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生个娃来耍”

 心理咨询师拉拉 2023-11-28 发表于广东

昨晚跟朋友去一个武术兼中医老师家里,朋友学习武术,我去看中医,然后在那个空间遇到了一对母女,妈妈学习武术,女儿学习针灸。小朋友上一年级,大概六七岁的样子。

完事之后我和朋友搭那个姐姐(其实她比我小,但因为做了妈妈,感觉上比我大)的车回酒店,车上姐姐问我,为什么不考虑生个娃。我说我没有精力带,如果没人帮我带,我一个人搞不定。姐姐说,我是生个娃来耍的,当初我老公也不愿意要孩子,我就跟他说,你不要我要,我只是知会你一声,不是要你同意的。

她是四川人,用四川话说的,听起来有一种俏皮和洒脱,完全没有强势的感觉。

我和朋友听了都笑了,我很喜欢她身上的那股俏皮和洒脱,因为这个,对成都的好感又增加了一分。

生个娃来耍,这个对于很多卷入时代精神的家长们来说,可能会显得不可思议,甚至“大逆不道”,他们可能会批判:对待孩子这个问题怎么那么轻率,那么不认真?孩子是多么珍贵的存在,怎么可以耍呢?怎么不可以为他们负责,并为他们规划好人生呢?……总之,娃不是用来耍的,不能是满足个人需要的,而是用来教育的,用来取得辉煌成就,成为社会精英的。因为这种时代精神,所以家长,老师和孩子们都很卷,所以精神病医院人满为患。

那个姐姐很率真,她生孩子是因为自己的需求,她的需求很简单,就是成为一个母亲,这是绝大多数女性必经的一个阶段–这个可能是女性的集体生理和心理需求,所以又说,母亲是天生的,因为女性的子宫就是用来孕育孩子的,所以只要有这个子宫的存在,大多数女性就会想要用它孕育生命。只不过有些女性是在无意识之下做的母亲,有些是在有意识之下做的母亲。这个姐姐,就是很有意识地选择做了母亲。这个母亲做得好坏我们不做评价,但是真实坦诚地承认自己的私欲,这也是一件很可贵的事情。

我又想起前天跟一位咨询师聊到关于女性主义这个问题,当时他极力赞赏萨特和波伏娃是历史上在女(权)性主义这个运动上面做得最好的一对,这个不取决于ta们各自在哲学,文学,宗教,心理学甚至政治上的成就,而取决于ta们的生活方式,ta们的生活方式就是在强有力地践行女性(权)主义。我赞同他所说的ta们是女性(权)主义运动史上的最佳搭档,但是波伏娃在后期遇到了一个爱人想要结婚,但萨特担心她的结婚会对女性(权)主义造成负面的冲击,所以不同意,于是波伏娃最后没有结婚。

所以当那位咨询师说到男女搭配,男性主导的女性主义可能会让女性舒服一点,相对没那么累的时候,我相信的确如此,但是,一旦男性主导,最后还是避免不了女性被控制的命运,萨特和波伏娃就是如此–舒服的代价。

想到这里,我还是会选择男女搭配,女性主导,或者女女搭配的女性主义,即便前者可能会充满对立和冲突,后者可能需要处理很多同性阴影带来的嫉妒和竞争–但不管怎么样,女性的命运还是掌握在女性手里。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