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漠北之战,卫青为何不让李广打前锋?

 地图帝 2022-11-28 发表于上海

公元前120年,秋高马肥之际,匈奴兵分两路各数万骑南下,伊稚斜单于攻定襄,左贤王乌维攻右北平,杀略千余人而去。

公元前119年春,太史司马谈择定黄道吉日,武帝在长安未央宫城北门外赐宴,张黄幄,设御座,陈敕印,文武百官会集,奏乐,陈百戏。武帝再授卫青大将军印和霍去病骠骑将军印,赐衣马弓刀,面授方略,并亲赐御酒。大将军卫青和骠骑将军霍去病跪受叩饮,太子刘据赐饮李广等将军,三公九卿向校尉、都尉、军司马敬酒。

卫青和霍去病领众军谢恩,大军开拔,武帝远送过渭水,大将军率众将军校尉跪请回驾。

送完武帝,卫青回到中军大帐,神光内敛,脱下朝服,换上战甲。立刻像是换了一个人,渊停岳峙,目光如电扫视众将军,自有一股睥睨天下的气势。诸将不论在战场上有多强横,在卫青强大的气场下都不由自主低头听令。平日卫青在长安只穿朝服,就算出征誓师也如此,功成不居、虚怀若谷,到了军中又是另一番形象,龙骧虎步、胆气横秋、横戈跃马、气宇轩昂。

汉军出发前,在漠南抓到几个匈奴人,都说单于和左贤王都在左地的单于庭祭天。于是武帝决定让卫青攻龙城,霍去病攻单于庭。单于庭比龙城更远,霍去病帐下大部分是匈奴降卒,更适合远征。

汉军兵分两路,第一路卫青率五万骑,两万步兵,出定襄郡,目标匈奴本部龙城。第二路骠骑将军霍去病,率五万骑,两万步兵,出代郡,目标匈奴左地单于庭。各率马兵五万、步兵数十万、公私之马十四万匹,分道前进,长城附近还有数十万运送物资的民夫。 

西路军方面,大将军卫青,领一万骑兵,两万步兵,带武刚战车,并节制全军。公孙敖虽削爵罢官,此战授校尉,跟随卫青左右,打算重新凭战功封侯拜将。

拜郎中令(九卿之一,官职二品)李广为前将军,领一万骑。

李广是三朝勇将,八任太守,两任九卿,资历无可匹敌。与其他几个将军相比,李广打硬仗的本事恐怕也要强得多。原本武帝见李广戎马一生,长子次子皆为国捐躯,有意留其在朝为官,而派其子李敢追随霍去病。李广生而为将,只有一颗精忠报国之心,遂多次向武帝请战。

拜平阳侯曹襄为后将军,领一万骑。

曹襄是曹参的玄孙,继承万户侯,他母亲是武帝的姐姐平阳公主,因此益封至23000户。曹襄的夫人,是汉武帝与皇后卫子夫的长女(卫长公主),他也要称卫青为舅舅。曹参有三重身份,一是袭爵万户侯,二是武帝的外甥,三是武帝的女婿。这三个身份任何一个,都能让他坐上后将军的位置。四年后卫青迎娶平阳公主(曹襄的父亲曹时早已死了),曹襄又成为卫青的继子,真是上天眷顾之人。

图-匈奴鼎盛时期

拜太仆公孙贺为左将军,领一万骑。

公孙贺从小陪太子刘彻(武帝)读书,跟着卫青封南窌侯,食邑1300户。公孙贺官至太仆,娶皇后卫子夫的姐姐,人生趋于完美,早无所求,甚至连捡战功的兴趣都不大。

拜主爵都尉赵食其为右将军,领一万骑。

赵食其官职是主爵,后来改成右扶风。汉朝最早设内史,掌管关中地区,权力很大。后来分左右内史,后来又分京兆尹、左冯翊、右扶风,分管关中三个地区。虽然这三个职位都是二品大官,但所管辖区域人口户数差异较大,京兆尹人口最多,右扶风人口最少,因此右扶风在二品官职中排位比较靠后。赵食其并非卫青嫡系,这样的人很难有大作为。

  此外西河太守(官职三品)常惠,云中太守(官职三品)遂成,各率本部人马跟随卫青中军。

卫青这一路人马,四将军,两太守,再加公孙敖,可以说星光璀璨。但这些将领有一个特点,都是汉人。套用中国足球一个词,这叫全华班。

大军从定襄郡集结,然后向西越过云中、九原,在五原郡的高阙出塞北上。

卫青临行之际,武帝曾密嘱道:“李将军(李广)年老,勿使其为先锋。”

汉军出塞行至漠南,卫青作出调整,令给李广与赵食其合兵,走东线穿过大漠,在龙城会合。

李广知道东行路线弯曲,多需时日,且沿途水草甚少,须分作数队,缓缓而行。李广与卫青本就有隙,遂以为大将军不欲其立战功。

李广闯入中军大帐,拱手对卫青道:“臣为前将军,当为先锋击敌。今大将军乃调臣出东路,不知何意?且臣束发从戎,即与匈奴交战,直至今日,始得漠北一战单于,臣愿率领所部,效死杀敌。”

卫青见李广不肯听令,不悦道:“将军速回所部,遵照将领行事。”

李广见卫青不许,心中愤怒,现于颜色,也不向卫青告辞,奋然走出中军大帐,回到自己军营,会合赵食其之兵。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