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当归建中汤专题】妇科病调经补血祛瘀良方:田八味曾荣修流派经验总结

 医林独啸斋 2022-12-02 发表于湖北

作者导读

这篇文章内容量非常大。不过,只要你仔仔细细学完这里头总结的医案经验,把其中的辨证思路学会,就可以举一反三,灵活应对如痛经、月经推迟/先期、崩漏、贫血、不孕不育等大量妇科疾病。

本文最后一节的医案更是重中之重,值得反复研究思考。

其中部分合方思路与焦树德老先生的经验有相似之处,可以参考我之前的文章:

【胃痛四合汤专题】通治顽固胃病:焦树德四十年经验解析

【当归建中汤专题】女科调经补血祛瘀良方:田八味曾荣修流派经验总结

作者:tsp南极

参考书目:《伤寒田曾流传习录》(曾荣修先生著作)

01

曾荣修经验处方总结

一、基本方

当归建中汤原方(曾荣修剂量)

当归20-30,桂枝10克,白芍20克,炙甘草10克,大枣10克,生姜10克,炒麦芽10克(代饴糖)/饴糖100克。

►►►

批注:

当归建中汤是一张非常常用的经方,孙思邈的《千金方》记载:

内补当归建中汤 

治妇人产后虚羸不足,腹中刺痛不止,吸吸少气,或苦少腹中急,摩痛引腰者,不能食饮。产后一月,日得四五剂为善,令人强壮,宜。

由此记述可知,此方对于女性产后血虚同时又有瘀血,因而出现身体虚弱、腹中刺痛/痉挛痛,食欲不振等症候有着良好疗效。

此方健胃、促进食欲(这是建中汤系列的共性)的同时,又可以温补津血、流通血脉(加入辛甘温的当归,补血兼流通血脉的力量大增),从而缓解腹部筋膜的痉挛(故治腹中绞痛)、促进腹部瘀血的消除(腹中刺痛因此消失)

此方不只可以应用于产后,对于女性月经病等妇科疾患亦有良效,只要抓住方证与病机即可灵活运用此方。

注意:《千金方》中记载的当归建中汤是没有饴糖的,只是说“若大虚,加饴糖六两,汤成,内之于火上暖,令饴消”。

日本汉方大师大塚敬节用此方是不加饴糖的。

而曾荣修老先生有时候会加饴糖,有时候会用麦芽替代饴糖。

我个人则必然加饴糖,没有饴糖的时候会加入红糖替代

此外,曾荣修老先生使用此方的时候,当归剂量非常重,直接用到20-30g,这是一个亮点。

张锡纯对于当归作出过绝妙的讲解:

《医学衷中参西录·当归解》张锡纯

当归味甘微辛,气香,液浓,性温,为生血活血之主药,而又能宣通气分,使气血各有所归,故名当归。

其力能升(因其气厚而温)能降(因其味厚而辛),内润脏腑(因其液浓而甘),外达肌表(因其味辛而温)

能润肺金之燥,故《本经》谓其主咳逆上气;

能缓肝木之急,故《金匮》当归芍药散,治妇人腹中诸疼痛;

能补益脾血,使人肌肤华泽;

生新兼能化瘀,故能治周身麻痹、肢体疼痛、疮疡肿疼;

活血兼能止血,故能治吐血衄血(须用醋炒取其能降也),二便下血(须用酒炒取其能升也)

润大便兼能利小便,举凡血虚血枯、阴分亏损之证,皆宜用之。

惟虚劳多汗、大便滑泻者,皆禁用。

张锡纯已经清晰的认识到,当归有着补血+祛瘀血的双重能力,故称之为“为生血活血之主药”。

当归那么多性质,其实都可以从“味甘微辛,气香,液浓,性温”中推导出来——

  1. 当归辛温、气味浓郁,因此药力走窜流通借助这个走窜流通的能力,自然可以通顺气血、祛除瘀血、促进血液循环

  2. 同时当归有甘温之性、汁液浓厚,所以可以温补津血,相当于给体内注入温暖的血液。因此妇女血虚血寒、手足冰冷者,常可服当归而痊愈。

  3. 所以,当归的药性决定了它有着有着补血+祛瘀血的双重作用。

张锡纯所描述的当归的其他功效,亦可用类似方法归纳出来,大家可以自己动脑筋思考一下,我就不全部代劳了。

二、最常用的合方

当归建中汤合失笑散

当归20-30,桂枝10克,白芍20克,炙甘草10克,大枣10克,生姜10克,炒麦芽10克(代饴糖)/饴糖100克,蒲黄10克,五灵脂10克

►►►

批注:

失笑散方证我已经在之前的文章中讲过了:

