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浇 地

 东营微文化_ 2022-12-05 发表于山东

  摄影丨韩健

阳春三月,乍暖还寒的一个早上,天还黑蒙蒙的,我和母亲便借着月光骑上自行车出发了……
乡村的道路坑坑洼洼,崎岖难行,好在已经熟悉了路况,走起来不怎么困难。那时母亲还年轻,骑车比较快,不一会儿就把我落下一大截。她回头瞅瞅,焦急地催促我快点……自行车的颠簸声惊动了周围的狗,一路上不时地有狗出来追着自行车狂吠,吓得我紧跟母亲其后,脚下不停地猛蹬……就这样,大约一个小时后,我们终于到了地里。
一到地边,母亲把自行车往地头儿一放,迫不及待地跑到麦田里,蹲下轻轻地抚摸着着麦苗,自言自语地说:“唉……这麦子再不浇就干死了。”看着母亲着急的样子,才真正体会到了她对庄稼的那份感情。此刻,做为小孩子的我不知道该干什么,只是在一旁看着……是啊!小麦的确是该浇水了,地都出现了裂缝。
母亲在地里查看了一番后,赶紧到浇地的负责人那里报了名,因为当时浇地的规则是先到先得,不按地块的排列顺序,有很多人半夜就去了……此时,威武的抽水机正疯狂加载中,沟渠里的水裹着泥土欢快地流向麦田,有了水的滋润,麦苗明显得绿了许多……
天慢慢放亮,浇地的人越来越多。大家都互相打着招呼,其实每个人的心情都是焦急的,瞅着干涸的土地,恨不得水能马上流到自家的麦田。
我和母亲饥肠辘辘地等了几个小时,母亲着急起来,嘴里嘀咕道:“怎么回事?来时前边只有两家,怎么到现在还没排到我们啊?”我听了母亲的话后,立刻到前边查看,一看才知道前面有人加塞,是小海他娘抢先打开了水渠。我知道,此时再说什么也无法挽回这种局面,忍了忍一声没吭就走了,然后回去向母亲说明了情况,母亲说:“她先浇就先浇吧,都是一个村的,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为了浇地闹了别扭不好,大不了咱再等等。”
就这样,很快到了中午,我们母女俩已经等得疲惫不堪,但是为了浇地,还得继续坚持。估计小海家快浇完了,我得早去前边看看,省得又让别人钻了空子。就在这时,兴林大哥来了,看到我就套近乎,他说:“真真很能干,能帮大人干很多活了。”此时,我感觉到了他说这话有目的,礼貌地回了几句,眼睛一直盯着他,看看他到底有什么动作……
说话间,小海家的地浇完了。这时兴林大哥和我说:“先让我浇吧,我家孩子生病了,自己在家,没人照看。”其实兴林这人撒谎成性,哪有什么孩子生病等情况。我立马说:“不行,我们从天不亮就来了,让过了一家又一家,什么时侯才能排到我们呀?”这时,眼瞅着兴林已经把渠挖开了一道口子,我冲上去毫不客气地夺他手中的铁锹,无奈铁锹插到泥里,拔不出来。他在一旁不住地推我,这时,我不知哪来的力气,大喊一声,把铁锹从泥里拽了出来,顺势扔出老远,然后冲他吼道:“我就是不让你先浇,你怎么着吧!”他被我的举动镇住了,说道:“不让浇就不让浇吧,这么凶干嘛!”此时周围站满了等待浇地的人,都在纷纷指责他,他自知理亏,不敢再坚持,灰溜溜地走了。
母亲远远地听到争吵声,跑过来问:“怎么回事,怎么打起来了?有话好好说!”我一声没吭,此刻我的脸火辣辣的,心跳得厉害,嘴里不停地喘着粗气,似乎刚才那股气愤劲还没完全释放出来……
后来,母亲经常提起这事,说我当时才七八岁,人小脾气可大呢。我知道这是表扬我,每一次都得意地回:人不能太软弱,该争取的就得争取。

作者简介:王真,生于1974年,山东东营利津人,喜欢用文字记录生活。

编者注:此文曾在2017年12月推出。为保证图片的原创性,删除原文,重新编辑推送。

《东营微文化》投稿要求: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