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咖啡馆爆发式增长的年代,他们决定回家做一杯咖啡

 听雪楼75iz4v14 2022-11-24 发表于中国香港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尽管最近几年的生活充满了更多的不确定性,但有一点是显而易见的:对许多人而言,能在家里完成的事,最好还是不要冒险出门去做。

旅行受限,街边熟悉的小店偶尔会歇业,人们留在家中的时间也越来越多,决定在“建设一个宜居的家”上投入更多精力,比如钻研家具、烘焙和绿植。

最近的发现是,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在家里做咖啡

图片

在家做咖啡,不只关乎现实的成本问题,更多的则关于“生活状态”的选择:想享受 DIY 的乐趣、想穿着睡衣冲一杯新鲜的咖啡、想随时随地摄入咖啡因,不用在乎咖啡馆的关门时间或拥挤程度、或者仅仅因为,在家做咖啡是一件方便、愉快、轻松的事。

销售数据也证明了这个趋势的存在:去年,国内的咖啡机市场规模超过了 13 亿元,同比增长近 20%,这是远高于其他“厨房小家电”品类的表现。

这些源源不断运进人们家中的机器,包括但不仅限于家用意式机、胶囊咖啡机、手冲壶、冷萃壶,甚至还有在咖啡店或餐吧的吧台上能见到的大块头商用意式机。

图片

享受咖啡无关性别,只是趁最近几次朋友圈的拜访,请你和我们先推开几位男生的家门。

咖啡店的主理人把胶囊机当做最可靠的晨间咖啡供应商,食物设计师则选择五分钟内用摩卡壶煮出一杯符合当日心情的咖啡,退役消防员用咖啡装点家居生活,从三十年前就开始喝咖啡的音乐人,则用打奶壶在滤杯里冲出了“标准的粉层分布”……

不再纠结教科书标准中的三段冲泡法、风味层次和冲泡手法,随心所欲地喝上自己最喜欢的饮料,然后为一天的工作和生活提供充足的养料。

这一切,都是在家做出的那一杯咖啡,最迷人的地方。

Zeu Chan

Grid Coffee 主理人

咖啡从业者家中的咖啡角

图片

Grid Coffee 刚刚在王府井银泰开业,而 Zeu 是这家咖啡馆的主理人。踏进 Zeu 的家门之前,我们对于“咖啡店主理人”的家庭咖啡角充满了不切实际的猜测——会不会摆满各种手冲器具,复刻出咖啡店的吧台,甚至在角落里藏着一台烘豆机?

图片

 厨房的吧台就是 Zeu Chan 的咖啡操作台

但进门之后,首先看到的是整墙开放式柜子上摆满的酒瓶与酒杯,另外一整面墙上的书和杂志,客厅里的绿植和鲜花,然后才见到放在厨房一角的咖啡机。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两年前规划家中装修时,Zeu 曾经考虑过在厨房给一台 La Mazocco 咖啡机留个位置。但最终,在开放式厨房里勤勤恳恳产出清晨第一杯咖啡的,还是如今这台小巧的 Nespresso Creatista 胶囊机。

图片
图片

 Nespresso Creatista 胶囊机

Zeu Chan 用胶囊机出品的“蒸汽冰美式”

究其原因,首先是因为一台半商用咖啡机预热需要的时间太长,并且通常是为每天出品几十杯咖啡而设计的。但 Zeu 工作日在家度过的时间并不长,而起床到出门的半小时间,喝上一杯出品稳定的咖啡成为了最主要的需求。

这个需求可以被胶囊机完美地满足,在时间更紧迫的早晨,冷萃壶提供了更加便捷的咖啡解决方案——只有周末的闲暇时间,他才会从抽屉里拿出器具,慢腾腾地做一杯手冲。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Grid Coffee D1 & W1 咖啡豆

 MONOCLE x Hasamiyaki 咖啡杯 & Jike Yellow × 痣 birthmark 小厚杯

 ETZINGER MAX 手摇磨豆机

 Kalita 滤杯&分享壶

在 Zeu 刚刚对咖啡产生兴趣的时候,国内尚没有太多“精品咖啡”的概念,满街的咖啡馆看上去更像谈生意的地方,唯一称得上洋气的是星巴克。而短短的几年间,被社交网络抹平的信息差,让大小城市都出现了更多有趣、有想法的新店,也让大家意识到,在家做一杯手冲,或者购买一台意式机,并非门槛那么高的事情。

图片
图片

 你可能注意到 Zeu Chan 家中随处都摆放着 Monocle 书架、电视柜、吧台 —— 他是 Monocle 的 10 年老读者了

对于我们上门前那些“对咖啡从业者家中咖啡角”的想象,Zeu 给出了一个有趣的回应:他不想让家里做的咖啡太“完满”,否则就不再有出门去咖啡店的理由了。

肖李昂

食物设计师/白老虎屯餐厅主理人

在“法式小公寓”里放松地做咖啡

图片

每天早上,肖李昂会拥有一段完全属于自己的时间:起床、做一杯咖啡、读书、放空,直到下午两点开始工作。书在他的家中占据了相当重要的地位,目之所及之处几乎全部堆满了书——原本的双人沙发变成了“一人加一堆书”沙发。