【胃痛四合汤专题】通治顽固胃病:焦树德四十年经验解析

我再把方证摘录如下:

失笑散

《太平惠民和剂局方·卷之九·治妇人诸疾》

【方证】治产后心腹痛欲死,百药不效,服此顿愈。


【组成】蒲黄(炒香),五灵脂(酒研)

可以看出,失笑散与当归建中汤都可以治疗产后瘀血腹痛,但是有区别:

当归建中汤更倾向于温补,祛瘀血属于次要。

失笑散则纯粹是祛瘀血,并没有补益的力量。

这两张处方的主治症候本身就存在重合的地方,而病机又有区别,所以属于夫妻互补型的两张方剂。

合方之后就成了一张祛瘀血与温补津血的力量都比较优秀的方剂,主治范围就被扩大了。

虽然曾荣修老先生未必认识焦树德老先生,但是两位老中医的思路确实是惊人的一致,可谓是英雄所见略同!

曾荣修的医案中,当归建中汤原方使用频率较低,一般一出手就是当归建中汤合失笑散,可见曾老先生对此合方倍加珍惜

三、崩漏加味

当归建中汤合失笑散加生地、三七粉

当归20-30,桂枝10克,白芍20克,炙甘草10克,大枣10克,生姜10克,炒麦芽10克(代饴糖)/饴糖100克,蒲黄10克,五灵脂10克,生地15克,三七粉10克(冲服)

►►►

批注:

加生地止血没啥好说的,当归建中汤方后注解:“若去血过多,崩伤内衄不止,加地黄六两、阿胶二两,合八味,汤成,内阿胶。”

这里着重讲一下三七。

张锡纯最擅长用的药物之一就是三七了,我把他的解析摘录如下:

《医学衷中参西录·当归解》张锡纯

三七味苦微甘,性平(诸家多言性温,然单服其末数钱,未有觉温者),善化瘀血,又善止血妄行,为吐衄要药

病愈后不至瘀血留于经络证变虚劳(凡用药强止其血者,恒至血瘀经络成血痹虚劳)

兼治二便下血,女子血崩,痢疾下血鲜红(宜与鸦胆子并用),久不愈,肠中腐烂,浸成溃疡,所下之痢色紫腥臭,杂以脂膜,此乃肠烂欲穿(三七能化腐生新,是以治之)。

为其善化瘀血,故又善治女子癥瘕、月事不通,化瘀血而不伤新血,允为理血妙品

外用善治金疮,以其末敷伤口,立能血止疼愈

若跌打损伤、内连脏腑经络作疼痛者,外敷内服奏效尤捷,疮疡初起肿疼者,敷之可消(当与大黄末等分,醋调敷)。

张锡纯已经讲的足够清楚了,三七祛瘀血的同时又有止血的效果,这一点远胜强行止血的药物

同时,三七虽然祛瘀血,但是并不损害正气,也不会伤血,对于出血过多而血虚的患者,并没有什么损伤

可能有朋友会奇怪,为啥我要不停引用张锡纯的论述来注解曾荣修的书。

其实大家只要看看原书就会发现,曾荣修写书的时候,经常大段大段的引用张锡纯的原话,并且对张锡纯的用药心法赞不绝口

由此可见,曾荣修老爷子是张锡纯的一个大粉丝。所以,我引用张锡纯的书注解曾荣修,也不算是违背曾荣修老爷子的本意了。

四、先攻下瘀血后补益之法

曾荣修老爷子对于瘀血非常严重的患者哪怕患者身体非常虚弱,依然会毅然决然地先攻后补

曾荣修对于淤血深重者,优先使用桃核承气汤数剂快速攻下瘀血:

桃仁承气汤原方

桃仁12-15g,桂枝10g,大黄10g,芒硝10g,甘草10g

等到子宫中的瘀血顺利排出之后,再用当归建中汤合失笑散补血善后

当归建中汤合失笑散

当归20-30,桂枝10克,白芍20克,炙甘草10克,大枣10克,生姜10克,饴糖100克,蒲黄10克,五灵脂10克。

使用这种疗法,可以令患者免受反复刮宫之苦,疗效不亚于西医做手术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患者经过攻下、比较虚弱,所以曾荣修直接用了100g饴糖,这种场合下饴糖是必不可少的,不可以用麦芽来替代。请务必记住。

