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晨公然开「开车」,挑战国产第一次。盛男(姚晨饰),是一个记者。四毛(李九霄饰)就是盛男的好兄弟。寻生路上,盛男遇到了刘光明(袁弘 饰)。那句“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就是刘光明嘴里说出来的。两个人在县城图书馆胡侃一通之后,盛男终于鼓起勇气对刘光明说:“求欢”未果,窝着火的盛男,决定找好兄弟“帮个忙”。《送我上青云》里讲的事情,关乎尊严、生死。影片一直在说“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
送我上青云。女记者盛男(姚晨饰),单身患上了卵巢癌,需要一笔钱动手术。接活儿的路上,盛男遇到了刘光明(袁弘 饰)。说话呢也是一副有文化的样子,那句“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就是刘光明嘴里说出来的。当晚,两人的双唇都触碰到一起了,结果刘光明看到盛男下体渗出的血迹,一听说是卵巢癌,跑了。《送我上青云》是被盛男串联起来的一连串故事。刘光明一辈子不敢抬头跟丈人说话,只能用些下三滥手段找回尊严——。
“高潮过后,留下自我” | KY观影:《送我上青云》 ?“高潮过后,留下自我” | KY观影:《送我上青云》 ?原创:?KY?KnowYourself?今天。在一个镜头中,男伴已经“完事”睡去,主角盛男(姚晨饰)却蜷缩着身子,通过自慰达到了高潮,这在以往的国产电影中几乎是闻所未闻的。盛男的对抗之路也融在这句诗里,查出癌症之后,盛男一直在寻找能使自己生命完整的“性”,她渴望在自己还是个“正常”女性的时候,体验一次高潮。
还在做传统媒体的好朋友在看完《送我上青云》之后跟我说,盛男(姚晨扮演)这个人设“有意思”,“那个倒霉劲儿,像极了我自己”。盛男的男同事四毛,盛男深陷“情、欲”泥潭的父亲,盛男看不起的商人李平以及围绕在他身边的那些同类,也包括滚滚红尘里的大部分男男女女,哪一个不是在为“上青云”而四处等风、借力。当我们处在一个以“上青云”作为主题词的时代,绝大部分的“柳絮”,都必然将面临“上不了青云”的所谓失败。
我终于在国产银幕上看到了性欲。送我上青云。电影里的盛男(姚晨饰)就是这么一个人,坦然面对“性”是电影的标签之一,但更明显的标签其实是“女性电影”。姚晨饰演的盛男,符合了一切独立女性的定义。而这个叫刘光明(袁弘饰)的文艺男青年,恰好是盛男心中的完美人选。《送我上青云》是部女性电影,却也不只是女性电影。电影推进的过程,其实就是盛男这个人物逐渐被剥离的过程。盛男在床上的动作,俨然是电影的核心情绪所在。
直面中国女性的情欲,40岁的姚晨太敢演了回复【读书】,领取你的今日专属书签在今年上海电影节期间大放异彩的电影《送我上青云》,自上映以来就颇受关注。大女主之路是姚晨的触底反击作为本片的主演,姚晨再次奉献了精彩纯熟的演技,对女记者盛男这类中年职业女性角色似乎驾轻就熟。姚晨在这些角色中宣泄了女性的欲望和追求,也通过这些生动鲜活的职业女性,触底反弹。姚晨的境遇,放大了社会对女性深深的敌意。
正是这一句台词所表达的女性欲望,让这部文艺片被打上“女性主义”标签,引起了一系列围绕原生家庭、社会生存、女性的讨论。非女性,很女性。电影的另一个女性角色,盛男的妈妈梁美枝(吴玉芳饰演),一个性格、行为和人生轨迹与女儿截然不同的中年女性。可贵的是,置身女性视角下,每个角色都不脸谱化,主人公盛男不是职业女性,也不是女权主义者,但她是自身欲望的主人公,而非男性的“性伙伴”,她不是波伏娃笔下的“第二性”。
张敞丨《送我上青云》:当代中国各阶层众生过眼录。李总、李总的富二代女儿、李总女婿刘光明、李老、盛男母亲梁美枝、盛男父亲、盛男父亲的小情人、色盲同行毛毳、丢棺材的母女……记得薛宝钗在展示自己的诗词前曾笑着说:“我想柳絮原是一件轻薄无根的东西,依我的主意,偏要把他说好了,才不落套。”刘光明在生活里就曾是一个“轻薄无根”的人。韶华休笑本无根: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薛宝钗又何尝能借好风上青云。
很多人可能会用女性电影来形容《送我上青云》,但它绝不是一部纯粹只指向女性的电影,我很同意首映礼上李霄峰导演说的——既听见女性的勇敢心声,也看见男性的虚伪面目。盛男这个角色之所以和姚晨能发生某种神秘共鸣的微妙之处在于,她既是一个需要依靠内化的情绪起处理自己人生课题的女性,又是一个在溃散的人生状态下做出了很多非理性行为的女性,前者拥有情绪上向内的力量,后者又有了种试图突破困境的荒诞幽默性。
