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科学:2018年10个与人体有关的新发现 人体非常复杂,我们自以为很了解的身体,可能还有很多秘密。科学家们认为,出现这种现象,可能因为父亲携带了某种良性的基因突变,这种基因可以防止精子中的线粒体DNA被破坏。研究人员拍摄了,死后人脑组织切片的高分辨率图像,显示了组织中存在细菌,但并没有脑部疾病的迹象。这意味着,如果能研究出脑微生物如何影响脑细胞,就像肠道菌能调整肠道健康那样。
当肠道细菌改变大脑功能时,不自闭不抑郁不焦虑。这一认识使科学家们开始研究肠道微生物与自闭症之间的潜在联系。究竟肠道微生物是如何与自闭症相互作用的,究竟是原因还是结果,仍有待进一步的研究。研究人员认为酸奶中的活性益生菌改变了受试者肠道菌群的组成,并导致改变大脑生化的活性物质的产生。肠道微生物可能通过多种机制影响大脑。研究人员也表明,一些肠道微生物可以激活迷走神经,这是连接肠道和大脑的主要交流途径。
新器官、大脑细菌、做梦基因…爸爸可以传递线粒体DNA.科学家们认为,之所以会出现这种现象,很有可能是因为父亲携带了防止精子中线粒体DNA被破坏的基因突变,从而使得父亲的线粒体DNA也能够遗传给后代。大脑存在细菌?这些发电的细菌很多是人类肠道微生物群的一部分,且大多数是致病的,比如导致食源性疾病(一种易造成流产的疾病)的李斯特菌病、引起坏疽的细菌(梭菌)以及一些引起疾病的链球菌等。
2018年度十大人体新发现:新器官、大脑细菌、做梦基因……大脑中的细菌?研究人员拍摄了死后人类大脑组织切片的高分辨率图像,其中显示了脑组织中的细菌。你的肠道细菌会发电。你的肠道细菌种类可以比你想象的更多,它们会的技能也远超你的想象:9月发表的一项研究发现,食物和肠道中发现的某些细菌会发电。事实上,当参与者在观看不熟悉的视频片段时扫描他们的大脑时,研究人员可以根据他们的大脑活动准确预测人们是否是朋友。
现在,越来越多对微生物的研究发现,肠道微生物的“触角”在进一步延伸,像一只无形的手在“遥控”大脑,对大脑活动产生影响,在自闭症、焦虑症、抑郁症以及其它神经系统疾病中发挥关键作用。如果肠道里的微生物确实对大脑有着如此重要的影响,那么也许未来可以通过相对简单的肠道疗法,改变我们的肠道环境或微生物群的组成来改善大脑精神状况,毕竟这些微生物可能具有更丰富的经验,副作用可能更少。
科学发现:数十亿病毒正在降落地球表面。事实上,病毒是地球上数量最多的微生物,据2011年的《自然·微生物评论(Nature Reviews Microbiology)》报道,如果把地球上的病毒都收集起来,可以平排出1亿光年的范围。目前发现的病毒中,虽然有些可以攻击人类,如流感病毒、埃博拉病毒,但更多的病毒只会感染细菌。目前还尚不清楚到底有多少种病毒,但一份2013年的调查表明,可以感染哺乳动物的病毒有大约32万种。
科学家给肠道细菌写了份「分子食谱」但如今,“欧洲分子生物学实验室”的科学家别出心裁,就“如何在实验室成功培养肠道细菌”发表了一份食谱。这份食谱将帮助世界各地的研究人员增进对肠道细菌的了解。他们挑选了一些最常见的人体肠道细菌,以及和肠道疾病(如结肠直肠癌、炎症性肠病)存在联系的重要微生物。这是一份有关如何培养肠道细菌的分子食谱。