02

曾荣修当归建中汤医案解析

一、经期腹痛

刘某,女,23岁。经期推后一周,大致七八天,目前月经已来,经色偏淡,每次经来之后,腹部疼痛,目前胃脘也痛,脉缓,苔白。


辨证:中气虚营卫失调。

治宜:温中调和营卫


方药:小建中汤加当归20克,二付


三天后,复诊,腹痛、胃痛均愈。再开原方二付,因病久嘱多服。

【曾荣修自注】该病人每次月经推后,推后是血海有寒,提前是血海有热,经前腹痛应该是实证、热症,所谓不通则痛,或有淤血堵塞,故不通则痛。此证是经后腹痛,既然经血已来,气血已经通畅,为何还有腹痛,所以这种腹痛为虚痛,虚痛则需温补,当归建中汤实则即温中又补血补虚。所以痛经、胃痛一并痊愈。这也说明此处胃痛属于虚寒性

批注

曾荣修此处的分析很有趣,使用的是逻辑学中的反证法。

既然经血已来,气血已经通畅,为何还有腹痛,所以这种腹痛为虚痛,虚痛则需温补”——这段话阐述的道理一般情况下都是对的

绝大多数情况下,月经推迟、来月经之后疼痛加重属于虚寒症候。但是也有少部分情况下,阴液不足的患者也可以经期退后,所以绝对不可以一概而论,还是应该结合整体症候来辨证。

这位患者从整体上来说看不出任何热证,所以从虚寒治疗没有任何问题。

二、经期胃痛

陈某,女,34岁。胃痛,平时不痛,月经开始胃痛也开始,经期推后,量不多,颜色紫暗,有小瘀块,脉沉。


辨证:脾胃虚寒,兼血气痛。

治宜:温阳、补虚、活血、止痛。

方药:小建中汤加当归20克、蒲黄10克、五灵脂10克,連服四剂全愈。

【曾荣修自注】此病案和前一病案大同小异,都有月经推後,都有胃痛,说明血分有寒,脾胃阳虚,所以都需要扶阳补虚,活血補血促進血液循環,通則不痛,胃痛自愈此医案不但經期推後,而且行经有块,比前者更嚴重,故又加蒲黄、五靈脂,加強活血化瘀,故瘀去痛止。

批注

此处使用的是曾荣修使用频率最高的合方——当归建中汤合失笑散。

月经颜色紫暗、伴随淤血块,明显是虚寒性的瘀血。

同时胃痛在经期发作,因此只要调理好月经问题,那么胃痛也会一并痊愈。

三、血崩

刘某,女,30岁。刨妇产并结扎,恶露月余始净,九天后又开始出血,而且量多。


辨证:气血两虚兼淤血。

治宜:气血两补兼活血化瘀。


方药:小建中汤加当归15克、生地15克、蒲黄10克、五灵脂10克、三七粉10克冲服,二付


第三天复诊,病情好转,原方再加乌贼骨12克,茜草10克,二付


五天后复诊,血已经止住,头眩好转。再开原方二付。


五天后复诊,头眩愈,血崩止。另治白带。


【曾荣修自注】由于刨妇产必然要出血,出血后又必然要清宫,清宫不干净又必然产生漏证。漏证即是淋漓不净,漏证严重了即形成崩证。

其主要原因是清宫不净,形成瘀血,瘀血是指离经之血,血既然已经离开血管,不可能再回到血管,这就叫离经止血,俗称瘀血,瘀血不去,新血不生,所生之新血蓄积之后,慢慢流出就称之为漏,蓄满之后突然溢出形成血崩,道理在此

治之之法惟有活血化瘀兼扶正并用,此法中医称之通因通用。若用止血之法必无效验,弱病轻当时止血,亦必有后患,余以上之方药,即按以上之理出方用药,效验异常,由于出血多故有头眩、乏力等症不治自愈。

批注

前面已经分析了加三七粉的用途,我这里再讲一下二诊加味的茜草、海螵蛸组合。

茜草、海螵蛸组合始于《内经》,但是也是被张锡纯发扬光大的,张锡纯治疗女性崩漏最爱用这个组合,其安冲汤即用这两味药物为主:

《医学衷中参西录·安冲汤》张锡纯

冶妇女经水行时多而且久,过期不止或不时漏下。


白术(炒)六钱,生黄耆六钱,生龙骨(捣细)六钱,生牡蛎(捣细)六钱, 大生地六钱,生杭芍三钱,海螵蛸(捣细)四钱,茜草三钱,川续断四钱。


友人刘干臣其长郎妇,经水行时多而且久,淋漓八九日始断。数日又复如故。医治月余,初稍见轻,继又不愈。延愚诊视,观所服方,即此安冲汤,去茜草、螵蛸。遂仍将二药加入,一剂即愈。又服一剂,永不反复

干臣疑而问曰:茜草、螵蛸治此证如此效验,前医何为去之?答曰:彼但知茜草、螵蛸能通经血,而未见《内经》用此二药雀卵为丸,鲍鱼汤送下,治伤肝之病,时时前后血也。故于经血过多之证,即不敢用。不知二药大能固涩下焦,为治崩之主药也。海螵蛸为乌贼鱼骨,其鱼常口中吐墨,水为之黑,故能补益肾经,而助其闭藏之用

