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贾府为什么会败亡?看完贾宝玉的朋友圈,不由得一惊

 少读红楼 2022-10-11 发表于上海

真真假假,甄甄贾贾,红楼梦里一直若隐若现地提及贾府与“江南甄家”的关联。这种关联,除了世代交好的情谊以外,很重要的是,两个“宝玉”长得非常的像,不仅模样像,而且连少年时代的性格都非常一致——冷子兴和甄府来请安的女人对这些言之甚确。

因此石兄“知道甄宝玉来京,朝夕盼望”“原想得一知己”,但最后大失所望——“谈了半天,竟有些冰炭不投”。原因除了“文章经济高出人上”“这一派酸论”,恐怕更主要的是甄宝玉“见过那些大人先生,尽都是显亲扬名的人;便是著书立说,无非言忠言孝,自有一番立德立言的事业,方不枉生在圣明之时”(第一百一十五回)——这“朋友圈”与石兄实在是凿枘不合。

而实际上,无论是“凤凰蛋”肩负的家族厚望,还是政老爷的具体要求,这样的朋友圈才是石兄应该拥有的,比如雨村之类——贾雨村虽然人品卑劣,但其外在做派在那个年代确乎是符合贾府对继承人期望的一个样板,政老爷看起来非常希望石兄多接触一下雨村这类人物,学学“慷慨挥洒谈吐”,而不是“脸上一团思欲愁闷气色”(第三十三回)。

而石兄的朋友圈是怎样的呢?首先说,颦儿可以不算,那不是朋友是恋人。其次,其他姐姐妹妹也可以排除一下,因为那都是内部消化,不至于引发大的毛病。

除此之外,我们一层层看看石兄的朋友圈,特别是他这些朋友对贾府的影响如何。

第一层,秦钟。其人“眉清目秀,粉面朱唇,身材俊俏,举止风流”“怯怯羞羞有些女儿之态”,于是如石兄者,一见登时“心中便如有所失,痴了半日”,由是“心中又起了个呆想”,借着“读书一事也必须有一二知己为伴,时常大家讨论才能有些进益”的由头,马上要求“就在我们这敝塾中来?我也相伴,彼此有益”(第七回)。

至于有什么“益”——“秦钟腼腆温柔,未语先红,怯怯羞羞有女儿之风;宝玉又是天生成惯能作小服低,赔身下气,性情体贴,话语缠绵”,不但“那起同窗人起了嫌疑之念”(第九回),连吾人读者都从字里行间感受到了那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哎,天可怜见,不说也罢!

至于宁国府大张旗鼓举哀的时节,刚刚丧姐的秦钟的表态“你要怎样我都依你”,石兄“笑道:'这会子也不用说,等一会睡下,再细细的算帐’。”——曹公说了,“算何帐目,未见真切,未曾记得,此系疑案,不敢纂创”(第十五回)。曹公不想说,说实话我们也不想知道。

虽说这事属于私德范畴,但是可就是冷子兴的话了“如今外面的架子虽没很倒,内囊却也尽上来了”“这样钟鸣鼎食的人家儿,如今养的儿孙,竟一代不如一代了”(第二回)

第二层,琪官。石兄这位“爷”太博爱、太通吃了,一见了“妩媚温柔”的人物,就“心中十分留恋,便紧紧的搭着他的手”(第二十八回)——还有什么情状我们不好妄揣,但“表赠私物”这一段却是被抓了实证的。

本来这事可以考虑和秦钟情况类似的,但是这回有点不一样了。“做小旦的琪官”“现是忠顺王爷驾前承奉之人”,而且“随机应答,谨慎老诚,甚合我老人家的心,竟断断少不得此人”——惹的是和皇上近乎、而与贾府素来没什么交情的忠顺王爷,对于本来已经江河日下、如履薄冰的贾府而言,这就是俗话说的“放着地上的祸不惹,去惹天上的祸”。

而且证据确凿——“这一城内,十停人倒有八停人都说,他近日和衔玉的那位令郎相与甚厚”!及至谈及手绢的事,石兄大骇“他既连这样机密事都知道了,大约别的瞒他不过”——光顾得深情款款了,哪里还有劳什子“机密”可言。(第三十三回)

“爷”实在是太不像话了,这个时候确实应该出手一点有力手段了,否则这位被寄予厚望的“爷”还不一定会给贾府惹来什么塌天大祸——“论理,我们二爷也须得老爷教训教训。若老爷再不管,不知将来做出什么事来呢”(第三十四回)。加上“环三爷”巧舌如簧、添油加醋,于是“爷”这一顿胖揍就免不了了。

但是,老祖宗一搅局,一切又然并卵了。

第三层,冯紫英。看官不免要说,这“冯大爷”可与秦钟、琪官不同,神武将军的儿子,属于政老爷希望石兄接触的人物了。

其实不然。虽然没有单独文字介绍,但从前两层朋友圈分析,想来这位“冯大爷”颜值必然不低,否则是不够资格和石兄、琪官一桌里饮酒行令的(薛大爷例外,本家亲戚,没办法),至于神武将军的儿子这个身份,对石兄来说其实倒是无所谓的。

不管怎么说,这回石兄的朋友圈里总算有了“显亲扬名的人”(第一百一十五回)了吧?

