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柳叶刀》子刊:适量饮酒,不保护中国男性!

 茂林之家 2023-12-03 发表于河南

*仅供医学专业人士阅读参考

天气逐渐转凉,很多人手里的啤酒罐可能已经换成了白酒杯。

是的,我又来扫大家的兴了。

大约在半年前,北大与牛津的研究人员合作,分析了中国嘉道理生物库(CKB)50余万国人的数据,发现饮酒与男性患61种疾病风险上升有关[1]!

不过,还是有很多人不服气。他们认为,饮酒只要适度,就不会损害健康,甚至对健康有益。毕竟之前有很多研究发现轻度至中度饮酒可降低心血管疾病风险,两者之间存在J型或U型的流行病学关联[2]。甚至还有科学家从神经科学的角度,找到了“喝酒护心”背后的潜在机制[3]。

近日,牛津大学Iona Y Millwood团队和北大研究人员在上个研究的基础上,进一步挖掘了饮酒对中国人的不利影响,彻底粉碎了“适度饮酒有益健康”这一妄想,相关研究成果发表在著名期刊The Lancet Public Health上[4]。

他们这一次同样使用了中国嘉道理生物库中的50余万国人数据,先用传统流行病学方法分析了数据,发现与中度饮酒者(每周不超过140克酒精)相比,曾经饮酒者、不饮酒者和重度饮酒者因多种风险因素死亡的风险更高。简单来说,这一发现再现了之前的研究结果,证实J型或U型曲线确实存在。

不过,当他们采用可以孟德尔随机化分析之后,发现J型或U型曲线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条正相关的线性关系曲线更扎心的是,在与队列中女性数据做比较之后,研究人员发现,饮酒带来的超额死亡风险不是基因造成的,而是由酒精造成的!!

论文首页截图

中国嘉道理生物库是我国非常著名的一个数据库,它在2004-2008年期间从中国十个不同城乡地区招募了512724名年龄在30-79岁之间的中国成年人,其中男性210205人,女性302519人。

值得注意的是,在这个队列中,168050名参与者还进行了ALDH2-rs671和ADH1B-rs1229984基因分型。众所周知,这两个基因的遗传变异在东亚人群中非常常见,会影响参与酒精代谢的酶的功能,强烈影响酒精耐受性和酒精摄入量

在随访的12年间,一共有56550人死亡(男性31956例,女性24594例),其中23457名死者有ALDH2-rs671和ADH1B-rs1229984基因分型数据。具体来说,23290人因心血管疾病死亡,17691人因癌症死亡,二者共占72.5%。

饮酒者主要喝烈性酒,而且主要在进餐时饮酒,其中17.9%的饮酒者表示饮酒后脸红。大约33.3%的男性有饮酒习惯(每周至少喝一回);而在女性中,仅有6244人(2.1%)经常饮酒。此外,中度饮酒者(每周不超过140克)的受教育程度和家庭收入水平最高。

从基因分型数据来看,ALDH2-rs671(频率0.21)和ADH1B-rs1229984的A等位基因(频率分别为0.21和0.69),都与酒精摄入量较低有关。对于ALDH2-rs671而言,AA基因型男性的平均酒精摄入量为2克/周,AG基因型为37克/周,GG基因型为162克/周;对于ADH1B-rs1229984而言,AA基因型男性的平均酒精摄入量为101克/周,AG基因型为109克/周,GG基因型为162克/周。

参与者的随访数据

由于女性饮酒者占比较小,咱们主要看看饮酒对男性的影响。

基于传统的分析方法,在男性中,自我报告的饮酒量与主要死因之间呈J型或U型关联。即使在对多种风险因素进行调整后,与偶尔饮酒者或中度饮酒者相比,曾饮酒者、不饮酒者和重度饮酒者的死亡风险较高。

不过,如果单看饮酒者的数据的话,死亡风险会随着酒精摄入量的增加而增加。具体来说,每周多摄入100克酒精与因心血管疾病死亡风险增加19%相关、与因癌症死亡风险增加18%相关、因肝病死亡风险增加51%相关,与全因死亡风险增加18%有关。

J型或U型曲线

当研究人员围绕有基因型分型的参与者展开孟德尔随机化分析后,情况就发生了变化。

J型或U型关联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线性增长。

具体来说,每周多摄入100克酒精的男性,因心血管疾病死亡的风险增加15%、因肝病死亡的风险增加31%和全因死亡风险增加7%;此外,因与酒精有关癌症死亡的风险增加12%。

线性增加

此外,由于研究中女性的酒精消费量非常低,因此这让研究人员有一个独特的机会来评估遗传变异的多效应性。研究结果有力地证明了男性因心血管疾病、某些癌症、肝病和所有原因的超额死亡风险,确实是由酒精本身造成的。

总的来说,牛津和北大的这项研究证实,与传统观察分析中的J型或U型关联不同,没有遗传证据表明适量饮酒对中国男性的心血管有保护作用。简单来说,中国男性饮酒会一致性地增加全因死亡风险,以及心血管疾病、某些癌症和肝病的死亡风险。

所以,朋友们,能放下酒杯就放下吧。

参考文献:

[1].Im PK, Wright N, Yang L, et al. Alcohol consumption and risks of more than 200 diseases in Chinese men. Nat Med. 2023;29(6):1476-1486. doi:10.1038/s41591-023-02383-8

[2].Bell S, Daskalopoulou M, Rapsomaniki E, et al. Association between clinically recorded alcohol consumption and initial presentation of 12 cardiovascular diseases: population based cohort study using linked health records. BMJ. 2017;356:j909. doi:10.1136/bmj.j909

[3].Mezue K, Osborne MT, Abohashem S, et al. Reduced Stress-Related Neural Network Activity Mediates the Effect of Alcohol on Cardiovascular Risk. J Am Coll Cardiol. 2023;81(24):2315-2325. doi:10.1016/j.jacc.2023.04.015

[4].Millwood IY, Im PK, Bennett D, et al. Alcohol intake and cause-specific mortality: conventional and genetic evidence in a prospective cohort study of 512 000 adults in China. Lancet Public Health. 2023;8(12):e956-e967. doi:10.1016/S2468-2667(23)00217-7

本文作者丨BioTalker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