友人孙荫轩夫人,曾患此证甚剧。荫轩用微火将海螵蛸煨至半黑半黄为末,用鹿角胶化水送服,一次即愈,其性之收涩可知

茜草一名地血,可以染绛,《内经》名茹芦,即茹芦根也。蒲留仙《聊斋志异》载,有人欲乌其须,或戏授以茜草细末,其须竟成紫髯,洗之不去。其性之收涩,亦可知也干臣又问曰:二药既收涩若此,而又能通经络者何也?答曰:螵蛸可以磋物,故能消瘀。茜草色赤似血,故能活血

且天下妙药,大抵令人难测,如桂枝能升元气,又能降逆气,山萸肉能固脱,又能通利九窍。凡若此者,皆天生使独,而不可以气味形色推求者也。

曾游东海之滨,见海岸茜草蕃生。其地适有膈上瘀血者,俾剖取茜草鲜根,煮汁,日日饮之,半月而愈

······(未全文摘录)

此处的加味,明显是在师法张锡纯的经验。这一则医案当结合曾荣修、张锡纯的经验一起学习,自然能够明白。

四、刮宫后眩晕

陈某,女,40岁。诊断性刮宫后,眩晕、乏力、纳差、脉浮弦微数无力,苔白


辨证:气血两虚。

治宜:扶正补血兼活血去瘀


方药:小建中汤加当归20克,蒲黄10克,五灵脂10克,二付三天后复诊,眩晕、乏力好多半,饮食增加,再开原方二付。

【曾荣修自注】此案在诊断性刮宫后感到眩晕、疲乏,说明平日身体素质较差,在诊断性刮宫后势必影响身体,故有眩晕、疲乏、饮食减退等现象。因有阳虚不足之症,小建中汤正是对症之方,因刮宫必有出血,故再加当归补血,蒲黄合五灵脂合用,原名失笑散,善治气血不和、心腹疼痛、游风肿疼、颠僕血闷、痔疮出血、女子经闭腹痛、产后瘀血腹,为其有活血化瘀之力,故有种种诸效,又善治吐血、咳血、衄血、二便下血、女子血崩带下皆有捷效。余在此案中加入建中汤,因刮宫术后,防止离经之血瘀阻,至善至美。

批注

刮宫之后身体疲劳、食欲不振,明显的气分不足、胃气减退

而头部的眩晕,恐怕是因为失血过多、津血受伤,导致头部缺乏津血滋养因而眩晕,即所谓的“脑缺血”也。

此时必须采用健胃+补血的方法,因此曾荣修采用了当归建中汤为底方,此方对症使用时候,可以令患者食欲增加。再配合失笑散微微祛瘀血,则完美契合病机。

五、低血压身体伴随多处皮下出血紫斑

张某,女,45岁。眩晕,西医诊断低血压,双臂及身体多处出现身体多处出现皮下出血紫斑。脉沉,苔白。


辨证:气血不足兼瘀血。

治宜:扶阳补血兼活血化瘀


方药:小建中汤加当归20克,桃仁10克,红花10克,香附10克,川芎10克,二付


三天后,眩晕好转,皮下紫斑消失部分,余者色减淡,既然诸症好转,乘胜追击,原方再服,二付。


【曾荣修自注】

高血压头眩属于气血亢进,往往造成脑中风,脑血栓至中风瘫痪,治疗必须首先降血压,停止气血上冲;

低血压则相反于高血压,故低血压属于气血不足,不能满足脑海中的供给,阴阳失去平衡故头眩。

患者双臂及躯干多处皮下出现瘀症,足以说明气血循环受阻,形成瘀斑,其原因很多不外乎外因内因两大类,此案以小建中汤为主,首先扶正建立中气。中气足,血压自会升腾。

其中当归、川芎又名佛手散,具有补血活血的功效,桃仁、红花是用于破血行瘀,其中香附属于行气,气行血亦行,因此皮下紫斑很快消失,正气扶故头眩自愈

批注

曾荣修治疗紫斑的时候,勇于任用祛瘀血药物,之前整理其使用甘草泻心汤治疗皮肤病的经验的时候,也提及了这一点:

【甘草泻心汤专题】各类皮肤病通治法:田八味曾荣修流派经验解析

之前这篇文章的最后一节的医案甚为精彩,对于皮下出血严重的患者,曾荣修毅然决然地启用了抵当汤。抵当汤是经方中祛瘀血力量最强大的方剂,实在是有胆有识!以祛瘀血药物治疗出血性疾病,是非常需要胆量的,更是对辨证能力的考验

大家可以复习一下那个医案,对比学习、相互参看!

