,而是没有人教导,认清现实,认清自己的位置,什么能做,什么碰不得。
戏子们既然没有接受过系统的服务培训,无人指点,又常常在戏台上演绎着惊天动地的故事,现实与舞台,有时也就混淆了。戏台上的她们,无所不能,高高在上,而走下戏台的她们,还没有完全从戏中走出来。就像晴雯所说,会两出戏,倒像杀了贼王,擒了反叛来的。
戏子们有一个通病,心高气傲,谁也看不上。其中最明显的是芳官和龄官,这两人的条件最好,也有不少粉丝,元春都是龄官的超级粉呢,芳官进了怡红院,更是被宝玉捧上了天,得意忘形了。芳官连正经的主子贾环都看不上,龄官更拽,贾宝玉想听她唱戏,被她三言两语就打发了。
她们非常自我,说得好听,是没有奴性,但这是在职场,她们的所作所为,毫无纪律可言,而且她们的性格里,多少都有缺陷,这也和她们的经历有关。极度的自我膨胀背后,依然是不可示人的自卑和矛盾心理。
这样的戏子,如果一直在梨香院唱戏,还能相安无事。但一有机会,被放了出来,生出事故就不可避免了。宫里一位老太妃薨逝后,贾府按例解散了戏班子,仍有不少戏子留了下来,分到各房服侍。这下戏子们如同倦鸟出笼,每日在园中游戏。她们除了唱戏,也不会别的,现在不唱戏了,却也不肯学习上进,而是贪玩去了。长此以往,只会陷入更加艰难的境地。毕竟,没有哪一个公司,愿意免费养着闲人啊。
戏子们没有危机感,不知道为自己的前途考虑,却都是今朝有酒今朝醉。不仅如此,她们还屡屡生事,成为贾府的异类,让别人想不注意到都难。尤其是几个戏子群殴赵姨娘,简直是赚足了众人的眼球。这桩桩件件,可都是记录在案的啊。
离开贾府的戏子,自然是前途渺芒,而留下来的戏子,同样没有将来。能做一个普通的丫环,就算是她们的造化了。至于其他丫环梦寐以求的,当个姨娘之类的,她们是没有机会的。只要做过戏子,本来就不多的大门,更是关得差不多了。芳官那么受宝玉宠爱,其他丫环却不眼红,因为她们懂得,芳官没啥竞争力啊,一个会玩的戏子而已,上不得台面的。
戏子们的生存困境,比一般的奴才严重得多。更要命的一点是,她们自己却意识不到,糊里糊涂,不知规避风险,也不知学习向上,躺平摆烂的她们,最后注定被无情地清扫掉!可悲可叹的是,她们不是一个两个被驱逐,而是整个团队的阵亡!在那个年代,戏子们的生存困境与危机,从来不是个例啊!
作者:阿五,本文为少读红楼原创作品。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