科学家发现改善肠道细菌或可提升大脑智力科学家发现改善肠道细菌或可提升大脑智力。考克大学解剖学和神经学教授John Cryan的一项早期试验表明,在遭受生活压力的老鼠体内肠道中,细菌的多样性会严重减少。Cryan说道:“肠道中的细菌能帮助正常的大脑发育。如果没有微生物群存在,你的大脑结构和功能就会出现重大变化。”一个日本研究团队也发现,没有任何肠道细菌的老鼠有着夸张的应激反应,也比普通老鼠产生更多的荷尔蒙。
神经科学家首次发现肠道细菌会“告诉”大脑控制食物选择。科学家进一步测试了在野外自然存在于果蝇肠道中的五种不同种类的细菌对食物选择的影响。实验结果出乎意料:两种特定的细菌能废除缺乏必需氨基酸的果蝇对蛋白质的增长的食欲。Santos解释道:“我们的第一个假设是这些细菌可能提供给果蝇缺少的必需氨基酸。”不过实验并不支持这一假说。
科学家:“卫生”不是洗得越干净越好。美国俄勒冈大学研究团体发布的研究报告《清洁的来龙去脉:以现代微生物学观点接受卫生》指出:“卫生”不应该简单归为把微生物清除得越彻底越好,无论细菌是否“有害”,清除干净后反而容易让病原菌趁虚而入。科学家们发现皮肤上的不同部位,如油乎乎的鼻头、潮湿的腋窝或干燥的肘部,都有其独特的微生物群体,构成一个个独立的微生物生态圈。
《科学》:德科学家发现无氧光合作用新方式在实验上证实了"氮"光合作用的存在。大号字 德国康士坦茨大学生物科学家发现了细菌无氧光合作用的一种新方式,该光合作用的副产品是硝酸盐。有氧光合作用出现在大约27亿—28亿年前,水是其电子供体,副产品是氧。根据科学家1970年提出的理论假设,从无氧光合作用到有氧光合作用的过渡是通过一系列阶段实现的,氮化合物可能是电子供体,但"氮"光合作用在实验上一直没有被证实。
泰坦尼克号残骸发现全新微生物物种泰坦尼克号残骸发现全新微生物物种"泰坦尼克细菌"新物种被研究人员命名为"泰坦尼克细菌",它发现于由残骸铁锈生成的柱状结构之上。据研究人员介绍,在由"泰坦尼克"号沉船残骸铁锈形成的柱状结构上,生活着各种各样的细菌和真菌,它们均以残骸上的铁锈为食。"泰坦尼克细菌"之所以引起科学家们的特别关注,是因为它们这种以铁锈为食的生活习性或许可以帮助科学家们研究如何利用这种细菌对沉没于水下的金属结构进行处理。
母乳含700多种细菌 助婴儿形成自身免疫系统。通过母乳喂养能够将有益菌传递给婴儿,帮助其消化母乳或者形成免疫系统。研究人员称,这些细菌的准确角色尚不清楚,但是这种微生物多样性能够帮助婴儿消化母乳或者推动婴儿的免疫体系形成。西班牙高级公共健康研究中心的研究人员玛瑞-卡门-克里亚多说道:“我们尚不能确定这些在婴儿口腔中繁殖的细菌或者哺乳母乳的婴儿的口腔细菌是否进入到母乳,而且因此改变了母乳的构成。”
科学揭示了世界各地肠道细菌的差异。人类的肠道中有许多种类的微生物,统称为肠道微生物群。有些微生物由于在肠道内数量少或无法在肠道外生存而无法被识别。在这项研究中,欧洲分子生物学实验室(European Molecular Biology Laboratory)的欧洲生物信息学研究所和英国韦尔科姆桑格研究所(Wellcome Sanger Institute)的研究人员使用了多种计算方法来分析来自世界各地人群的肠道细菌样本,并重建了这些细菌的基因组。