此外,对于这种虚弱性出血,习用后世处方的医家一般都会采用归脾汤等方剂治疗,对于桂枝剂则敬而远之,然而曾荣修却偏偏喜欢用桂枝剂、建中汤系列处方治之,这是一大亮点。

后世许多医家认为“桂枝动血”,这一错误经验不断流传、以讹传讹,以至于后来人们对于出血性的疾病,完全不敢任用桂枝,这是桂枝的悲哀,更是中医的悲哀

03

曾荣修先攻后补之医案整理

一、经期提前

李某某,女,40。光华食品厂。

1976年5月17日,自71年刮宫术后,每次月经提前量多,腰胀痛,口干不欲食,溲清白,昨日月经来有血块,头眩心悸。脉沉苔白。

辨症:术后清宫未淨,离经之血结而成瘀,阻滞功能紊乱。

治宜:破瘀行血,瘀去则经血回复故道,功能自复。

方药:桃仁12g,桂枝10g,大黄10g,芒硝10g,甘草10g。二付。

1976年5月20日,服一剂后经量更多,有瘀块,但腰胀减,二剂时经量逐渐减少,目前经血只有少许,瘀血基本已攻下

治宜补血为主,兼祛未净之瘀。当归建中汤为主加味。

当归20g,桂枝10g,白芍20g,甘草10g,大枣10g,生姜10g,饴糖100g,蒲黄10g,五灵脂10g。二付

批注

这个患者瘀血症候非常明显,总结分析如下:

  1. 患者是做完手术之后才发病的,已经有了外伤致病的因素。

  2. 月经的时候腰部胀痛,这是瘀血阻滞了腰部气机的正常运行,气机不畅自然发胀。祛除其瘀血,则胀痛自然消失。

  3. 口干不欲饮水可以作为瘀血的另一个侧面症候。

关于这个口干不欲饮水,有必要着重提一下。在经方体系下,此症候反映的病机一般是水湿或者淤血

体内水液代谢不及、废水排不出去、新水进不来,自然是口干却不爱喝水。那么瘀血为何会导致口干舌燥呢?请阅读《金匮要略》中的记载:

金匮要略

病人胸满,唇痿舌青,口燥,但欲嗽水不欲咽,无寒热,脉微大来迟,腹不满,其人言我满,为有瘀血。

病者如热状,烦满,口干燥而渴,其脉反无热,此为阴伏,是瘀血也,当下之。

问曰:妇人年五十所,病下利数十日不止,暮即发热,少腹里急,腹满,手掌烦热,唇口干燥,何也?师曰:此病属带下。何以故?曾经半产,瘀血在少腹不去,何以知之?其证唇口干燥,故知之。当以温经汤主之。

仲景已经明示——莫名其妙的唇干口燥、不欲饮水是可以作为瘀血的指征之一

曾荣修攻下瘀血之后,月经量增加、变得畅快,腰部发胀也减轻了,这是体内顽固的瘀血松动的缘故。此时再笔锋一转,开始补血与祛瘀血结合,方子也柔和很多!

二、经量过多

周某某,女,36,毛巾床单厂。

1975年11月29日,自1968年结扎术后,每经量特多,有血块,经期小腹冷,周身冷,头眩心悸,经期六天净后又淋漓多日,曾去某大医院、某医学院等治疗至今未癔。今日经期来潮,量多,小腹痛,腰胀痛,口乾不思饮。脉沉苔白。

辨症:术后离经之血,不能回归血管,形成瘀血,影响自身功能。

治宜:活血化瘀。

方药:桃仁12g,桂枝10g,大黄6g,芒硝10g,甘草10g。二付。

1975年12月1日,上方初服经量更多,有瘀块,但腰腹胀痛减轻,二剂后经量逐渐减少,现腹痛腰服消失

治宜:补血扶正,兼祛未净之瘀。

方药:当归20g,桂枝10g,白芍20g,甘草10g,大枣10g,生姜10g,饴糖100g (兑服),蒲黄10g,五灵脂10g。二付。

1975年12月3日,原经期小腹冷、周身冷,现已转暖和。头眩心悸转好,原方二付。

批注

这位患者病机与前一则医案类似,但是更加虚弱!经期怕冷、小腹冷,明显的阳气不足,而且下焦阳气最为虚弱

其实我个人认为,此处使用桃核承气汤合大黄附子细辛汤最为稳妥。或者可以在方中再加入当归温补津血。

治疗后期亦当培补阳气,这样恢复速度才快。我有一则类似医案,等我有空的时候总结起来,供大家参考。

三、漏证

唐某某,女45,成都纺织厂。

1976年6月4日,自66年刮宫术后,每次经期20天始净,此次月经四月开始至今淋漓不断,以往腰腹胀痛口干等现象,已随此现象消失。脉沉苔白。

辨症:术后清宫未净,结而成瘀,阻滞功能紊乱,故淋漓不淨。

治宜:破血行瘀。

方药:桃仁12g,桂枝10g,大黄10g,芒硝10g,甘草10g。二付。

1976年6月8日,服药时经量增多,有血块,二剂后基本干净,改用下方:

