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网络流传的一张截图,杨丽萍塌房:事实证明,64岁的她已经走上了另一条大道

 正经婶儿 2023-06-20 发表于河南

“这不是艺术,是低俗。”

当杨丽萍结束一场表演后,留言区涌入大量诘问指谪。

起因是她最新编排的舞剧《孔雀》中,有一场表演是男舞者全身只穿着一条肉色紧身打底裤,侧躺在女舞者怀里。

看起来就像全身赤裸。

同时有人晒出了男舞者单人照,更赤裸了。

64岁的杨丽萍,也成了肮脏的代名词。

其实类似的争论在两个月前就发生过一次。

当时杨丽萍的徒弟肖蓉浩分享了一段孔雀舞视频,视频中她和男舞者亲密交颈。

很多人都认为这种舞蹈形式不雅。

但也有人觉得,那是不是跳水运动员应该全身包起来呢?

只能说,色情跟艺术本来就是同父同母的亲兄弟,被不同的人领养,自然也会不一样。

或者说有些东西你用艺术的思维去看去想,它就是艺术,但你用低俗的思维去看去想它就是低俗。

往往你心里想什么,你就会想看什么,进而表现出什么。

就像电视剧《魔幻手机》里的一个桥段,猪八戒色眯眯盯着傻妞看,陆小千认为他是龌龊,但是傻妞扫描之后得出科学结论,猪八戒只是在进行高级审美活动。

当然,艺术归根结底是来源于生活,服务于民众的东西,让大众所接受才能叫艺术。

如果大众都觉得低级趣味,又看不懂,那可能也不能叫成功的艺术。

但大众也是一千个人心里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不同时代,不同的人,乃至不同教育程度的人对艺术的理解也都不一样。

境界不同,追求不同,还是一个仁者见仁,智者又分不清的话题。

就像你很难说现在批评《孔雀》的人,和晚上在直播间看擦边的人,究竟是不是一个人。

光明正大呈现在舞台上的,和那些偷偷摸摸越界的,哪个才算是不正经。

有人只停留在欣赏,有的人却开始联想,后者又凭借联想指着前者龌龊,算不算另一种地铁造谣。

其实也简单,欣赏不来完全可以不买票,毕竟钱在自己手里。

只是发生在杨丽萍身上的从来又不是单纯的艺术标准之争。

标准至少是可以分出个对错的,但看着舞剧研究孔雀临死究竟会不会真的掉毛,实在无解。

人们早已习惯单向地去审判她。

1989 年,杨丽萍在春晚表演《雀之灵》,惊艳全国。

荣誉背后是无尽的辛苦和汗水。

13岁时杨丽萍因为姣好的面容,娉婷的舞姿,被选入西双版纳州歌舞团。

后来北京中央民族歌舞团很欣赏她,把人调去了北京。

就这样,20多岁的杨丽萍开始了北漂的生活。

“我在箱子里只放了几件衬衣,也没有别的衣物,连毛衣都没有就上北京来了。”

到北京之后,杨丽萍开始了集体生活,上课,练功,最初学的跳芭蕾。

不过她自己更喜欢跳模仿大自然的原生态舞蹈,传承少数民族文化。

为此杨丽萍卖掉了唯一珍贵的手表,拿着1700块去买材料自己制作了舞衣,把自己对于孔雀的理解融入了独舞之中,这就是《雀之灵》的诞生。

成名之后她开始带学生,保护传承云南神鼓,也就是2002年她开始排演的《云南映象》。

“我并非是在表达自己,只是在整合民族的东西。我作为一个舞者,如果不能使那些即将销声匿迹的民俗文化遗产得以传承下去,就实在太可惜了。”

之前因为疫情,《云南映象》艺术团还一度被迫解散。

但人们很少会保持耐心看完故事背后,随之而来的对杨丽萍只有各种批评。

为了舞出孔雀尖喙的形状,她蓄起了长长的指甲,被指责为“妖婆”。

嘲笑她上厕所是不是也得别人帮忙。

为了模仿孔雀开屏时的颤抖感,她时刻保持身体的纤细,主食吃得很少,而且不吃肉。

暴饮暴食,也只是把“一片苹果”,变成“一整个苹果”。

结果这个月初,她被发现办了一场烤肉派对,网上有人问:“你不是说自己不吃肉吗?”

杨丽萍从来没有奢望能永葆青春,只是自律了一点让身体少了时间的痕迹,结果又被指责她对于少女感过度追捧。

因为下车咖啡没拿稳洒了一地,又被批评说是乱扔垃圾。

最绕不开的是杨丽萍的孩子。

步入中年以后,每年都有人会评论“X岁了,还没有小孩,真失败。”

这大概也是杨丽萍所有“黑料”的根源。

否则也不会每次上热搜都骂杨丽萍自己没有孩子,就想着教坏别人的孩子。

但问题在于,结婚生子是一个人独立的权利。

关于杨丽萍为什么不结婚的问题,很早之前李湘就在采访中问过杨丽萍。

她回答说:“一般人都会这么看待我。但是我觉得,一只蚂蚁也是我的孩子,我的舞蹈作品也可以是我的女儿。”

杨丽萍也经历过两段婚姻。

第一任丈夫是她在舞团相识的男演员,两人因艺术走到一起,又因柴米油盐分手。

然后杨丽萍遇到了第二任丈夫,台湾富商刘淳晴。

两人相爱5年,刘淳晴也是对杨丽萍温柔体贴。

但是因为刘淳晴的父母想要抱孙子,而生育对杨丽萍又是一个困难的决定:

因为过低的体脂使她的身体并不适合生育,她也担心生育带来的身材变形。

所以,考虑再三,两人和平分手。

“有些人的生命是为了传宗接代,有些是享受,有些是体验,有些是旁观。我是生命的旁观者,我来世上,就是看一棵树怎么生长,河水怎么流,白云怎么飘,甘露怎么凝结。”

杨丽萍早已心甘情愿,带着使命,嫁给舞台。

这一次被打上低俗的标签后,杨丽萍解释说,所有的舞台造型是有前后故事的。

“亲密交颈”是来源于孔雀求偶。

“拔毛”,是男演员饰演的孔雀角色奉献出了全身的羽毛以获取女孔雀的自由。

这是对生离死别场景的艺术具象,并非孔雀进入了掉毛期。

而据极目新闻报道,杨丽萍之前就曾在网上上传过这段舞蹈,男舞者的身体上是有白纱覆盖的。

现在也有,只不过被截图放大后,出现了视觉误差。

男舞者全裸的照片就更是二创的结果。

当时他穿着肉色紧身衣,也穿了内裤。

但不知道是故意还是为了通过审核,有人在关键部位打了马赛克,彻底变成了色情照片。

至于影响好不好,能通过审核演出,想必相关部门早已把关。

在演出须知中,也特别标注了1.2米以下儿童谢绝入场的要求。

再退一步说,关于生理卫生教育,父母在孩子面前尴尬了,只能说明做父母做的不够聪明,不能全都推给色情。

说成是色情画面也解决不了实质问题,越是遮遮掩掩,青少年越好奇。

提升自己解决问题的能力比一味停留在批判更重要。

但是一切解释或许都不重要了。

对于只看一张截图就开骂的人来说,真相是什么样根本不在意。

被黑了这么多年,杨丽萍也更不在乎。

如果因为争议能让人关注到民族舞蹈,她可能还会很开心。

毕竟,她只想跳舞。

这种极致的稳定外界是动摇不了她的,她自己已经足够耀眼,足够光亮。

-完-

图片及资料来源: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