“黑暗生物圈”被发现,体积是地表海洋的2倍。去年底,科学家发现在我们生活的地表之下,深居着一个巨大的“黑暗生物圈”。通过与超过1000名科学家长达10年的合作,劳埃德和深碳观测站(DCO)的研究人员预测,地表之下存在着一片占据20-23亿立方公里的深层生物圈,几乎是全世界海洋体积的两倍。像海洋一样,地下生物圈中存在无数人类不曾获知的生命形式,约含150至230亿吨碳质,相当于地表所有碳质的245至385倍。
一项美国研究表明,宝宝是顺产还是剖腹产可能对他们的大脑发育造成持久影响。科学家分析了老鼠宝宝的成长,辨认生产方式所带来的不同细胞发育类型。佐治亚州立大学的神经科学家观察了初生老鼠的大脑细胞发育,发现相较于顺产,剖腹产老鼠的细胞死亡率有所增加。在顺产过程中的宝宝会暴露在特定的生物过程中(例如激素高涨状态),如果不顺产便不会经历这个步骤。
人体健康状况晴雨表——肠道菌群。一年前Nature上发表的一篇热门文章中,研究者们根据人体肠道微生物的群落结构将人群分为了三大类型,各以一种占优势地位的肠道微生物类群(属水平)为特征:拟杆菌属 (Bacteroides), 普雷沃菌属 (Prevotella)和瘤胃球菌属 (Ruminococcus).该文章之所以热门是因为研究者们通过这种像血型一样的简洁分类将问题大大简化,在个体医疗和疾病诊断方面具有重大意义。我们能吃出健康的肠道微生物菌群吗?
不自闭,抗焦虑,降压力——当肠道细菌改变了大脑功能。例如,柯林斯在去年将从焦虑症患者体内提取到的肠道细菌移植给了“无菌”小鼠——这些小鼠被专门仔细地饲养长大,它们的肠道中原本没有携带任何细菌。在之前的大鼠实验中,这些研究者们已证实GOS能促进乳杆菌和双歧杆菌的生长,而肠道中乳杆菌和双歧杆菌数量多的大鼠,其体内影响焦虑的几种神经递质水平也更高,包括一种名为脑源性神经营养因子(BDNF)的神经递质。
35张图,看懂肠道和大脑的魔性关系,重视大肠健康刻不容缓!!!欧盟,肠道与健康相关研究(其中有两个大方向是探讨肠道与大脑发育和功能失常的关系),1010万美元!科学家们正在揭开神秘的面纱:肠道微生物和大脑的三大信使关于肠道微生物和大脑的通讯机制目前还不太清楚,但研究者们正在密切关注者三大魔性的信使:血清素、细胞因子、代谢产物:1.?外周血清素:肠道里的细胞产生大量神经递质血清素,它们能影响大脑的信号传导。
定居在肠道中的菌群数量惊人,它们是人体自身细胞总数的10倍多,而这些菌群编码的基因数也远超人体基因总数。“肠道微生物影响我们身体代谢这个观点对于很多人来说,直觉上都是可以接受的。”美国人肠道菌群工程(American Gut Project)的创始人罗伯·奈特(Rob Knight)这样认为。为了更好地理解肠道菌群这个“庞大的军团”究竟如何给远在“千里之外”的大脑“发号施令”,研究者通过细菌转染实验人为地改变了肠道菌群的组成。
35张图,看懂肠道和大脑的魔性关系,绝对涨知识!纽约大学医学院的科学家Maria Dominguez-Bello开展的研究,用沾满母亲阴道微生物的纱布,涂到剖腹产婴儿的口腔和皮肤表面,希望借此帮助婴儿建立起对大脑发育至关重要的初始肠道微生物。欧盟,肠道与健康相关研究(其中有两个大方向是探讨肠道与大脑发育和功能失常的关系),1010万美元!势单力薄的益生菌并不能代表茁壮的肠道菌群,更不能说能完全恢复正常肠道菌群。