当归20g,桂枝10g,白芍20g,甘草10g,大枣10g,生姜10g,饴糖100g(兑服),蒲黄10g,五灵脂10g。二付。

【曾荣修自注】

此症术后由于清宫不淨,瘀血停留宫内,此瘀血即是离经之血,不可能回归经络,堵塞通道,故不通则痛,因此腹部腰部胀痛,气机不畅所致

瘀血不去新血不生,所生新血淋漓外溢不断,故称之漏。此漏之症,即是崩症之前兆。应重视之。有瘀血,就有余热,故口干口渴,但口渴而不欲咽,故名为漱水。

批注

这一则医案也是大同小异,没有太多需要注解的地方。其中的靶眼与前面说的相同。

曾荣修先生的自注写的真的很好,与我分析病机的思路简直不谋而合!一切胀痛,直接原因都是气机运行不畅,只不过本质原因可能是瘀血、水饮、痰湿等病理产物堵塞气机运行的通道。这一点我以前在讲解升陷汤的时候也提到过:

【升陷汤专题】经方思维讲透张锡纯升陷五方证(讲解培脾舒肝汤的位置)

《伤寒田曾流传习录》中很多医案与我的用药心法几乎一模一样,令我有种相见恨晚之情。所以我一翻开此书就被深深的吸引了,对其爱不释手。

四、崩证

梁某某,女,33,江油县人。

1972年9月27日,本月中旬因阴道大出血,当地县医院打止血针不效,继服云南白药二瓶无效。遵医嘱来蓉就医。先赴某医院检查。诊断为子宫颈炎。医治无效。

目前仍出血不止。小腹急结。腰胀纳差。溲清白,面色憔悴,精神萎靡,而消瘦,语言低沉。

诣知:病因始于同年六月,在当地施行人工流产术后,阴道经常出血淋漓不淨。小腹急结,腰胀痛。七月自行排下瘀血两大块。小腹急结以及腰痛好转,但不久又出血淋漓不断。九月中旬出现崩症。脉沉苔白。

辨症:术后清宫未淨,结而成瘀,阻滞经络,血不循经,功能失职,故出现崩症。

治宜:破血行瘀,瘀去功能自复。

方药:桃仁15g,桂枝10g,大黄10g,芒硝10g,甘草10g。二付。

1972年9月30日,服药后大便亦下血,阴道下血增多,但小腹急结,腰胀痛大减,全身轻松舒适,饮食增加,精神好转,但下血未净。原方一付

1972年10月2日,上方第三剂尚未服完,血崩自止,小腹急结消失,病势已退,现宜扶正为主:

当归20g,桂枝10g,白芍20g,甘草10g,大枣10g,生姜10g,饴糖100g (兑服),蒲黄10g,五灵脂10g

三付后告辞返里。

次年底其丈夫某某因公来蓉,业告知其妻又生一子

批注

小腹急结、腰胀痛为此医案的靶眼,这是典型的瘀血症候。瘀血堵塞在小腹,故小腹剧痛。而腰部气机也被阻碍,所以腰部发胀疼痛

七月自行排下瘀血两大块。小腹急结以及腰痛好转”这也是体内有瘀血的铁证。因此直接攻下瘀血是很正确的。

服药之后不止阴道下血,大便中也带着血,这是很有趣的排病反应。有时候我使用抵当汤、桃核承气汤等处方治病,也会发现患者大便发黑或者排出黏冻、鱼脑样物质这是体内毒素从肠道外排的结果

瘀血外排之后,“全身轻松舒适,饮食增加,精神好转”,这一点很有趣。

为何单攻下瘀血,不加补气健胃的药,患者反而精神增加、食欲增进呢?