图片

房间中摆放着肖李昂从意大利带回国的中古手推车

相比之下,他对早上这杯咖啡的态度就更加随意——用摩卡壶煮,五分钟之内就可以喝上。夏天有时会做冷萃,一壶可以喝上两天。他也很少特意去探店,只在自己的餐厅附近买咖啡,仅仅偶尔会尝试一下特别的咖啡豆。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Alessi Ossidiana 摩卡壶

采访时房间里播放着福居良 Ryo Fukui - Mellow Dream 黑胶唱片

 Arabia Finland 中古马克杯 & Christofle 镀银中古隔热垫

这和他在意大利读书时的经历有关:出国前,他知道意大利是咖啡文化十分浓厚的国家,或许会有许多关于咖啡的条条框框;但真正在那里生活之后,他发现咖啡对于当地的人来说已经深深地融入了日常。——就像在国内,餐厅总会给你上一壶茶,但茶的品质不宜深究。意大利的咖啡和这种情况类似,人们每天在早餐店、学校的教学楼里都能喝到咖啡,但当时米兰城中的精品咖啡却寥寥无几。

“在中国、日本或韩国,任何一家咖啡馆的拉花拉得难看一点,都会被吐槽,但意大利人从来不会追求奶泡的细腻程度。”

图片
图片

痣 birthmark 滤杯、咖啡壶(右)

这段经历让肖李昂对咖啡的态度变得“放松”。冬天用摩卡壶煮热美式,夏天则换成冰美式,轻松、便捷、满足。不再去刻意追究咖啡的风味、层次感,而是让它变成和吃饭、穿衣、睡觉一样简单的日常流程。

图片

不过,即便如此放松,他对咖啡的品质要求依然有底线,譬如:“我不会买磨好的咖啡粉,我的家里也不会出现胶囊咖啡机。”

图片
图片

李星宇

音乐人/鲸鱼马戏团创始人

让咖啡穿过工作和生活的界限

图片

 房间中播放的黑胶是鲸鱼马戏团的作品《离海最远的地方》

星宇家中的咖啡器具之全,让人感觉不像是“在家做咖啡”,而是“在任何不是咖啡馆的地方做咖啡”——意式、手冲、法压一应俱全,也有挂耳和速溶,甚至一整套在野外做咖啡的器具。

图片

WPM Welhome Pro 半自动咖啡机

每天的几杯咖啡标识他一天的节点:早上起床,先喝咖啡才能开始工作,下午工作前循例也做一杯,如果晚上要出门和朋友见面,晚饭前还会再来一杯。

音乐制作人的工作性质让他常常需要在不同的城市辗转,出行之前,星宇一定会确保自己的行李箱里带着足够剂量的咖啡。

也正是因为四处旅行的经历,让他在世界各地见过了不少花样繁多的咖啡做法:在亚马逊雨林时,土著会用大铁锅和碳火做成“炭烧咖啡”;而巴西和摩洛哥常常有粗犷的咖啡煮法,咖啡渣也会一起入口。旅行到著名的咖啡产地时,他也会专程买当地的咖啡豆作为礼物分发给朋友。

图片

星宇在家直接用奶缸做手冲咖啡

而在旅行停滞的当下,这些遥远咖啡馆的故事被迫暂时中止,也让他重新开始思考“家”的意义——譬如,终于受够了搬家和房东的涨价,因此住进了自己装修的房子;担心被迫留在一个固定的城市,于是买了房车,方便随时出发旅行。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用椰汁、少量牛奶和浓缩制作生椰美式

窗外是星宇的工作室入口

 停在小区里的旅行房车

 Nanopresso 便携咖啡机

从门口的院子进入星宇的家,会看到两个入口,一个通向洒满阳光的榻榻米客厅,另一个通往地下,是他的工作室和录音棚。工作室中除了(我们看不懂的)各种乐器和键盘以外,还有一个架子上放着他在世界各地和当地音乐人合作时,收集到的罕见乐器。

图片

 制作音乐也离不开一杯咖啡

这大概是每个需要在家工作的人的理想配置:泾渭分明的工作与生活界限,能够在两边畅通无阻的或许只有端上端下的咖啡杯。

图片

 保罗·索鲁《在中国大地上》

星光

互联网从业者/退役消防员

爱家居的人也会爱咖啡

图片

 最近在看的杂志:MONOCLE 第 151 期 15 周年特刊

星光是离不开咖啡的体质,工作日每天要消耗 4-5 杯,周末也会喝 2 杯以上。以往在消防队服役期间,他会用每年一个月的假期到全国旅行,几乎探访了当时所有有名的咖啡馆。

退役后进入到杭州的互联网公司,他住在余杭区的良渚文化遗址附近,这里远离市区,拥有大片自然风光,到西溪湿地附近的通勤则依靠小布(Brompton)和地铁,唯一遗憾的是附近咖啡馆选项只剩下了星巴克——这也是他的家里拥有这台 La Mazocco Linea Mini 的原因。

图片

星光的另一个身份是家居博主,很多喜欢家居的人也都喜欢咖啡,因此他身边的朋友几乎家里都有咖啡机。“学英语最快的方法就是认识一群外国人”,学咖啡最快的方式就是有一群喜欢咖啡的朋友,对星光来说,在家做咖啡几乎没有学习门槛。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正对玄关的餐桌和置物架

Mahlkönig 磨豆机

➌ & ➍ 对星光来说,做咖啡过程中比较难学的是拉花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