减少热量摄取 有望长命百岁 赵立平表示,把饮食摄取量减少约三成,能显着改变肠道微生物群的组成成分。在上海交通大学微生物学教授赵立平带领下,科学家们在小鼠存活期间限制它们摄取????的热量,并记录它们的肠道微生物群成分的变化。科学家以小鼠为模型,模仿了大脑退化情况,他们把小鼠摄入的热量减少三成,成功延迟了小鼠的大脑退化,这些小鼠也没有学习和记忆障碍。他说,能量密度是指食品在一定重量中所含的热量。
新知:肠道细菌能影响情绪。他们将小白鼠分为两组,一组喂食用在酸奶和很多乳制品中都含有的乳酸杆菌属鼠李糖乳杆菌制成的特别食物,而另一组则不使用含有这一物质的食物。在进行这两项测试的同时,研究人员对两组小白鼠体内的皮质酮含量进行了测验,食用了鼠李糖乳杆菌的小白鼠在应激条件下分泌的皮质酮含量比未食用鼠李糖乳杆菌的小白鼠低很多,而有助于促进脑活化性的γ-氨基丁酸也是食用了鼠李糖乳杆菌的小白鼠更多。
肥胖的真相 肥胖,研究,基因。日前,《自然-展望》(Nature Outlook)以“Obesity”为题,介绍了包括肥胖与遗传、肥胖与微生物组、肥胖与神经科学等在内的多方面研究成果。在过去的这些年间,我们发现了不少肥胖基因,比如FTO基因,科学家们认为FTO基因突变是人类肥胖风险最强有力的遗传决定因子之一,为了弄清楚这两者之间的关联,研究人员针对FTO基因的内含子突变展开了广泛的研究。FTO基因自身似乎只对肥胖产生周边效应。
“但是当抗生素改变肠道微生物组时,所有这些行为都会被逆转或改善。”C. Ronald Kahn医学博士说。Kahn说:“作为内分泌学家,我们经常听到人们说,当他们吃了不同的食物时,他们的感觉会不一样。这项研究表明,你的饮食中有很多东西可能会影响你的大脑功能,但其中之一就是饮食改变肠道细菌或微生物的方式。你的饮食并不一定只会使你的血糖升高或降低;它也改变了很多来自肠道微生物的信号这些信号一直传递到大脑。
你的大脑可能被细菌入侵:突破血脑屏障后,肠道菌群将带来未知影响?肠道菌群影响大脑。美国阿拉巴马大学神经解剖学家Rosalinda Roberts此次展示的大脑中的肠道菌群图像,可能意味着肠道菌群与大脑有着更亲密的关系。他说,“在大脑中发现其它的东西并不令我感到意外,不过,如果真的有此发现,这将是革命性的。”如果这些常见的肠道细菌在大脑中是常规和温和地存在,那么它们可能在调控大脑免疫活动中发挥着关键的作用。
肠道菌群与个体情绪有关。近日,发表在Psychosomatic Medicine上题为“Brain structure and response to emotional stimuli as related to gut microbial profiles in healthy women”的论文中,研究人员鉴定出了能够与大脑中和情绪和行为有关的区域相互作用的肠道微生物群。1肠道菌群与情绪的关联。在这一研究中,科学家们希望鉴定出携带不同肠道微生物群的健康女性的大脑和行为特征。2一篇揭示肠道菌群与大脑疾病关联的Nature.
Hsiao说:“生酮饮食对健康有很多益处,包括使不响应抗癫痫药物的患儿癫痫发作次数减少。不过,这类饮食究竟是如何帮助癫痫患儿的一直没有明确的解释。”为了弄清这背后的机制,Hsiao实验室的科学家们首先做了一个假设,即肠道细菌能够通过生酮饮食被改变,且对这类饮食的抗癫痫作用非常重要。在小鼠研究中,Hsiao等发现,在不到4天的时间里,生酮饮食大大改变了肠道菌群,且小鼠癫痫发作的次数显著减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