这是因为瘀血会妨碍人体的正常功能——因为瘀血会阻滞气机运行,气机运行长期不畅,就容易变变得沉衰不振。此时单补气不祛瘀血,气虚始终无法恢复也

张锡纯十全育真汤条文下有详细解释:

《医学衷中参西录·十全育真汤》张锡纯

······(前略)

仲景治劳瘵,有大黄䗪虫丸,有百劳丸,皆多用破血之药。

诚以人身经络,皆有血融贯其间,内通脏腑,外溉周身,血一停滞,气化即不能健运,劳瘵恒因之而成

是故劳瘵者肌肤甲错,血不华色,即日食珍馐、服参苓,而分毫不能长肌肉壮筋力。或转消瘦支离,日甚一日,诚以血瘀经络阻塞其气化也

玉田王清任著《医林改错》一书,立活血逐瘀诸汤,按上中下部位,分消瘀血,统治百病,谓瘀血去而诸病自愈。其立言不无偏处,然其大旨则确有主见,是以用其方者,亦多效验。

今愚因治劳瘵,故拟十全育真汤,于补药剂中,加三棱、莪术以通活气血,窃师仲景之大黄䗪虫丸、百劳丸之意也。

且仲景于《金匮》列虚劳一门,特以血痹虚劳四字标为提纲。益知虚劳者必血痹,而血痹之甚,又未有不虚劳者。并知治虚劳必先治血痹,治血痹亦即所以治虚劳也

······(未全部摘录)

把张锡纯的话看明白了,自然明白此处的原理。

另外提一句,曾荣修书中有一张治疗再生障碍性贫血的自拟方,就是参考张锡纯十全育真汤创立的。曾荣修老爷子直接把上面这整段话照搬进书里头,用来注解这张自拟方,真可谓是张锡纯的铁杆粉丝,哈哈!

五、崩症十五年不愈

徐某某,女,33,成都市一环路南三段九如村。

2007年10月12日,由代某某陪同来家求治血崩,本人回国探亲,定于2007年10月14日返回美国,时间紧凑。

主述:在18岁那年第一次出现血崩,出血不止,赴某某医学院妇二医院求治。止血效果不佳,最后用避孕药止住,但每年都要复发,以后又改用激素,都只能短期止血。

2003年又进行清宫手术直到现在都没有微底止血,清宫手术也没有解决问题。长期如此,身体虚弱,丈夫离婚而去,不能坚持工作,辞去工作,已经 两年。脉沉涩而濡,苔薄白。

病已15年,西医该用的办法都用过了,只能短期止血,必有原因,单纯止血未必有效,中医有通因通用法,即反治法,根据经验,此症必有瘀血,瘀血不去新血不生,此惟有采用这去瘀生新法则,必须掌握好病情,一旦失误,必遭指责,此言也先告知病员

方药:

①桃仁12g,桂枝10g,大黄10g,芒硝10g,甘草10g,二付

【备注】再告知病员服此方后必出血更多,有瘀块大小不等,但小腹急结,腰痛必减轻,精神好转等则可继续服用,否则停药,最多三付可能止血,然后继服处方:

②当归20g,桂枝10g,白芍20g,甘草10g,生姜10g,大枣10g,饴糖 100g (兑服),蒲黄10g,五灵脂10g,三付。

一切交待后按时(10月14日)回到美国,2007年10月26日打电话追踪无人,接着又打电话找到代某某介绍人,告知:

徐某某的病况非常理想,一切均如曾老师事先所说一样,病己愈

2007年11月8日,又电话直接找到了病员徐某某,告知:

一切如我事先所说一样,饮食增加,精神好转,但是众人都说她瘦了,因为过去一直都肿,忘了说,现在一切正常

批注

这一则医案与上一篇医案靶眼相同,没有什么特别好说的地方。唯独患者身体极度虚弱,必须加以注意,使用此方法必须非常谨慎,否则一旦辨证错误,后果不堪设想

曾荣修老先生也是参考了患者的病史之后,才作出的判断,认为可以攻下瘀血。

如果此患者一开始就找到曾荣修老先生,并没有西医的试错治疗,曾老先生应该不至于起手就是攻下,必先用稳妥的补益法,等到确认无效后,再使用峻猛的攻下法

大家还记得前面用当归建中汤加味治疗崩漏的医案吗?这才是最常见的稳妥治法。

六、产后双目失明

孙某某,女,24,川大劳动路小学。

1973年3月16日,妇产科病员,产后双眼失明,病因: 

3月11日,因临产来我院门诊,是日冒雨前来当即感冒,因临产收入产科病室,次日生产,产后昏迷,经救治后,3月14日醒来,醒后双目失明,只有光感,头痛、烦燥、呕吐频频,吐出物均为白色痰涎,食不下,食入即吐,大便秘,小便难,恶露少。脉浮大无力,舌微胖,苔白。

辨症:邪热入里,阳明受邪与痰湿互结,阻滞气机,故呕吐便结。

治宜:先以化痰和胃降逆为主,针对呕吐食不下为主题。

方药:法夏15g,茯苓12g,化红10g,枳实10g,竹茹10g,甘草6g,二付。

1973年3月18日,服温胆汤后,头痛止,呕吐愈,烦燥愈。

【分析】脉象浮大无力,乞院前冒雨感冒,脉浮应为太阳病,但脉浮无力,次曰分娩,产后体虚,故脉象也适应产后,舌质胖说明素体痰湿偏盛初诊时有头痛,但是无恶寒体痛的症候,故表症已解,头痛属里症范畴,因此不需解表,只用温胆汤、化痰和胃降逆,故烦燥、呕吐、头痛均愈,且可进食。