大胆直面女性欲望,9成观众决定推荐这部电影。同档期的各种类型电影非常多,热门电影也有很多。在我自己看这部电影的时候,发生了一件很有趣的事情,电影结束字幕出来的时候,坐在后面的两个人说:相信大家对于这部电影已经有不少了解了,最后就来看看这一期评审团的电影推荐度。也超感谢本期给我们支持的影院:包括新开不久,拍照背景很炫酷的北京沃美启泰影城世界城店、重庆卢米埃北滨IMAX影城以及洛阳卢米埃影城(王府井店)。
“我就想跟喜欢的人做一次爱” | 请给女性当众谈“性”的自由之前写过一篇姚晨“开车”,今天想聊聊《送我上青云》这部电影。推不倒刘光明,盛男向男闺蜜四毛下手了。理由是“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我怕你跟我啪过以后,余生总在回味这棒棒哒性爱,我可是很厉害哒!”《海蒂性学报告》的作者这样描述女性性高潮:“感觉很美满安乐,全身容光焕发,好像刚从好梦中苏醒过来。”然而她同时指出,高达67%的女性,会选择假装高潮。
电影?音乐 | 要讲女人的性欲,这部电影真敢讲。诚然,姚晨最近几年来诠释了不少都市白领、职场独立新女性。这部电影将女性角色塑造地如此出挑,或许会有人说,男性角色未免过于单一,不管是盛男的父亲、四毛,还是她的男闺蜜,所有的男人都似乎那么埋汰、没担当,但导演说了:“电影应该是超越性别的,不应该局限于两性。”当有一天,我们不再刻意强调“女性电影”时,影视作品中男女角色的平等或许也就真正到来了。
姚晨:40岁,女人的欲望与爱情。点击查看十点与姚晨的对话借着姚晨监制的最新电影《送我上青云》的由头,我们与姚晨,有了这番对话。在电影中,姚晨饰演的女主角盛男面临人生的诸多困境甚至绝境:首先是原生态家庭的种种不堪:心智不成熟的母亲,没有责任感的父亲,让她被迫以超乎同龄人的方式去“野蛮”生长;作为电影监制的姚晨,也是年轻的。在演完《送我上青云》后,姚晨仍久久无法走出女主角的情绪。
第一次公开谈性,但这部国产电影想谈的,却不仅是性...昨天,一部女性电影登陆中国院线。我们知道,文艺电影一般都不会有很好的票房,但这部诚恳的电影,我想为它做一次自来水:《送我上青云》这部《送我上青云》昨天登陆中国大陆院线,豆瓣7.1分,讲述了一名大龄单身女青年在身患绝症后的心路历程。电影片名,取自《红楼梦》中薛宝钗的《临江仙·柳絮》: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国产文艺电影《送我上青云》院线公映中乌鸦推荐。
计划生育时代,“胜男”、“亚男”成了有时代印记的女孩名字,姚晨的角色更干脆,连姓氏都合为一体了。姚晨饰演女记者盛男。那是盛男和她的同事兼男闺蜜终于达成“有性无爱”关系、还要被他讥讽“你就没经历过我这么好的”之后,盛男一赌气做出的举动。性不是肮脏的、下流的、羞于启齿的,姚晨和她饰演的盛男率先做出表率,扯下了这块遮羞布。其实对盛男也好,对女性电影、女性电影人也好,她们面临的困境何尝不是一股“好风”?
一线|比撩石天冬更大尺度,姚晨告诉女性:别找借口,欲望不可耻我们的国产电影很少这么直接、勇敢、合理地去呈现一个女性是如何直面自己的欲望。姚晨说,这是用戏谑的方式表达严肃的命题:让观众流泪的死亡是严肃的,让观众窃笑的欲望同样是严肃的:“我们的国产电影很少这么直接、勇敢、合理地去呈现一个女性是如何直面自己的欲望。为什么一说欲望,就要把它解释成是因为孤独或者怎么样?欲望就是欲望,欲望这个东西并不可耻。”
这次,姚晨够大胆。姚晨,出了名的「有话直说」。前不久,香玉受邀前往坏兔子影业在北京的工作室,对姚晨进行深度专访。姚晨被越来越多人奉为「时代独立女性」的代表人物。这不再是一部把女性放置在被观看位置的男性主导的电影,而是从女性视角出发,自省、发声,拥有了自己的表达权。这部电影不应归类为女性电影,也没有刻意贬低男性,影片探讨的不是两性问题,而是人性。「男性视角」、「女性视角」,归根结底,应当是人性视角。
观电影《送我上青云》有感。意外发现自己得来卵巢癌,需要一大笔钱,可她几次想通过其他的方式借到钱,例如向她的好朋友借钱,向她的父亲借钱,好朋友说不知道她能不能在活着的时候还清钱所以不敢借钱给她,父亲因为公司债务没有钱,还想向她借钱,于是她不得不帮一位之前伪造救火事迹的公司老板李平的父亲写自传。李平的父亲给盛男写了个扇面,问她写什么?盛男说写"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