问题是“冯大爷”,先是“把仇都尉的儿子打伤了”,继而又“前日打围,在铁网山教兔鹘捎一翅膀” ,紧接着“有一件大大要紧的事”,而且这件事“还要特治一东,请你们去细谈一谈;二则还有所恳之处”——酒席宴前,觥筹交错、谈笑风生之中,已经是刀光剑影、冷气森森了。(第二十六回)

当然,一门心思沉浸在颜值欣赏课中的石兄,断乎是没有察觉到,他的朋友圈已经是天雷滚滚,越来越危险了。

第四层,北静王。在一个吊丧送殡的场合,这个“至今犹袭王爵”的王爷,于祭祀的规定动作——“长府官主祭代奠”“还礼”“谢恩”之外,却专门“十分谦逊”地要会会“衔宝而诞者”。这恐怕很难用“想当日彼此祖父相与之情,同难同荣,难以异姓相视”来解释。

有点封建社会常识的都知道,类似“衔宝而诞”这类话题,通常是某特定家庭形容自家“奉天承运”时经常采用的办法。石兄那番奇异经历,平时茶余饭后街谈巷议也就够了,为什么要在这通衢大街、百姓俱在的场合公开宣讲出来?而且还特特地问“衔的那宝贝在那里”,不但“细细的看了”,又当着千万的看客“念了那上头的字”!

那上面的字是什么?“莫失莫忘,仙寿恒昌”。这八个字让黄金莺看了,顶多联系到她们家姑娘那个金锁上的八个字。但是让朝内大员,以及有点文化的普通人看了,恐怕更大可能是对后四个字的联想:“仙寿恒昌”VS“既寿永昌”——“既寿永昌”是刻在什么物事上面的,恐怕我们不用多说吧?还问“果灵验否”!——灵验什么?“大楚兴、陈胜王”吗?

衔玉而诞的奇妙,加上一副简直让人震惊的皮囊——把这么一个天降祥瑞、天生丽质两头都占全了的人物,和上面说的这些文化元素联系起来,其结果恐怕不仅是为了在圈内圈外给他赢得无数华彩与掌声吧?

但是石兄不考虑这些,他只看见北静王不仅“情性谦和”,而且“形容秀美”了。

后来他与北静王的来往非常密切——文字中虽然没有明说,但仅仅从凤姐生日他迟到后能够以去北静王府吊丧为理由遮掩就可以看出,家人对他在那里进进出出已经是习以为常的。

但是去了那里,就不仅仅是“形容秀美”的颜值欣赏课了——“小王虽不才,却多蒙海上众名士,凡至都者未有不另垂青目,是以寒第高人颇聚。令郎常去谈会谈会,则学问可以日进矣”。

“衔宝而诞”“仙寿恒昌”的人物,隔三差五到王府、见“高人”——这个朋友圈已经把贾府推到了铡刀头下了。(第十四回)

石兄这个只看颜值不及其他的毛病,使他不仅与家族的期望背道而驰,而且这样画出的朋友圈,还给家族带来了一系列或大或小的定时炸弹。

还是身边人明察秋毫,却又无法来个有力度的揭穿。且看:一直期盼宝玉好生读书的袭人,在他宣称“有个伴读的朋友,正好发愤”(第八回)的时节,却是“闷闷的”。及至后来,花大姐姐的嘱咐“总别和他们玩闹,碰见老爷不是玩的”“这就是我的意思,你好歹体谅些”——委委婉婉几句话,就击中了活龙的要害。可惜,袭人虽然兰心蕙质、洞若观火,怎奈“宝玉终是个不能安分守理的人,一味的随心所欲”。(第九回)

“随心所欲” ,换个说法就是“纵情任性”。电视剧《甄嬛传》里,甄嬛教育四阿哥(未来的乾隆皇帝)时说“三阿哥纵情任性, 正好成全了你”。

而石兄的“随心所欲”抑或“纵情任性”,又成全了谁呢?

作者:风雨秋窗,本文为少读红楼原创作品。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