那麽双目失明又怎样解释呢?《伤寒论》太阳病篇原有解释,太阳病邪传入腑,即传入膀胱经,此膀胱经又分二途,有气分和血分,若太阳病传入膀胱之气分,邪与水结,名为蓄水症。当用五苓散主之。若太阳病传入膀胱之裡,邪舆血结,名为蓄血症。当用桃核承气汤主之。

太阳篇蓄血症原文:太阳病不解,热结膀胱,其人如狂,血自下,下者愈。其外不解者,尚未可攻,当先解其外,外解已,但少腹急结者,乃可攻之,宜桃核承气汤。

该病人双目失明,由于邪热与血互结成为蓄血症。肝藏血,肝开窍于目,肝经气血循环受阻,不能上输于目,目睛失去供养,故双目失明,据此,治宜活血化瘀。

方药:桂枝10g,桃仁15g,大黄12g,芒硝10g,甘草6g。二付。

1973年3月20日,服桃核承气汤后,恶露已下,其中鹅蛋大之瘀块随之而下,但恶露未净,二便通利,纳增,双目开始复明。脉转沉,苔白。原方一付。

1973年3月22日,桃核承气汤第三剂未服完,恶露已淨,双目逐渐复明,饮食增加,治宜扶正:

当归20g,桂枝10g,白芍20g,甘草 10g,大枣10g,生姜10g,饴糖100g (兑服),五灵脂10g,蒲黄10g。三付。

1973年3月26日,一切复常,要求回奶:生熟麦芽各60g。一付。

事后奶回出院,多次追访,平安无恙。

批注

这一则医案非常惊险,治疗起来步步为营——先祛痰兼止呕,后祛瘀通便,最后强壮补血,法度森严。其中次序非常关键,如果呕止之前先攻下瘀血,则效果未必会有这么好。

此医案极其完美,宜反复阅读并思考。曾荣修的思路极其完备,可以反复阅读,甚至背诵。

曾荣修的分析总结

以上各案,病情不同,病机也各不相同,但都以桃核承气汤主之治愈不同的病案,说明都是蓄血引起的不同病变。

《伤寒论》太阳篇明文指出蓄血症的机理,由于太阳病邪入热与血结形成少腹急结之瘀血症。

其中有些病案并非如此。其中部分是由于时代的不同,是人为的原因所致。如:现代施行的结扎术,剖腹取胎术,清宫术等,既做手术毕然出血,既出之血,称谓离经之血,不可能再回到血管中去,手术后应该清洁去离经之血,不然留在体内,必然造成瘀阻,气血循环不能畅通,令人致病在仲景时代,不存在这些手术,因此也不可能谈及这些问题,病机虽然不同,产生的结果却是雷同,都是蓄血症。治法上也应遵循这一原则

第一案分析:月经提前在妇女中非常普遍,为何要用桃核承气汤呢?

按常理月经提前应该是血分有热,就是清热凉血,芩连四物汤宜用。

此案经期提前量多。腰腹胀痛,就这问题来讲,经量多就无堵塞。就不该痛胀,通则不痛,痛则不通,对实症而言,有瘀血则有余热,故口渴,刮宫术后已数年,没有刮宫术前无些病情。从这三方面存在的问题分析,此瘀血造成的后果,判断正确,用方正确,很快治愈数年的宿疾,循此道理数案病理均可如此推理,谈得一清二楚,勿用置疑,况且严重之病已经治愈

附录

曾荣修此处对于瘀血形成原因的思考非常可贵。这是经方家抓病机的常用思维!

为何古方能够治愈大量今病,就是因为核心病机没有改变。

病机一旦判明,即可处方通治之。

中医发展几千年来,古人什么风浪没见过?

又有什么症候病机是古人从没涉及过的?

抛开一些几十年难遇的疑难杂症,临床大部分疾病古人都早有经验,后人只需要勤求古训、博采众方,自然能够明白。

这就是为什么我一直强调学中医一定要多看书,不下苦功夫钻研古人的智慧的话,永远都只能在一个比较低的水平打转

警告:

文中涉及所有的思路与方剂都是为中医同仁学习参考之用,非专业人士请勿私自试药,否则后果自负!

本文作者为tsp南极,文章首发为医林独啸斋,转载请注明出处,不注明出处者,本人将用法律武器追究到底。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