《送我上青云》:女性何时能大胆表达自己的爱与欲望?“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这本是薛宝钗的词,也昭示了她充满壮志的人生理想,但在前不久,《送我上青云》成了姚晨电影新作的名称。说实在的,姚晨出演这部《送我上青云》真的是意料之中。很多营销号把《送我上青云》里的那场自慰戏作为电影宣传的噱头(其实这场戏感觉姚晨有点用力过猛了),而忽视了电影本身所关注的社会问题,忽视了导演想去讨论的生命与尊严。
十分钟一个高潮,难怪这片要被好莱坞翻拍十分钟一个高潮,难怪这片要被好莱坞翻拍 原创 2017-06-20 影sir 九个电影。正如片名一样,男主是一个游走在大公司之间的职业猎头。趁着妻子举办画展人多,男主决定宣誓一把主权。而柯乐斯也按照约定来到了男主游说的公司。让男主直接向柯乐斯摊了牌。这个人和男主猜想不谋而合,柯乐斯。而柯乐斯的步步紧逼让男主陷入了一场大逃杀。但男主不管是在体力还是战斗力完全不能跟柯乐斯比。
这种快感看似没有性别上的区分,实则却是女性观众通过跨性别认同,同男性观众一起套进了「男性观看」的视角。「男性凝视」理论回答了这部女性视角电影引起「两性之争」的原因。男性观众以通常的「男性凝视」视角观看本片时,便会被违背预期的不完美男性角色和过于完美的女性角色所刺激,从而产生不适感。女性观众进入「女性观看」的主动视角,她们不必像以前那样跨性别、潜意识地代入男性视角,从而获得了全新的自主感与控制感。
女性解放?性欲觉醒?如果你和我一样,前期被宣发吸引,抱着“女性电影,直面性欲”的期待来电影院寻找一些共鸣。盛男迫切想进入刘光明的精神世界,就有了直白表达性欲的一幕。但更尖锐的事实是,男性作为女性期待的一部分,女性一直要打破幻想,尝试接受。电影外, 大姚及其女性团队,借这部不算纯粹的“女性电影” 去说明一个独立职业女性的困境,向社会传达“当代女性形象需要被重新定义,被真实表达”的诉求。
很多男性维护男权制度,认为压制女性能从中获益。相反电影有一种超越性别的温柔和体恤,比如导演在接受澎湃有戏专访时谈到,“我也认为男权思想统摄下,之于男人本身而言也不平等,他们必须取得事业成功才是所谓‘成功人士’,而家庭的幸福美满、个人的趣味与才华都不能被定义为人生的成功,这同样很狭隘片面。”导演看到女性的困境,也看到了男性的困境,而这一困境却有着共同的敌人:寄生于男权制的整个社会评价体系的单一。
影片《送我上青云》是一部聚焦女性群体的文艺电影,影片以姚晨饰演的女记者“盛男”的视角展开,并分别以第一视角的叙事方式围绕亲情、爱情、欲望层层深入,随着盛男“自救”旅程的行进,影片逐渐展现出对都市女性生存环境的关怀,以及尊严问题的关注,体现出极强的人文属性。作为一部女性电影,《送我上青云》除了以一个尖锐的女性视角审视被社会道德捆绑的男性群体之外,还对女性自身的存在与生活方式作出一定的抨击与反思。
“市场会需要更多中年女演员的剧本”如今,大IP的红利已经释放的差不多了,过多同质化的内容也容易引起观众的审美疲劳,特别当古装等题材开始受限,同时平台也比较谨慎之后,以中年女演员为主的类型剧在市场的尝试里就会变得逐渐多起来,《我的前半生》《都挺好》就是很典型的案例。“中年女演员无戏可拍”算是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了,这几年频繁引发热议的原因,除了剧本的缺失之外,也在于市场给予女演员们的一些局限性。
姚晨《送我上青云》查出卵巢癌崩溃大哭:谁能借我30万!姚晨又有新电影了,这部《送我上青云》让观众无比感动。电影中,姚晨饰演的女记者盛男意外患上卵巢癌,为了筹得手术费,她不得不接受一份自己不喜欢的工作,踏上一段寻找自我的旅程。养生保健不仅是老年人做的,对每个人来说都很重要,而这一切的根源就是对保健意识的薄弱,从心理排斥养生,抽不出时间学习和锻炼身体!钱,生带不来,死带不去,但钱可以带走一个人的生命!
《哪吒》票房破41亿,成龙越战越衰,不敌姚晨日票房已跌至211万.再次拿下亿元日票房的同时,《哪吒》在内地的累计总票房也成功突破41亿,距中国电影票房史第三的《复联4》(42.3亿)仅差1.3亿票房,想来也不用在多担心什么了,以影片目前的票房走势拿下对手也就在这2天时间内了。
【老电影】青云曲(1959年)